您的位置:首页 >> 大旗英雄传 >> 第三十八章 因祸得福

第三十八章 因祸得福

时间:2013/9/15 12:46:57  点击:3836 次
  那悬崖并不十分险峻,亦非绝高,但司徒笑与沈杏白两人,还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吃尽苦头才爬了下去。
  两人下了悬崖,衣衫早已被扯得七零八落,帽子也早已不知去向,蓬乱的头发里满是草叶,那模样当真狼狈不堪。
  司徒笑恨声道:“那老匹夫当真是古怪到了极点,怎么选了这鬼地方,却害得咱们也得跟着他吃这苦头。”
  沈杏白长叹一声,道:“弟子如今再抬头往上看看,委实难以相信自己真是从那上面爬下来的,此刻若要弟子再爬一次,弟子非摔死不可。”
  司徒笑道:“我要你爬时莫往下看,便是怕你摔死。”
  这两人端的臭味相投,谈笑之间,转身而行,但见这悬崖之下,乃是一片低矮的杂木林。
  于是沈杏白仗剑开路,司徒笑相随在后,这段路不问可知,自也走得十分辛苦,两人衣衫更是被扯得破烂不堪。
  但走完了杂木林,他两人还是未曾发现有人的踪迹。
  司徒笑皱眉道:“那老匹夫躲到哪里去了?”
  沈杏白道:“莫非咱们走错了么?”
  司徒笑“哼”了一声,抢在前方放足而奔,又奔了顿饭功夫,他两人越瞧越不对了。
  司徒笑心念闪动,突然驻足,道:“不好,真的走错了。”
  沈杏白道:“但那路标明明指向这边,怎会……”
  司徒笑截口道:“咱们既可移动路标,又怎知别人不会移动,说不定已有人先到了那里,先已将路标换了方向。”
  沈杏白怔了一怔,道:“不错,想必是如此。”
  他瞧了瞧自己的狼狈模样,不禁破口大骂道:“是谁这般卑鄙无耻,竟害得咱们平白吃了这许多冤枉苦头。”他却忘了自己的卑鄙无耻,并不在别人之下,他自己也曾将那路标移动过的,只是他未能害着别人,别人却先害苦了他。
  司徒笑长叹一声,苦笑道:“方才咱们将路标再一动,反将错的变成了对的。”
  沈杏白道:“如今咱们怎生是好?”
  司徒笑道:“怎生是好?自然要赶紧回去。”
  两人身形方转,便听得远处传来一声呼声,两人对望一眼,纵身向呼声传来处掠去。
  但四野茫茫,呼声瞬即消失。
  两人奔行了一阵,又摸不清方向。
  沈杏白忍不住道:“若再往前走,只怕连回去的方向都寻不到了,依弟子之见,咱们不如此刻就回去吧!”
  司徒笑皱眉道:“但那呼声,委实来得奇怪……”
  说话之间,他两人脚步并未停顿,但说到这里,司徒笑却突然驻足,目光遥注远方,道:“你瞧,那是什么?”
  沈杏白随着他目光望去,但见一片红花林有如火焰一般,散发着辉煌夺目的奇异光采。
  他虽非爱花之人,此刻也不禁脱口赞道:“好美……弟子实未想到世上竟有这样美的鲜花。”
  司徒笑却是双眉紧皱,沉吟道:“如此险恶的山林沼泽之地,却生着如此美艳的鲜花,此花想必定有古怪,咱们过去瞧瞧。”
  他生性素来谨慎,一入花林,便放缓脚步,走得极轻、极缓,仿佛生怕惊动了什么人似的。
  沈杏白目光四转,忍不住道:“这……”
  司徒笑不等他第二个字出口,便轻轻“嘘”了一声,沈杏白只得压低了语声,悄声道:“这花林中并无人影,你老人家为何如此小心?”
  司徒笑冷笑道:“偌大的花林中,你怎知定无人迹?”
  沈杏白呆了一呆,呐呐道:“这……弟子自不敢断定。”
  司徒笑道:“这就是了,如此诡秘的花林,若是有人,那必定也是诡秘已极的人物,咱们自当小心些好。”
  沈杏白陪笑道:“你老人家说得有理。”
  一句话未曾说完,繁花堆下,突然伸出了两条鸟爪般的手掌,一左一右,闪电般的抓住了两人的足踝。
  两人身形立时跌倒,大惊之下,方待惊呼。
  但那两只怪手已自他们足踝上移开,又闪电般堵住了他们的嘴,一个虽阴森但却极为熟悉的语声已在他们耳畔说道:“莫响。”
  两人情不自禁的移动眼珠子,自眼角望了过去,只见花丛中人瘦骨嶙峋,目如鹰隼,赫然竟是风九幽。
  司徒笑大奇道:“你老人家怎会在这里?”
