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刘公案 >> 第三十七回 杨武举救人战群寇

第三十七回 杨武举救人战群寇

时间:2013/8/22 17:59:57  点击:2840 次
  王自顺说:“回大人,是九月二十三日到他的店中投宿,他就说出新出了一伙强人之故。他又说:‘住下呢,也是死;往前走呢,可是也活不成。’这可如何是好?回大人:幸亏盛店家修书一封,叫我投奔杨家庄他的表弟家中,可以保全无事。
  小人就拿着他这封书字到了杨家庄杨家,见了武举弟兄两个,将书取出,与他观看。很承他弟兄的情,看他表兄之面,将小人招留下,满口应承,敢保无辜。又设酒饭款待,将小人送至书房安歇。那天不过三更天,外面把大门打个山响,将小人也惊醒,小人不敢言语。东屋内侧耳闻听杨家的家人,隔着门问了问,外边人说是找小人的。家丁进内回报了他的家主。武举弟兄二人,俱各起来,吩咐人在大厅上点起灯烛,令家丁把大门开放,将那些人放进来,让在大厅之上。小人也就暗暗的起来,开门出屋,隔着照壁往里听,看来的人就有十数多个,人人手拿器械。杨家弟兄明知有事,也是预备而出,坐在厅上。
  杨文炳先就开言讲话。”
  王自顺,往上进礼将头叩,口尊“青天老大人:小人站在照壁后,耳眼留神看又听,只听得,武举文炳先讲话,眼望来人问来情:‘列位到此因何故?有话对着在下云。’贼人听见举人问,内有一人语高声,说道是:‘我们俱是绿林客,专劫经商过路人。今日别处作买卖,俱各无从在府中。方才回来伙计报,踩盘之人对我云:说是过路一行客,独自单身行李沉。今日个,大料必住龙潭镇,天晚不能向前行。因此我们随后赶,到了盛家旅店中。问了问,说他投亲到这里,所以赶来找此人。想来他在你这住,献将出来理上通。情义双全无话讲,要想瞒哄万不能。’武举闻听开言道,并不生嗔带笑云:口呼‘列位听我讲,在下说来大伙听:买卖之人非容易,抛家失业做经营,撇闪父母与妻子,戴雪披霜奔途程。好容易赚钱回家度日月,养赡合家满共门。要是遇见众好汉,人财两空丧残生。常言说:古来就有绿林客,却与列位不相同。也有财物留下半,也有求财不害人,也有那,单杀贪官与污吏,喜助孝子与贤孙。小本经营不稀罕,英雄另是一般行。那像列位如何样,又要资财又害人。损人利己终不好,岂不知,恶贯将来要满盈。”
  “回太老爷:小人站在照壁后面,听看明白,武举文炳解劝那些个强人,他说:‘做好汉的人,要济困扶危疏财仗义,才是丈夫所为。要像列位劫着客商,不论多少,必要叫人财两空,使他父母不能相见、妻子不能团圆,岂不阴功有损吗?见过作贼的有庆八十的?恶贯将满,来要打劫路费,再无不报官之理,倘然县官知道,惊动官兵,列位如何敌挡?被获遭擒,难免在刀下之苦。若死之后,贼名脱不过的。你们方才说的那个单行的客商,乃是在下的一门亲戚,贩卖绸缎为业,路过至此,到舍下探望。列位既然赶到此处,在下知道此道中的规矩,再不空回。今朝既然是你们来到舍中,别说还有这么一点,就是没有这件事,来会子,再也没有空过的道理。在下情愿奉送八百两的微礼,列位收去,以作会亲之资。列位瞧着,我弟兄也有一点名望,当作了相与,有何不可?’”
