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凤舞九天 >> 第七章 前因后果

第七章 前因后果

时间:2013/9/12 21:57:56  点击:2932 次
  这地狱里虽然没有灼人的火焰,但四面都是水,无论他往哪边游,都立刻就撞上石壁,连换气的地方都没有,就这么样被活活闷死在水里,倒不如索性被烧死反而痛快些。
  他正在急得快要发疯的时候,上面又是"格"的一响,’道亮光射下来,竟露出个门。
  就算这扇门是直达地狱的,他也不管了,一下子蹿上去, 上面竟是条用石板砌成的地道,连一滴水也没有。
  地道中虽然也很阴森,在他来说,却已无异到了天堂。
  这一夜间他遇见的事,简直就好像做梦一样,他看见的死人是活人,活人却是死人,真人是木头人,木头人却是真人。
  他简直已晕头转向,现在才总算喘过一口气来。
  地道里燃着灯,却没有人。
  他拧干了身上的衣服,就开始往前走,走一步,是一步,不管走到哪里去,他都已只有听天由命。
  地道的尽头,是道铁门。
  门上居然没有锁。
  他试探着敲了敲门,没有回应,他就用力拉开门走进去,里面是间很宽阔的石室,竟堆满了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佛像和木鱼。
  陆小凤傻了。
  这么隐密的地方,原来只不过是堆木鱼的,这种事说出来有谁相信?
  更令人难以相信的是,这些木鱼和佛像,竟都是老狐狸那条船运来的,他全都见过,船沉了之后,木鱼和佛像怎么会到这里?
  陆小凤长长吐出口气,在心里警告自己,最好赶快走,走得越远越好,就当作从来也没有到过这里,从来也没有看见过这些木鱼。
  他已看出这些木鱼和佛像中,必定隐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
  他本来也许还能想法子活下去,别人若是知道他已发觉了这秘密,也许就不会再让他有开口说话的机会了。
  他的想法很正确,只可惜他现在根本无路可退,何况他的好奇心早巳被引起,叫他就这么样退出去,他实在也有点不甘心。
  木鱼中究竟有什么秘密?
  他知道这些木鱼里面都是空的,他也曾从沙滩上捡到过好几个,都被他剖成了两中,改成了木碗与木勺。
  可是只要有点头脑的人,都绝不会辛辛苦苦的从沉船中捞起这些空木鱼,再辛辛苦苦运来这里,藏到如此隐秘的地方,还派个人睁大眼睛躺在外面的水池里看守着,无论是人是猫,只要一进水池,就给他一刀。
  这地方的人,看来都是很有头脑的人,为什么会做这种事?
  陆小凤忍不住捡起个木鱼,敲了敲,里面也是空的,再摇了摇,这个空木鱼里竟好像发出了一连串很悦耳的响声。
  那把夜壶刀还在他身上,他立刻掏出来,将这木鱼剖成两半。
  只听"哗啦啦"一声响,十几样东西从木鱼里掉下来,竟都是光华夺目的宝石和碧玉。
  陆小凤又傻了。
  他一向识货,当然看得出这些宝石和碧玉都是价值不菲的上等货色。
  你随便从里面挑一块,随便送给哪个女孩子,她一定都会变得很听话的 像牛肉汤那种不喜欢珠宝的女孩子,世上毕竟不多。
  他再剖开一个木鱼,里面竟全都是小指那么大的珍珠。
  石室中至少有三四百个木鱼,里面若都是宝石珠玉,一共能值多少银子?
  陆小凤简直连算都不敢去算。
  他并不是财迷,可是这么大一笔财富忽然到了自己面前,无论谁都难免会觉得有点心慌意乱的。木鱼里是珠宝,佛像里是什么?
  佛像也是空的,他找了个比人还大的佛像,先用他的夜壶刀将中间的合缝撬开,心里只希望里面真是空的。
  这么一尊佛像里,如果也装满了珠宝,那简直就比最荒唐的梦还荒唐了。
  "格"的一声,佛像已被他扳开了一条缝,里面并没有珠宝漏出来。
  他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庆幸?还是失望?忽然听见佛像里仿佛也有人叹了口气。
  这佛像明明是木头做的,怎么会叹气?
  今天一夜间他遇见的怪事虽然已比别人八十年遇见的还要多,听见了这声叹息,他还是不免大吃一惊。
  就在这时,佛像中已有个人扑了出来,一下子扼住了他的咽喉,一双手冰冷冰冷,也不知是妖怪?还是僵尸?