  风九幽悄声道:“莫要说话,快躲进来,若是被那边的一个魔头听得这边的响动,咱们可就都死定了。”
  司徒笑、沈杏白自然立刻躲了进去,但心中却不禁大是惊疑,他两人实未想到连风九幽这样的角色也会对别人如此惧怕,那边那魔头的厉害,自是可想而知了——两人哪里还敢出声,几乎连呼吸都停顿了。
  他三人屏息静气,等了半晌。
  突听一阵歌声自花丛那边传了过来:“驱车上东门,遥望郭北基,白杨何萧萧,松怕夹广路,下有陈死人,杳杳即长暮,潜寐黄泉下,千载永不寐……”
  歌声委婉曼妙,凄恻动人,令人闻之又觉悦耳,又觉伤心,就连司徒笑等人都听得呆了,亦不知是悲是喜。
  但无论是悲是喜,他们心里的惊奇,总还是大于悲喜。
  司徒笑与沈杏白委实梦想不到,这能令他风九幽如此惧怕的魔头,竟是个能唱出如此凄婉曼妙歌声的女子。
  这时歌声虽已停歇,但余韵仍缥缈于繁花间。
  风九幽突然悄声道:“莫动,来了。”
  微风吹拂,花浪如海。
  繁花堆中,一个乌发堆云,满头珠翠的华服丽人,左乎提着只花篮,右手提着只花锄,漫步而来。
  遥遥望去,只见她眉目如画,肌肤胜雪,体态更是绰约如仙,每一举步间,都隐含着风情万千。
  花光与人面相映,鲜花虽美,但却不及人艳。
  花浪起伏,莲步姗姗,起伏的花浪虽也有自然的韵味,但比起她绰约的风姿,却又差了千百倍。
  司徒笑与沈杏白又不觉瞧得痴了,心头更是惊奇。
  “如此天仙般的丽人,为何却令风九幽如此惧怕?难道这样弱不禁风的女子,也有着绝世的功力?她是谁?”
  那华服丽人颦眉漫步,神情显得十分落寞,意兴显得十分萧索。心中仿佛满怀着如丝如缕,不可断绝的愁绪。
  但她那明亮的眼波,却不住四下流动,若瞧见特别鲜艳,特别大的红花,她花锄轻轻一挑,红花便到了花篮里。
  这挑花姿势,也是那么灵巧、那么美妙,但司徒笑却已看出,就只这花锄轻轻一挑之势,至少也要有数十年的功力。
  她出手竟是那么准确,用力竟是那么隐——这只要差错十分,鲜花又怎能恰巧飘入花篮里?
  她渐渐走了过来,走到近前。
  司徒笑又发觉她风姿虽然绝美,但年华却已渐渐老去,额头眼角,已有了淡谈的皱纹。只是她年华虽己老去,但仍有一种描叙不出的魅力,能使人愿意为她付出一切,牺牲一切。
  她那惊人的美丽,竟似能战胜无情的岁月。
  风九幽的下掌本握着司徒笑的右腕。此刻司徒笑但觉他冰冷的手指,竟已有些颤抖起来。
  司徒笑与沈杏白虽不觉得这华服丽人有何丝毫可怕之处,但受了风九幽的感染,心头也不觉有些发寒。
  三个人伏在泥地上,既不敢呼吸,更不敢动弹。
  不知何时,一只虫蚁爬上了风九幽的鼻尖,风九幽也咬牙忍住了,绝不敢伸手去拂它下来。
  华服丽人走得虽缓,但终于走了过去——这一段时间在司徒笑眼中看来,当真比十年还要长。
  司徒笑又发觉这华眼丽人走过的泥地上,竟绝然无丝毫足印,长裙掩映中,她足下一双绣鞋鞋底竟也是干干净净,似是全无沾着这沼泽中的烂泥——她若施展轻功,全力而奔,这样倒也不算稀奇,但她珊珊而来,珊珊而去,走得却极缓。
  司徒笑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悄然道:“好功夫!好厉害!”
  风九幽冷然道:“废话,她若不厉害,我怎会如此畏惧于她,老实告诉你,老子平生天不怕,地不怕,最怕就是这恶婆娘。”
  司徒笑嘴唇启动,似是想问什么,又忍住,但最后还是问了出来,他一字字轻声问道:“她究竟是谁?”
  此刻那神奇的宫装丽人早已走得很远,是以他才敢问出这句话来,但语声仍是十分轻微。
  这轻微的耳语声,甚至连沈杏白都听不清楚。
  但是他语声方了,一阵阵清风过处,那宫装丽人的百榴绣裙,已有如奇迹般随风飘展在他眼前。
  司徒笑顿时骇得连心房都停止了跳动。
  只听宫装丽人仙子般的语声已自鲜花丛中漏了下来。
  她也一字字问道:“你究竟是谁?”
  司徒笑匍匐在地上,哪里敢回答?哪里敢动弹?
  但风九幽却在他腿上重重拧了一把,口中虽未说话,但言外之意无疑是在说:“你惹下的祸,你还不出去?”
  风九幽手劲是何等厉害,直疼得司徒笑整个人都跳了起来,一柄花锄斜斜伸出,勾住了他胸前的衣襟。
  他身不由主被勾了出去,他挣也挣不脱,逃也逃不了,甚至连倒也无法倒下,只有直直的站着。
  宫装丽人柳眉微颦,似愁似怒,柔声道:“说话呀!”
  司徒笑道:“晚……晚辈……”
  他虽想说话,怎奈牙齿直是打战,哪里说得出来?
  宫装丽人叹了口气,道:“还有两人,也请出来吧!”
  话声未了,花丛中己有一条人影飞出,带着惊呼之声笔直扑向这宫装丽人,却另有一条人影,向后面如飞而逃。
  原来风九幽竟抓起沈杏白的身子,向宫装丽人掷出,他便想乘宫装丽人抵挡沈杏白的功夫,远远逃走。
  哪知就在这刹那间,宫装丽人身子竟突然移开三尺,手中花锄一带,司徒笑反而迎上了沈杏白,“噗”的一声,两人同时跌倒。
  但闻宫装而人道:“原来是风老四,你也回来吧!”
