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凤舞九天 >> 第三章 突遭暗算

第三章 突遭暗算

时间:2013/9/12 21:56:34  点击:2820 次
  "起锚!"
  "扬帆。"
  "顺风!"
  嘹亮的呼声此起彼落,老狐狸的大海船终于在满天夕阳下驶离了海岸。
  船的吃水很重,船上显然载满了货,狐狸唯一的弱点就是贪婪,所以才被猎人捕获。
  看来老狐狸也一样。
  陆小凤也很想抓住这只老狐狸来问问,船上究竟载了些什么货,会不会因为载货太重而有危险。
  他没有抓住老狐狸,却险些撞翻了牛肉汤。
  主舱的门半开,他想进去的时候,牛肉汤正从里面出来。
  陆小凤吃惊的看着她:"你怎么会上船来的?"
  牛肉汤眨了眨眼:"因为你们上船来了。"
  陆小凤道:"我们上了船,你就要上船来的?"
  牛肉汤反问道:"我问你,你们在船上,是不是也要吃饭?"当然要,人只要活着,随便在什么地方都一样要吃饭,要吃饭就得有人煮饭。
  牛肉汤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就是煮饭的,不但烧饭,还煮牛肉。
  陆小凤道:"你什么时候改行的?"
  牛肉汤笑了,笑得很甜:"我本来就是烧饭的,只不过偶尔改行做做别的事而已:"主要的舱房一共有八间,雕花的门上嵌着青铜把手,看来豪华丽精致。
  牛肉汤道:"听说乘这条船的,都是很有身分的人。"陆小凤叹了口气,苦笑道:"这点我倒能想得到,否则怎么付得起老狐狸的船钱:"牛肉汤用眼角瞟着他,道:"你有没有身份?"
  陆小凤道:"没有!"
  牛肉汤道:"你只有钱?"
  陆小凤道:"也没有,付了钱后,我就已几乎完全破产。"他说的是实话。
  牛肉汤又笑了:"没有钱也没关系,如果你偶尔又吃错了药,我还是可以偶尔再改一次行的。"陆小凤只有叹气,他实在想不出这么样一个女孩子,怎么会烧饭。
  牛肉汤指着左面第三间舱房道:"这间房就是你的,只吃鸡蛋的那个混蛋住在右面第一间:"陆小凤道:"我能不能换一间?"
  牛肉汤道:"不能:"
  陆小凤道:"为什么?"
  牛肉汤道:"因为别人房里都已住着人。"
  陆小凤叫了起来:"那老狐狸劝我把这条船包下来,可是现在每间房里都有人?"牛肉汤淡淡道:"不但这里八间房里全都有人,下面十六间也全都有人,老狐狸一向喜欢热闹,人越多他越高兴。"她带着笑,又道:"只不过住在这上面的才是贵客,老狐狸还特地叫为你们烧几样好菜,今天晚上你想吃什么?"陆小凤道:"我想吃烧狐狸,烧得骨头都酥了的老狐狸:"晚饭虽然没有烤狐狸,菜却很丰富,牛肉汤居然真的能烧一手好菜。
  "因为我外婆常说,要得到男人的心,就得先打通他的肠胃,只有会烧一手好菜的女人,才会嫁得到好丈夫。" 她这么样说的时候,贵客们笑了,只有陆小凤笑不出。
  他实在想不通老狐狸从哪里把这些贵客们找出来的,竟一个比一个讨厌。
  而且岳洋也一直没有露面,他进了舱房后,就没有出来过。
  好容易等到夜深人静,陆小凤一个人坐在船舷上,辽阔的海洋,灿烂的星光,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他一个人,他才觉得比较自在些。
  "孤独"有时本就是种享受。却又偏偏要让人想起些不该想的事。
  太多伤感的回忆,不但能令人老,往往也会令人改变。
  幸好陆小凤并没有变得太多。
  陆小凤还是那个热情、冲动,有时傻得要命,有时却又聪明绝顶,自己对什么事都不在乎,却偏偏喜欢管别人闲事的陆小凤。
