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济公全传 >> 第一百零七回 雷鸣陈亮双失盗 踏雪无痕访贼人

第一百零七回 雷鸣陈亮双失盗 踏雪无痕访贼人

时间:2013/8/4 10:26:40  点击:3173 次
  话说雷鸣、陈亮、柳瑞三个人一问这人为何上吊,这人说:“我姓阎,名叫文华。我乃是丹徒县人。我自幼学而未成,学会了丹青画。只因年岁荒乱,我领妻子曹氏,女儿瑞明,来到这北新庄店中居住,我出去到人家画画度日。那一日走到吴家堡,有一位在主,叫追魂太岁吴坤,他把我叫进去,问我能画什么。我说,会画山水人物,花木翎毛。他问我会画避火图不会。我说也行。他叫我给他画了几张。他一瞧愿意,问我要多少钱一工,我要一吊钱。他说我明天到店里找你去,次日他就骑着马来了。我店中就是一间房,也无处躲避。他进来就瞧见我妻子女儿。我女儿今年一十七岁,长的有几分姿色。焉想到他这一见,暗怀不良之心。他向我说,叫我开一座画儿铺,他借我二百银子。我一想很好,就在这村里路北,开了一间门面的画铺,字号古芳阁,后面带住家。我就给他画了许多画儿。开张有两个多月,昨天他骑马出来,到我铺子,拿着一匣金首饰,一对金钥子,说寄存在我铺子,回头拿。我想这有何妨?他昨天晚上也没来拿,我把东西锁在柜内,今天早晨,他来取东西,我开柜一瞧,东西没了,钥匙并未动。他立刻反了面,说我昧起来,叫手下人打了我几下,把我妻子女儿抢了去,他说做押帐,拿东西去赎回。不然,不给我。我实不是瞒心昧己,我又惹不起他,故此我一回想。死了就罢了。”陈亮说:“你别死。你同我们到你家去。我们自有道理。”阎文华点头,同了三个人来到古芳阁。陈亮说:“你把应带的东西,收拾好了。今天夜里,我去把你妻子女儿抢回来。给你点金银,你逃走行不行?”阎文华说:“三位要能把我家口找回来,我情愿离开此地。”柳瑞说:“你等着三更天见。”三个人复又出来。到吴家堡一看,这所庄院甚大,四面占四里地,墙上有鸡爪钉,周围有护在壕岸,上栽着委杨柳。南庄门大开,里面有几个恶奴。头前有吊桥,后面有角门。三个人探明白了道路,这才回店。到店里要酒菜,吃完了夜饭,候到天有二鼓,店中都睡了,三个人换好了夜行农,把白昼的衣服,用包裹包好,斜插式系在腰间,由厦中出来,将门倒带,画了记号,拧身蹿房越脊,出了北新庄三里路,来到吴家堡。到了庄墙下,由兜囊掏出百链套锁扔上去,抓住墙头,揪绳上去。摘了百链套锁,带了兜囊。三个人抬头一看,见这所庄院,真是楼台亭阁,甚是齐整。三个人蹿房越脊,各处哨探。到一所院落,是四合房,北房三间,南房三间,东西各有配房。北上房西里间灯影闪闪,人影摇摇。三个人来到北房,珍珠倒卷来,夜叉探海式,往屋中一看,顺前檐的炕,抗有小桌,点着蜡灯。炕上搁着两包袱衣裳,桌上有金首饰,银首饰,珍珠翡翠首饰。炕上坐着一位妇人,有四十来往的年岁,旁有一个女子,不过十七八岁,长得十分美色。地下有四个仆妇,正然说:“你不要想不开,在你们家里,吃些个粗茶淡饭,穿些个粗布破衣。只要跟我们庄主,岂不享荣华富贵?我们劝你为好,你叫你女儿别哭了,抹点粉,我们庄主为你们不是一天的心机,你要把我们太岁爷招恼了,一阵乱棍,把你母女打死,谁来给你们报仇?莫说你们,就是这本地人,谁家姑娘媳妇长的好,太岁爷说抢就抢。本家找来,好情好理,还许给几十两银子。要不答应,就是一顿乱棍打死,往后花园子一埋。”这女子说:“我情愿死。活着跟我娘为人,死了一处做鬼。”雷鸣、陈亮听的明白。一拉柳瑞说:“跟我来。”三个人跳下去,亮出刀冲进屋中。吓得四个仆妇战战兢兢。柳瑞说:“你们谁要嚷,先杀谁。”仆妇说:“大太爷饶命不嚷。”