  陆小凤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几乎被吓得晕了过去。
  他没有晕过去,只因为这双手刚扼住他的咽喉,就变得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他定定神,张开眼,就看见面前也有一双眼睛看着他。
  眼睛下面当然还有鼻子,鼻子下面当然还有嘴。
  这个人的嘴唇动了动,忽然说出了三个字"陆小凤"佛像里居然藏着个人,已经是不可思议的怪事。
  这尊佛像被装上老狐狸的船,等到船沉,再被运到这里来,前后至少已有三四十天。
  佛像里藏着的这个人,居然还没有死,居然还能够说话,居然还认得他就是陆小凤。
  陆小凤这一夜间遇见的怪事,加起来也没有这一件奇怪。
  更奇怪的是,他居然也认得这个人。
  这个人竟是在镖局业中资格比"铁掌重刀"司徒刚更老,实力更大,名气也更响的大通镖局总镖头。"大力神鹰"葛通。
  淮南鹰爪王的大力鹰爪功从来不传外姓,葛通却是唯一的例外。
  因为他不但是第三代鹰爪王的义子,也是王家的乘龙快婿,为人诚恳朴实,做事循规蹈矩,十八岁人大通镖局,二十一岁就已升为总镖头,在他手里接下的镖,从来也没有出过一次差错。
  "只要找到葛通,条条大路都通,"有些人宁可多出成倍价钱,也非要找葛通保镖不可。
  陆小凤实在连做梦也想不到,这么样一个人竟会藏在佛像里。
  葛通看见他却更吃惊,嘴唇动了好几次,仿佛有很多话要说,怎奈体力太虚弱,嘴唇也已干裂,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陆小凤也有很多话要问他。
  被人藏在佛像里,远比被人装进箱子里还奇怪,这两件事是否同一人的杰作?为的是什么?
  这些疑问陆小凤也连一句都没有问出来,因为葛通已完全虚脱。
  虽然只要一大碗营养中富,煮得浓浓的牛肉汤,就可以让他元气恢复,可是此时此地,要找一碗牛肉汤,也难如登天。
  陆小凤看着他发了半天怔,心里又想到一件可怕的事。
  这里至少有一百多尊佛像,假如每尊佛像里都藏着一个人,那怎么办?
  这问题陆小凤连想都不敢想,再也没有勇气去看第二尊佛像。
  就在这时,地道中忽然响起一阵脚步声,陆小凤一颗心又吊了起来。
  来的人是谁? ’他湿淋淋地走进来,地道中的足迹还没有干,不管来的是谁,想必都已发现这里有了不速之客,贺尚书当然知道这不速之客是谁?
  这个人既然敢进来,当然已有了对付他的法子。
  陆小凤叹了口气,索性坐下来等着。
  脚步声渐近,一个人端着一大锅热气腾腾的牛肉汤走进来,赫然正是牛肉汤。
  锅里的牛肉汤虽然热,端着锅的牛肉汤脸上却冷冰冰的全无表情。
  现在她非但好像完全不认得陆小凤,而且竞像是根本没有看见石室中还有陆小凤这么样一个人,慢慢的走进来,将一锅牛肉汤摆在地上,用一把长汤匙勺起了一勺,慢慢的倒入一尊伏虎罗汉的嘴里。
  木头做的佛像居然也会喝中肉汤。
  牛肉汤喃喃道:"牛肉汤不但好吃,而且滋补,你乖乖的喝下去,就可以多活些时候"一勺牛肉汤倒下去,佛像中竟发出了一声转微的呻吟。
  牛肉汤道:"我知道你嫌少,可是牛肉汤只有一锅,刚好每个人一勺,连大肚子的弥陀佛也只能分到一人勺"陆小凤的心沉了下去。
  刚好每个人一勺,难道每尊佛像里都有人?
