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彭公案 >> 第一百零三回 陈月娥闺中自缢 徐广治再会多情

第一百零三回 陈月娥闺中自缢 徐广治再会多情

时间:2013/8/24 14:29:45  点击:2606 次
  话说马赛花在屋中不见了徐胜,自己寻踪找迹,找到这花园里,知道陈月娥在此楼上居住,料想徐胜必是被陈月娥请去寻欢作乐,便把我扔在九霄云外。她来至楼下,用手中铁棍一指说:“陈月娥,趁此将那个姓徐的小白脸放了出来,万事皆休,如若不然,我要杀上楼去,把尔等全皆杀死。”这陈月娥手拿单刀,来至楼门以外说:“姊姊休要胡说,咱们这山上哪里来姓徐的人,我并未见着。”马赛花把手一摆,说道:“陈月娥,你不必撒谎,眼见那徐胜往你这院中来了。你说未见,他往哪里去了?”陈月娥说:“实不知道,你往别处寻找他去吧!”
  二人正在争论之际,忽听外面一声喊嚷:“丫头,你气死我也!我一世英名,被你毁坏了。”马赛花一看,正是金眼太岁马雕。因他正在前厅吃酒,见一心腹来报道:“姑娘今日巡山,遇见一个姓徐的,姑娘将他拿获,扛到自己的屋中去吃酒,方才还到后面厨房去催菜呢。”金眼太岁一闻此言,只气得三尸神暴跳,五陵豪气腾空,伸手拉了一口鬼头刀,离了坐位,直奔他女儿住的院中。在各屋内寻找,并不见男子的踪迹,也不知马赛花往哪里去了?一问仆妇人等,方才知道马赛花拿着铁棍,找到陈月娥院中去了。他拿刀追到东院,正遇见马赛花与陈月娥口角相争。马雕劈头就是一刀,马赛花往旁边一闪,用手中铁棍相迎,说:“爹爹,你不要管我的事,趁早走开。”
  马雕说:“你气死我也!老父今天先把你杀死,然后再去寻找那厮。”马赛花并不答言,摆铁棍上下翻飞,猛一变着,啪嚓一声,竟将马雕打死。
  下面人一阵大乱,早有人飞报与花叉将小丧门孙立、青锋剑陈山、蓬头鬼黄顺。那三人正在吃酒之际,喽兵来报说:“大寨主马雕,被他女儿一棍打死了。”花叉将孙立一听此言,就由兵器架上拿起一条三股漆金耙,哇呀呀一声喊叫,说:“气死我也!”他方一走开,又有巡路喽兵跑上来说:“报!外面来了大同总兵玉面虎张耀宗,带领五千马步军,把磨盘山围了个水泄不通,说从画春园逃窜的漏网之贼,全在磨盘山隐藏,连九花娘都在这里,要想个主意。”黄顺说:“陈大哥,我本是安善良民,你也是侠义英雄,我今天已把这座磨盘山献与彭大人了,哪位给我下书信给高通海?”陈山说:“好!你我就此前往,先把领兵大人接进山寨,然后再与大众商议。”便同着黄顺,先把张耀宗请至分赃厅坐下待茶。陈山听得东院中一阵喊杀,说:“你等少坐,我去去就来。”陈山提刀来至东跨院,只见马赛花正与孙立两下动手,一棍又把孙立打死。陈山过来问道:“马赛花,你这厮好生大胆,你把你父亲打死,又打死二寨主孙立,这是什么缘故,从实说来!”马赛花说:“你问原因,我就为你女儿,她把我那姓徐的人偷藏起来,快把姓徐的还我,万事皆休。”陈山把女儿陈月娥叫下楼来说:“儿呀!这姓徐的是何等人?你快将他放下楼来。”陈月娥说:“女儿楼上并无闲杂人,马赛花是信口胡说!”陈山说:“我女儿楼上并无什么姓徐的,你满口胡说乱道,还不与我退去。”马赛花说:“你帮着你女儿胡赖不成,你说没有,我进去要翻。”陈山说:“我女儿楼上并无什么姓徐的,翻不出便怎样?”马赛花说:“翻出姓徐的,我带了同走,我没
  话说;如若翻不出来,我把脑袋输给了你。”陈山回头又问他女儿陈月娥说:“儿呀!楼上有人你也说实话,无人你也说实话。”陈月娥说:“爹爹请放心,楼上并无别人,如要翻出别人,孩儿情愿输脑袋给他。”
  陈山说:“好!马赛花,你真是无父无君之人!我且问你,这个姓徐的是何如人?”马赛花说:“徐胜是我新定的丈夫,跟我在屋中吃酒,被你女儿拐来的。”陈山说:“你只管上去翻来。”陈月娥手下的仆妇丫环,俱皆不悦,说:“我们姑娘这楼中,连三岁孩童无故都不得登楼,又哪里来姓徐的,你这是无故生非。”
  正说之际,蓬头鬼黄顺带着玉面虎张耀宗、水底蛟龙高通海来至东跨院,见陈山等正与马赛花口角相争。高通海来至陈山面前,说:“陈寨主,我等正短一位老爷,是同我一起来的,姓徐名胜,字广治,外号人称粉面金刚,现在不知被你山中何人所害,踪迹不见。”陈山说:“高老爷,你说这话有因,我等正为此事争辩。那位徐老爷是被马赛花擒去了,逼着要与她成亲。这马赛花到厨房催菜,回来又不见了徐老爷。她拿着一条铁棍各处寻找,说徐老爷被我女儿藏在楼上,我叫她上去寻找。”
  高通海说:“甚好!既然如是,就叫她上楼寻找如何?”陈山说:“也好!我在头前带路,马赛花你跟我前来。”说罢,举步上楼。
  床底下徐胜早已听得清清楚楚,有心出去,又怕坏了人家姑娘的名节;有心不出去,又怕马赛花翻着,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他只得撩起床帏,钻身出来,站在陈山面前说:“在下姓徐名胜,我就是粉面金刚。我可有几句话要说,在下奉堂谕前来探山,误被马赛花擒住,那丑丫头要逼我与她成亲,我假意应允,她即将我放开。她上厨房去催菜,我才逃来此处。我以为这楼上无人居住,不想乃是姑娘的香闰绣户。我隐藏在床下,姑娘并不知晓。”马赛花在下面用棍一指,说:“姓徐的,你趁此跟我回去拜堂成亲,万事皆休。”徐胜说:“丫头,你这是在梦里说话,老爷焉能要你!”马赛花一听此言,把三角眼一瞪,黄眼珠一转,说:“姓徐的,你真是前来找死。”摆棍向徐胜搂头就打。徐胜跳出圈外,不敢与丑丫头交锋。旁边跳过蓬头鬼黄顺来,大喊一声!陈山亦摆利刃,协力相帮动手,说:“月娥丫头呀!你是要我这条老命。”
  陈月娥一语不发,只羞得面红耳赤,转身来到屋中,把汗巾解将下来,紧拴在窗棂之上,说:“此事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楚,被爹爹说了几句,我还有何脸面活在世上?莫若急速一死,到阴曹地府找我那去世的娘亲,以了今生冤孽。”说罢,便伸脖颈往里一套。不知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古代中国太监不为人知的血泪史3
60年代日本美女裸体刺青现场5
拒绝自卑与颓废,拥抱自信与激情2
我还了解到另一件重要的事4
揭秘红楼梦中死得最冤枉的一个处女
越南战争后美国性解放疯狂自拍照6
丑小鸭
弟子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