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大旗英雄传 >> 第三十五章 铁血柔情

第三十五章 铁血柔情

时间:2013/9/15 12:45:51  点击:3317 次
  温黛黛拨开草丛,草丛中果然有五粒黑色的棋子,后面四个堆成一一堆,前面一个,指向东方。
  原来这正是司徒笑等人留下的指路标志,温黛黛昔日与司徒笑关系非浅,对他们的暗记自然了若指掌。
  她先前本已瞧见了这些标志,只是那时满心悲伤,便未留意,此刻她暗中已下了决心,要找寻雷鞭老人与司徒笑,便一路寻来。
  她凝目瞧了半晌,竟将那孤零零的一粒棋子自前面移到后面,也就是将路标自东方移到西方。
  然后,她才拍了拍手,扬长东去,想到司徒笑等人势必要被这错乱的路标弄得晕头转向,她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微笑。
  她一路行来,又寻得了四、五个路标,她自然又将这些路标全部给弄乱,好教司徒笑等人摸不着方向。
  最后到了一处,已入穷谷之中,前面虽仍有道路可寻,左右两边,却是山高百丈,壁立如削。而草丛中的路标,却指向右方。
  温黛黛怔了一怔,仰首望去,只见那山壁高入云霄,壁上虽有藤箩攀援,但纵是猿猴,只怕也难飞渡。
  她又惊又奇,暗暗忖道:“莫非已有人先我而来,将这路标弄乱了?”但知道这路标暗记的,世上也不过只有司徒笑等寥寥数人,他们又怎会将自己摆下的路标弄乱呢?温黛黛想来想去,也想不通其中的道理。
  她呆呆的木立半晌,只觉风吹衣襟,向后飘舞,此刻她本是面向山壁而立,这风莫非竟是自山壁里吹出来的?
  这发现,立时触动了她的灵机,当下向山壁间有风吹出之处跃了过去,百忙中还是未忘将那路标棋子换了方向,指向危崖。
  山壁间果然有条裂隙,虽然被满布山壁的藤箩掩饰得极为隐约,但温黛黛以树枝拨了半晌,终于发现了。
  她此刻实已浑然忘了恐惧,这山隙里是龙潭,是虎穴,她全部不管了,拨开藤箩,便闯了进去。
  山隙中自是狭窄而阴暗的,草木也显然已有被人践踏过的痕迹,但要不是温黛黛心细如发,留心观察,还是很难发现。
  她吃力的走出数十丈后,眼前豁然开朗。
  但见一片谷地,宽广辽阔似无边际,阳光普照,风吹长草,有如无情大海中黄金色的波浪。
  温黛黛实未想到这山隙里竟有如此辽阔的大地。
  一时之间,她竟似已被这一片壮观的景象所吸引,痴痴的站在那里,良久良久,动弹不得。
  辽阔的草原中,长草已有人高,温黛黛行在草丛中,更有如行在大海波浪中一般,茫然无主。
  她根本完全瞧不见四下景物,更辨不出方向,她本当入了山隙便可寻着雷鞭老人,如今方知大大的错了。
  在这辽阔的草原中寻人,实如大海捞针一般,在这无人的荒山之中,她实已不敢放声呼唤。
  至于草丛中是否有毒蛇猛兽?是否有强敌窥伺?这些,她倒未必放在心上,只是迈开大步,直向前闯。
  但草丛委实太密,纵是对面有人行来,她也难发觉,纵是全力迈开大步,她也无法走快。
  走了两、三盏茶功夫,四下还是毫无动静,她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现,但闻风吹长草,在耳畔飕飕作响。
  这响声当真令人心慌意乱。
  她终于忍不住了,奋身一跃而起,跃出草丛,放眼四望,但见草浪如涛,哪有什么人影。
  她再想瞧仔细,但真气已竭,只有落下。
  就在这将落未落的刹那之间,左面的草浪,动得似乎有些异样,但等她跃起再看时,已是什么都瞧不见了。
  在这长草之间行走,本来危险已极,只因长草间到处都可以埋伏陷阶,到处都可能埋伏着危险。
  若是换了别人,此时此刻,怎敢胡乱去闯。
  但温黛黛算定这谷地中只有雷鞭老人这一伙人在,左面既然有了人踪,便必定是这伙人其中之一。
  她想也不想,便闯了过去。
  又走了数十丈远近,她一顿足,便听得前面似是有一阵阵轻微的声声,似是衣衫磨擦草丛所发出来的。
  温黛黛轻叱道:“是谁?”