  现在他当然已看出,佛像里活人的嘴,刚巧就对着佛像的嘴,所以不但能喝场,还能呼吸。
  这些人能够活到现在,就靠这每天一勺牛肉汤。
  他们整个人都紧紧的被关在一尊钉得死死的佛像里,连一根小指都不能动,每天只靠一勺牛肉汤维持活命。
  这么样的日子他们竟过了三四十天,想到他们受的这种罪,陆小凤再也忍耐不得,忽然跳起来,冲过去,闪电般出手。
  他实在很想将牛肉汤也关到佛像里去,让她也受受这种罪。
  牛肉汤没有回头,也没有闪避,突听"噬"的一响,一声破风,一根带着鱼钩的钩丝从外面飞进来,闪闪发光的鱼钩飞向他的眼睛,好像很想把他的服珠子一下钩出来。
  幸好陆小凤此刻并不在水里,幸好他的手已经能够动。
  他忽然回身,伸出两根手指来一夹,就夹住了鱼钩。
  牛肉汤冷冷道:"这两根手指果然有点门道,我也赏你一勺牛肉汤吧!"一柄长匙忽然已到了陆小凤嘴前,直打他唇上鼻下的迎香穴。匙中的牛肉汤汁已先激起,泼向陆小凤的脸。
  这一着她轻描淡写的使出来,其实却毒辣得很,不但汤匙打穴,匙中的汤汁也就成种极厉害的暗器,陆小凤要想避开已很难。
  何况他虽然夹住了鱼钩,却没有夹住资尚书的手,眼前人影一闪,贺尚书已撒开钓竿,轻飘飘的掠了过来。
  他轻功身法快如鬼魅,出手却奇重,一掌拍向陆小凤肩头,用的竟是密宗大手印的功夫!
  陆小凤两方受敌,眼见就要遭殃,谁知他忽然张口一吸,将溅起的牛肉汤吸进嘴里,一下子吸住了汤匙。
  贺尚书一掌拍下,突见一样闪闪发光的东西划向脉门,竟是他自己刚才用来钩陆小凤眼珠子的鱼钩。
  这一着连消带打,机蛮跳脱,除了陆小凤,真还没有别人能使得出来。
  可惜他的牙齿只不过吸住了汤匙,并没有咬住牛肉汤的手。
  她一只兰花般的纤纤玉手,已经向陆小凤左耳拂了过来。
  如意兰花手分筋错脉,不但阴劲狠毒,手法的变化更诡秘飘忽,陆小凤一拧腰,她的手忽然已到了他脑后的玉梳穴上。
  玉梳穴本是身上最重要的死穴要害,就算被普通人一拳打中,也是受不了的,陆小凤暗中叹了口气,劲力贯注双臂,已准备使出和人同归于尽时才用得上的致命杀手。
  谁知就在这间不容发的瞬息之间,牛肉汤忽然一声惊呼,整个人都飞了出去,撞上石壁,贺尚书的人竟飞出门外,过了半晌,才听见"砰"的一响,显然也撞在石壁上,撞得更重。
  陆小凤面前已换了一个人,笑容亲切慈祥,赫然竟是那小老头。
  刚才他用的究竟是什么手法,竟在一瞬间就将贺尚书和牛肉汤这样的高手摔了出去,竟连陆小凤这样的眼力都没有看清楚,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这小老头竟是他平生未遇的高手。
  牛肉汤已站直了,显得惊讶而愤怒。
  小老头微笑着柔声道:"你跌疼了没有?"
  牛肉汤摇摇头。
  小老头道:"那么你一定也像贺尚书一样,喝得太醉了,否则怎么会忘记我说的话。"他的声音更温柔,牛肉汤目中却忽然露出了恐惧之色。
  小老头道:"喝醉了的人,本该躺在床上睡觉的。你也该去睡了!"牛肉汤立刻垂着头走出去,走过陆小凤面前时。忽然笑了笑,笑得很甜。
  无论谁看见她这种笑容,那绝对想不到她就是刚才一心要将陆小凤置之于死地的人。
  陆小凤也想不到。
  看着她走出去,小老头忽又问道:"你知不知道她的外号是什么?"陆小凤不知道。
  她的外号当然不叫牛肉汤。
  小老头道:"她叫蜜蜂。"
  陆小凤道:"蜜蜂?"
