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大清三杰 >> 第七十九回 酬殊勋举人拜相 报噩耗爱子遄归

第七十九回 酬殊勋举人拜相 报噩耗爱子遄归

时间:2013/8/30 21:43:44  点击:3079 次
  左宗棠一听占据肃州的逆贼,就是熊飞鹏和那个黄自信,而且黄自信还做了副元帅,这一气还当了得,当下立命那个探子退去,忙问刘锦棠道:“毅斋,那个黄逆,真正戏弄老夫不小,现在我们究竟怎样打算。”

  刘锦棠并不踌躇的答话道:“敝统领①已据沿途探报,逆贼的内容,大概已经知道。”刘棠说了这句,便与左宗棠咬上几句耳朵,左宗棠一边在听,一边已经点首称是,及至听毕,相与一笑而散。

  第二天的大早,左宗棠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要与刘锦棠前去商量,他便一个人踱到刘锦棠的中军帐中,左右卫士,瞧见左宗棠去到,正待进帐禀知他们总统,左宗棠忙摇手阻止道:“本部堂自会进去,尔等不必通报。”

  左宗棠说着,顺脚跨进里面,只见刘锦棠似在看件公事,因为刘锦棠面朝里面,背脊朝外,没有见他进去,他就蹑手蹑足,轻轻地走至刘锦棠的背后,要想偷眼一看,究在看些什么紧要公事。

  及见刘锦棠所看的不是公事,乃是刘锦棠上年攻那金积堡的时候,偶因地理关系,一时不能得手,左宗棠就详详细细的写了一封信给他,指示一番地理,后来刘锦棠果照信办理,一战成功的。

  可是那封信,对于肃州却没甚么关系,不知刘锦棠何故重复在看,左宗棠的心里虽在这样想法,但把那封笔走龙蛇的字句,已经很快的映入他的眼帘;又因那封信的成绩昭然,心下不免有些高兴,便也带眼看了下去,只见上面写着是:前接雷周禀十五日之事,当即飞函奉致,并具牍行知老湘全军,以定军心。援赋纷至,周张引退,雷又被围,局势极坏。尊处未赴峡口之援,自是向东南打贼,能将吴忠堡一带已抚未叛者安抚,已抚仍叛通贼者剿之,亦是一策。春冰将泮,转瞬桃汛,下桥永宁洞,是否准备,至为悬系。愚见前敌各党,渐渐收回吴忠堡,而严扼下桥永宁洞,扎黄河边,以通运道。贼既巢坚粮足,难以遽灭,则逼扎亦属无益,不如先图自固为是。择吴忠堡地势高处扎营,严扼永宁洞,司其渲泻,则我能制贼,贼不能困我,又可藉通宁夏粮道,似于局势为宜。如实不能支,不能不作退军之计,则须通盘筹划,分先后,分去留,不可一并行动。灵州既克,不可抛弃。永宁洞是下游津要,必宜扼扎;宁夏为重镇,又官军粮道所经,必须力顾;此数处均应留兵。愚意全军宜过河以助金张,就宁夏平罗之粮,而通灵州下桥运道,灵州宜派马步七八营,下桥宜派拨一二营。其主退者,宜先审各路有粮地方,以为趋向,绥德镇、靖瓦窑一带,相去数千百里,途无可用之粮,恐难必达。查由灵州至环县,由环县抵庆阳一路,由金积堡打汉伯堡,出惠安堡,韦州、下马关,而至预望城,其二百六十里,由预望城西北,去半角城百三十里,去王家团庄一百里,皆有官兵驻扎,一径可通平凉府;或从预望城南下二百余里,亦可由瓦亭抵平凉,此亦一路。庆阳、平凉,皆有粮食可取,惟须裹半月之粮,可期必达。此为退军出险之策,两者请与杰轩兄分任之,一去一留,于局势方稳。总要将军中公私所存粮食,通筹合计,以定主见,免致临时周章。寿公忠榇仍暂停灵州为妥。

  左宗棠刚刚瞧毕,就见刘锦棠忽然拍着桌子,一个人大赞那信道:“左帅对于此间地理,如此熟悉,真不愧为人家称他新亮也。”

  左宗棠笑着拍了一拍刘锦棠的肩胛道:“承蒙谬赞,我却愧不敢当。”

  刘锦棠听了不觉一愕,慌忙回头一望,见是左宗棠,方才笑说道:“爵帅何时来此,我怎么一点没闻声响呢。”

  左宗棠便在桌子旁头坐下,也笑着答刘锦棠的说话道:“我进来时候,你正凝神壹志的观看此信。但不知你看此信,究为何事?”