  岳洋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他衣着不但质料很好,而且剪栽很考究,对于银钱并不在乎,随随便便就可以给人五百两银子。
  他的一双手虽然长而有力,却绝不像做过一点粗事的样子,一举一动气派都很大,好像别人天生就应该受他指挥。
  从这几点看来了他总该是个生在豪门的世家子,可是他又偏偏太精明,太冷酷,世家子通常都不会这么样的。
  他连连遭人暗算,都几乎死于非命,可是他自己非但一点都不在乎,而且也不想追究。
  那独眼的老渔人明明想毒死他,他明明知道,却偏偏要装糊涂。
  这是不是在逃亡中,早已知道要对付他的是些什么人。
  但是他偏偏又没有掩饰自己的行藏,并不像在逃避别人追踪的样子。
  他反而像是在逃避陆小凤,一定不愿和陆小凤同船,可是陆小凤却连一点伤害他的意思都没有,只不过想跟他交个朋友。
  这些疑问陆小凤都想不通。
  他正在想的时候,突听"格嚎"一声,一根船板向他压了下来,接着又是一阵轻风带过,又有一条船板横扫他的腰。
  他的人在船舷上,唯一的退路就是往下面跳。
  下面就是大海。
  等他自己再听到"扑通"一声响的时候,他的人已落在大海里。
  冰冷的海水,咸得发苦。
  他踩着水,想借力跃进,先想法子攀住船身再说。
  可是上面的长橹又向他没头没脸的打了下来。
  船舷很高,他看不见上面的人,海水反映星光,上面的人却能看得见他。
  他只有后退,船却在往前走,人与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他就算有水上飞那样的水性,也没法子再追上去,就算暂时还不会淹死,也一定支持不了多久,明天太阳升起时,他一定已沉了下去。
  一向无所不能,无论什么困难都能解决的陆小凤,怎么会忽然就糊里糊涂的被淹死?
  他当然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淹死的。
  一个人掉进大海里,并不是一定非淹死不可。
  就在这一瞬间,他已想出了好几种法子来渡过这次危机。
  尽量放松全身,让自己飘浮在海上,只要能挨过这一夜,明天早上,很可能还有出海的船只经过,这里离海口还不太远,又正在航线上。
  想法子抓鱼用生鱼的血肉来补充体力,再用鱼泡增加浮力。
  这些法子虽然未必能行得通,可是他至少要试试,只要遇有一线希望,他就绝不放过。
  他相信自己对于痛苦的忍受和应变的力量,总要比别人强些。
  最重要的是,他有种不屈不挠的求生意志,也许就因为这种坚强的意志,才能使他度过无数次危机,活到现在。
  他还要活下去!
  谁知这些法子他还没有用出来,水面上又有"吧啦。"一声响,一样东西从船舷上落下来,竟是条救生的小艇。
  将他打落水的人,好像并不想要他死在海里,只不过要迫他下船而已。
  除了岳洋外,还有谁会做这种事?
  小艇从高处落下来,并没有倾覆,将小艇抛下来的人,力量用得很巧妙。
  陆小凤从海水中翻上去,更确定了这个人就是岳洋。
  艇上有一壶水,十个煮鸡蛋,还有很沉重的包袱,正是那天岳洋从桌上推给他的,里面包着的当然是补偿他的五百两船钱。
  这少年做出来的事真绝,非但完全不想隐瞒掩饰,而且还好像特地要告诉陆小凤:"我就是不要你坐这条船,你能怎么样?"陆小凤叹了口气,又不禁笑了。
  他喜欢这年轻人,喜欢这种做法,但是现在看起来,他很可能已永远见不到他了。
  大海茫茫,四望无际,是拼命去追赶老狐狸的大海船,还是从原来的方向退回去?