  小老头道:"就是那种和雄蜂交配过后,就要将情人吞到肚里去的蜜蜂。"陆小凤的脸红了。
  小老头却还是笑得很愉快,道:"我也知道一个做父亲的人,本不该用这种话批评女儿的,可是我一定要让你知道,她为什么一定要杀你?"他拍拍陆小凤的肩。"现在你当然已明白这并不是我的意思 !"陆小凤试探着问道:"就因为这不是你的意思,所以我才 能活到现在?"小老头并不否认,微笑道:"杀人并不是件困难的事,但 是如果要杀得很技巧,就很不容易了 I"他的手轻按石壁,立刻又出现一道门户,里面的密室布 置得精雅而优美。
  他带着陆小凤走进去,从壁柜中取出个水晶酒糟,悠然道:"葡萄美酒夜光杯,这就是我特地叫人从波斯带来的葡萄酒,你喝一点!"他又拿出个平底的方樽,里面装着一种暗黑的酱,微笑 道:"这是蝶鲨的卵,在昆仑以北,有很多人都称之为’卡维亚’,意思就是用鱼子做成的酱,用来佐酒,风味绝佳。
  陆小凤忍不住尝了一点,只觉得腥咸满口,并没有什么 好吃的地方。
  小老头道:"蝶鲨就是卵,也就是退,盛产于千万年之 前,近来却已将绝迹,毛诗义疏中曾说起。大者王鲸,小者未贿,今宜都郡自京门以上江中通出骡鲸之鱼 。本草纲目 和吕氏春秋上也有关系此鱼的记载,你再尝尝就知道它的异 味了!"看来这小老头不但饮食极讲究精美,而且还是个饱读诗 书的风雅之士。
  陆小凤忍不住又尝了一点,果然觉得在咸腥之外,另有 种无法形容的风味,鲜美绝伦。
  小老头笑道:"这还是我自己上次到扶桑去时还回来的, 剩下的已不多,看来我不久又必将有扶桑之行了!"陆小凤道:"你常到那里去?"
  小老头点点头,道:"现在扶桑园中是丰臣秀吉当政,此一代枭雄,野心极大,对我国和朝鲜都久有染指之意。他笑得更愉快,又道:"外面的那批珠宝,本是朝中一位人特地赠送给他的,却被我半途接受了过来。" 陆小凤道:"老狐狸那条船是你作翻的?"小老头正色道:"我怎么会做那种粗鲁的事,我只不过凑巧知道那时海上会有风暴而已!海上的风暴,本就可以预测,"这小老头对于天文气象之学,显然也极有研究。 陆小凤越来越觉得这个人实在是不世出的奇才,武功,才学都深不可测。忍不住又试探着问道:"所以你就故意延阻老狐狸装货的速度,好让他的船恰巧能遇上那场风暴!小老头笑道:"只可惜我还是算错了半天,所以不得不叫他再回去装一次水!"老狐狸船上的船夫,都是经验很高的老手,怎么会将水这么重要的东西忘记装载? 陆小凤直到现在才明白其中蹊跷。小老头道:"最难的一点是,要恰巧让那条船在一股新生暖流中遇难!"陆小凤道:"为什么?"小老头道:"因为这股暖流是流向本岛的,风暴之后,就将覆船中的货物载到这里来,根本用不着我们动手!" 他微笑着,又道:"也就因为这股暖流,所以你才会到这来。陆小凤道:"你为什么要费这么多事?自己劫船岂非反而便些?"小老头淡淡道:"因为我不是强盗,劫货越船,乃市井匹夫所为,我还不屑去做。"陆小凤叹了口气,这件本来仿佛绝对无法解释的事,现在他总算明白了一半。
  岳洋当然也是他的门下,早已知道那条船会遇险,所以才再三拦阻他,不让他乘坐那条船,甚至不惜将他打下船。
  小老头又笑道:"这批珠宝若是运到扶桑,我国中士必将有一场大乱,我虽然久居化外,仍是心存故国,做这件事,倒也并不是完全为了自己。"陆小凤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要勾结丰臣秀吉的朝中要员是谁?"小老头浅浅的啜了一口酒,又尝了点蝶鲨的子,才深深道:"在我们这行业中,有四个宇是绝不可忘记的!"陆小凤道:"哪四个字?"
  小老头道:"守口如瓶!"
  陆小凤终于问出句他一直想问的话。你做的是哪一行?"小老头道:"杀人!"
  他说得轻松平淡,陆小凤虽然早巳隐约猜出,却还是不免吃了一惊。
  小老头道:"这本是世上第二古老的行业,却远比最古老的那一种更刺激,更多姿多采,令人兴奋。… 他笑了笑,道:"这一行的收入当然也比较好些。"陆小凤道:"最古老的是哪一行?"
  小老头道:"卖淫!
  他微笑着又道:"自从远古以来,女人就学会了卖淫,用各式各样的方法卖淫,可是杀人的方法却只有一种。"陆小凤道:"只有一种?"