  王自顺开言把“大人”叫:“贵耳留神请听闻:杨姓要把小人救,情愿拿出几百银,送给强人拿了去,怎奈他们不依从。内有一人开言道:‘叫声杨姓你听真:这要是,别者之人说倒允,惟你弟兄却不能。我们离此不甚远,四十五里路途程。你家富足谁不晓?远近各处尽知闻。我弟兄,不来惊动看情义,皆因算你是宾朋。很该知情心感念,世路人情才算明。今朝我来到此处,就该献出那客人。你反倒,之乎者也来搪塞,你又拿出几百银。让你金银过北斗,想买客人万不能!今朝若要将你让,外人闻知笑破唇,说我们,欺软怕硬怕武举,弱了江湖好汉名。既然此话出了口,须得献出这个人。’武举闻听强人话,文炳登时面带嗔。眼望强人开言道,脸带怒色把话云:说道‘你是胡言讲,信口开河把粪喷!我将实话告诉你:快些回去死了心。那客人,素不相识无会面,特来投到我家中,济困扶危称好汉,除恶霸,方是英雄丈夫行!’“回大人:武举杨文炳,他见那些人不要银子,单叫把小人献将出去,杨文炳他就恼了,说:‘我好意赏你们几两银子回去,就是天高地厚之恩,你们反倒无知,不识抬举,执意不允。实对你们说罢:人也有,银子也有,只怕你们要不了去!’回大人:那些强人闻明武举之言,全都恼了,登时翻脸就要动手。”
  只见那人翻了脸,他们时下要相争。现成兵刃拿在手,跳下厅来赌输赢。武举弟兄真好汉,抵挡强人十数名。小人观瞧心内怕,只恐怕,弟兄二人不能赢。到后来,杨宅家丁也助力,看来却有十数名。两下一齐动了手,火把灯笼满院红。看看闹到交三鼓,一死相拼岂肯容?杨家弟兄施展勇,两把钢刀实在精,蹿跳蹦跃急又快,砍倒强人贼二名。虽然是,身上着伤却未死,躺在地上口内哼。余者贼人敌不住,只想时机跑出门。杨家主仆又要赶,只想一概尽皆擒。到底还亏杨文炳,那个人,心怀仗义有老成,拦住家丁和兄弟,高声叱咤叫贼人:“论正理,一齐拿住将官送,解到当堂问口供,正法开刀问立斩,与民除害气才平。但只是,内中一件我不肯,当面议出你心明:纵然你等为强盗,并无惊动我这村,还算你们明时务,故此今朝我恕容。开条生路容你走,快些脱身莫消停。”众贼闻听这些话,一转身形往外行。举人复又开言道:“尔等回去要务正,别想再干这营生。作寇为贼无好处,急速回头正路行。”
  “杨武举把那些人还劝了会子,那伙贼人抬着带伤两个贼,径自出了杨家。杨家家丁把门关上,他们弟兄俩回厅歇息。小人感谢,倒劳武举说:‘贼盗灭除,乃是大丈夫所为,正是英雄本色,这倒不敢劳谢。那伙贼人,这一去,必然远奔他方而去,从此太平,歇息了罢。’他弟兄回后面去,小人仍回书房。
  他家的家丁,收拾家伙灯烛,各自散去,歇息半夜。到了次日早旦清晨,小人起来装粮行李,杨家的家人送出洗脸水、茶来,小人净面吃茶,杨家弟兄出来相见。小人告辞,举人叫家丁把小人的骡子鞴上,搭上行李,拉出门外。小人别了杨家,二人出门相送,小人骑上骡子,要回家去。”
  小人上骡才要走,一心要转我家中。复又多心不肯走,暗自辗转在心中。小人想:不是他写书托表弟,小人残生保不成。又思想:强人虽去有后患,打听真实才放心。不如还回盛家店,又谢盛姓又存身。我小人,再回一句实情话:心中胆怯怕贼人,万一他们前途等,小人一去中牢笼。
  我小的,主意拿定圈回骑,紧紧撒放骡子行。依然又到龙潭镇,越想越怕回里行。我小人,复又回到客房内,店小二将骡接在棚。盛店东,出来留在他店住,打听杨家信共音。在他店中住一夜,第二天,真正果有岔事情:人头扔在杨家院,两颗首级淌鲜红。武举拿进县中报,乡保他,同到衙门去禀明。谁知道,知县竟是来作对,一派歪词人怎禁?他说武举将人害,收入南牢监禁门。只问尸首在何处,定叫实招认口供。二十五日这一夜,又出一宗怪事情:杨家一门老共少,尽情杀死赴幽冥,男女二十零四口,可怜个个淌鲜红。”王自顺,说罢不住将头叩,公座上,立怔诸城县内人。 
 

 
分享到:
2蝴蝶公主和蜜蜂王子
2谁是兽中之王
2小熊找彩虹
孙权后宫揭秘 选美女罪犯为妻并立为后
因贪恋色情小说丢了全家性命的辽国艳后
何谓天堂1
福特的故事1
只有处女才能参加的斯威士兰裸舞节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