  叱声出口,这轻微的声音便告消失。
  温黛黛皱了皱眉,轻轻向前走去。哪知她脚步一动,那声音便已响起,似在向后退去,只要她脚步一停,那声音便也立刻停止。
  这情况当真有如捉迷藏一般,但却又不知比捉迷藏要凶险多少倍,空山寂寂,风声飕飕。
  温黛黛纵然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此刻也不觉有些胆寒。
  这种出乎本能的惧怕,本是在人性中不可避免的弱点之一。
  她再次停下脚步,轻叱道:“你究竟是谁?”
  风吹草动,寂无四声。
  温黛黛道:“我此来绝无恶意,无论你是谁,都请出来相见好么?”
  她这次声音说得已大了些,但四下仍无回答。
  她这一生中,不知已到过多少凶险之地,但无论多么凶险的地方,那凶险总是可以看得出来的。
  而此刻这长草从中,看来虽然平安,其实却到处都埋伏着不可知的危险,这种不可知的危险,实比世上任何危险都要可怖。
  她口中不禁喃喃骂道:“这鬼草,怎的长得这么长……”
  话声未了,突听前面草丛中“擦”的一响。
  温黛黛骤然一惊,也不顾面目被长草所伤,奋身掠了过去,激得长草哗哗作响,四下仍是瞧不见人影。
  转身四望,身子立时又被那打不断推不倒的长草包围起来,到了这时,温黛黛心头不觉泛出一股寒意。
  她忍不住呼道:“你难道听不出我的声音么,我是温黛黛,你可是黑星天、白星武、司徒笑?盛存孝?”
  她说了一连串名字,还是无人回答。
  她不禁皱眉忖道:“莫非前面根本无人,只是我听错了,无论如何,我此刻已是有进无退,好歹也要往前闯去。”
  一念及此,咬牙往前冲去。
  穹苍渐渐阴瞑,风势渐渐大了。
  突然间,温黛黛一步踏空,竟似陷入了陷阶之中,身子不由自主任前面笔直栽了下去。
  但她年纪虽轻,江湖历练却极丰富,在此等情况下,犹能惊而不乱,双臂一振,硬生生拔了起来,向旁跃去。
  哪知她脚尖方自落地,突然两根树枝自草丛中弹起,尖锐的树枝,有如利剑一一,挟带风声,笔直划了过来。
  温黛黛引臂击掌,身随掌走,“龙形一式”,再往前窜,哪知脚下又是一软,身子还是栽了下去。
  这次她真力已尽,再也无法窜起。
  但觉眼前一黑,一只黑布袋子自颈上直套下来,套住了她双臂,令她完全动弹不得。
  温黛黛骤然遇伏,竟然未能反抗,便被制伏。
  她不禁放声惊呼道:“你是……”
  “谁”字还来出口,嘴已被一只强大而有力的手臂捂住,接着,身子也被那人凌空提了起来。
  温黛黛双足乱踢,拼命挣扎。
  但这人却是力大无穷,一双手臂更似钢铁铸成一般,她哪里挣得脱。
  但觉胁上一麻,她根本动也无法动了,身子似已被那人扛在肩上,大步向前走了出去。
  温黛黛心中忖道:“这人究竟是谁?究竟要将我怎样?他莫非与我有什么仇恨,是以方自这般暗算于我?”
  但路标所指,这谷地显然乃是司徒笑等人潜伏之处,雷鞭老人在这里,还有什么别人敢在此落足?
  温黛黛心念数转,恍然忖道:“是了,这必定是司徒笑记念前嫌,是以方自暗算于我,为的只怕是要将我好好羞侮一场。”
  一念至此,她心倒定了。
  哪知这时前面突然响起轻语之声,那是女子的口音。
  只听她自语:“四哥,你真的出了手么?”