  刘锦棠又笑答道:“肃州一克,我们即须出嘉峪关去,我知爵帅对于关外的地理,也很熟悉,所以拿出此信再看一看,不知可有甚么老文章可抄。”

  左宗棠复又呵呵大笑道:“毅斋真个细心,其实何必如此,尽管老实问我这个古董就是。”

  刘锦棠即把那信收去道:“我的意思,行军之时,地理固属要紧,伊犁既与俄边接壤,必须先以防俄为上。”左宗棠不待刘锦棠说完,连连击掌的称赞道:“着着着、毅斋确有见地,真正是我帮手。”

  左宗棠说了这句,一面捻着他那胡须,一面很得意的朗声说道:“我们此次准备大举出关,以致群情疑骇。他们所举的理由,必定说是新疆恢复非易,不如屯兵要隘,分置头目,以示羁系,何必竭东南钜饷,悬军深入。却不知道乌鲁木齐未复之先,并无要隘可扼,而且玉门关外,岂能以玉斧断之。即是乌鲁木齐、玛纳斯得克、伊犁在我掌中,回部全复,我们分置回目,捐新疆全境与之,也须度各回势能否自存,长为不侵不叛之臣,捍我西圉才是。否则回势分力弱,必仍折入俄边。如此一来,岂非我们断送腴疆,自守瘠土,久戍防秋,岁无宁日;挽输络绎,劳费无所终极,不必二三年,形见势绌,西北之患更亟,得与不得相等。科布多、乌里苏雅台、库轮、张家口等等地方,何能安枕?然则撤西防以裕东饷,不能实无底之橐,且先坏我万里长城,真正不划算了。”

  刘锦棠一直听到此地,接口说道:“爵帅料得极对,自然趁此关陇既平,兵威正盛之际,大举出关,办它一个一劳永逸,岂不甚好。”

  左宗棠点点头道:“我们两个,意见既同,放手做去,一定不致劳而无功。不过你的计策,怎么还不见效?”刘锦棠很镇定说道:“爵帅不必性急,三天之内,一定可见颜色。”

  左宗棠正待答言,忽见刘锦棠的一个文案,匆匆报入道:“恭喜爵帅和总统二位,刚据探子来报,那个白彦虎,因闻我们这边制造出的谣言,说是黄自信已经暗中投顺我们,不久即有倒戈之举,信以为真,立即派了一个名叫庞拉多的亲信将官,率领一支人马,来到肃州,假以犒军为名,即将伪副元帅黄自信拿下,就在军前正法。那个伪元帅熊飞鹏,生怕白彦虎见疑,于他不利,此刻已与那个庞拉多正在自相火拼。我们的先锋张朗斋,业已杀入肃州城中去了。”左刘二人一闻这个喜信,高兴得心花怒放。

  刘锦棠也向左宗棠道:“恭喜爵帅,那个白逆果然中计,我方才还说不必三日,那知此刻即有喜信。他们既在火拼,张朗斋杀入城中,一定得手,爵帅快快回营传令,我们一同杀入肃州要紧。”

  左宗棠听说,连话也不及回答,马上回营传令,大军即向肃州进发。还未走到半路之上,又据飞探报知,说是张朗斋已将肃州克复,那个伪元帅熊飞鹏,以及伪将庞拉多,统统生擒过来等语。

  左刘二人得报,自然更加大喜,一面重赏探子,一面直进肃州,及至城下,张朗斋早已亲自出迎,相见之下,略略一叙战事经过,一同联辔入城。

  左宗棠对于黄自信那人,本在大恨特恨,当下把他凌迟,熊飞鹏斩首号令。犒赏兵士之后,即用六百里的牌单,飞奏进京。

  那时慈禧太后,正在忧得西北军事,不能如意,日夜不能安枕;恭王再三劝慰,不能解去一点忧心,及见左宗棠克复肃州的奏折,方始额手相庆,急将恭王和一班军机大臣召入商量道:“左宗棠倒底是个老手。汉人之中,确是一位忠于君上的臣子。此次既有如此大功,怎么优奖优奖他呢。”

  当时恭王首先奏答道:“左某已锡伯爵,要未晋锡侯爵。”慈禧太后摇头道:“这个不好。俺晓得他从前不肯做官,无非想中进士,想中进士,无非想望拜相;本朝会典,虽然载有不是进士出身,不能拜相,①俺想破个例子,授他一个东阁大学士,你们以为怎样?”

