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济公全传 >> 第九十三回 古天山华清风炼剑 铁佛寺济禅师救人

第九十三回 古天山华清风炼剑 铁佛寺济禅师救人

时间:2013/8/3 21:07:35  点击:2716 次
  话说华清风正要火烧陆通,济公赶到。书中交代,济公由古佛寺追走了华云龙,和尚复返回去。掏了三块药,把飞天火祖秦元亮、立地瘟神马兆熊、千里腿杨顺三个人的嫖伤治好。这三个人给济公行礼说:“多蒙师父救命之恩。未领教圣僧尊姓大名。”济公通了名姓。这三个人说:“师父搭救我等再生,我等铭感五中。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他年相见,后会有期,我等必要报答。”济公说:“你三个人去罢,我和尚还有事呢。”三个人干思万谢,告辞去了。和尚复又到庙内,把刘四放开,叫李刘氏跟他兄弟回家,妹弟二人谢了济公走了。和尚叫本地官人报官,将古佛寺入宫,另招住持僧人。济公这才回铁佛寺。来到寺里一看,众人正在埋怨和尚:“要不是和尚把大蟒赶走,大众虽花些钱,可以把臌症治好。这一来,病人多的很,没人治了。”济公在铁佛寺一听这话,说:“众位不必埋怨,我可以在这庙内舍圣水。有病的,只管来吃,吃了包好。”立刻派人挑了几十担水,倒了十大缸。和尚掏了十块药。放在水缸里。大众闻这水,有一阵清香。大众传出去,和尚会圣水。果然有睑症的,来此喝口水就好。不但治臌症,百病都得好,开化县的黎民没有不感激济公的。次日和尚说:“我可不能看着舍水,我还有事呢。”这才回到巡检司,叫四位班头把冯元志送到开化县。和尚来到开化县,知县郑元龙立刻迎接济公,进到书房,知县说:“多蒙圣僧给我地面除害,搭救黎民,本是实深感激。”和尚说:“那倒是小事。”知县说:“圣曾这是由哪里来,这个贼人,是怎么一段事?”和尚说:“这个贼人,是盗公文的。现在龙游县还有~个贼,叫小神飞徐沛,跟那个贼是一案。我带着这两个班头,杨国栋、尹士雄,就是龙游县的原办。求老爷办一角文书,派几个官人,把这个贼人解到龙游县去完案。”知县郑元龙点头应允。旁边贼人冯元志一听这话,心中一动。心说:“只要把我解了走,遍地是绿林的朋友,只要碰见,定可以把我救了。”他是心中的话,和尚答应了,说:“好东西。你心里倒想的不错。只要把你解了走,路上就有人夺了你去。我和尚更有主意。老爷,你叫人把黄土泥用水合了,把贼人的脑袋脸上都抹了,就给他留着眼睛、鼻子、嘴出气,少得有人认得他。”知县立刻办了一角文书,派了四个解差,同尹士雄、杨国栋把贼人解走。尹土雄、杨国栋谢了知县,又谢了济公,这才押解起来。和尚领柴、杜二位班头也告辞。知县送出衙门,和尚拱手作别。柴头说:“师父,你老人家由临安带我二人出来拿华云龙。今天也拿他,明天也拿他,到如今也没拿住。我们家中,上有老,下有小,指着这份差事度日子。这些日子,披霜带露出来,倒是拿他拿不了!”和尚说:“你两个人,不用着急。跟我走,准把华云龙拿住。”二位班头无奈,跟了和尚往前走。和尚说:“了不得了,我这身上的虱子太多了,咬的我实在难受。”说着话,和尚用手一掏,掏出~把虱子来。由前头掏了一把来,放在后身。由后掏出一把来,搁在前面。柴头说:“师父,还不把虱子捺了!还往身上放着,这有多脏!”和尚说:“你不知道,我给虱子搬搬家,它一不服水土就死了。”柴头说:“师父,别胡闹了,一个人身上的虱子,还不服水土?依我说,快捺了罢。”和尚说:“这虱子还得拿水饮饮它。”说着话,眼前有一道河,和尚噗鸣跳下河去。柴头就知道和尚又要走,说:“师父又要走啦?咱们哪里见?”和尚说:“咱们常山县见。”说完了,和尚一使验法,柴、杜二人瞧不见和尚了。两个人抱着怨恨,往前走了。和尚见他二人走了,由水内上来,一直够奔古天山来。正往前走,见眼前一个乞丐,扛着一个钱叉子。上写:“日吃千家饭,夜住古庙堂。不做犯法事,哪怕见君王。”和尚说:“你上哪里去要饭吃?”乞丐说:“我去给人家念喜。”和尚说:“咱两个人一同走罢。”乞丐说;“和尚,你去做什么?”和尚说:“我也给人家念喜歌去。”