  虽是女子声音,但语声却刚强得有如男子。
  扛着温黛黛的那人,哼了一声。
  那少女又道:“爹爹再三吩咐,未摸清对方路数之前,千万出手不得,私自打草惊蛇,小不忍而坏了大事。”
  那男子哑声道:“你可知这女子是谁么?”
  那少女道:“我怎会知道,我根本谁也不认得。”
  说到这句话时,她语声中似乎微带酸楚之意,听来才总算多少有了些少女们应有的温柔。
  那男人冷冷道:“这女子是来寻找司徒笑的。”
  简简单单一句话里,竟似含蕴着山一般重的仇恨,海一样深的怨毒,那少女轻轻惊呼一声,再也说不出话来。
  然后,两人谁也不再说话。
  风吹草浪,使这无边的沉静显得更是沉静得可怕,温黛黛心头寒意也更重。
  她在心中暗暗忖道:“这男女两人究竟是谁,是司徒笑的仇人?还是司徒笑的朋友?是为我来寻访司徒笑而迁恨于我?还是为了怕我向司徒笑复仇,是以先将我擒获?”
  温黛黛终是猜不出这少年男女两人究竟是谁?更猜不出这两人究竟要将自己带往何处?如何处置?
  她只觉这两人行走甚急,似乎在这长草间出没已久,是以长草虽如大海般难辨方向,但两人却不以为意。
  走了半晌,突听那少女耳语般轻叱道:“停!”
  温黛黛便觉自己身子沉了下去,显见那少年已蹲了下来,而且屏息静气,连呼吸之声都不再闻。
  这时右面草丛间,已传来一阵脚步移动、衣衫“悉挲”声,温黛黛伏在少年肩头,但觉他心房怦怦跳动。
  她不觉暗奇忖道:“这少年如此紧张,想必是怕来人发现于他,来的想必是他的强敌,在如此隐密的狭谷草中,居然竟潜伏着势如水火的两派人物,这当真是令人想不到的事,却不知除了雷鞭老人一派外,还有一派是些什么人?想来这少年男女,必定是与雷鞭老人敌对一派中的。”
  她好奇之心一生,反将自己的安危忘了,只恨不得草中来人直闯过来,也好让自己知道他们是些什么人物?
  哪知脚步之声到了他们身旁数尺外,便停下了,接着,一个尖锐而奇特的女子口音道:“咱们在这里说话,万万不会被旁人听去。”
  这语声听来又是年轻,又是苍老。
  这语声一入温黛黛之耳,她心头不禁一跳,暗忖道:“原来是盛大娘来了!”这既年轻又苍老的语声,正是盛大娘独有的,无论谁只要听过一次,便再也不会忘记,温黛黛虽然明知盛大娘必定在这草原中,但骤然听得她语声,仍不免吃了一惊。
  又闻另一人叹道:“如此隐密之地,也亏得雷鞭老人找到,只可笑他还不知足,还要说此地暗中必定有人窥伺。”
  温黛黛听得这语声,心头又是一跳,忖道:“黑星天也来了。”
  她好奇之心不觉更盛,暗道:“盛大娘拉青黑星天鬼鬼祟祟的在此说话,说的又是些什么不可告人之事?这我可得听听。”
  风吹草动,两人说话的声音更轻。
  盛大娘冷笑道:“依我看来。那老头子近来神智已有些不清,咱们若也随着他乱闯,那能成得了什么大事?”
  黑星天叹道:“只可惜咱们已是骑虎难下,走也走不了啦!”
  盛大娘道:“他死了又如何?”
  黑星天似是吃了一惊,过了半晌,方自缓缓道:“大娘的活,小弟有些不懂。”
  盛大娘道:“你懂的,我早已瞧出,咱们剩下的这些人里,只有你是条敢做敢为的汉子,是以才拉你来说话。”
  黑星天默然不响。
  盛大娘又道:“那老头子虽然疑神疑鬼,但对咱们却丝毫不加防范,咱们只要在他那酒葫芦里下些毒药,嘿嘿……”
  黑星天倒抽了口凉气,道:“但……但咱们此刻正想倚他为靠山,来复仇雪恨,若是害死了他,岂非反倒于咱们有害无益?”