  他口中说话,袖中已有一道银线飞了出去。
  这银线未势,又直又快,但却不是向风九幽的身子飞去的,一霎眼,这银线已越过风九幽身前。
  司徒笑百忙中偷眼一望,心里方自奇怪,谁知这银线到了风九幽身前,竟突然爆散为一蓬银雨。
  烟雨光芒,如银花火树,四下飞激,有的两旁散发,断绝了风九幽的去路、有的迎面射向风九幽面目。
  原来这条笔直的银线,竟是一连串小如芝麻的银星,首尾相衔,电射而出,看来虽似同一速度,其实却有着快慢的差别——前面的稍慢,后面的稍快,只是这快慢差别极小,肉眼自然难以分辨。
  前后银星,既有差别,越过风九幽时,后面的银星,撞着了前面的,一线银光,便爆散为一蓬银雨了。
  而银星与银星撞激时,力量若是略偏,银星便往两旁散开,后面的银星力量若是稍弱,便会被前面的银星激得反射而出,射向风九幽的面门。这其间部位之准差,力道之大小,绝不可差错半分。
  宫装丽人看似随手间便发出了这串暗器,其实去已将每粒芝麻般银星射出时的方向、速度、力量、时间,都控制得分毫不差,她实将自己手上的力量控制得入了化境,直可惊动天地,震慑鬼神。
  司徒笑见到这宫装丽人发射暗器的手法竟是如此惊人,如此神奇,更是骇得目定口呆,呆如木鸡。
  银光一闪,银雨四散,风九幽狂吼一声,双掌全力挥出,身子却凌空倒翻而起,要待越过花丛。
  宫装丽人花锄一展,那蓬远在数丈外的银雨便如有灵性一般,跟着风九幽身后飞了回来。
  风九幽听得耳后丝丝风响,似已心胆皆丧,身子凌空,再也无力闪避,竟“噗”的落入了花丛中。
  司徒笑若非亲眼目睹,再也无法相信世上竟有如此不可思议的暗器——这暗器竟似由魔法催动,而非人力使出。
  只听一连串“叮当”轻响,银光顿敛,银雨顿收。
  那数十点银星,如群蜂归巢,如百鸟投林,全都投向花锄,原来这花锄上竟有吸力,竟能将发出去的暗器收回来。
  宫装丽人纤手轻挥,将那些已被吸得黏在花锄上的银星,全都扫入袖中,口中轻叹道:“风老四,起来呀!”
  风九幽躺在花丛里,动也不动。
  宫装丽人道:“风老四,你装死么?”
  风九幽还是不动。
  宫装丽人道:“唉!你若真的要死了,我索性再补你广锄。”花锄扬起,便向花丛中的风九幽锄了过去。
  风九幽这才大叫一声,自花丛中翻身而出,拍了拍身上泥土,拉了拉那身早已破烂不堪的衣服,嘻嘻笑道:“二姐好吗?小弟这里给您请安了。”那模样当真有如小丑一般,哪里还像是个名震八方的武林异人?
  宫装丽人叹道:“总算还好,还没有被你们气死。”
  风九幽道:“小弟怎敢来气二姐?”
  宫装丽人道:“那么,我且问你,你既已瞧见了我,为何还要鬼鬼祟祟的躲着不敢出来见我?”
  风九幽抓了抓头,强笑道:“这……这……”
  宫装丽人道:“这是为什么?快说呀!”
  风九幽突然一指司徒笑,道:“是他叫我躲着的。”
  司徒笑骇了一跳,翻身爬起,嘶声道:“晚辈……我……”他平日伶牙俐齿,但此刻见了这美如天仙般的妇人,竟不知怎地,连辩的话都说不出了。
  宫装丽人道:“莫要怕,我知道不是你。”
  风九幽大声道:“明明是他……明明是他……”
  宫装丽人叹道:“风老四,你又骗我了,他根本不知道我是谁,所以才会出声来问你……是么?”
  她心中似有满怀幽怨,每说一句活,便要叹口气,但她这幽怨的叹息声,在司徒笑听来,却比什么狂呼厉吼都要可怖。
  就连平日那么凶狠的风九幽,此刻都已被她这叹气声骇得身子都软了,结结巴巴道:“二姐……小弟……”
  宫装丽人道:“只有你知道我是你二姐,只有你知道我在这里采花是为了要制淬炼暗器的毒药。”
  风九幽拼命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宫装丽人叹道:“你知道的,你还知道我在做有关暗器的事时,无论有谁在偷瞧,我都一定要将他杀死!”
  司徒笑心头一寒,噗的跪倒。
  风九幽大叫道:“我没有偷瞧……我没有偷瞧……”
  宫装丽人幽幽叹道:“这绝情花本就要用鲜血来和药,毒性才会完全发挥,只可惜……唉!你的血却嫌太少了些。”
  风九幽道:“对!对!对!我的血大少了些,又有些臭气……那边两人年轻力壮,血包管又多,又好。”
  司徒笑大骇颤声道:“我……我的血也……也是臭的……”
  宫装丽人轻叹道:“像你们这些无耻男人的血,本就又臭又冷,但用又臭又冷的血来和毒药,却是再好不过。”
  风九幽大叫道:“我的血香……好香……”
  突然张口在自己的臂上一咬,鲜血立时泌出,他将这条又黑又瘦的手臂送到宫装丽人面前,咯咯笑道:“真的香,不信你闻闻,好香……好香……”
  他此刻不再像是小丑,却已像是个疯子。
  宫装丽人缓缓道:“果然很香……香的更好。”
  风九幽身子一震,倒退三步,嘶声道:“你……你……”
  宫装丽人道:“你们还要我来动手么?”