柳瑞把这些细软金银,打了一个包袱,把两个仆妇的嘴堵上,叫这两个坚壮的仆妇,背起她母女来,跟了走。“你们要一嚷就杀!”仆妇只得点头答应。柳瑞说:“二位兄长,在此暗中少候。我先把她母女送回去,少时就来。”雷、陈点头,叫仆妇背了这母女,柳瑞拿着包裹后面跟着。开了后花园子角门,一直来到古芳阁。柳瑞上前叫门,阎文华正在心中盼想,听外面打门,出来一瞧,是柳瑞。柳瑞叫仆妇背进去放下。柳瑞说:“本来要把你们杀了。你两个人已背了一趟,就不杀你了。先把你两个拥上,口堵上,等我回头再放你们。”这才说:“阎文华,你赶紧带你妻子女儿逃命罢。这一包袱是细软金银,我再给你三十两银子,你们快走,我还要回去杀恶霸。”阎文华千恩万谢。柳瑞说:“你也不用谢。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他年相见,后会有期。”阎文华立刻带领家眷逃走。柳瑞复返回到吴家堡,找着雷鸣、陈亮。三个人复又哨探,来到一所院落,见北大厅五间,屋中灯光明亮,有八仙椅子,上手坐定一人,头戴青绸四楞巾,身穿大红缎箭袖袍,周身绣三蓝牡丹花,面如油粉,两道黑剑眉,一双环眼,押耳墨毫,一部钢髯,长得凶恶无比,手里拿着一把折扇,这个正是恶棍追魂太岁吴坤。他原先也是西川绿林人,因为发了一件邪财,自己来到这里隐蔽,仍然恶习不改。在外面交络官长,走动衙门,杀男掠女,无所不为。雷鸣、陈亮、柳瑞,今天在暗中一看,就知是恶棍。就听恶棍那里说:“孩子们,天有什么时光?”家人说:“不到三鼓。”正说着话,只见由外面进来一个恶奴说:“回禀太岁,外面来了你的一位故友。西川路的乾坤盗鼠华云龙,来拜你老人家。”吴坤一听说:“哎呀,华二弟来了!我正在想念他。孩子们,开庄门,待我前去迎接。”雷鸣等在房上听的明白。少时就见把华云龙让进来了。书中交代:华云龙自从古天山逃走,自己一想无地可投,有心回西川,西川没有窝子了。有心回玉山县,又怕杨明不能留他。自己悔恨当初做事不该狠毒,到如今只落得遍地仇人。华云龙此时坐如痴,立如呆,如同雷轰顶上时。饥不知,饱不知,如热锅上蚂蚁。自己信步往前走,忽然想起吴坤,听说在吴家堡很有声气。他打算来躲避,可以安身。启天不敢来,怕有人瞧见,故此晚上来找吴坤。叫家人往里一回禀,吴坤把他迎接进去,雷鸣、陈亮在房上一瞧,华云龙又黄又瘦,不似从前。吴坤把华云龙迎到屋中落座。吴坤说:“华二弟,从哪里来?”华云龙说:“一言难尽。你我兄弟,自西川分手,倏经几载。我在玉山县,有威镇八方杨明的引荐,交了几个朋友。现在皆因我逛临安,惹了祸,闹得无地可投。”吴坤说:“什么祸事?”华云龙就把秦相府偷盗玉揭凤冠,泰山楼杀人,乌竹庵强奸,如此如此一说。吴坤说:“你在我这里住着罢。就即使有人来拿你,都有我呢。现在你有一个知己的朋友发了财,你知道不知道?”华云龙说:“哪位?”吴坤说:“在西川坐地分赃的镇山豹田园本。现在曲州府大发财源。结交官长,走动衙门,手下人也多,财也厚,听说跟秦相府还结了亲。我知道跟你知己。”华云龙一听说:“我要找田大哥去。兄长可别多心。我到他那里住烦了,再到兄长这里来。现在我盘费缺乏。”吴坤说:“不要紧。孩儿们开库拿银子。”这个时节。雷鸣在房上一想:“趁此机会,可以拿华云龙。一则给众朋友报仇,二则交给济公,以完公事。”想罢才要伸手拿刀,捉拿滢贼。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玉白菜
后羿与嫦娥
毛驴和白马过河1
农夫和蛇的故事6
虞姬是刘邦安插在项羽身边的超级卧底吗
小白兔种萝卜的故事1
勇敢的小鸭子1
大乌龟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