  盛大娘冷笑道:“你难道还未看出,他随手带着的那两本绢册,便是他一生武功的精华,他若是死了,就是咱们的了。”
  黑星天心已显然有些动了,呐呐道:“这……”
  盛大娘截口道:“此刻日后已隐,夜帝失踪,咱们只要学得雷鞭的武功,何愁不能横行天下,你还考虑什么?”
  黑星天长长吐了口气,道:“只是他那儿子,外看虽糊涂,内里聪明,只怕还在老头子之上,却当真难以对付得很。”
  盛大娘道:“老的已死了,还怕小的?不说别人,就凭你一双铁掌,我一袋天女针,再加上孝儿一柄剑,就足够要他的命了!”
  黑星天又自默默不响。
  过了半晌,盛大娘方自道:“怎样?”
  黑星天缓缓道:“只要大娘行动,小弟必定迫随。”
  盛大娘轻轻一笑,忽然又道:“你看司徒笑这人怎样?”
  黑星天似是怔了一怔,道:“这……这小弟……”
  盛大娘恨声道:“此人自作聪明,什么事都要占强,他非但瞧不起我,也根本来将你们放在眼里,连你门的徒弟都被他抢了去,你难道还无所谓么?”
  黑星天又自吐了口气,道:“小弟对此人,也早已心存芥蒂,只是念在一派同盟的份上,始终不愿对他下手而已。”
  盛大娘道:“咱们有了雷鞭的武功,还要此人何用?”
  黑星天沉吟道:“只是此人武功虽不佳,为人却比狐狸还要狡猾三分,咱们要想除去他,只怕还不十分容易。”
  盛大娘笑道:“这个我早有成竹在胸,你只管放心。”
  黑星天道:“大娘有何妙计?小弟愿闻其详。”
  盛大娘道:“此计便着落在钱大河与孙小娇身上。”
  黑星天似乎有些奇怪,诧声道:“孙小娇?”
  盛大娘道:“孙小娇是何等样人,你难道还未看出?”
  黑星天于笑道:“这女子的确是个危险人物,世上的男子,除了她丈夫外,仿佛都是好的,她都要来尝尝滋味。”
  盛大娘道:“这就是了,她非但与沈杏白勾勾搭搭,还想去勾引雷鞭那儿子,但真正迷着她的,却是司徒笑那老狐狸。”
  黑星天奇道:“哦……真的?”
  盛大娘冷笑道:“他两人偷愉摸摸,已非止一日,老娘都在暗中瞧在眼里,暂时也未说破,只等着机会来了……”
  黑星天道:“机会来了又怎样?”
  盛大娘道:“机会来了,我便将钱大河带去,让他瞧瞧他们在做的好事,嘿嘿!那时他还会放过司徒笑么?”
  黑星天道:“但……但钱大河却未必是司徒笑的敌手。”
  盛大娘咯咯笑道:“钱大河纵非他敌手,但彩虹七剑,势共生死,那龙坚石见了这情形,还能在一边袖手旁观不成。”
  黑星天笑道:“不错,司徒笑武功再高,到时也得死在这两柄剑下,咱们只要在一旁静观其变,根本不必出手。”
  盛大娘笑道:“正是如此,你总算懂了。”
  黑星天叹息道:“直至今日,小弟才知道大娘智计之高明,司徒笑那厮纵然奸似鬼,此番只怕也要吃吃大娘的洗脚水了。”
  盛大娘笑道:“姜是老的辣,这话你切莫忘记。”
  黑星天道:“小弟在此预祝大娘成功,小弟也好沾光。”
  盛大娘道:“事成之后,自是你我共享其利,存孝那孩子心眼太直了,此事我连他都瞒着,你切莫走漏出去。”
  黑星天笑道:“小弟还未发疯,怎会走漏如此机密。”
  盛大娘亦自笑道:“这就是了,一言为定。”
  说着说着,两人带着轻微的得意笑声去了。
  温黛黛听完了这番话,也不觉倒抽了一口凉气,掌心已流满冷汗,她心头实是又惊又喜,暗道:“天教我在此听得他们这一番阴谋毒计,只要我不死,只要我还能见着他们,就凭这些话,我就能要他们的好看。”
  盛大娘与黑星天脚步之声,终于渐渐去远。
  那少年这才松了一口气,道:“三叔的话,果然不错,只要咱们能忍耐得住,这一窝蛇鼠,迟早总有自相残杀之一日。”
  那少女幽幽道:“三叔的话,几时错过了,只是……只是他老人家说二哥、三哥吉人自有大相,迟早终必回来,却不知说的准不准?……唉!咱们人力如此单薄,二哥、三哥若是还不回来,只怕……只怕……”
  “只怕”什么,她终于未敢说出来。
  那少年轻轻叹息一声,也未接着说下去。
  温黛黛心头一动,忖道:“二哥?三哥,是谁?”
