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海公小红袍 >> 第三十五回 遇假虎土豪聚会 盗美人公子遭凶

第三十五回 遇假虎土豪聚会 盗美人公子遭凶

时间:2013/8/19 16:11:26  点击:2913 次
  风生山谷虎来时,假虎无常任所之。
  画虎画皮难画骨,荒山匿迹那人知?
  且说赵昌、赵茂对张氏说道:“周家大娘,我二人不是客人,乃是赵相公家中总管。只为相公不好出面,特遣小人前来相救。有银二十两在此,叫大娘速往太平府探望周相公下落。又闻人传:二十年前的操江海大人,奉旨复任南京。大娘可打听他到任之时,告状鸣冤便了。”说罢,取出银两,交与张氏。
  张氏接了道:“二位管家,你与我多多拜上赵相公,我母子今生若不能报,来生犬马亦报洪恩。”赵昌道:“大娘何出此言?
  但此处前途须要保重,我要回家复命了。”说罢辞出。张氏母子匆匆起身,恨不得飞到太平府监中,探望丈夫消息。
  再说袁阿牛自从买盗扳害周文玉,他便收拾行李,往山东而来。贪赶路程,寻不着歇店。到一山林,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心中正在惊慌,忽闻虎啸数声。阿牛取出齐眉棍,见林中跳出四只猛虎,拦住去路。阿牛想着:“我听得人说,山东路上惯有假虎抢人财物的,想必是强人装做的。”忽然一个老虎跳将过来,阿牛趁势一棍打下,那虎扑倒在地上。后面三只老虎喝道:“好汉住手,通个姓名,我愿拜你为师。”阿牛道:“果是假的。我坐不更名,行不改姓,池州府袁阿牛便是。”
  那三虎道:“呀呵!原来是袁二哥,我们江湖上久已闻名了。”
  四只老虎齐脱了虎皮,一齐拜见道:“我们多是林二师父的徒弟,前番劫了皇杠,躲避在此。不想师父被太平府捉去,无计可救。今日相逢,三生有幸。”阿牛道:“请问尊名?”两人道:“我兄弟刘仁、刘义,这二位亦是同胞兄弟,叫张三、张四。今遇师兄,请到我家商量去救师父。”阿牛道:“我要去登莱道衙门做师爷,今夜借府上一宿,明日就要起身。你们要救师父,只须请我家兄阿狗,自有计策。”当晚阿牛在刘家歇下,次日辞别而去。
  不日,到了登莱道衙门,门上进内报道:“周师爷,外面有一位袁相公,说是师爷的舅爷,待来拜见。”周文桂心内暗忖道:“前日我弟书到,要我推荐幕府,我特寄书叫他前来。如何我弟不到,都是二舅来此,其中必有缘故。且请他相见,便知端的。”吩咐门上请进相见。
  阿牛大喜,忙把头巾端正,衣衫抖抖,摇摇摆摆直进宅门。
  文桂出迎,即叫家人取进行李,在官厅相见,拜叙寒温。文桂邀进书房,问道:“二舅起身时可曾见过舍弟么?不知家父安否,乞为指明。”阿牛道:“亲家今岁犯病,病尚未痊。令弟不能远出,放此叫小弟前来顶缺。”文桂道:“既如此,亦宜有书信通知才是。”阿牛道:“只因家事匆忙,只是口信,未曾写书。”文桂听说,心中不解:“好笑我家兄弟,自己既不能远行,不该打发二舅到此。他仍粗俗之人,无半点斯文气象,署内如何容得他?叫我挂心不下。如今事在两难,怎生是好?”