  小老头道:"绝对只有一种。"
  陆小凤道:"哪一种。"
  小老头道:"绝对完全的一种。"
  他又补充着道:"杀人之后,不但要绝对能全身而退,而且要绝对不留痕迹,所以杀人的工具虽多,正确的方法却绝对只有一种!"他一连用了三次"绝对"来强调这件事的精确,然后才接着道:"这不但需要极大的技巧,还得要有极精密的计划,极大的智慧和耐心,所以近年来够资格加入这种行业的人已越来越少了!"陆小凤道:"要怎么样才算够资格?"
  小老头道:"第一要身世清白!
  陆小凤道:"杀人的人,为什么要身世清白?"
  小老头道:"因为他只要在人们心目中,留下了一点不良的记载,出手的前后,就可能有人怀疑到他,万一他的行动被人查出来,我们就难免受到连累!"陆小凤叹了口气,道:"有道理!"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只有身世清白的人才够资格杀人。
  小老头道:"第二当然要有智慧和耐心,第三要能吃苦耐劳,忍辱负重,喜欢出风头的人,是万万不能做这一行的!"陆小凤道:"所以做这一行的人,都一定是无名的人。"小老头道:"不但要是无名的人,而且还得是隐形的人。"陆小凤动容道:"隐形的人?人怎么能隐形?"
  小老头笑道:"隐形的法子有很多种,并不是妖术!"陆小凤道:"我不懂。"
  小老头举起酒杯,道:"你看不看得见这杯中是什么?"陆小凤道:"是一杯酒。
  小老头将杯中的酒又倒入酒樽,道:"现在你还看不看得见这杯酒?"当然看不见的,因为这杯酒已混入了别的酒里。
  小老头道:"你若已看不见,这杯酒岂非就已隐形了?"陆小凤思索着,这道理他仿佛已有些明白,却又不完全明白。
  小老头道:"泡沫没入大海,杯酒倾入酒蹲,就等于已隐形了,因为别人已看不到它,更找不出它,有些人也一样!"他微笑着道:"这些人只要一到了海里,就好像一粒米混入了一斤米中。无论谁再想把他找出来,都困难得很,他也已等于隐形了!"陆小凤吐出口气。苦笑道:"平时你就算在我面前走来走去,我也绝不会看出你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小老头抚掌道:"正是这道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明白的 !"陆小凤道:"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法子!"
  小老头道:"哦?"
  陆小凤道:"如果你有另外一种身分,譬如说,如果你就是江南大侠,那么你也等于隐形了,因为别人只看得见你大侠的身分,却看不见你是杀人的刺客!"小老头笑道:"举一反三,孺子果然可教。"
  他接着又道:"可是一个人就算完全具备了些条件,也还不够。
  陆小凤道:"还得要什么条件?"
  小老头道:"要做这一行,还得要有一种野兽般的奇异本能,要反应奇快,真正的危险还没有来到,他已经有了准备,所以我看中一个人之后,还得考验他是不是有这种本事?"陆小凤道:"怎么考验?"
  小老头道:"一个人只有在生死关头中,才能将潜力完全发挥,所以我一定要让他遭受各式各样的危机!"陆小凤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你还要叫各式各样的人去暗算他?"小老头道:"不错。
  陆小凤终于明白。"去暗算岳洋的那些人,就是你派去考验他的?"小老头道:"是的!"
  陆小凤道:"他若禁不起考验,岂非就要死在那些人手里?"小老头淡淡道:"他若禁不起那些考验,以后行动时还是要死的,倒不如早些死了,也免得连累别人。"陆小凤道:"那个独眼的老渔翁,和那个马脸的人都是你门下?"小老头道:"他们只不过是核桃外面的壳,果子外面的皮,永远也无法接触到核心的。
  陆小凤道:"你女儿杀了他们,只因为他们已在我面前泄露了身分?"小老头叹了口气,道:"小女也是个天才,唯一的毛病就是太喜欢杀人。"陆小凤道:"贺尚书呢?"
  小老头道:"我说过,她是个天才,尤其是对付男人。"陆小凤终于明白,贺尚书要杀他,只不过为了讨好牛肉汤。
  小老头苦笑道:"只不过这种才能纯粹是天生的,有些地方她并不像我!"陆小凤道:"但她的如意兰花手却绝不会是天生的。"如意兰花手,和化骨绵掌一样,都是久已绝传的武功秘技,近年来江湖中非但没有人能使用,连看都没有人看见过,小老头又啜了口酒,悠然道:"她练武的资质也不错,只不过身子太弱了些,所以我只教了她这一两种功夫。
  陆小凤动容道:"如意兰花手是你教给她的?"
