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刘公案 >> 第七回 赌博场凶犯投罗网

第七回 赌博场凶犯投罗网

时间:2013/8/22 13:33:02  点击:2585 次
  两个人说话之间来得甚快,已至句容县的北门。迈步进城,到了个酒铺里,问了问,说:“十字街观音堂唱戏呢。”两个人并不怠慢,一直往南,顺大街而走。不多一时,来到十字街,往东一拐,就瞧见戏台咧。闹哄哄人烟不少。二人来到台底下站住,瞧了瞧,有一个光脊梁的,抹着一脸锅烟子,手里拿着个半截子锄杠,满台上横蹦。周成一见,说:“这可是哪一出呢?又不像《钓鱼》,又不像《打朝》。”旁边里有个人就说嘴咧,说:“你不懂得这出戏吗?这出就是《灶王爷扫北》,御驾亲征,大战出溜锅。”俩承差闻听,说:“这出倒是生戏。”二人说罢,就在台对过条桌坐下咧。倒了两碗茶,忽听那东边有个人讲话,说:“二位上差吗?少见哪!到此何干?”朱文、周成闻听有人讲话,举目观瞧,认得是句容县的马快头金六。
  二人看罢,说:“金六哥吗?彼此少见。”说罢,马快金六把茶就挪过来了,三人一张桌儿上坐下咧。金六说:“二位到此有何贵干呢?”周成说:“一来看戏,二来找个朋友。”金六闻听,说:“新近升了来这位罗锅子老大人,是个裂口子,好管个闲事。”周成说:“不消提起。也是我们的一难,拐孤之的呢,说不来。”金六说:“二位不必瞧戏咧,这个戏也无什么大听头,你那想:六吊钱、二斗小米子、十斤倭瓜,唱五天,这还有好戏吗?不过比俩狗打架热闹点咧。依我说,上我家里去罢,我家里有个耍,是个昴家子,很有钱,我约了两把快家子,还有这观音堂的六和尚,他们四个人耍呢。每人二十吊现钱对烧,咱们去看一看。要是咱们的人赢了呢,你那就拉倒;要是他们赢了呢,二位瞧我的眼色儿行事。我递了眼色,你们就动手,抓了色子,诳上这狗日的们,咱们就作好作歹的把他们那个钱拿不了去,就是了。”俩承差闻听马快金六之言,满心欢喜,说:“六哥,这敢则是死赢。既然如此,咱们就走。”说罢,三人站起身来,马快金六认了个运气低,会了茶钱,三人这才一同迈步,穿街越巷,登时来到马快金六的门首。
  金六把朱文、周成让到屋中,刚然坐下,忽然听炕上掷色子那个年轻的说话咧:“金六爷,你还有钱先借给我两吊?一会打店里拿来再还你。”马快金六闻听这个话,过去瞧了瞧——他们的人赢咧!不由得满心欢喜。虽然这小子二十吊钱输净咧,金六知道他还有钱,故意的望着快家子王五说话:“王五哥,把你的钱冲出过五吊零,给这朱文哥使一会,朝我吃,管保不错。”快家子王五假装迟疑之相,说:“先拿一吊掷着。”忽听那人说:“金六哥,何苦呢?碰这么个大钉子。这么着罢:你那打发人到西关里王虎臣家店里,就说有钟老叔要十吊钱呢。”
  快家子王五说:“先拿一吊下注不咱?”马快金六一旁插言,说:“二位不认得吗?”用手一指那个年轻的,说道:“王五哥,这位就是江宁府的钟老太爷吗!”又一指那一个说:“这就是东关里闲木厂的王五爷。都是自己人。”王五闻听金六之言,故意的眼望着那个年轻的,说:“钟老太爷,恕我眼拙,夫敬,失敬。”钟老说:“岂敢,岂敢。”马快金六扭项回头说:“周大兄,要不你跑一趟罢。到西关外王虎臣家店里,就说钟老叔在我家耍钱呢,要十吊钱去。”周成答应一声,望朱文一送目,朱文会意。周成迈步往外面走,朱文搭讪着也往外走,二人一同出了金六的街门,这才开言讲话他两个站在街门外,周成开言把话云,说道是:“方才耍钱那一个,大不对眼有隐情。虽然他穿戴多干净,瞧他相貌长得凶。一脸横肉筋叠暴,不像良人貌与容。这小子,偏偏他是生铁铸,‘钟老叔’三字叫人称。再者是,咱那票上也相对,细想来同姓又不同名。这件事情真难办,咱何不,王虎臣口内去套真情?”二人说罢不怠慢,穿街越巷往前走,无心懒观城中景,出了句容小县城。过了吊桥朝南走,招商店在面前存。正当王虎臣门前站,一抬头,瞧见了江宁府承差人二名。虽然是,府县相隔不甚远,承差时常进县中,所以店家才识认,不过是,点头哈腰这交情。王虎臣,带笑开言来讲话:“二位留神在上听:今日到县何贵干?请进小店献茶羹。”二人闻听齐讲话,说道是:“特来拜望老仁兄。”三人说罢朝里走,进了招商旅店中。叙礼已毕齐坐下,周成开言把话云:“宝店中,住着姓钟人一个,‘钟老叔,’三个字是他的名。他如今,现在马快金六家中耍,叫我们来取十吊铜。”店家闻听这句话,他的那,眼望承差把话云:“我瞧这小子不成器,早晚间,输他娘的精打精。”周成闻听又讲话:“王大哥留神要你听:莫非与你是朋友?再不然就是好弟兄?”王虎臣闻听人讲话:“二位留神要听明:他本姓钟在江宁住,‘钟自鸣”三个字是他的名。昨日他二人来下店,住在我的店中存。那一个未有三十岁,不过在,二十六七正年轻。前早一同出门去,他说是,北庄里去看亲朋。到晚上,他独自一个回来了,他说是,那一个亲戚家住下有事情”店家言词还未尽,俩承差,满面添欢长了笑容。 
 

 
分享到:
14 拾葚异器    蔡顺,    汉代汝南(今属河南)人,少年丧父,事母甚孝。当时正值王莽之乱,又遇饥荒,柴米昂贵,只得拾桑葚母子充饥。一天,巧遇赤眉军,义军士兵厉声问道:“为什么把红色的桑葚和黑色的桑葚分开装在两个篓子里?”蔡顺回答说:“黑色的桑葚供老母食用,红色的桑葚留给自己吃。” 赤眉军怜悯他的孝心,送给他三斗白米,一头牛,带回去供奉他的母亲,以示敬意
幼儿园的故事
中国哪个皇帝一天娶九个老婆
忘川河2
十跪父母恩2
揭秘中国古代与儿媳传出绯闻的那些名人
韩愈
唯一让曹操伤感落泪的女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