  又想道:“既千山万水而来,怎好叫他回去?且在此暂住几时,再作区处。”文桂将阿牛留于署内,不觉住了月余。
  一日,道爷寿诞,知府送一班女戏。那晚,道爷治酒花厅,遍请署中幕友。阿牛在席中看戏饮酒。内中一个小旦刘二姐,年纪只有十八九岁,却生得风流秀丽,诸人俱各称美。道爷年虽六十,却是爱色之人,便留在署中服伺,甚是宠爱。不想刘二姐自少风流,虽在幕中享受繁华,但对此道爷须发皓白,无一毫知趣,心中闷闷不悦。袁阿牛那晚见了刘二姐风流美貌,灵魂却被她勾去了,时时计算要勾搭她。
  一日,书童在身边伺候,阿牛便问道:“那女旦刘二姐,我甚是爱惜她,不知她的卧房在哪里?”书童笑道:“相公,你问她怎的?若说她的卧房,只因与公子私通,被大人知道,把公子痛责,把小旦存在后花园,拨四个养娘看管。你问她怎的?正是野狗妄想天鹅肉!”阿牛笑道:“那有这话。”当晚睡在床上,心思一计:必须打合公子,引我到园中盗出美人,然后再作道理。
  这登莱道名唤唐天表,为官倒也安静。只因公子私通小旦刘二姐,思将儿子打发上京会试。谁想那公子唐彬留恋女色,不肯登程,不免被父亲怒骂一番。他便推道:“年来笔砚荒疏,无人指教,要请周文桂结伴上京去,一路与他讲习谈话,方好前去。”道爷知文桂果然饱学,可以教诲公子。但他在幕中料理公事,怎好远离?只因欲丢开公子,也顾不得周文桂,只得叫他作伴进京。
  唐爷来到书房,文桂接见坐下。道爷便把唐彬要他同往京中之事说了。文桂道:“既蒙台谕,岂敢有辞?”道爷甚喜,辞出。
  文桂即与袁二说道:“方才东翁要我伴公子上京会试。你在此无益,我送你盘缠回去罢。”袁二听了此言,暗忖道:“我正偷盗刘二姐,如何是好?”便应道:“妹丈既伴公子进京,我在此权住一两月。”文桂道:“二舅文书卷案一毫不晓,岂可在此搅扰东家?还是回去的是。”阿牛又算一计,便说道:“我想家中无事,又费妹丈盘缠,不如随公子上京,途中亦可助半臂之力。”文桂见他十分要去,便道:“既要同去,快些收拾行李。”袁二大喜。
  次日,唐彬拜别父亲,同文桂、袁二并家人一齐上路。公子道:“周先生,你是南方人,不惯骑马,坐了轿罢。小弟性好骑射,坐了牲口。袁二舅也会骑马,再雇牲口一个。”一群人众滔滔而行,日晚各自歇店,饭后各自安寝。
  袁二独睡不着,翻来覆去。只听得公子在床上长吁短叹,袁二已知其意,问道:“公子此行鹏程万里,有何心事不乐?”
  公子道:“袁二哥,小生心事,你哪里得知。”袁二道:“弟颇知一二,公子若与弟相议,何怕事不成功。”公子见说,低声道:“袁二哥,小生不敢隐瞒。只因小旦刘二姐与小生恩情难断,奈家父不容我相见,将二姐存在花园,又把小生调离上京。我寸心难舍,长吁短叹。可惜没有昆仑手段的好汉,何难盗取红绡。”袁二道:“原来为此,这有何难?小弟管包手到拿来,还胜昆仑手段三分!”公子大喜道:“袁二哥,你若真个盗得刘二姐出来,便是我大恩人了。但不知怎生设法?”袁二道:“只要明早打发我妹丈车子先行,公子只说忘记一件要紧物事,同袁某回署,我同你飞马跑回,等到半夜打进花园,把刘二姐抢出,同进京中,岂不快活!”公子大悦。
  到了天明,公子就对文桂说:“弟要赶回去取要紧的物件,烦袁二哥同行。请先生前途相等。”即早,文桂坐车先行,公子带了阿牛并两个家人飞马回转。及到城内,天色尚早,躲在僻处。等到三更,四人来到花园后墙,袁二爬过墙去,扭落铁锁,开了后门,四人同入。袁二取出短棍一枝,打倒养娘二个。
  那刘二姐在床上忙忙爬起,开门一看,疑是强人,口称:“大王饶命!”公子上前扶起道:“美人呵,我不是强盗,就是公子唐彬,同袁相公算计,取你一同上京去,一路快活。你快快同我出去!”二姐抬头一看,果是公子,便说道:“你来取我出去,倘老爷查出,取祸不小。不如送我回转苏州,待你上京成名之后再来娶我,方保无事。”
  二人正在说话,袁二在旁恨不得一口水吞在肚里,登时起不良之心,想道:“我担尽干系。美人若被公子取去,叫我一向机谋尽成画饼。不如就此把他杀了,背出美人,岂不是好?”
  遂向公子腰边拔出宝剑一口,将公子砍倒。家人正要喊叫,被袁二一连杀死。刘二姐惊倒在地。袁二慌忙抱起,叫声:“二姐,你不要怕,我送你苏州去。”背了二姐,走出花园,有马现在,天色微明,飞奔而去。后事如何,下回分解。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