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镜花缘 >> 第八十六回 念亲情孝女挥泪眼 谈本姓侍儿解人颐

第八十六回 念亲情孝女挥泪眼 谈本姓侍儿解人颐

时间:2013/8/5 16:10:24  点击:2648 次
  话说兰芝道:“众人闻了此话,莫不落泪,岂不打断酒兴么?”闺臣道:“此事虽由那个‘风’字惹出来的,但兰言姐姐这几句话,令人听了,却勉励我们不少。据我看来:无论贫富,得能孝养一日且孝养一日,得能承欢一日且承欢一日;若说等你富贵之时再会尽孝,放只怕的来不及了!”兰芝道:“好姐姐!莫伤心,接令罢。”兰言掣了人轮双声,就在桌上用酒写了一个“厶”字道:“玉儿:你可认得?”玉儿走来望一望道:“这是某处的“某”字,又读公私的‘私’字。”兰言道:“你何以晓得?”玉儿道:“当日晋朝范宁注《谷梁》,曾有‘某’字之说;周时韩非论仓颉,却有‘私’字之义。”兰言道:“我正要把这‘私’字告诉他,好写在底本上,谁知他更明白。”题花道:“这叫作‘强将手下无弱兵’。请罢,玉老先生,我们认得你了!”紫芝道:

  “他岂但在冷字上用功,还有一肚子好笑话哩。”月芳道:“少时我饮两杯,务必代我一个。”青钿道:“我记得‘……子欲养而亲不待’这两句倒象出在刘向《说苑》。怎么说是韩婴《诗外传》呢?”春辉道:“你把这两部书仔细对去,只怕有几十处都是雷同哩。”兰言道:“多谢明断。

  公姑《韩非子》自营为厶,背厶为公。

  ‘为厶’、‘厶为’俱叠韵,敬红萸姐姐一杯。”

  红萸道:“我情愿吃两杯,这个笑话只好拜托五姑娘了。”宝云道:“姐姐怎么称他姑娘,岂不折他寿么?”红萸道:“这叫做‘敬其主以及其使’。况他如此颖悟,下科怕不中个才女!”紫芝道:“他的笑话虽好,不知可能飞个双声叠韵?”兰芝道:

  “如飞的合式,请位才女自然都要赏鉴一杯。”玉儿道:“我就照师才女‘公姑’二字飞《焦氏易林》‘一巢九子,同公共母’。双声叠韵俱全,敬诸位才女一杯。”紫芝道:

  “都已赏脸饮了,说笑话罢。设或是个老的,罚你一杯。”

  玉儿道:“就以我的姓上说罢:有一家姓王,弟兄八个,求人替起名字,并求替起绰号。所起名字,还要形象不离本姓。一日,有人替他起道:第一个,王字头上加一点,名唤王主,绰号叫做‘硬出头的五大’;第二个,王字身旁加一点,名唤王玉,绰号叫做‘偷酒壶的王二’;第三个,就叫王三,绰号叫做‘没良心的王三’;第四个,名唤王丰,绰号叫做‘扛铁枪的王四’;第五个,就叫王五,绰号叫做‘硬拐弯的王五’;

  第六个,名唤王壬,绰号叫做‘歪脑袋的王六’;第七个,名唤王毛,绰号叫做‘拖尾巴的王七’;第八个,名唤王全,……”玉儿说到此处,忽向众人道:“这个‘全’字本归入部,并非人字,所以王全的绰号叫做‘不成人的王八’。”

  月芳笑道:“这个笑话虽好,未免与你尊姓吃亏。我吃两杯,你也替说一个,我好销帐。倘能把他们昨日射鹄子说一笑话,我格外再饮一杯。”玉儿道:“既如此,我就勉强敷衍一个:有一武士射鹄,适有一人立在鹄旁闲望,惟恐箭有歪斜,所以离鹄数步之远,自谓可以无虞。不意武士之箭射的甚歪,忽将此人鼻子射破,慌忙上前陪罪,连说失错。此人用手一面掩鼻,一面说道:‘此事并非你错,乃我自己之错。’武士诧异道:‘我将尊鼻射破,为何倒是你错?’此人道:‘我早知箭是这样射的,原该站在鹄子面前。’”郦锦春笑道:“玉姑娘!我也只好奉烦了。”红珠道:“姐姐诗学甚精,如做一首打油诗也就算了。何必定说笑话?”玉儿道:“才女把酒乾了,我就说个做诗笑话。有一士人在旅店住宿,夜间忽听隔房有一老翁自言自语道:‘又是一首。’士子忖道:

  ‘原来隔房竟是诗翁,可惜夜深不便前去请教。据他所说又是一首,可见业已做过几首了。’正在思忖,只听老翁道:‘又是一首。’士子道:‘转眼间就是两首,如此诗才,可谓水到渠成,手无难题了。’到了次日,急忙整衣前去相会,略道数语,即问老翁道:

  ‘闻得老丈诗学有七步之才,想来素日篇什必多,特来求教。’老翁诧异道:‘老汉从不知诗,不知此话从何而起?’士子笑道:‘老丈何必吝教?昨晚隔房,明明听见老丈顷刻就是两首,何必编我?’老翁道:‘原来尊驾会意错了。昨晚老汉偶尔破腹,睡梦中忽然遗下粪来,因未备得草纸,只得以手揩之。所谓一手一手者,并非一首诗,乃是一手屎。’”众人听了,不觉大笑。题花道:“凡做诗如果词句典雅,自然当得起个‘诗’字;若信口乱言,就是老翁所说那句话了。”

  红萸掣了地名双声道:

  东都《东醴陵集》帐饮东郊,送客金谷。

  本题双声,敬亭亭姐姐一杯。”春辉道:“姐姐怎么忽然闹出江文通《别赋》?恰恰又飞到亭亭姐姐面前,岂不令人触动离别之感‘黯然销魂’么?若要想起诸位姐姐行期,连日之聚,真是江文通说的‘惟樽酒兮叙悲’了。少刻必须紫芝妹妹把将来别后大家怎样音信常通喝个小曲,略将离愁解解才好哩。”

  亭亭掣了列女双声道:

  “嫫母《老子》有名万物之母。

  ‘万物’双声,敬艳春姐姐一杯。”玉芝道:“我记得‘嫫母’二字见之《史记》、《汉书》,别的书上也还有么?”亭亭道:“即如‘嫫母姣而自好’,见屈原《九章》;

  ‘嫫母有所美’,见《淮南子》;‘嫫母勃屑而自侍’,见东方朔《七谏》;‘嫫母倭傀,善誊者不能掩其丑’,见《工谏议集》;‘饰嫫母之笃陋’,见《晋书-葛洪传》;

  ‘瞽者遇室,则西施与嫫母同情’,见嵇康《养生论》;‘使西施出帷,嫫母侍侧’,见吴质书。他如古诗‘若教嫫母临明镜’之类,历来引用者其多,妹子一时何能记得。”

  玉芝道:“常听人说亭亭姐姐腹中渊博,我故意弄这冷题目问他一声,果然滔滔不断,竟说出一大篇来。”

  施艳春掣了官名双声道:

  “祭酒《周礼》酒正掌酒之政令。

  ‘之政’双声,‘政令’叠韵,敬绿云姐姐一杯。”

  绿云掣了药名双声道:

  “细辛刘熙《释名》少车,细辛也。

  本题双声,敬珠钿姐姐一杯。”

  珠钿掣了时令双声道:

  “小雪《春秋-元命包》陰所凝而为雪。

  ‘而为’叠韵,敬红蕖姐姐一杯。”

  红蕖掣了百谷双声道:

  “-麦《尚书-大传》过殷之墟,见麦秀之。

  重字双声,敬幽探姐姐一杯。”

  幽探掣了服饰双声道:

  “布帛《诸葛丞相集》臣本布衣,躬耕南阳。

  ‘本布’、‘躬耕’俱双声,敬书香姐姐一杯。”

  林书香掣了财宝双声道:

  “宝贝钟蛛《诗品》陆文如披沙简金,往往见宝。

  ‘简金’,重字俱以声,敬瑶钗姐姐一杯。”

  缁瑶钗掣了地理双声道:

  “瀑布《孙廷尉集》瀑布飞流以界道。

  本题双声,敬丽娟姐姐一杯。”

  丽娟掣了药名双声道:

  “百部《大戴礼》有囗[上雨下羽]之虫,三百六十。

  ‘有囗[上雨十羽]’双声,敬尧者姐姐一杯。”