这乞丐一听,说:“人家办喜事,你是个和尚,一去人家准不愿意。”和尚说:“不要紧。和尚安口锅,也比在家差不多。”说着话,二人一同往前走。刚到古天山下,一瞧陆通正瞧着馒头自言自语。和尚说;“陆通,你还不瞧瞧去,你杨大哥在庙里被人害了。”陆通说:“真的吗?”和尚说:“真的。”陆通拿起英雄氅就跑。馒头滚了一场。和尚说:“朋友,你把馒头检了去罢。”乞丐一看说:“和尚你不要么?”和尚说:“我不要,你拿了吃去罢。”和尚叫这个要吃的来,所为怕是这些馒头糟踏了。在山下捺着,没人检,所以叫要饭的把馒头捡了走。和尚上山,刚到凌霄观,就听陆通那里嚷:“师父快来救我!”和尚说:“来了。”立刻用手一摸天灵盖,把佛光、灵光、金光三光闭住。和尚跳进去一看,华清风正要点火烧陆通。和尚说:“好杂毛老道,你无缘无故害人,待我来拿你。”华清风气得哇呀呀直嚷,说:“你是何人?”和尚说:“我乃西湖灵隐寺济额是也。你既是出家人,三清教的门徒,你就该戒杀、盗、滢、妄、酒。你无故要杀害性命,我和尚焉能容你。”华清风一听是济颠,老道眼睛一看,见和尚身量不高,体瘦不大,一脸的油泥,短头发有一寸多长。破僧衣短袖缺领,腰系绒绿,疙里疙瘩,槛楼不堪,原是一丐僧。华清风心里说:“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听说济颠乃是罗汉。要是罗汉,头上必有金光。要是带路金仙,头上必有白光。要是妖精,必有黑气。看他头上一无金光,二无白气,乃是凡夫俗子。”他焉知道和尚把三光按住。老道说:“济颠气死我也。”和尚说:“我气死你,你死罢。”老道说:“济颠,你这厮好大胆量,屡次欺我太甚。我徒弟张妙兴,在五仙山祥云观,被你给烧死。你又无故搅闹铁佛寺,常道友给我托梦,说你打去他五百年道行。你又把我徒弟姜天瑞的胡子给揪了去,羞臊他的睑面。你还要捉拿我侄儿华云龙。今天你还敢来管我的事。你岂不是飞蛾投火,自来送死。你要知事务,你跪下给山人磕头,叫我三声祖师爷,山人有好生之德,饶你不死。”和尚哈哈一笑说:“好老道,满口胡道。你跪下给我和尚磕头,叫我三声祖宗爷,我也不能饶你。”华清风一听,不由怒从心上起,气向服边生,举宝剑照定和尚劈头就剁。和尚一闪身,滴溜绕在老道身后,拧了老道一把。老道回头,用宝剑照和尚分心就扎,和尚闪身躲开,左手一晃,右手照定老道,就是一个嘴巴。老道气得哇呀呀直嚷。和尚身体灵便,拧一把,捏一把,摸一把,拉一把,老道的宝剑终到不了和尚的身上。老道真急了,身子往圈外一跳,说:“好济颠,你真是找死!休怨山人,待山人拿法宝取你,叫你知道祖师爷的厉害。”说着话,由兜囊掏出法宝,就往地下一洒,老道口中念念有词,用手一指说:“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展眼之际,只见平地忽起一阵怪风。怎见的?有赞为证:

  无形又无踪。卷杨花,西县东。江湖常把扁舟送。飘黄叶舞空。推白云,过山峰。园林乱摆,花枝片子,送你拿帘入户。银烛影招红。

  一阵狂风大作。和尚一看,有许多獐猫野鹿兔鹤狐群,直奔和尚而来。和尚用手一指,口念六字真言:“奄嘛呢叭咪哞。”这群野兽一道黄光,显出原形,都是纸的。老道一看,说:“好和尚,胆敢破我的法宝。”老道口中一念咒,用手捏剑一指,只见来了许多毒蛇怪蟒,要咬和尚。和尚哈哈一笑,用手一指,口念六字真言。这毒蛇怪蟒,一道黄光全化投了。老道见和尚连破了两种法宝,真急了,要下毒手。当时把柴火点着。老道用咒语一催,展眼烈焰飞腾,三昧真火把和尚围上。不知济公如何破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老橡树的最后一梦
青梅竹马女孩为什么不上“床”
周总理
李师师为何宁当妓女也不做皇妃
吕布戏貂蝉
梁山好汉排名倒数三将图,时迁成了潜规则的最大牺牲品
大乌龟1
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太监造反事件:皇帝含恨而死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