  当然是拼命去追赶。
  他们的船出航才不过三四个时辰,若是肯拼命的划,再加上一点运气,天亮前后,他就又可以坐在狐狸窝里喝酒。
  只可惜他忘了两点。
  船出海时是顺风。两条浆的力量 ,绝不能和风帆相比。
  而且他最近的运气也不太好。
  还在太阳露出海面之前,他两条手臂已因用力划船而僵硬麻木,这种单调而容易的动作,做起来竟比什么事都吃刀。
  他就着白水吃了几个蛋,只觉得嘴里淡得发苦,想躺下去休息片刻,谁知一倒下去就睡着了。
  等他醒来时,阳光刺眼,一眼望过去,天连着海,海连着天,还是看不见陆地的影子。
  但是他却看见了一点帆影,而且正在向他这个方向驶过来。
  他几乎忍不住要在小艇上连翻八十七个筋斗表示庆祝,就算乞儿忽然看见天上掉下个大元宝来,也绝没有他现在这么高兴。
  船来得很快,他忽然又发现这条船的样子看来很面熟,船头迎面站着一个人,样子看起来更熟,赫然竟是老狐狸。
  老狐狸也有双利眼,远远就在挥动着手臂高呼,海船与小艇之间的距离,已近得连他脸上的皱纹都可以看得见。
  陆小凤忽然发觉这个老狐狸这张饱经风霜的脸,实在比小姑娘还可爱。
  他几乎忍不住要跳起来大叫,可是他偏偏忍住,故意躺在小艇上,作出很悠闲的样子。
  老狐狸却在大叫:"我们到处找你,你一个溜到这里来干什么?"陆小凤悠然道:"我受不了牛肉汤做的那些菜,想来钓几条鱼下酒:"老狐狸怔住:"你钓到了几条?"
  陆小凤笑道:"鱼虽然没钓着,却钓着条老狐狸。"他忍不住要问:"你们明明已出海,又回来干什么?"老狐狸也笑了,笑得就正像是条标标准准的老狐狸!"我也是回来钓鱼的。"陆小凤道:"那边海上没有鱼?"
  老狐狸笑道:"那边虽然也有鱼,却没有一条肯付我五百两船钱。"陆小凤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你这人的心究竟有多黑?"老狐狸又笑了笑,悠然道:"只不过比你钓起来的那条老狐狸黑一点。"他当然不是回来钓鱼的。
  船上的货装得太多,竟忘了装水,在大海上,就连老狐狸也没法子找到一滴可以喝的淡水。
  他们只有再回来装水。
  也许这就是命运,陆小凤好像已命中注定非坐这条船出海不可。
  这究竟是好运?还是厄运?
  谁知道?
  船已靠岸。
  陆小凤和老狐狸一起站在船头,不管怎么样,能够再看到陆地,总是愉快的。
  远处的岩石旁,有个人正在往这边眺望,一张又长又狭的马脸上,带着种很惊讶的表情。
  陆小凤假装没有看见,从另外一边悄悄的溜下船,岩石旁的人一直都在注意这条船上的动静,没有注意他。
  他绕了个圈子,悄悄的溜过去,忽然在这人面前出现,大声道:"你好。"他以为这个人一定会大吃一惊的,谁知这人只不过眼睛眨了眨,目光还是同样镇定冷酷,冷冷的看着他,道:"你好 !
  这人全身上下每一根神经竟好像都是铁丝。
  陆小凤反而有点不安了,勉强笑道:"你是不是在奇怪,我们为什么又回来了?"胡生并不否认。 陆小凤道:"我们是回来找你的:"胡生道:"为什么找我?"
  陆小凤道:"因为你要运的那批货太重,我们怕翻船,只有回来退给你!
  他虚放了一枪,想刺探刺探这个人的虚实。
  谁知胡生这次连眼睛都没有眨,冷冷道:"货不是我的,船也不是你的,这件事跟你我都没有关系,你我我干什么?"陆小凤这一枪显然是刺到石壁上了。
  但他却还不死心,又问道:"如果货不是你的,你是到这里来于什么的,特地来用鸡鸣五更返魂香对付你的兄弟?"胡生冷酷的目光刀锋般盯在他脸上,身子却忽然跃起,旱地拔葱,鹞子翻身,鱼鹰入水,霎眼间换了三种轻功的身法:"扑通"一声,跃入了海水中,一身轻功竞不在名满天下的独行侠盗司空摘星之下。
  无论谁身怀这样的绝顶轻功,都一定是个大有来头的人。
  陆小凤看着一层层卷起又落下的浪涛,心里想了几百个问题,转过头,就发现岳洋一双冷酷的眼睛也在刀锋般瞪着他。 他索性走过去,微笑道:"奇怪吧,我们居然又碰面了:"岳洋冷冷道:"我奇怪的只不过是连十个蛋你都吃不完:"陆小凤笑道:"所以下次你若还想打我落水时,最好记住一件事。"岳洋道:"什么事?"
