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施公案 >> 第四百九十回 飞云子强做解纷人 普润僧反成和事佬

第四百九十回 飞云子强做解纷人 普润僧反成和事佬

时间:2013/8/17 22:21:49  点击:2173 次
  却说云虎举起拳头对着万君召打来;君召碍于飞云子情面,只得向左边让过。谁知云虎疑惑他惧怯,接着骂道:“你这杂种,也知道你二爷厉害,还不为我滚出。难道因你让去,俺就此无事么?”说着,又是一拳从左边打来,君召只得又向右边躲去。云虎见自己两拳打去未中,复又一拳,对定胸口打来。
  君召再想让去,已来不及,只得将脚跟在地下一顿,用了倒扳桨的架式,向后一蹿,倒退了有五六尺远近,方将这一拳让过。
  此时君召又恐他再行打来,只得向云鹤说道:“三贤弟,亲目所睹,愚兄被二哥连打三下,皆看昔日交情,未曾还手。若再争斗,非是愚兄无礼了。”云虎听了此言,更是怒不可遏,骂道:“你这无志的杂种,用这花言巧语前来哄谁?俺兄弟为你哄骗!若要他下山,休生妄想。”说着,一个蜻蜓点水,到了君召面前,便想用二指将他乌珠挖出。君召见他来得厉害,心下想道:“我为他打下三拳,也就算情理两足,此时再不还手,只道我惧怕于他。”登时举手答道:“云虎!你休得猖狂,俺君召手段也不在汝之下,既然苦苦相斗,却就难怪小弟了。”
  说着,竖起两个指头,用了个恶鬼敲门法,在云虎肘关上着力的打了一下。只见云虎脸嘴一努,那双手如不是自己的一般,自手尖直至膀背,一路酥麻,十分难当。登时将左手收缩回来,掉转身躯,将腰刀拔出,仍然向前争斗。君召见他取出兵刃,惟恐彼此皆有失误,登时将身逃在云鹤身后,高声叫道:“三弟救我。”
  此时飞云子正拦普润同云龙两人,忽见云虎与君召争斗起来,心中格外着急。正是左右为难,见君召已到了身后。赶向普润说道:“普师父,你知道俺大哥的性情,且请你老息怒,护庇着万家兄长,俺与二哥说情。”说着,便将普润向后一推,同君召站在一处。自己蹿身到了前面,向云虎道:“二哥不可动气,小弟有言奉告:万大哥此来,虽为那齐星楼案件,但此事实系小弟一时之误,干出这尴尬事来。今日万兄长前来,也是苦苦逼我,不过想我等弃暗投明,落个好名,为江湖上朋友生色。去与不去,皆由我等做主,何必伤了和气?且万大哥乃是我等自幼的弟兄,千里相投,不能尽地主之情,反而送了性命,那时你谈我论,我等气量太小,将他逼死,岂不为外人耻笑?彼时虽万口千言,也难分辩了!在小弟看来,且请二哥住手,咱们再从长计议。”说着,一面上前便将云虎的腰刀夺下。
  此时云龙见飞云子如此言语,也就气平了一半,站在一旁。君召本是解人,见他两人没有言语,趁此便转出来,向着云龙道:“小弟一时失言,冒犯虎威,致劳二位兄长动怒,此时海量包涵,蒙恩容纳,实为万幸!小弟这旁有礼了。”说着,向着他两人深深打了一躬,复向那原座坐下。
  云龙兄弟本是个直性,见他如此服礼,回思从前的交情十分亲密,现在一言不合,动怒起来,反觉自己无味,只得道:“贤弟既然知过,从此还自交情,再不许谈施不全这杂种了。”