  风九幽突然跳了起来,大骂道:“你这妖妇、毒妇,你这疯子,你只当我风老四真的怕你么?……别人怕你,我风老四却知道你只不过是个疯子,你……你表面看来虽然还很正常,其实自从你女儿跑走的那一天,你便已疯了!”
  他跳足捶胸,龇牙咧嘴,破口大骂,骂得嘴角都喷出了的沫子,骂的话也越来越是凶狠、恶毒。
  司徒笑骇得手足冰凉,面无人色,只当那宫装丽人此番更是不会放过他们的了,哪知他骂了半晌,这宫装丽人非但未曾动怒,反而突然轻轻啜泣了起来,眼泪竟有如断线珍珠般一连串落下。
  风九幽骂得累了,方自喘口气,瞧见宫装丽人如此模样,也不禁为之张口结舌,呆呆的怔住了。
  宫装丽人越哭越是伤心,索性以手掩面痛哭起来,花锄、花篮,满篮的鲜花,却落到了地上。
  她痛哭着呼道:“灵铃!我的女儿,我的乖女儿,这臭男人说的不错,妈自从你走了之后,便已疯了……”
  此刻她那绝世的风华,优美的姿态,俱都已荡然无存,看来便和世上任何一个心痛爱女的俗妇毫无两样。
  突然,花丛后一堆鲜花里发出了一阵呻吟。
  这呻吟声是那样娇弱,那么惹人怜惜。
  司徒笑、沈杏白惊魂稍定,此刻又不禁一怔。
  那宫装丽人却扑了过去,长袖飞舞,拂乱了那堆鲜花,便露出了那埋葬在鲜花里的丽人。
  宫装丽人一惊,一怔,哭声顿住,倒退三步,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又自扑了上去,抱起花中人。
  花中人虽已发出呻吟,但犹晕迷未醒。
  宫装丽人亲着她的手,亲着她的脸,又哭又笑,嘶声道:“灵铃……灵铃……我的女儿,乖女儿,宝贝女儿,原来你一直躲在花堆里,难怪妈找不着你。”
  司徒笑与沈杏白此刻已瞥见这自花堆里出现的,赫然竟是水灵光,两人相顾之下,不禁愕然。
  司徒笑实在忍不住了,又问道:“水……水灵光真是她女儿?”
  风九幽诡笑着摇头道:“不是,只是她想女儿想得疯了!”
  他本待悄悄溜走,此刻却又站住了脚步,冷笑旁观。
  宫装丽人又哭又笑,又亲又摸,闹了半晌,终于将水灵光轻轻放在那鲜花堆成的花床上。
  水灵光面色苍白,牙关紧咬,仍是不省人事。
  宫装丽人垂首贴着她面颊,柔声道:“乖女儿,你见着妈,怎么不说话呀?”
  风丸幽目光一转,忽然道:“你的女儿早已身中剧毒,若非我将她救来这里,埋在这绝情花下,使花毒与她身中之毒互相克制,她便早已死了,但她中毒委实大深,此刻虽能保住性命,却还是说不出话来的。”
  宫装丽人一跃而起,厉声道:“毒?谁敢在我女儿身上下毒?”
  风九幽道:“这……唉!不说也罢!”
  宫装丽人一把抓住他,嘶声道:“你说不说?”
  风九幽叹了口气,道:“不是小弟不肯说,只是……唉!下毒的那些人太过厉害,连二姐你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宫装丽人怒道:“放屁,你只管说出就是。”
  风九幽道:“但小弟说出后,二姐却千万不可前去寻仇,否则,连二姐也被他们所害,小弟问心怎能自安?”
  宫装丽人越听越怒,大叫道:“放屁放屁!快说快说!”
  风九幽终于叹道:“飨毒大师……”
  宫装丽人一怔,顿足道:“好呀,原来是这个老毒物,我与他无冤无仇,他……他……他为何要下毒来害我女儿?”
  风九幽道:“下毒的虽是飨毒,指使的却另有其人。”
  宫装丽人道:“谁?”
  风九幽缓缓道:“卓三娘、雷鞭、还有日后……”
  宫装丽人嘶声叫道:“好呀,原来是这些老怪物,竞联合起来欺负我女儿,我的好女儿,你可受够了苦了。”
  她又自俯身抱起了水灵光,道:“好女儿,莫怕,你虽中了那老毒物的毒,但遇着妈,就没事了,普天之下,只有妈能解那老毒物所下的毒。”
  她自怀中取出个小巧的玉匣,自匣中倒出四、五粒鲜红如血的丸药,自己先将丸药,爵碎,哺入水灵光的嘴里。
  然后,她柔声道:“灵铃,好乖乖,你吃下妈的灵药,再乖乖睡一觉,就会好了……然后,妈再去替你报仇。”
  风九幽喃喃道:“妙极妙极,谁想这小妮子竟然因祸得福,不但命给捡回来了,还平白摊上这么个好母亲。”
  宫装丽人霍然回头,道:“你说什么?”
  风九幽赶紧陪笑道:“小弟正在想,二姐你连那些老怪物此刻在哪里都不知道,又怎能力我的乖侄女去报仇?”
  宫装丽人道:“我找得着他们……我一定找得着他们!”