  尧春掣了饮食双声道:

  “玉液史游《急就章》有液容调。

  ‘有液’双声,‘液容’双声,敬秀春姐姐一杯,普席一杯。”陶秀春道:“这个‘容’字,我们读做‘戎’字,今姐姐说液容双声,只怕错了。”春辉道:“按前人韵书,容液本归一母。若读做‘戎’字,那是贵处土音,岂是尧春姐姐错哩。”

  秀春道:“既如此,这个笑话少时只好奉托玉姑娘了。”紫芝道:“与其记在帐上,莫若你饮两杯,我替你说。”秀春把酒饮了。紫芝道:“有个公冶短去见长官。长官道:

  ‘吾闻公冶长能通鸟语,你以‘短’为名,有何所长?’公冶短道:‘我能通兽语。’正在说话,适有犬吠之声,长官道:‘你既能通兽语,可知此犬说甚么?’公冶短听之良久,不觉皱眉道:‘这狗满嘴土音,教我怎懂!’”众人一齐大笑。

  秀春道:“怪不得教我预先吃酒,那知这短命鬼却来骂我!”随即掣了音律双声道:

  “音乐《孝经》移风易俗,莫善于乐。

  ‘于乐’双声。敬紫云姐姐一杯。”闺臣道:“据这两句圣经看来,可见人家演戏,那坏人心术之戏也不可唱。若是官长在庙宇敬神,以及父兄在家庭点戏,尤应点些忠孝节义的使人效法才是。虽系游戏陶情,其实风化攸关,岂可忽略。但人以图悦目,那里计及于此。”

  紫云掣了列女双声道:

  “云英陶潜《圣贤群辅录》天下忠贞魏少英。

  ‘忠贞’双声,敬淑媛姐姐一杯。”

  淑媛掣了药名双声道:

  “荆芥《曹大家集》生用棘之榛榛。

  ‘荆棘’、‘之榛’俱双声,‘生荆’叠的,敬文锦姐姐一杯,普席两杯。”青钿道:“且慢斟酒。我记得扬雄《反离蚤》有此一句,为何说是《曹大家集》?只怕要罚一杯。”春辉道:“那《反离蚤》是‘枳棘之榛榛兮’与《东征赋》‘生荆棘之榛榛’却微有不同,只怕妹妹错了。”青钿道:“呸!是我记错,罚一杯。”

  谢文锦道:“我不会说笑话,这个交易可有人做?”紫芝道:“你果真不会,把酒干了,我替你说。”文锦道:“莫非骗我吃酒,又是‘公冶短’么?”紫芝道:“你说话又无土音,就是‘公冶短’也与你无干。”文锦把酒饮了。紫芝道:“有个公冶矮去见长官。长官问其所长,原来此人乃公冶短之弟,也通兽语。正在谈论,适值驴鸣。长官道:‘他说甚么?’公冶矮道:‘他说他不会说笑话。’”文锦忍不住发笑道:“我也不知他怎么编的这样快。”随手掣了舟车双声道:

  “锦车《易经》大车以载,有攸往,无咎。

  ‘有攸’、‘往无’俱双声,敬题花姐姐一杯。多飞‘无咎’二字,以为日后若花姐姐飞车回乡吉祥之兆,并非敢敬普席之酒。”兰言道:“闻得飞车出在奇肱,若花姐姐这个飞车可是此处借的?”若花道:“飞车原是奇肱土产,近来周饶得了其术,制造更精,所以家父从周饶借来的。”玉芝道:“将来我们过去送行,倒要长长见识哩。”

  题花掣了服饰双声道:“我用刚才‘银汉浮槎’那个故典,春辉姐姐以为何如?”

  春辉拍手笑道:“若果如此,妹子就有文章做了,姐姐快些交卷。”

  未知如何,下回分解。
 

 
分享到:
蛟龙,又如:蛟虬(蛟与虬。虬:古代传说中一种有角的小龙。亦泛指水族);蛟螭(蛟龙。螭:传说为蛟龙之属的一种动物);蛟兕(蛟龙与兕牛)
红楼尤物秦可卿身后的未解之谜
决定你是富人or穷人的12个标准
第六颗行星则要大十倍1
揭秘中国历史上的十大草包将军
青梅竹马女孩为什么不上“床”
懒媳妇1
松鼠的暖房子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