  小老头微笑道:"这种功夫并不难,有些人虽然永远也练不成,可是只要懂得诀窍,再加上一点聪明和耐性,最多五年就可以练成了。
  陆小凤失声道:"只要五年就练得成?"
  小老头道:"昔年和化骨仙人齐名的如意仙子练这种功夫时,只花了三年功夫,小女好逸恶劳,也只练了五年。" 如意仙子本是武林中不世出的才女,无论哪一门哪一派的武功,只要被她看过两遍,她就能使得上手,但是她的女儿练这如意兰花手,却整整练了三十年,最后竟心力交瘁,呕血而死。
  牛肉汤只练了五年就练成了,已经可算是奇迹。
  陆小凤忍不住问道:"你自己练这种功夫时,练了多久?"小老头道:"我比较快一点!"
  陆小凤道:"快多少?"
  小老头迟疑着,仿佛不太愿意说出来,怎奈陆小凤还是不死心,偏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他只有笑了笑,道:"我只练了三个月。
  陆小凤傻了。
  小老头道:"化骨绵掌就难得多了,我也练了一年多才小有所成,指刀和混元气功也不容易,至于那些以招式变化取胜的武功,就完全都是孩子们玩的把戏了!"他轻描淡写的说出来,陆小凤已听得目瞪口呆。
  一个人若是真的能精通这些武功,简直是奇迹中的奇迹,简直令人不可思议。
  陆小凤又忍不住问道:"你自己说的这些武功,你自己全都已练成?"小老头道:"也谈不上成不成,只不过略知一二而已。"陆小凤道:"贺尚书和小胡子他们的功夫,都是你教出来的?"小老头道:"他们只不过略略得到一点皮毛,更算不了什么?"陆小凤叹了口气,苦笑道:"他们的功夫我见过,无论哪一个在江湖中都已可算是绝顶高手,若是连他们都算不了什么,江湖中那些成名的英雄岂非都变成了废物?"小老头淡淡道:"那些人本来就是废物。"
  这句话若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陆小凤一定会以为他是个自大的疯子,可是从这小老头嘴里说出来,陆小凤只有闭着嘴。
  小老头又替他斟了杯酒,道:"我知道你成名极早,现在更已名满天下,有句话我一直想问你!"陆小凤道:"我有问必答。"
  小老头道:"在你看来,一个人若是只想成名,是不是很困难?"陆小凤想也不想,立刻道:"不难!"
  小老头道:"一个像你我这样的人,若是想永远无名呢?" 陆小凤道"那就很难了!"名声有时就像是疾病一样,它要来的时候,谁也扼不住的。
  小老头笑了笑,道:"你是个聪明人,所以你才会这样说,求名的确不难,我若有此意,十五岁之前就可以名动天下了 "陆小凤只有听着, 他知道这不是假话。
  小老头凝视着他,道:"现在你当然也已明白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事!
  陆小凤深深吸了口气,道:"你想要我也加入你这一行?"小老头的回答很干脆。是的。 陆小凤苦笑道:"可是我不幸已经是个很有名的人。"小老头道:"你的名气,正好做你的掩护,正如你所说,别人只看得见你是陆小凤,就看不见你杀人了。"他不让陆小凤开口,又道:"我要杀的人,都必定有他的取死之道,绝不会让你觉得问心有愧,你的才能和智慧,都远在岳洋之上,我正好需要你们这样的人,可是我绝不愿意勉强你!"陆小凤吐出口气,道:"我是不是还有选择的余地?"小老头道:"你当然可以选择,而且还不妨多考虑考虑,想通了之后再答复我。"他微笑着,又道:"现在你已是个很有钱的人了,在这里一定可以过得很愉快,我可以保证,从此之后,绝不会有人再麻烦你。
  陆小凤道:"随便我考虑多久都行?"
  小老头道:"当然随便你,我绝不限制你的时间,也不限制你的行动,你无论要干什么,无论要到哪里去都行。"他站起来,忽又笑道:"只不过我还要提醒你一件事。
  陆小凤道:"什么事?"
  小老头道:"小心蜜蜂。" 
 

 
分享到:
揭秘千年前日本女人到中国“借种”真相
爱因斯坦
盘点古代官场情妇守则
狼和七只小山羊
14世纪欧洲妇女肉体解放过程揭秘2
拿破仑为何禁止法国女人穿裤子
中国历史上最具魅力的一个女人
多伊和他的女儿们的事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