  但这时那少年又扛着她走了,她也未及仔细去想,只是在暗中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事不对了。
  究竟是什么事不对了?她却也说不出。
  又行了顿饭功夫,温黛黛只觉一股阴森霉腐之气透过布袋扑鼻而来,似是走入了个地穴之下。
  她已感觉出地势越来越低,霉气也越来越重。
  突然,一个苍老雄浑的声音问道:“什么人?”
  那少年道:“是孩儿们回来了。”
  那老人语声道:“你们去了哪里?还不快进来!”
  突义惊“咦”一声,厉声道:“你可是胡乱出手了?背的是什么人?”
  这老人不怒时说话,已是威势凌人,此刻厉声而言,更是令人胆寒,温黛黛虽未见着他,但已可想见他神情之威霸!
  只听少年道:“她是司徒笑的……”
  那老人怒道:“纵是对头,你也不该胡乱出手!”
  少年嗫嚅道:“这女子是来寻司徒笑他们的,但却还未见着司徒笑,是以孩儿想,纵然将她绑来,也不致惊动别人。”
  老人怒喝道:“你想?这种事也是你胡乱想得的么?你难道不想想我等已是何等情况?你难道不想想我拼命咬牙,忍到如今,为的是什么?你难道下想想你么叔是怎会落入对头手中的?你竟敢如此胡作非为,你……你这孽子,你难道真想将我等汗血,被你一时冲动就葬送么?”
  他越说越怒,温黛黛但觉这少年身子己颤抖起来。
  又听另一语声道:“大哥且请息怒,先看看这女子是谁再说。”
  这语声虽也低沉有威,但已较为柔和得多。
  老人哼了一声,道:“还不放下她来。”
  少年颤声应了,将温黛黛放到地上。
  老人道:“你两人守着门户,三弟你拍开她的穴道。”
  语声未了,已有一只手掌拍在温黛黛身上。
  温黛黛人道被解,轻叹一声,伸了个懒腰。
  那老人怒喝道:“到了这里,你还敢如此轻狂,莫非不要命了?”
  温黛黛幽幽道:“我早已不要命了。”
  那老人似也不觉一怔,瞬又喝道:“你是什么人?”
  温黛黛且不答话,伸出手将蒙头的布袋扯下。
  她此刻存身之地,乃是个不小的洞穴,一枝火把斜插在壁孔上,将洞中钟乳映得光怪陆离,不可方物。
  流光闪动间,一个身穿褪色锦袍,满颊虬髯如铁,看来有如雷神天将般的威猛老人,枪一般笔直立在她面前。
  这老人身旁,还另有一老人,身形颀长,面容清灌,五柳长须,飘飘如仙,想见少年时必是个绝美男子。
  那少年男女两人,男的短小精悍,英气勃勃,女的虽是娇靥如花,但眉宇之间亦自有一股逼人的英气。
  这四人衣衫俱甚狼狈,神情也有些憔悴,但目光炯炯,一股剽悍威猛之气,仍是令人心折。
  温黛黛瞧着那老人,轻叹道:“我想的果然不错。”
  老人厉喝道:“你想什么?”