  她挥了一挥手,接着:“今日我寻着了我女儿,再也不想难为你们了,你们走吧,让他安安静静的睡一觉。”
  风九幽站着下动,沈杏白与司徒笑对望一眼,也未移动脚步,他们方才唯恐逃不定,此刻却又不愿走了。
  宫装丽人皱冒道:“你们为何还不走?”
  风九幽道:“是小弟救了灵铃性命,二姐莫非忘了?”
  宫装丽人道:“将功折罪,两下正好抵过,你若再在此噜嗦,吵醒了我的乖女儿,我便又要对你不客气了!”
  风九幽伸了伸舌头,诡笑道:“既是如此,小弟……”
  他活还未说完,哪知沈杏白竟然冲了出来,“噗”的跪在宫装而人面前,恭恭敬敬的叩了三个头,道:“弟子叩见恩师。”
  宫装丽人怔了一怔,怒道:“谁是你的恩师?你是什么东西?也配做我的徒弟?”
  沈杏白道:“弟子虽不是东西,却还有些用的。”
  宫装丽人忍不住问道:“你有什么用?”
  沈杏白嘴角泛起一丝诡笑,道:“若无弟子带路,恩师你便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寻着令媛的仇人,但有了弟子带路……”
  宫装丽人霍然站起,截口道:“莫非你知道他们的下落?”
  沈杏白道:“弟子若不知道,怎敢在此胡说?”
  宫装丽人喝道:“快些带我前去!”
  沈杏白眨了眨眼睛,道:“那么,你老人家是已肯收下弟子这不成材的徒弟了?”
  宫装丽人怒道:“你敢以此相胁于我?”
  沈杏白伏地顿首道:“弟子斗胆也不敢以此相胁,只是,弟子若是带你老人家去了,那些人少不得要恨弟子入骨,弟子武功怎能与他们相比,将来岂非要死无葬身之地?弟子若能投人你老人家门下,他们斗胆也不敢妄动了。”
  他这番话不但说得合情合理,而且马屁也拍得恰到好处。
  宫装而人果然颔首道:“不错!这话也说得有理,好!起来吧,有我照顾着你,你便永远也莫要再怕别人欺负你了。”
  沈杏白大喜拜倒,道:“多谢恩师。”
  司徒笑忍不住摇头苦笑,喃喃道:“青出于蓝,后生可畏,这小子年纪轻轻,已能如此把握机会,将来……唉!将来那还得了!”
  风九幽道:“不错,看来这小子不但比你还诡,竟比我老人家还诡三分,此刻有了这靠山,只怕连你我都不敢再惹他了。”
  伸手一拍沈杏白的肩头,道:“小子,你既已拜师,你师父的名字你可知道?”
  沈杏白笑道:“弟子虽不知道,但已有些猜着。”
  风九幽道:“你且说来听听。”
  沈杏白道:“弟子怎敢说出恩师名讳。”
  宫装丽人道:“无妨,你说罢,我不怪你。”
  沈杏白深深吸了口气,道:“风华绝代无双,暗器奇妙无双,耳目之明无双,海内异人无双……这便是我家恩师烟雨花无霜。”
  “不分男女,无论老少,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飨毒大师最后一个“去”字出口,毒神双手扬起。
  火光闪动下,只见他一双瘦骨嶙峋的手掌,黑里透红,红中透紫,黑紫中又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妖异之色。这一双手掌,看来实比鬼爪还要可怖。
  温黛黛、云婷婷、铁青树,三个人情不自禁紧紧依偎到一起,三个身子,情不自禁颤抖了起来。
  盛大娘、黑星天、白星武三人身子颤抖得更是剧烈。
  柳栖梧紧抱行她夫婿的身子,直勾勾的瞪着这双手掌,她悲痛过剧,竟似已全然忘却了惧怕。
  雷鞭老人双拳紧握,目眦尽裂。
  他目光亦自瞪着毒神鬼爪,口中嘶声呼道:“能逃的人,快些逃出去吧,留得一命是一命!”
  飨毒大师冷笑道:“斩尽杀绝,一个不留,有洒家守住洞口,你们这些人一个也休想逃出去,拿命来吧!”
  毒神鬼爪笔直伸出,“噗”的只一插便插入了钱大河的头颅,他五根手指,竟似比精钢还要锐利。钱大河脑浆崩现.鲜血飞激,未能惨呼,便已倒地,云婷婷却已被骇得忍不住嘶声惊呼起来。
  毒神鬼爪一缩,再次伸出。
  白星武等人虽想逃跑。但已被骇得四肢发软,一步也逃不出。
  雷鞭老人突然狂吼一声,道:“老夫与你拼了!”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威猛绝世的老人,虽已身中剧毒,此刻竟奋起他最后一股真力向毒神扑了过去。
  他身子还来到,已有一股风声激落而来。
  这一掌当真有开山裂石之力,风云变色之威,飨毒大师似也未曾想到他这最后一击,犹有此威力,不禁失色道:“本门毒神,小心了!”
  话犹未了,“砰”的一声巨响,雷鞭老人那摄人心魂的最后一击,已着着实实击在毒神身上。
  毒神之体,虽已坚逾精钢,但仍经不住这一击之威,身子被震得飞了出去,撞上石壁,那石壁竟都被他撞得裂了开来,石屑纷飞如雨。
  雷鞭老人身子也被他反震之力,震得踉跄后退数步,虽然拼命想站稳身子,却仍然还是不支倒了下去。
  温黛黛等人连呼吸都己停止,只盼望雷鞭老人还有余力,只盼望毒神从此倒地不起。
  哪知毒神一个翻身,便又站了起来,身子竟似毫无伤损,甚至连那双目中的妖异之光都不曾减弱半分。
  飨毒大师哈哈大笑道:“姓雷的,如今你可已知道本门毒神的厉害了么?你纵然拼了老命,也难伤得了本门毒神毫发。”
  雷鞭老人喘息不定,道:“再……再来!”
