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济公全传 >> 第一百九十九回 试法宝误装道童 显金光道缘认师

第一百九十九回 试法宝误装道童 显金光道缘认师

时间:2013/8/4 18:31:58  点击:2412 次
  话说褚道缘见妖精一来。立刻把八宝云光装仙袋,往外一摔,口中念念有词,真是霞光万道,瑞气千条,妖精一溜烟竟自逃走。褚道缘并未将妖精拿住,把八仙云光装仙袋拣起来,直等到天色大亮,妖精并未复来。刘氏弟兄在配房看得真切,出来给老道行礼,褚道缘说:“你等可曾看见了?”刘善人说:“仙长,你老人家果然神通广大,法力无边,把妖精赶走。可有一节,道爷可别走,你要走了,恐妖精再来,我等村庄可就要受他大害了。”褚道缘说:“我不走,我在这里三天就是了,如妖精再来,我必将他拿住。如三天不来,大概也就不来了,那时我再走。”刘善人说:“好,仙长不必在这庙裹住着,我们把你送到北边三清观去。那庙里有一位老道,叫铁笔真人郑玄修。你们二位遭爷可以一处盘桓,那庙里也有人伺候。”诸道缘说:“郑玄修我认识他,跟我师父沈妙亮相好,我去看看。”刘善人说;“道爷既认识更好了。”这天同着褚道缘,来到三清现。一叫门,由里面道童出来开门,一看认识,说:“道爷从哪来?”诸道缘说:“你家祖师爷可在这里?”道重说:“我家祖师爷会着客呢。”褚道缘说:“谁在这里?”道童说:“灵隐寺济公带着两位班头,昨天住在这里。”褚道缘一听说:“这可活该,我正要找济颠僧报仇找不着,他在这里甚好。”书中交代:昨天济公见裕道绿拦住彩亭,和尚就带领何兰庆、陶万春进了酒馆,要了酒菜,吃喝完了,给了钱,同二位班头出来,够奔王清现。刚来到庙门首,见郑玄修在门首站着,和尚说:“郑道爷,你好呀!”郑玄修一瞧是济公到,甚喜。想起前者济公戏耍神童子褚道缘之时,在酒楼和尚把郑玄修的银子诓了走,在村口瞧银子的成色,郑玄修限和尚打起来。正碰见沈妙亮,和尚显露了三光,郑玄修知道和尚是得道的高僧。今天一见,连忙行礼说:“圣憎久违!这是上哪去?”和尚说:“我特意来望看你。”郑玄修说;“无量佛!圣僧请庙里坐。”和尚说:“可以,扰你个座。”带着二位班头进了庙,来到鹤轩一看,倒很清雅。和尚落了座,有道童献上菜来,郑官修跟和尚谈话。本来和尚肚腹渊博,怀抱锦绣,腹隐珠现,满腹大才,二人越谈越对近,郑玄修很佩服和尚,留下和尚吃饭,住在这里。今天一早起来,喝着菜用过点心,刚要摆饭,听外面打门,道童开门,一看是褚道缘,道重一提说济公在这里,褚道缘说:“这可该当我报仇。”迈步往里就走。和尚一看说:“了不得,我的仇人来了。”郑玄修赶紧站起来说:“褚道缘你来了!今天济公在我这里,冲着我算完了,我给你们二位讲合了。”桔道缘说:“那可不行!勿论谁说,也管不了。他欺负苦了我了,我特为找他报仇。”说着话,立刻伸手把八宝云光装仙袋掏出来,说:“我今天非得把济颠装起来,叫他知道我的利害。”郑玄修说:“不可,瞧我罢。”和尚说:“得了,褚道爷你饶了我罢。”连何兰庆、陶万春都来求老道。褚道缘说:“不行。”立刻把八宝云光装仙袋一抖,眼瞧把和尚装在里面。褚道缘拣起仙袋,就要往地下摔,打算把济公摔死,被郑玄修一把抢过去,说:“褚道缘你不准,出家人以慈悲为门,善念为本,不许无故害人的性命,你跟济公又没有多大的仇,装了就是了。”说着话,郑立修把八宝云光装仙袋往下一倒,再一看,大众一瞧,里面装的并不是和尚,原本是郑宝修的大徒弟道童儿,已然身上都直了,昏迷过去。郑玄修说:“褚道缘你怎么把我的徒弟装起来?”褚道缘说:“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段事,我分明是装的济颠哪!”正说着话,只见和尚由外面来了,一溜歪斜,脚步踉跄,说下“好东西!你真要跟我和尚做对?来,来,来!咱们爷们倒是分个高低上下。”褚道缘一看,气往上一撞,又要抓八宝云光装仙袋,见和尚早由地下把装仙袋拣起来,和尚说:“我把你装上罢。”郑玄修说:“圣僧瞧我罢!”和尚说:“褚道绿,你不用不服,大概你还不知道我是何人,我叫你看看。”和尚用手一摸脑袋,露出佛光、灵光、金光,褚道缘一看,见和尚身高丈六,头如麦斗,面如獬盖,身穿直缀,光着两只腿,赤着两只脚,乃是一位知觉罗汉,吓得褚道缘赶紧认罪服输,跪倒在地,说:“圣僧不要跟我一般见识,弟子有眼如盲,不认识你老人家,求圣僧慈悲罢!”和尚哈哈一笑,说:“你既知道我就得了,你起来,有话屋里说。”大众这才来到屋中落座,和尚说:“我也不要你的宝贝,我还给你。你也是个好人,今天咱们两个人到六蜡庙去捉妖,今天妖精勾了兵来,咱们看看谁能捉住妖精。”格道缘说:“甚好。”众人在三清观,郑玄修预备斋饭,大众吃饭到半天,刘善人请和尚老道够奔八蜡庙去捉妖精,在八蜡庙预备下上等酒席,和尚同褚道缘、刘善人来到六蜡庙,吃完了晚饭,叫刘善人仍在配殿屋中瞧热闹。和尚同褚道缘在大殿里一坐,等到二更多天,听外面一阵狂风大作,真是:

  扬起狂风,倒绝树林。海浪如初级,江波万叠仪。江声昏惨惨,孤树暗沉沉。万壑怒嚎天咽气,走石飞沙乱伤人。一阵狂风大作,和尚同褚道缘往外一看,风中裹着昨天来的那青脸红发的老道,还同着一个黑脸的老道,直奔大殿而来。和尚说:“褚道缘你拿我拿?”褚道缘说:“昨天这青脸的妖精,我就没拿住,今天又来了两个,我更拿不住了,还是圣僧大施佛法拿罢。”和尚说:“瞧我的。”立刻把僧帽往外一摔,就是霞光万道,瑞气千条。那黑睑的老道一溜烟竟自逃走,这青脸的老道打算要跑,被和尚的帽子金光罩住,压将下来,妖精立刻现了原形。和尚说:“你们大众出来瞧妖精!”刘善人众人出来一看见僧帽中压着一只大青狼,褚道缘立刻拉宝剑,把青狼脑袋砍下来。这狼原本有一千五百年的道行。不习正道,常在外面害人,今天这也是遭了天劫。昨天褚道缘用八宝云光装仙袋,把他惊走,青狼精的道行小,怕装仙袋把他装上。他约来这个黑脸的老道,原本是一个黑狗熊精,有三千五百多年的道行,倒没有害过人,青狼打算把他约来,跟褚道缘做对,没想到今天遇见罗汉爷,和尚有未到先知,那黑狗熊没害过人,故此和尚有好生之德,不肯伤害他,单把青狼捉住,将他杀死。刘善人在配房,见和尚把妖精捉住,老道将狼杀死,众人这才敢出来,给和尚道谢。天光亮了,和尚说:“刘善人你回去罢。”诸道缘说:“圣僧,你老人家慈悲慈悲罢!弟子情愿跟你出家,认你老人家为师。”和尚说:“你既愿意,你先回庙,把庙中事情安置好了,然后到灵隐寺去找我。我见你师尊沈妙亮,我把你要过来就是了,我还要在三清观住两天,等候拿邵华风,大概他们必要从这里走。”褚道缘点头答应,竟自告辞。刘氏兄弟要送给和尚银子,和尚不要。济公仍回到三清现,同二位班头在这庙里又住了两天。这天忽然和尚打了一个冷战,和尚一按灵光,说;一哎呀!可了不得!我得快走。”郑玄修说:“什么事?”和尚连话都顾不得说,带何兰庆、陶万春慌慌忙忙出了三清观。不知所因何故,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三国中死得最冤的六名猛将 魏延排第一
无所畏惧的王子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二幅
花千骨2
老干妈辣椒酱的成功创业故事2
只要你肯用心,遍地都是财富1
小蛋壳找宝宝的故事1
被一个偷情女人毁掉的契丹王朝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