  温黛黛悠悠道:“你果然是我想像中的模样。”
  老人怔了一怔,面色已变,另三人也不禁为之耸然动容,老人踏前一步,目如闪电,厉声道:“你想我如此模样,莫非你已知老夫是谁了?”
  温黛黛道:“不错,我已知道你老人家是谁了。”
  老人暴喝道:“谁、快说!”
  温黛黛缓缓道:“你老人家想必就是铁血大旗门的当代掌门人……”
  她话未说完,老人须发已自暴长,一把拉起了温黛黛,反手一掌,便要向她脸上掴去。
  温黛黛既不挣扎,亦不反抗,只是凝目瞧着这老人等着挨打,目光中也无丝毫惊惧害怕之色。
  但那老人铁掌掴到一半,却突然硬生生顿住,厉声道:“说!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会知道老夫的来历、你若是有半字虚言,便要你尝尝铁血大旗严刑的滋味!”
  洪厉的语声中,充满杀气!霸气!但温黛黛非但仍无丝毫畏惧,嘴角反而泛起了一丝微笑。
  她微微笑道:“铁血大旗门严刑之酷,早已名满大下,但我死且不怕,还怕什么?你若要以严刑相胁,我死也不说。”
  这老人正是以严厉、刚强之名,冠绝天下武林的铁血大旗门当代掌门人云翼,他一生以严御众,以威慑人,端的可说是令人闻名胆裂,他委实未曾想到这女子竟有如此大胆,竟敢反抗于他。
  此刻他心中虽然惊奇愤怒,却又不免有些异样的感觉,火炬般的目光,逼视着温黛黛,厉声道:“你真的不说?”
  温黛黛眼睛眨也不眨,回望着他,含笑摇了摇头。
  云翼暴喝道:“好!”
  他手掌第二次抬起,但却被那清癯老人拉住了。
  云翼怒道:“这女子既是前来刺探消息的奸细,竟还如此大胆,你……你拉我作甚?莫非你还要留下她不成?”
  云九霄道:“且请问过她再动手也不迟。”
  他神情看来,永远是那么心平气和,和颜悦色,与云翼那凌人的气势,恰成极强烈的对比。
  但云翼对他却似言听计从,果然垂下手掌,倒退三步。
  云九霄转向温黛黛,和声道:“我等若以严刑相胁,你便不肯说出真情,但我等若是好言相询,想必你便肯说的了。”
  温黛黛含笑点了点头,道:“不错。”
  云九霄亦自含笑道:“既是如此,你此刻便该说了。”
  温黛黛轻叹道:“我虽未见过你们,但却从别人口中时常听到你们的言语神态,是以今日一见,我便可猜出你们是谁。”
  她一笑接道:“你老人家想必就是大旗门中最有智慧的云九霄,后面的那两位,想必就是云婷婷与铁青树了。”
  云九霄实也未曾想到这少女对大旗门人事如此熟悉,面上不禁为之变了颜色,沉声道:“这些事是谁向你说的?”
  温黛黛缓缓道:“云铮……铁中棠。”
  云九霄面色更是大变,云婷婷与铁青树齐声惊呼。
  云翼身形暴长,须发皆张,咬牙怒骂道:“畜牲!畜牲!不想这两个畜牲,竟敢随意将本门机密向外人泄露,老三,我早要取了他们性命的,你偏偏不肯,如今……唉!如今他两人终于做出此等事来,你……你……你还有何话说?”
  云九霄长叹一声,垂下头去。
  温黛黛道:“他们对我说,只因我并非外人。”
  云翼怒喝道:“你……你说什么?”
  温黛黛缓缓道:“我已是云铮的妻子。”
  这句话说出口来,众人更是群相失色,一个个呆在地上,半晌不能动弹,半晌说不出话来。
  云翼突又暴喝一声,顿足道:“反了!反了!本门血仇未雪,这畜牲竟敢在外擅自娶亲。”
  一步窜到温黛黛面前,又将一掌劈下。
  云婷婷娇呼着扑了上来,挡在温黛黛身前。
  云翼怒喝道:“闪开!”