  陆小凤道:"我不喜欢吃白水煮蛋,我喜欢黄酒牛肉。"岳洋道:"下次你再落水时,恐怕已只有一样东西可吃。"陆小凤道:"什么东西?"
  岳洋道:"你自己的肉。"
  陆小凤大笑,海岸上却有人在惊呼,有个人被浪涛卷起来。落在岸上,赫然竟是个死人。
  他们赶过去,立刻发现这死人竟是刚才跃人水中的那位朋友。
  他的轻功那么高,水性竟如此糟,怎么会一下子被淹死 "这个人不是被淹死的:"发现他尸体的渔人说得很有把握:"因为他肚子里还没有进水。"可是他全身上下也一点伤痕血迹都找不到。
  "他是怎么死的?"
  陆小凤转脸去看岳洋:"他死得好像跟那独眼老头子差不多:"岳洋却已转身走了,低着头走的,显得说不出的疲倦悲伤。
  要杀胡生并不容易。
  杀他的当然不是岳洋。
  这附近一定还有个可怕的杀人者,用同样可怕的手法杀了胡生和那老渔人。
  这两个人之间唯一相同之处,就是他们曾经暗算过岳洋。
  难道这就是他们致死的原因?
  那么这杀人者和岳洋之间又有什么关系?
  陆小凤叹了口气,拒绝再想下去,现在他只想痛痛快快的洗个澡。
  水里泡过一阵子之后,都一定会想去洗个澡的。
  无论他是不是杀过人都一样。
  洗澡的地方很简陋,只不过是用几块破木板搭成的一排三间小屋,倘若有人想偷看人洗澡,随便在哪块木板上都可以找出好几个洞来。
  除了这些大洞小洞外,里面就什么都没有了,想洗澡的人,还得自己提水进去。
  陆小凤提了一大壶水进去,隔壁居然已有人在里面,还在低低的哼着小调,竟是个女人。
  平时到这里洗澡的人并不多,有勇气来的女人更少,知道自己洗澡的时候随时都可能有人偷看,这种滋味毕竟不好受。
  幸好陆小凤并没有这种习惯,令他想不到的是,木板上的一个小洞里竟有双眼睛在偷看他。
  他立刻背转身,偷看他的人却"噗吃"一声笑了,笑声居然很甜。
  "牛肉汤"。陆小凤叫了起来,他当然听得出牛肉汤的声音。
  牛肉汤吃吃的笑道:"想不到这个人还蛮喜欢干净的,居然还会自己来洗澡:"陆小凤道:"你是不是为了想来偷看我洗澡,才来洗澡的。"牛肉汤道:"我可以偷看你,你可不能偷看我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木板忽然跨了,牛肉汤的身子本来靠在木板上,这下子就连人带木板一起倒在陆小凤身上,两个人身上可用来遮掩一下的东西,加起来还不够做一块婴儿的尿布,所以现在他们谁也用不着偷看谁了。
  过了很久,才听见牛肉汤轻轻的叹了口气,道:"你实在不是个好东西 。
  "你呢?"
  "我好像也不是!"
  两个不是好东西的人,挤在一间随时都会倒塌的小屋里,情况实在不妙。
  更不妙的是,这时远处又有人在高呼!
  "开船了,开船了!