  飨毒大师冷笑道:“你手掌一触毒神之体,剧毒便已攻心,又何苦再作拼命,洒家索性成全了你,教你死得痛快些吧!”
  反掌一拍毒神后背,叱道:“去!”
  阴风突起,火光明灭,毒神再次移向雷鞭。
  盛大娘等人虽然对雷鞭恨之入骨,门此刻也不禁在暗中默祷,只望雷鞭老人能再次奇迹般站起来。
  只因雷鞭老人已是他们求生的最后希望,只要雷鞭老人一死,满洞之人,谁也休想再多活片刻。
  洞中一片死寂,人人呼吸都已停止。
  雷鞭老人胸膛起伏,望着那步步进逼的毒神手足俱已冰冷,满头黄豆般大的冷汗滚滚而落,他自成名以来,转战数十年,身经大小数百战,从来也未曾受到过有如今日般的屈辱,他再也梦想不到自己竟会落到今日这般地位,任人宰割,他一死不足惜,但这屈辱却委实难以忍受。
  飨毒大师哈哈笑道:“本门毒神只要再走一步,你便没命了!”
  雷鞭老人但觉一股热血直冲上来,狂吼一声,魁伟的身子霍然站起——竟笔笔直直站了起来。
  温黛黛等人既是大惊,又是狂喜,竟忘了欢呼。
  飨毒大师如被重击,竟情不自禁后退了一步。
  在这刹那之间,其实连雷鞭老人自己也怔住了,他委实连自己也不知道气力是从何而来,但此时此刻已不容他再多思索。
  毒神鬼爪伸出。
  雷鞭老人大喝一声,双拳齐出,“砰”的一声,又自击上了毒神的胸膛,毒神身子又被震得离地飞起,撞上石壁。
  这一拳威力似乎比方才更大。但这一次雷鞭老人身子也还是被震得踉跄倒地。
  飨毒大师面色已变,却犹自强笑道:“姓雷的,你还有气力再站起来么?”
  雷鞭老人咬紧牙关,暗调呼吸,忽然间,他发觉自己体内真气已越来越是流畅,竟比他方才还未与毒神动手时还要流畅得多。
  这时毒神又已站起,强敌当前,雷鞭自己此刻虽无法思索这其中的道理,但温黛黛心念数转,却已恍然大悟。
  她忍不住狂喜呼道:“绝情花毒与毒神之毒,两毒互克,你体中所受毒神之毒越多,真力便恢复得越快。”
  雷鞭老人精神一振,仰天长啸一声,厉吼道:“不错!老毒物,你只管将你那毒神放过来吧,看老夫惧也不惧!”话犹未了,身子又已站起。
  飨毒大师手背方待拍上毒神之背,听得这番话,手掌竟是再也拍不下去,额角之上,也已渗出了冷汗。
  但这时雷鞭老人已展动身形,扑了上来。
  飨毒大师咬一咬牙,手掌只得拍下,狂吼道:“去!”
  众人但觉眼前一花,耳畔但觉“砰”的一声巨震,两条人影,乍合又分。
  毒神再次飞起,再次撞上石壁。
  雷鞭老人虽也踉跄后退,但这一次,他身子却未跌倒,毒神虽也能再次站起,身子却已慢得多了。
  情势突然扭转,盛大娘、铁青树、白星武、云婷婷……不分敌我,俱已忍不住狂喜失声。
  温黛黛满面喜色,喃喃道:“因祸得福……因祸得福,若非他方才已中了绝情花毒,此刻只怕咱们一个人也休想活得成了。”
  火光闪动,但见雷鞭老人威猛的身子凝然卓立,往昔的雄风,此刻又都已回到他身上。
  在火光中看来,他端的有如天神一般。
  飨毒大师满头大汗,涔涔而落。
  其实他本身武功亦已超凡入圣,再加上毒神之力,雷鞭老人的功力纵然完全恢复,也绝作他们的对手。
  但此刻情势转变得委实太过突然,雷鞭老人威风重来的委实太快,竟似使飧毒大师未战之下,心胆已寒。
  雷鞭老人雷震的大喝道:“过来!你再过来!”
  飨毒大师突然将毒神身子一转,大喝道:“逃!”
  喝声未了,毒神已滑出洞外。
  雷鞭老人双手箕张,狂吼着扑了过去,他身子有如大鹏离地飞起,双手如钩,直抓飨毒咽喉。
  飨毒大师竟是不敢招架,拧身一转,飞掠而出,他身子闪避虽快,但竟然还是闪避不及。
  “嘶”的一声,飨毒大师身上那件火红的袈裟,竟被雷鞭老人硬生生撕落了一片。
  接着,“当”的一向,一件东西自他撕开了的衣襟中跌了卜来,滚出数尺,在火光下闪动着悦目的光采。
  雷鞭老人要待追出,但脚步方动,终又止住。
  他凝目洞外,木立半晌,方自长长叹了口气,回过身来,胸膛急遽的起伏,久久不曾平息。
  方才一战,虽无精彩之处,但非但是生死搏杀,系于一线,而且洞中这许多人性命,也系于此一战中。
  此刻雷鞭老人固是喘息未定,犹有余悸,就连旁观之人,也是人人汗湿重衣,犹如自己也方经一场生死搏杀一般。
  雷鞭老人挥手一抹汗珠、忍不住脱口道:“好险!好险!”