  恭王和一班军机大臣一齐奏对道:“这是老佛爷的天恩。若以乙科拜相,重视勋臣,也是本朝的佳话。”

  慈禧太后听说,又很高兴的说道:“汉朝时候,把那三十六位功臣,图容麟阁,原是创举,也非老例。现在俺的用个举人拜相,也好使那汉人知道,俺们为人,只重功勋,并不薄待汉人。”恭王又奏答道:“天恩如此高厚,左某一定感激。现在伊犁地方,虽为白逆彦虎占据,俄人正在觊觎。奴才说,那个地方,若被俄人所得,各国恐要效尤,自然趁早收复为是。这个责任,不能不责成左某;老佛爷既是这般相待,左爷一定拚命的,也要报答朝廷的了。”

  慈禧太后听说,连连点首,即命恭王下去照办,并令左宗棠兼着新疆军务督办。

  左宗棠接到两道上谕,起先不免一惊,过了一会,方始召集幕友大笑道:“上谕命我入拜,乃是本朝二百余年所仅见的主恩。不过老夫得此奇遇,不免有些愧惭吧。”

  众幕友先向左宗棠道喜之后,方才一齐答道:“爵相有此旷世之功,始能有此旷世之典。我们说来,这个主恩,更比那个麟阁图容,还要隆重几分呢。”

  左宗棠听得大众如此说法,只是捻须大笑,这天大家快乐了一天。

  第三天,左宗棠又接到刘锦棠升了三品卿衔的喜信,当下也去与刘锦棠道喜,刘锦棠也谢了左宗棠的保奏之功。

  当天晚上,左宗棠又接到曾国荃向他贺喜之信,拆开一看,见是照例称着晚生,且有昭代伟人的颂语。原来大清仪注,凡是尚书督抚,对于大学士应称晚生的。当时左宗棠一见曾国荃和他闹这仪注,忽然想起那时正有一个俄人,住在他的军中,生怕京中的一班多嘴御史,又要乱说闲话,赶忙亲笔覆函道:

  徂西以来,所处殆非人境,相知者每忧其不逮,而幸灾者颇不免伺揣之词,内交既寡同心,疆圻共存意见,不肖以病躯苦力,"w撑其间,尚有今日,已为意外之幸。朝命又以督办新疆军务责之,自维受恩忝窃至此,即亦不敢规避。秋九应舆疾西征,不容稍缓,命不犹人,例遭磨折,兄其谓我何也。昭代伟人,如何敢当,请即移赠我兄可乎。顷有俄人游历至此,论者颇谓意在觇国,属张吾军示之。弟意陇祸十余年,无可掩覆,老丑装作少艾,徒取姗笑,不可示瑕,亦难见好,遂召居行署,坦怀示之。欲绘地形,则令人作向导,欲观军容,则令人布拙式,欲谈制作,则令人局审视,而请益焉。暇则与之畅谈时势,彼人似尚为然,或不致被其识破耳。来示循例称晚,正有故事可援,文正得协揆时,弟与书言,依例应晚,惟念我生只后公一年,似未为晚,请仍从弟呼为是。文正覆函云:曾记有戏文一出,恕汝无罪。兄亦循例,盖亦循此乎。一笑。

  左宗棠发信之后,又将刘锦棠和一班幕僚请至,掀髯大笑一阵,始将曾国荃之信,交给大众看过道:“我对文正不肯称晚,如何可让沅浦向我称晚。我当时确在恨我不是进士出身,不能入阁,即便做到尚书,也得常常向人称着晚生。不防朝廷对我竟赏特恩,使我对于沅浦之称,不好直受。谁谓冥冥之中,没有循环之理的呢!”

  刘锦棠笑答道:“爵相的这个特恩,真是旷古所无。那时文正既恕爵相无罪,今天爵相也恕曾九帅无罪,又是大拜中的一段佳话了。不过锦棠虽升三品卿衔,对于爵相的一品中堂,应有两个晚生要称。①

  左宗棠忽又不答这句,忽然咬牙切齿起来的说道:“那个姓官的媪相,②他从前在湖广总督任上,竟去听了那些莫须有之言,和我作对,现在我也居然入阁,不知他将来见面时候,倒底拿那一种面貌见我。”

  众幕僚附和道:“官中堂当时大概误听谗言,将来爵相回京时候,他一定要与爵相陪罪的。”

  左宗棠摇头道:“我不希罕他来陪罪。”左宗棠说到此地,忙又问着一个能懂俄语的文案道:“这个俄人,说是昨天走的,究竟走了没有?”