  船行已三日。
  这三天日子居然过得很太平,海上风和日丽,除了每天要跟那些贵客吃顿晚饭是件苦差外,陆小凤几乎已没什么别的烦恼。
  所的麻烦都似已被海风吹得干干净净,血腥也被吹干。
  岳洋好像已没有再把他打下水的意思,他也不会再给岳洋第二次机会。
  船上的货,只不过是些木刻。
  他已问过老狐狸,而且亲自去看过。
  "扶桑岛上的人,近来骂信佛教,所以佛像和木鱼都是抢手货:"老狐狸解释道:"他们那里虽然也有人刻佛像,却没有这么好的手艺:"佛像的雕刻的确很精美,雕刻本就是种古老的艺术。当然不是那些心胸偏狭,眼光短浅的矮儿们能够领会的。
  他们喜欢这些精美的艺术品,也许只不过因为一种根深蒂固的民族自卑感,只要能从炎黄子孙的手里拿去一点东西,无论是买、是偷、是抢,他们都会觉得很光荣愉快。
  这种事陆小凤并不太了解,也并不太想去了解,因为在那时候,还没有人将那些缩肩短腿,自命不凡的暴发户看在眼里。
  这些佛像和木鱼的货主,就是那几位俗不可耐的"贵客"愿意和暴发户打交道的人,本身当然也不会很讨人喜欢。
  幸好陆小凤可以不理他们,他想聊天的时候,宁可去找老狐狸和牛肉汤。
  他不想聊天的时候,就一个人躺在舱房里,享受他很少能享受的孤独宁静。
  就在他心情最平静的时候,这条船却忽然变得很不平静。
  他本来好好的船在床上,忽然一下子被弹了起来,然后就几乎撞上船板。
  这条船竟忽然变得像是个笆子,人就变得像是笆子里的米。
  陆小凤好不容易才站稳,一下子又被弹到对面去,他只好先抓稳把手,慢慢的打开门,就听见了外面的奔跑惊呼声。
  平静无波的海面上,竟忽然起了暴风雨。
  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实在很难想像到这种暴风雨的可怕。
  海水倒卷,就像是一座座山峰当头压下来,还带着凄厉的呼啸声,又像是一柄柄巨大的铁锤在敲打着船身,只要有一点破裂,海水立刻倒灌进去,人就像是在烘炉上的沸汤里。
  庞大坚固的海船,到了这种风浪里,竟变得像是个孩子的玩具!
  无论是什么样的人,无论他有多大的成就,在这种风浪里,也会变得卑贱而脆弱,对自己完全失去了主意和信心。
  陆小凤想法子抓紧每一样可以抓得到的东西,总算找到了老狐狸。
  "这条船还挨不挨得过去?"
  老狐狸没有回答,这无疑是他第一次回答不出别人问他的话。
  可是陆小凤已知道了答案,老狐狸眼中的绝望之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最好想法子抓住一块木板:"这就是他最后听见老狐狸说的话。
  又是一阵海浪卷来,老狐狸的人竟被弹丸般的抛了出去,一转眼就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也可惜陆小凤并没好好的记住他的话。
  陆小凤现在抓住的不是木板,而是一个人的手,他忽然看见岳洋。
  岳洋也在冷冷的看着他,眼睛里却又带着很难明了的表情,忽然说了句很奇怪的话:
  "你现在总该知道,我为什么一定不让你坐这条船了吧!""难道你早就知道这条船在沉?"
  岳洋也没有回答,因为这时海 倒了下来。
  一层巨浪山峰般压下来,这条船就像玩具般被打得粉碎。
  陆小凤眼前忽然什么都看不见了,然后他才发现自己竟已沉人海水中。
  漆黑的海水。 
 

 
分享到:
决定你是富人or穷人的12个标准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
20 扼虎救父    杨香,  晋朝人。十四岁时随父亲到田间割稻,忽然跑来一只猛虎,把父亲扑倒叼走,杨香手无寸铁,为救父亲,全然不顾自己的安危,急忙跳上前,用尽全身气力扼住猛虎的咽喉。猛虎终于放下父亲跑掉了
十五夜观灯(卢照邻) 书法图
中国历史上最荒淫的公主:一生纳了30位男妾
中国最早的“裸模”到底是谁
3花心里的小象
念奴娇 李清照 萧条庭院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