  温黛黛颤声道:“不知他……他可会去而复返?”
  雷鞭老人道:“那老怪物从来都是一击不中,全身而退,此次想必也是不会例外,只怕是万万不会再回来的了。”
  他口中虽然如此说法,其实心中并无把握。
  他如此说法,只不过是安慰别人,也是安慰自己,他得知飨毒大师若是去而复返,自己便未必再有方才那般奋战的豪气。
  温黛黛长长叹了口气,道:“但愿他莫要回来……”
  目光一转,突然瞧见火光下闪光之物,脱口道:“那是什么?”
  众人随着她手指瞧去,只见那竟是个具体而微的酒葫芦,大小如拳,通体俱是碧玉琢成。
  雷鞭老人目光一闪,沉声道:“这是哪里来的?”
  温黛黛道:“自飨毒怀中落下来的。”
  雷鞭老人神情突然紧张,似是又惊又喜,沉声又道:“你可瞧清楚了?”
  温黛黛道:“瞧清了。”
  心念一转,突也大喜呼道:“这莫非是他的解毒灵药?”
  雷鞭老人不等她话说完,早已一步窜去,拾起了那玉葫芦,就着火光瞧了两眼,面上立时露出狂喜之色。
  温黛黛道:“上……上面可是有字么?”
  雷鞭老人大笑道:“苍天有眼,终令我等绝处逢生,哈哈!老夫委实梦想不到,竟能在无意中获得这救命之物。”
  大笑不止,挥手道:“你也过来瞧瞧。”
  温黛黛早已等不及了,连忙赶了过去,灾难眼见已过,她心中生机蓬勃,四肢俱都充满了活力。
  那玉葫芦上,刻着八个蝇头小字:“药中之灵,无毒不解。”
  温黛黛狂喜呼道:“我猜对了……想不到我竟真的猜对了,这果然是那老毒物秘制的解毒灵药,大家有救了。”
  云婷婷、铁青树、柳栖梧,精神俱都一振,大喜如狂,白星武、黑星天、盛大娘面面相觑,却是惨然若丧。
  柳栖梧颤声道:“不知此药可能解得了这绝情花毒么?”
  雷鞭老人笑道:“飨毒这老毒物虽然疯狂无耻,但使毒的本事,却当真可称得上是举世无双,天下第一……”
  温黛黛忍不住插口道:“使毒之人,必会解毒,那老毒物使毒的本事既是天下第一,解毒的本事也必定不差。”
  雷鞭老人道:“不错,他既说此药乃是‘药中之灵,无毒不解’,以他的身份,想必不是故意夸大其词……”
  柳栖梧不等他话说完,早已扑将过来,跪倒在地,抱住了雷鞭双足,她那冷傲的面容,此刻已流满了惊喜之泪。
  雷鞭老人道:“有话好说,何必如此?”
  柳栖梧嘶声道:“求求你老人家,将这葫芦里的灵药,赐一粒给坚石,晚辈……晚辈永生也忘不了你老人家大恩。”
  雷鞭老人大笑道:“你纵然不来求我,我也会给的……此间凡是中毒之人,每人都有一粒,谁也少不了。”
  柳栖梧道:“但药若不够,又当如何?”
  雷鞭老人倏然一怔,道:“这……这……”
  他狂喜之下,竟忘了想起此点。
  温黛黛听了这话,更是面色大变,只因这句话又自触及了她心中隐痛,她又想起了她自己的遭遇,她又想到了水灵光。
  她面上不禁泛起了痛苦的扭曲,颤声低语道:“不错,药若不够,又当如何?……?救谁?……?不救谁……?救谁?……不救谁?……”
  转目四望,但见云翼、云九霄、雷小雕、龙坚石,俱都已奄奄一息,俱都急切的需要着解药。
  就连雷鞭老人自己,又何尝不需解药,而盛存孝……他岂非也和雷鞭老人一样,绝不能容两种剧药都留在体内。
  温黛黛突然嘶声呼道:“救谁?……?不救谁……?”
  她只觉脑中疯狂的旋转起来,几乎又要晕厥过去。
  只听柳栖梧颤声道:“是以晚辈只求你老人家,无论如何,也得赐给坚石一粒解药,他……他委实不能死的。”
  盛大娘嘶呼道:“他不能死,谁能死,难道存孝能死么?”
  柳栖梧流泪道:“坚石若是死了,我也不能独生,别人的命都只有一条,但我们却是两条命连在一起的。”
  盛大娘大呼道:“放屁!放屁!你……”
  云婷婷哀呼道:“爹爹若死,我也不要活了。”
  柳栖梧伏地呼道:“求求你……求求……”
  哀呼之声,使洞中又复乱了起来。
  雷鞭老人顿了顿足,厉叱道:“住口!全都住口。”
  他目光四扫,只等呼声俱都平静,方自沉声道:“药有几粒,还不知道,你们乱吵什么?”
  他微一迟疑,将玉葫芦送到温黛黛面前,道:“你且瞧瞧药有多少?”