  云婷婷颤声道:“她既已是三哥的妻子,你……你老人家就……”
  云翼嘶声道:“老夫不认这门亲事!畜牲,还不闪开?”
  飞起一足,将云婷婷的身子远远踢了开去。
  但云婷婷却又挣扎着扑了上来,面上已满流热泪。
  她抱着她爹爹的腿,流泪道:“你老人家纵然不认这门亲事,便叫这女子与三哥断绝就是了,又何苦定要取她性命?”
  温黛黛突然道:“谁说我肯与他断绝?”
  语声虽轻,但却有说不出的坚定。
  云翼更是激怒,云婷婷回首道:“你……你何苦……”
  温黛黛凄然一笑,道:“世上已永远再无一人能从我身旁夺去他……他永远是我的了,你知道么?永远……永远……”
  别人还未听出他话中含意,云九霄却已面色大变,惊呼道:“莫非他……他已……”
  温黛黛缓缓阖起眼睑,泪珠一连串流下。
  她梦呓般低语道:“你们永远再也见不着他了。”
  云婷婷嘶声而呼,铁青树噗的跌倒,云九霄面上立无血色,云翼亦有如被人当头一锤击下,钉在地上。
  半晌,他山岳般坚定的身子,开始秋叶般颤抖起来,突然惨呼一声,撕开了前胸衣襟,大喝道:“是谁害死他的?”
  温黛黛摇了摇头,闭目不语。
  云翼一把抓起她头发,惨呼道:“说!快说!这血债必定要以血来还的!”
  温黛黛更是咬紧牙关,不肯说话。
  云婷婷突然在她面前跪了下去,痛哭着道:“求求你……求求你将我三哥仇人的姓名说出来吧,否则……否则我立时就死在你面前。”
  温黛黛泪流满面,凄然道:“不是我不肯说出他仇人的姓名,只因我纵然说了出未,也是……也是一样无用的。”
  铁青树嘶呼道:“为什么?为什么无用?”
  温黛黛扑倒在地,道:“只因世上没有人能为他报仇,只因迫死他的,乃是……乃是天下无敌的常春岛日后娘娘。”
  云翼惨呼着倒退三步,跌坐在一方青石上。
  云九霄面如死灰,颤声道:“他死了,中棠可知道?”
  温黛黛霍然抬头,面上流的已不知是热泪,还是热血?
  她语声亦嘶裂,惨然道:“铁中棠并不知道,只因……只因铁中棠已先他而死了!”
  大旗门人纵有钢铁般的意志,再也承受不住这打击了。
  温黛黛说出这话后,云翼等人的模样,世上委实没有人描叙得出——也没有人忍心将之描述出来。
  良久良久,云翼方自道:“他……他是如何死的?”
  这有如钢铁铸成的老人,此刻却颤抖得比秋叶还要剧烈,他那凌人的气势,此刻早已付于泪水。
  温黛黛木然道:“害死他的人,我更不能说了。”
  云婷婷反腕抽出一柄尖刀,抵住自己胸膛。
  她眼泪似已流尽,目光赤红如血,一字字道:“你不说,我就死!”
  温黛黛咬住牙,流着泪,不住摇头。
  云婷婷道:“好!”手一按,尖刀已刺入胸膛,鲜红的血,激涌而出,只要再深一些,刀尖便将划破她的心。
  但温黛黛已死命拉住了她,痛哭着嘶声呼道:“你们定要我说么?好,我说……我说出来,害死铁中棠的,便是……便是云铮……!”
  “当”的一声,尖刀落地。
  云婷婷立时晕厥,铁青树再难站起。
  云九霄失魂落魄般低语:“云铮?这会是真的?”
  温黛黛道:“不!不是真的,你……你们杀了我吧!”