  君召只得唯唯答应。飞云子连忙命人将座头扶起,复整杯盘,重新入席,再不敢提齐星楼的事体。无如君召为这事前来,深恐飞云子借此反悔,不肯下山,那时便误了大事。嘴里虽然谈论,两只眼睛直望着云鹤。飞云子无奈一时不能开口,只得向云龙问道:“大哥自那前月下山,说往陇西买卖,为何此时便尔回来?莫非遇见敌手么?”云龙道:“不知万贤弟是何日到此?别后在何处栖身?何故又受施不全的驱使?”飞云子见云龙复行询问,不等万君召开口,便将他如何受施公厚恩,如何保举,他不愿为官,如何在万家村居住,朱光祖登门奉请,如何前来访问,遇见普润,以及到此间请他下山的话,前前后后说了一遍。云龙道:“照此说来,施不全倒是个铁面无私的好官了。但是江湖提起‘施不全’三个字,无不恨如切骨,难道我辈中个个与他为仇么?此事在愚兄看来,还须三思而行。万贤弟虽是知己的朋友,常言道:‘耳闻不如眼见。’我等总未见过这施大人是何如人,不能信一面之词,与我绿林中朋友作对。贤弟既造下此楼,虽是为王朗所赚,也只好全始全终;若是再破楼,是自己同自己交手了,出尔反尔,岂不为人耻笑?如你定然前去,也觉无妨。此去山东虽不过一两月光景,由山东到淮安,再加半月日期,来往三个月工夫,也可转回。且待愚兄前去访问,若果施不全是个好人,不但贤弟可去,便是愚兄也可助他一臂。”君召听此言语,心下急道:“现在钦限在即,再等你前去回来,已早误了大事;若再另生他故,将大人在淮安结果性命,那便如何是好?”正想趁此开言,普润早说道:“贤弟如此过虑,可知此去淮安,非旦夕的路程,等你回来再去,岂不误了大事?即使万贤弟所言不实,三弟在此道上面也时常来往,一路上百姓谁不知施公是个好官,难道他访闻不实,还须你打听么?在愚兄看来,贤弟既不相信,自然不敢勉强,而万贤弟到此,又不能久待。惟有一法,且请三弟同我等一齐前往;贤弟到了淮安,访知施公是个好人,那时便命万贤弟禀知大人,我等驰赴山东,将齐星楼破去。如若不实,仍然回家,岂不两全其美?”万君召听了此言,不觉喜出望外,忙谢道:“还是普师父语言爽快,他日事成,定当躬谢!今日暂住一宵,明日二位兄长同三弟起身如何?至于那一幅楼图,仍望三弟取出一观,俾知大概。”飞云子见他要楼图观看,乃道:“大哥且勿着急,如能小弟前去,还怕那座楼不破么?但不知大哥、二哥意下如何?”云龙道:“普师父所言也是,咱家明日便同他前往,若是所言不实,不但施不全用我不上,惟恐琅琊山又添了几个英雄好汉了。”君召见他已经允许,也就称谢一番,不再言语。
  哪知云虎坐在一旁,却是一言不发。复饮了数杯闷酒,起身向普润说道:“师父在此多饮一杯,小弟一路而来,车马劳顿,此时实支持不住,稍时便来。”当时打了招呼,随即向后去了。君召与普润以为他是个真话,也就不向下问。惟有飞云子神情慌乱,见云虎起身走去,知他另有别的意思,赶着出席,随后追去。到了里面,见云虎取出一个小小的包袱,往肩头上一背,便是个出门的样儿。赶紧抢上一步,向云虎问道:“二哥,你我到淮安前去,无非为这事件,欲走同走,现在一人欲往何方?且请说明,以定行止。”云虎道:“贤弟改邪归正,愚兄尚有何说?这包裹乃是方才带回的物件,你问做甚?”飞云子见他如此,也就不便再问。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我在红尘,而君在天涯,何时共眠
揭秘朱元璋与一名妓女的感情纠葛
不爱吃药的小老鼠7
武则为何要亲手干掉美貌外甥女
决定你是富人or穷人的12个标准
韩愈
虞姬是刘邦安插在项羽身边的超级卧底吗
魔鬼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