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海公案 >> 第五十一回 周氏为夫伸冤告张二

第五十一回 周氏为夫伸冤告张二

时间:2013/8/18 18:50:08  点击:2640 次
  永康县在城有一人姓盛名显达,家业富足,其人良善忠厚。乃交一友姓张名二,为人狠毒,吝财谲诈,独奉承显达,欲图骗其财物。
  一日,显达令人请张到家,置酒待之。饮至半酣,显达席中与张二云:“吾与贤弟交契多年,尝以知己事商议。今有一事,欲与贤契商议,以决可否。”张二云:“小弟家贫,多得贤兄恩惠周济,若有甚事可代得力处,小弟虽水火之中,亦不避矣!何有不可,愿闻其故。”显达云:“非为别事,我想人生在世,不可虚度光阴。意欲收些货物,前往苏州走一遭,又恐程途修阻,待我问卦吉凶,若允前往,当邀贤弟相陪。”张二闻其言,心下暗喜,不良之意已在。乃欢喜笑云:“贤兄要往苏州买卖,特问术土之可否,见得极是。只恐尊嫂不允兄行矣。”盛显达答曰:“若许我行,嫂亦无阻矣。”张二云:“衙前初来有一先生,姓曹,号东溪,此人推占极验,虽与之占,吉凶可决。然今天晚,待明日与兄同去。”酒罢各散。张二欣喜归家,自言:“造化来到了。”
  次日黎明而起,先到衙前见曹先生,与之云:“少刻,我同一友来占卦,你只管以好许他,我自当重谢你。”言罢而去。少顷,二人果来衙前见曹先生。显达便以出往之事告知,求先生一卦,问其吉凶。曹东溪应命祷嘱占得一囗卦,本身弱被他人制,倒是一离别卦也。曹东溪待说明之,见张二以目斜视,遂乃云:“此卦中平,君去之无妨。只要途中提防谨慎些。我且写下占词,牢记在心,谨防便是。”其词云:“此去前程不相宜,却寻荆棘作止栖。同途之辈非好伴,若不提防恐差池。”写毕,显达受了卦,将钱酬曹先生,与张二回至家下议之。显达云:“吾欲往外,今占此卦,不当为好,使吾心忧疑,迟惑未决也。”张二答云:“曹先生许兄仍行无妨,何用疑虑乎?”显达乃曰:“贤弟,万事由天,莫管他甚么休咎。倘或有不测之处,只要提防就是。”张云:“如此,方是为一男子汉。今此不立志,轰轰烈烈,更待何时也。”二人遂买货物,装载下船定了,遂欲起身。比及显达之妻周氏知其事,欲坚阻之,而显达之货已发离本地矣。临起身时,周氏以子年幼,又以劝之莫去。显达云:“吾意已决,不必多言,倘得货物脱手,不消半载之间,吾便回矣。只要你谨慎门户,看顾幼子,余无所嘱。”言罢,登程而别。周氏掩住双眸,心中悲切惆怅,只得闭住外户门,转入内宅。
  张二哄得显达装货同行,心下喜之不胜。便生计较,要害显达。乃谓显达曰:“今日天色渐晚,与兄前村沽买一壶,回来船中做个神福,以好明日早开船。”显达依其言,与之同往前村店里买酒。张二到店中又云:“此店有上好烧酒,不若同兄在此饮了几杯再去。”显达以其故友,随其所为,遂在店与之饮。张二有心连灌显达几杯,不觉醉了,二人遂依然回转船中。张二道:如此正好下手。黄昏时候,船艄各已息歇,四下无人,用手一推,显达跌落在水去了。然后,乃叫艄公:“快起。吾兄跌落水中,快来为我救起。”艄公起来时,昏黑不见,跌落已多时了,不能救得。张二假作悲伤。艄公谓:“是酒醉自跌落水,不疑张二谋杀。”次日,依然开船去了。
  张二得到苏州,转卖其货,遇偶倍利而还。将银两作三份而分,自留起二份,止将一份送至盛显达家,来见周氏。周氏见张二回来,乃问:“叔叔既转,盛兄如何不回?”张二云:“盛兄在后回,先令我带银归着,他收完帐目便回。”张二就辞欲去,周氏留之,备酒相待而去。
  过了几日,张二要掩饰其事,心生一计,慌忙来至其家,道:“尊嫂,差了。盛兄已回,来至半路,被水溺死。”周氏惊云:“盛兄溺死?谁对尔说知?”张二答云:“有一客人,与之同回,彼客上岸起早,盛兄在船,夜遭贼水至,船沉水底,因此溺死。是这客人说知。”周氏曰:“既然如此,客人今在何处?可叫来问他详细。”张二答云:“此客过住的,昨日敬来说是事,今日去了。”周氏心下自晓:吾夫,死必不明!必是此贼谋死!故来假言粉饰。可将言语探之,必知端的。乃谓张二云:“吾夫去时,我不忍与之分别,我将一玉绦环与之记别。我夫今既死矣,玉绦环必无矣。然他之死不足惜,惟吾之玉绦环可惜矣,今再无得有。”张二见周氏言“死不足借”,所惜者是玉绦环,以谓周氏不恋丈夫之意,不识跟究者,乃曰:“玉绦环?前日我回,盛兄曾付与我,既是尊嫂的,即当奉还。”遂持玉绦环还周氏。周氏看见玉绦环,便知丈夫之死,的是张二谋杀无疑矣。乃具状于海公处陈告,谓张二谋财害命;海公审问明白,令公差即拘张二到厅听审。公差拘得张二厅前跪下,海公乃问:“尔何得谋死显达,而夺其财本?”张二死不肯招。海公怒云:“尔既不曾谋死显达,何如玉绦环在你身上?分明是你谋死,何得争辩?”喝令极刑拷勘。张二挽手无对,只得供出谋杀之情。海公遂问张二抵命,追家财给还周氏。于是,显达之冤得审矣。
  告为夫伸冤
  告状妇周氏,告为夺财谋杀夫命事。痛夫盛显达,揭本二百余两,与恶贼张二往苏买卖,岂恶张二,悖义忘德,谋杀身夫,尸首丢落江滨,财本罄夺一空,见有玉绦环可证。乞怜人命关天,冤魂莫奈。夫遭横死,人财两空,负冤上告。
  诉
  诉状人张二,诉为冤诬事。切身与盛显达构本买卖,冤遇命薄。显达乱宿妓娟,将本尽行消乏。身即先回,岂知显达嗜饮,被水溺死。伊妻周氏,驾捏耸告爷台,谓身谋财害命。不思伊夫嗜酒,倾废财本,水溺而亡。况所归各有先后,怎言是身谋死?情实诬陷。乞究根因,超拔。上诉。
  海公判
  审得张二,以财动心,所谋盛显达,情实可矜矣。夫人命至重,动关天地,瞑瞑之中,冤魂安肯闭目?今托物鸣冤,使奸恶自露原赃,非天理彰焉已。张二以僻地掩人之不见,劫其物而杀其命,一概血证,即拟上刑。周氏合着亲人,寻显达尸首归葬,勿致抛散江滨。张二家财,亦合给令周氏收归。取供。 
 

 
分享到:
莹八岁 能咏诗 泌七岁 能赋棋 彼颖悟 人称奇 尔幼学 当效之97
古代哪些妓女生活过得像女明星
皇帝崇祯临死前的疯狂举动
郭德纲用笑声赚了15亿的创业历程1
清朝的地方官员
火柴大王刘鸿生的冒险创业故事1
狄仁杰
唐高祖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