  温黛黛突然以手掩面,悲呼道:“我不瞧……我不瞧……”
  雷鞭老人怒道:“此间唯有你地位超然,任何一个中毒的人,都与你全无切身关系,你不瞧却要谁来瞧?”
  温黛黛流泪道:“我……我……”
  她精神已将崩溃,她委实不能再挑起这副重担。
  但这时雷鞭老人已将那玉葫芦塞入她手里。
  玉质温润滑腻,但温黛黛手掌触及这温润的玉葫芦,却如触蛇蝎一般,连心底都起了颤抖。
  她颤声低语道:“但愿解药是够的……是够的……”
  她平日不甚信神佛,此刻却不禁向神佛默祷,只要解药是够的,她自己无论承受多么大的痛苦都没关系。
  葫芦中倒了出来,七粒。
  七粒朱红的药丸,在温黛黛冰冷如铁但却晶莹如玉的掌心轻轻滚动着,滚出了一片神奇的光辉。
  温黛黛一把将丸药紧紧握在掌心里,这紧张后的突然松泄,使得她全身脱力,几乎又要倒了下去。
  她目中眼泪仍不断的流着,但这眼泪已是欢喜的泪珠,而非悲痛,她双掌合什,仰首大呼道:“苍天……苍天……”
  众人瞧见她如此神情,都不禁面色惨变。
  雷鞭老人颤声道:“几……几粒?”
  温黛黛泪流满面,道:“七粒……七粒……”
  雷鞭老人倒退三步,似是突然呆注。
  过了半晌,他方自长叹一声,道:“够了!够了!”
  柳栖梧、云婷婷齐声欢呼道:“够了……够了……”
  温黛黛道:“不但够了,还多了一粒。”
  所有的哀痛,在一刹那间已都变为狂喜。
  黑星天目光转动,突然冷笑道:“七粒,倒巧得很。”
  雷鞭老人大笑道:“天从人愿,大吉大喜。”
  黑星天冷冷道:“只不过此事显得太巧了些。”
  雷鞭老人变色道:“此话怎讲?”
  黑星天道:“前辈为何不想想,这解药为何不可能是飨毒大师故意留下来的毒药,故意要令各位上当的。”
  白星武应声接口道:“不错,外面刻的是无毒不解的灵丹,里面装的却是穿肠入骨的毒药,他不用费吹灰之力,便可令各位倒地不起,嘿嘿!妙计呀妙计!”
  雷鞭老人怒喝道:“放屁!你……你……你两人酒中下毒,老夫还未寻你两人算帐,你竟也敢在此胡言乱语起来。”
  他口中虽说“胡言乱语””其实却知道这话确是大有可能,温黛黛、柳栖语等人又不禁惨然失色。
  黑星天冷笑道:“在下此番说话、全然属于好意,至于信与不信,便全由得各位了,又怎可算是胡言乱语?”
  雷鞭老人一步掠去,一把抓起了他衣襟。
  黑星天吃惊道:“你……你要怎佯?”
  雷鞭老人厉声道:“老夫要宰了你。”
  黑星天道:“但……但在下好意相告……”
  雷鞭老人怒喝道:“放屁,你如此说法,只是想要我等不敢服下这解药,在此等死,你这般恶毒的居心,老夫难道还会不知道?”
  黑星天道:“前辈不信,为何不试上一试?”
  雷鞭老人怒道:“如此生死大事,有谁敢轻视?”
  温黛黛目光一转,突然呼道:“有了。”
  雷鞭老人转首道:“什么有了?”
  温黛黛道:“解药多出一粒,是么?”
  雷鞭老人大声道:“有活快说,莫绕弯子。”
  温黛黛道:“解药既然多出一粒,何不令他服下去,若真是解药,他自是无事,若是毒药……唉!他反正死有余辜,死了也不可惜。”
  雷鞭老人大笑道:“是极!是极!妙计!妙计!”
  黑星天却不禁破口大骂道:“好恶毒的贱人、淫妇、朝三暮四的臭娘儿们,自从你在做司徒笑的小老婆时,我已看出你不是东西。”
  他破口大骂,这番话骂将出来,云婷婷、铁青树、雷鞭老人俱都听得张口结舌,呆如木鸡。
  他几人直到此刻,才知道温黛黛往昔的身世,谁也梦想不到,她竟然会是司徒笑昔日的妻妾。
  黑星天瞧见这情况,不禁越骂越是得意。
  他竟又接着骂道:“那时我便早已知道你在外乱偷汉子,凡是年轻力壮的小白脸,你都喜欢,所以那姓云的……”
  雷鞭老人大喝一声,道:“住口!”
  喝声之中,反手一掌,掴在黑星天脸上。
  黑星天半边脸立时肿了起来,牙齿也脱落大半。
  但他口中犹自抗声道:“但……但这全是真的。”
  雷鞭老人厉声道:“无论真是假的,无论温黛黛昔日是何等人物,老夫今日要她这媳妇,己是要定的了。”
  温黛黛泪水莹然,又是激动,又是感谢。
  但云婷婷、铁青树听了这番话,却又不禁愕住。
  两人暗中交换了眼色,心中却在不约而同的思忖道:“她还说要为三哥守节,此刻竟已做了雷鞭媳妇。”
  只听雷鞭又厉声接道:“从今日起,若是谁再对温黛黛之往昔提起一言半语,老夫必定将他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取了粒丸药,寒入黑星天嘴里,手掌一捏一拍,“咕嘟”一声,黑星天不由自主的已将丸药吞了下去。
  他身子也不由自主的软软跌了下去。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