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包公案 >> 第八十三则 遗帕

第八十三则 遗帕

时间:2013/8/8 9:24:04  点击:2769 次
  话说池州府青阳县民赵康,家私巨富,生子嘉宾,恃财恣性,奸淫博奕,彻夜讴歌。一日,命仆人跟随在后,径往南庄闲游,偶见二女子,年方二八,淡妆素服,自然雅洁,观不厌目,尽可赏心。问仆人道:“此谁家妇?”仆道:“此山后丘四妻妹,因夫出外经商,数载未回,常往庵庙求签。”嘉宾道:“你去问她,家中若少银米,随她要多少,我把借她。”仆道:“伊亲颇富,纵有不给,必自周济。”是夜宾想二妇的颜色竟不能寐。次日饭后,取一锭银子约有十两,往其家调奸。二妇贞节不从,厉色骂詈,叫喊邻人。宾见不可,拂袖而出。思谋无策,即着仆人去请友人李化龙、孙必豹二人来庄,令庄人备酒。饮至半酣,二友道:“今日蒙召,有何见谕?”宾道:“今日事甚扫我兴,特请二位同设一计。”二人问道:“何事?快请教。”宾道:“昨日闲游,偶遇丘四妻、妹二人过此,貌均奇绝。今上午将银一锭到彼家只求一会,不惟不许,反被恶言骂詈,故拂我意。”二人道:“此事甚易。”宾道:“兄有何妙计,请教一二。”友道:“今夜候至三更,将一人后山呐喊,两人前门进去擒此二妇,放在山窠,任你摆布,何难之有?”宾道:“此计甚妙。”是夜,饮酒候至三更,瞒了庄人,私自潜出,把一人在山后呐喊,二人向前冲门而进,佣工人即忙起看,二人就将工人绑缚丢在地上,使其不能出喊。遂入房中,只捉得曾氏一人,不意丘四妹子因家有事,傍晚接回。三人将曾氏捉入山中平窠内,至天微明,三人散去,宾不意遗一手帕在旁。

  次早,邻人方知曾氏家被劫,众人入看,解放工人,即报丘四妹家。许早夫妇往看,遍觅无踪,寻至山窠,只听哀哀叫苦。三人近看,羞不能遮,不能动止。许早背回曾氏,姑以汤灌,久之略苏,方能言语。姑道:“因何如此?”曾氏羞言,姑问再三,乃道:“昨夜三更,二人冲门而进,我以为贼,起身欲走,穿衣不及,二人进房将我捉上山去,三人强奸。”姑曰:“三人认得否?”曾氏道:“昏月之下认人不真。”许早拾得白绫手帕,解开一看,只见帕上写有嘉宾之名,乃是戏妇所赠。其妻知之,乃告夫许早道:“昨日上午,嘉宾将银一锭来家求奸,被我骂去,想必不甘心,晚上凑合光棍来捉去强奸,幸我不在,不然亦难逃矣。”许早听了妻子言语,即具状首于包公。

  呈首为获实强奸事:鹰鹞搏击,鸠雀无遗,虎豹纵横,犬羊无类。淫豪赵嘉宾,逞富践踏地方,两三丘度荒秀麦,止供群马半餐;恃强派食庄户,百十斤抵债洪猪,不够多人一嚼。无犯平民泪汪汪,常遭鞭打;有貌少妇眉蹙蹙,弗洗污淫。金银包胆,奸宿匪彝。瞰舅丘四远出,来家赠银调奸。舅妇曾氏,贞节不从,喊邻逐出。恶即串党数人,标红抹黑,执斧持刀,深夜明火入室,突冲擒入山窠,彼此更番,轮奸几死。夫早觅获,命若悬丝。遗帕存证,四邻惊骇痛恨。黑夜入人家,老少闻风股栗。山坞奸妇人,樵牧见影胆寒。不啻斜阳闭户,止声于夜啼之儿。

  真同明月满村,吠瘦乎守家之犬。见者睡不贴席,即如越王勾践卧薪。闻者梦不至酣,酷似司马温公警木。山路滚滚尘飞,合村洋洋鼎沸。恳天验帕剿恶,烛奸正法。遗帕不止乎绝缨,荒野倍惨于暗室。万民有口,三尺有法。上告。

  包公即拘齐人犯,先问邻右萧兴等道:“你是近邻,知其详否?”兴道:“是夜之事,小人通未知之。次早起来,听得佣工人喊叫,众人入内,看见工人绑在地上,遂即解放,报知许早夫妇,觅至山窠才获曾氏,不能行止,遗帕在旁是的。余事不知,不敢妄言。”包公道:“旁遗有帕,帕上既有嘉宾的名,必是他无疑了。”宾道:“小人三日前遗此帕于路,并未在山。况一人安能捉人而绑人?此皆夙仇诬陷。”早道:“日间分明是你掷银调戏,二妇喊骂才出。是晚被劫,并未去财,况有手帕硬证。若是贼劫必定掳财,何独奸妇?乞老爷严刑拷出同党,以伸此冤。”包公喝叫将宾重打二十,令其招认,宾仍巧言争辩。包公令将原被告二人一起收监。邻证发出。私嘱禁子道:“你谨守监门,若有什闲人来看嘉宾,不可令他相见,速拿来见我,明日赏你。若泄漏卖放,杖六十革役!”禁子道:“不敢。”包公退堂,禁子坐守。

  不多时,有二人来监门前呼宾,禁子开了头门,守堂皂隶齐出,扭住二人,进堂敲梆。包公升堂。禁子道:“获得二人,俱皆来探嘉宾的。”包公问明姓名,喝道:“你二人同奸曾氏,嘉宾先已报出,正欲出牌捕捉,你却自来凑巧。”二人面皆失色,两不相照。化龙道:“并无小人两个,彼何妄扳?”包公道:“嘉宾说,若非你二人,他一人必于此事不得。从直招来!”化龙道:“彼自干出,妄扳我等。”包公见其词遁,乃令各打二十,不招。又将二人夹起,远置廊下。监中取嘉宾出来,但见夹起二人,心中慌张,包公高声骂道:“分明是你这贼强奸曾氏,我已审出;二人系你同奸,彼已招承道是你叫他,非管他事,故将他夹起。”嘉宾更自争辩不已。仍令夹起,嘉宾畏刑乃招道:“是日,小人不合到其家掷银,被他骂出,遂叫二人商议,计出化龙。乞老爷宽刑。”包公道:“你二人先说妄扳,嘉宾招明,各画供招来。”三人面面相视,无言抵答,只得招认。判道:“审得赵嘉宾,不羁浪子,恃富荒淫,罔知官法之如炉。

  尚倚爪牙,擒奸妇女,胜若探囊而取物。棍徒化龙等,既不能尽忠告以善道,抑且相助而为非。又不能陈药石之箴规,究且设谋以纵欲。明火冲家,绑缚二人于地上。开门擒捉,轮奸曾氏于山中。败坏纪纲,强奸不容于宽宥。毋勿首从,大辟用戒乎刁淫。”
 

 
分享到:
倭寇秘史中国将军差点统一日本
河马和会唱歌的木屋1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4
揭秘中国古代房术
千古第一文物传国玉玺行踪揭秘
十二个跳舞的公主
凡正史 廿四部 益以清 成廿五80
第六颗行星则要大十倍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