  她扑倒在地,云九霄却扶了她起来,惨然道:“云某活到如今,难道连真假都分不出么?我……我只是可惜,中棠他……他本是个有作为的孩子……”
  云翼茫然颔首道:“不错,他是个好孩子!苍天若是让他多活些时,他必定能为我大旗门做出一番事业,只是……只是……”
  他突然发了狂似的仰首大呼:“苍天、呀!苍天!你为何要他现在就死?我大旗门实有愧负于他,他如今死了,叫我等怎能安心、叫我等如何是好?他生前纵有过错,但那都是为着别人的,都可原谅……他一生中从未为过自己……”
  温黛黛突然痛哭着道:“不错,你们都有愧负于他,你们既然知道他是好的,为何在他生前那般逼他?”
  她以手顿地失声呼道:“你们既知他一生行事,都是为了别人,都是为了大旗门,但在他生前却为何要说他是大旗门的叛徒?如今他人已死了,你们再说这些话,岂非己太迟了!他……他已永远听不到云翼双拳紧握,不言不动,但见他目光血红,须发如刺,那凄厉的神色,看来煞是怕人!突然,只听一阵凄厉的啸声,自洞外传了进来……
  铁中棠虽然未死,却已与死相差无几。
  那华丽的地下宫阙,今已变为悲惨的人间地狱,昔日的娇笑与欢乐,如今已只剩下悲惨的哭泣。
  没有一个少女能停止她的眼泪。
  珊珊的伤,本已渐有起色,但如今又一天天重了,如今她瘦得只剩一把枯骨,终日俱在晕迷之中。
  但只要她一醒来,她便要嘶声低呼:“求你原谅我……求你原谅我……求你原谅我……”
  她挣扎着不肯死,只因为她知道自己死了也无法赎罪。
  就因为她一时的激愤,如今竟使得这许多人都被活活的埋葬在这地狱之中,这罪孽岂是以死所能赎的?
  她觉得最最对不起的便是铁中棠,她宁可铁中棠将她千刀万剐,也不愿忍受这心头负疚的痛苦。
  但铁中棠却反而不时安慰她说:“这是天命,怪不得你。”
  他看来已渐渐恢复镇静,其实,又有谁能比得上他心中的痛苦?
  他还没有活够,他一生中全力以赴的大事还没有做完,他心头最最珍爱的人正活着在接受命运的悲惨。
  然而,他竟无能为助。
  他不能死,也不想死,然而,他却想不出活下去的方法,也想不出活下去的理由——在这地狱中活下去,岂非生不如死?
  他心头还有件最大的遗憾。
  他向夜帝求告道:“但望你老人家能对我说出大旗门的一切秘密,你老人家若是不肯说出,我实是死不瞑目!”
  然而夜帝却道:“什么秘密?哪有什么秘密?”
  铁中棠跪下哀求,他便道:“纵有秘密,我也不知道,你也还是莫要听的好,只因安心的死,总比疯狂而死要好得多。”
  铁中棠不能了解他这话中的含意,也无法再问。
  只因他若是再问,夜帝也不会回答了。
  这昔日威震天下的老人,如今竟可日日夜夜呆坐在那里,动也不动,任何饮食,都拒绝入口。
  他若是不愿一件事时,世上又有谁能强迫于他?他若是不愿说话时,世上又有谁能令他说出一个字来?
  眼看他玉质般坚实的肌肤,已渐渐干枯下去,渐渐起了皱纹,眼看他明锐的目光,渐渐黯淡,渐渐无神……
  显然,他旺盛的生命力,己随着时光的流逝,一分分,一寸寸悄悄自他身上消失了。
  这无声无息,无形无影的侵蚀,眼见就要将他生命完全摧毁,世上没有人能阻挡,没有人能救他。
  这一代巨人,眼见就要倒下。
  铁中棠又何尝不是如此?他又何尝再有支持生命的力量——人若没有希望,又怎会有求生的斗志?
  绝望中,死亡已渐渐近了!
  铁中棠唯有向苍天默祷:“求求你老人家让云铮好好的活着,大旗门复兴的希望,此刻已完全着落在他身上了。”
  但云铮此刻在哪里?是否还好好的活着?
  铁中棠宁愿牺牲一切,只要能换取有关云铮的一点消息,但他此刻若真得到了云铮的消息,只怕一头便要撞死在山壁上。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