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施公案 >> 第四百三十六回 探情由无意遇绅士 借诗句当面讽淫僧

第四百三十六回 探情由无意遇绅士 借诗句当面讽淫僧

时间:2013/8/17 15:38:48  点击:2490 次
  话说施公见说方丈在家,与城里的绅士在那里敲诗,当下便出了大殿,欲往方丈而去。才要出殿门,只见那小沙弥喊道:“施主你向哪里去?到方丈那儿去,要这殿进去呢。”施公随机应变说:“我知道。我要出去小解。”小沙弥又道:“小解这后面有便处可解,何必出去呢?”施公趁此就回转身来,向后殿走去。转过大殿,又是一道朱红门。又穿此门,便是一所院落,只见院落内松篁交翠,幽僻异常。穿过院落,又是三层台阶,一顺三开间,外面摆着一块粉红漆牌,上写“禅堂”二字。这禅堂的门却是闭住,施公便也不进去。左首有个六角门,却是磨砖砌,贴着“方丈由此进”五个字。施公看罢,便从六角门进去,但见一道鹅卵石砌就万字纹的曲径,两旁竹篱笆编成麂眼,篱笆以外种了些松竹,也颇幽静。施公顺着曲径,走至尽处,只见一道方门,里面六扇云蓝洒金的屏门,门上横嵌着“方丈”二字。施公进了此门,只见山色玲珑,有二三十盆鲜花,香气扑人,芬芳可爱。施公暗道:“如此好境,偏使那秃头受此清福;便是本部堂也不曾有一日如此清幽。”
  一面想,一面信步走去。远远听得有吟哦声,施公想道:“照此看来,和尚似非奸淫凶恶一流了。”想着,已走到方丈。只见一顺三间,中间装有风窗,上面挂着一条秋香布的暖帘。
  施公走到风窗前,将暖帘轻轻掀开。里面有一道人走出来,将施公一看,当下说道:“先生从哪里来?到此寻谁?”
  施公道:“咱因慕你家大和尚的诗名,特来拜访。请你通报一声罢。”那道人又将施公上下打量一回。进去不一刻,那道人先走出来,随后方丈无量亦跟至门首。施公瞥眼看见,便问那道人道:“这就是你们方丈么?”那道人答道:“正是。”施公欲上前,无量早已迎出,将两手一合,口中说道:“先生请了!僧人不知先生惠临,有失远迎,尚望恕罪。”施公也答了揖,口中说道:“久仰大和尚诗名,特来拜候,尚乞见教。”无量道:“岂敢!先生饱学,尚乞裁成。”说着,就让施公里面坐。
  施公跟了进去。但见里面陈设精致,毫无尘俗之气,施公实深叹赏。无量又将施公邀入上首一间房内。原来这房屋,是两明一暗。
  施公进房,只见里面有两个学究的模样,一见施公进来,赶着起身迎接,彼此一揖。无量便引施公,先指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说道:“这位是本城的庚子翰林吴幼山老先生。”又指着一个五十多岁的道:“这位是本城壬辰科翰林黄宜伯先生。”施公听说,又与吴、黄二人重新揖了一揖。吴、黄二位让施公上座。施公逊了一番,这才坐下。有道人献上茶来。吴幼山开口问道:“还不曾请教尊姓大名。”施公道:“学生贱姓任,草字也樵。”吴幼山又问道:“尊居何处?”施公道:“敝处北京城,烂面胡同。”吴幼山又问道:“贵榜是哪一科?”施公道:“说来惭愧,学生是大兴优廪膳生。”吴幼山道:“岂敢岂敢!”接着,黄宜伯又问道:“先生此来,欲向哪里去?”施公道:“因为学生有一世伯,是现任山东巡抚,月前折柬相招,命学生前去,就便道经贵地,访一至好友人。不期外出未归,学生未免有室迩人遥之叹!故而假寓客邸,稍候数日,或者可以相晤。昨日在寓闲暇,与店中人闲谈,说及此间大和尚颇擅诗才。学生因不揣冒昧,特来相访,私心想与这位大和尚推敲,不知能允许否?”吴幼山在旁又说道:“这位大和尚广结交游,日与文墨中骚人,更喜结纳。难得老先生不弃,惠然肯来,这是大和尚求之不得了。”无量也就说道:“僧人略识之乎,过蒙本城诸位老先生谬奖,得以忝附末光,得交文士。今得任老先生光临敝寺,倘蒙不弃鄙陋,时赐教言,则僧人受惠多矣。”说罢,便向施公打量一番。施公一面说,一面也将无量细细观看。但外面虽仪表非俗,而且满面斯文;其实内藏凶恶之形,更多酒肉之气。为最的,那两只眼睛淫光灼灼,凶气射人,实非善类。施公看罢,又问道:“某方才从方丈室进来,闻有吟哦之声,光景是两位老先生与大和尚在这里推敲诗句。但不知大作可能乞赐一观?”黄宜伯道:“某等因此梅花大开,在家沉闷非常,特地来此与大和尚作首梅花诗,亦是随口胡诌,借消岑寂。既蒙见爱,当得献丑,尚乞见教。勿吝玉音。”说着已将诗稿取出,送与施公观看。施公接在手中,但见一张梅花笺,纸上写着一个题目,却是“寻梅”二字。以下便是一首七绝。
  施公吟道:山深水曲静无哗,惹得诗人兴更赊;到处寻梅寻不到,美人偏在老僧家!
  施公吟罢,哈哈笑道:“好个美人偏在老僧家!老先生之言,有意乎?是无意乎?然以某视之,当为老先生暂易一字,便成双绝了。”黄宜伯道:“当易何字?不妨赐教。”施公道:“如是易来,未免过于作谑,然谓之打油诗,亦无不可。其老字不如易一小字,岂不即景双关吗?在老先生以为何如?”黄宜伯、吴幼山齐声笑道:“这一字改得真正趣绝,我两人要拜你为师了。”施公道:“即景生情,文人游戏笔墨,大都如此。
  但和尚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谓为绝无美人,亦可谓为真有美人,亦无不可。若在这个美人,非真正美人,某亦不敢如此失言了。”一面说,一面偷看无量,但见他神色顿改,局促不安。
  施公看罢,更料到九分了,故意又要吴幼山的诗看。吴幼山也就取了出来。施公看了一遍,也不过平常诗,无甚新声,便赞了两句,摆在一旁。又向无量索观,无量不得已,也取出来。
  施公接过手中一看,只见上面写:闻到梅花处处开,骚人镇日费徘徊;暗香疏影知何处,踏遍山隈与水隈。
  施公看罢,一面赞好,一面又暗暗讽道:“但须和尚费点心,各处打听打听,便得暗香疏影的所在。然以某看来,这暗香疏影,虽绮阁画楼之畔,蓬门板屋之家,亦多有之;不必尽在山隈、水隈,要在和尚寻找得法耳。”这两句
  话说罢,施公又暗暗偷看无量的情形。不知无量说出什么话来,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1不得了的倔巫婆
2棉花糖小镇
1棉花糖小镇
2彩虹桥
1彩虹桥
2河狸妈妈的好邻居
1河狸妈妈的好邻居
2猫头鹰先生的梦想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