  那个文案急答道:“已经走了。本要禀知爵相。”

  左宗棠又对大众说道:“我已将他到此之事,告知沅浦去了,也好让沅浦替我传扬传扬。不然是那个姓官的媪相,又要在太后面上,说我私通俄人了。”

  大众听说,自然又是敷衍一会。

  刘锦棠忽问左宗棠道:“爵相打算那天出关?”

  左宗棠道:“只要粮食一齐,不论那天出关。”

  刘锦棠道:“今年各处屯田的年成都好,各县解来的粮秣,已到十成之九。照我愚见,最好马上出关,倘若那个白逆一有准备,反费周折。”

  左宗棠连连点头道:“这末明天就走。”

  刘锦棠忙站起来答道:“我就下去预备。”

  左宗棠便向刘锦棠拱拱手的笑道:“此次出关,完全要仗你的大力呢。”

  刘锦棠吓得连连回礼道:“爵相何出此言。凡是部下,谁不恭听爵相的调遣!”

  左宗棠听了笑上一笑,又与大众略谈一阵,方才各散。

  谁知左宗棠的大军,刚刚走到酒泉地方,忽见他那次子孝宽,踉跄奔入,向他报着凶信道:“爹爹听了儿子的说话,千万勿吓,大哥已经去世了。”

  左宗棠不等听毕,陡觉两耳嗡的一声,眼前一个乌晕,立刻昏了过去。幸亏孝宽已在刻刻留心,急与左右抢上一步,一把将左宗棠的身子扶定,大家拚命的把左宗棠叫醒转来。

  左宗棠睁眼望了一望孝宽,方始自摇其头的说道:“为父早已防到你们大哥,必有此着,后来见他尚听为父所劝,不敢再去殉母的了,所以准他回家,那知他竟如此忍心,丢下我这白头老父,前去寻他母亲去了。”

  孝宽忙又劝慰老父道:“爹爹不必太事伤感,身子也得保重。况且太后有此特恩,举人拜相的,历朝也少,儿子还没有替爹爹道喜呢。”

  左宗棠又叹上一口气道:“贺者在门,吊者在室,还有甚么喜可道。你快把你大哥的病情讲给为父知道,你大哥临终的时候,有没有甚么说话留下。”

  孝宽接口道:“大哥是弱症,医生早就说过。儿子同了两个兄弟,只有劝大哥多吃补食;大嫂甚至每晚上仅睡一两个时辰,小心服伺,无奈病已入了膏肓,终于无救。大哥临殁的当口,大家都在他的面前,他只说了他不能再见爹爹的一句,其余也没甚么遗言。”

  左宗棠忽又掩面痛哭一阵,孝宽劝止不住,刘锦棠得信,也来相劝,起初也难劝住,后来说到受国恩重,只有暂时强忍一下,不要急坏身子,不能办事,也是不妙的,那些说话,总算才把左宗棠的悲伤止住。

  照左宗棠的意思,还想把孝宽留在军中,一俟收复伊犁,马上奏请开缺,回去亲葬亡子。

  又是刘锦棠一力主张,孝宽赶紧回家,葬事固可等候将来再办。那位孝威夫人,不要痛夫情切,再去闹出事来。孝宽奉命回家,孝威夫人听了公公吩咐,或者好些。

  左宗棠本不是分不出轻重的人物,自然赞成此言,急命孝宽持了他亲笔致他冢媳的信,漏夜赶回家去。当时孝宽虽有依依不舍的情状,但因国事为重,只好硬了心肠,叩别老父,立即上路。

  左宗棠眼看孝宽走后,只得同了刘锦棠,率了大军,出了嘉峪关,先攻哈密地方。又把先锋张朗斋叫到面前,指示军略道:“哈密既苦兵差,又被贼扰,驻军其间,自非力行屯田不可。然非足下深明治体。断难办理妥善。从前诸军,何尝不说屯田,其实又何尝得到屯田之利,又何尝知道屯田办法。只知一意筹办军粮,不知兼顾百姓;殊不知要筹军粮,必须先筹民食,民食筹妥,方是不竭之源。否则兵想屯田,民已他徒,单靠兵力屯田,如何得济。

  左宗棠刚刚说到这里,忽见刘锦棠匆匆走入。正是:

  疆场决胜原非易

  帷幄运筹更是难

  不知刘锦棠走来何事,且阅下文。



 

 
分享到:
好孩子总裁白手起家的创业故事1
能安抚心理的镜子技巧1
聪明的小白兔搬南瓜1
古代女人的“守宫”之物是什么东西
有连山 有归藏 有周易 三易详43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二十三幅
汉朝的宫廷女子为何都要穿开裆裤
三只小猪上幼儿园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