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济公全传 >> 第七十四回 施佛法戏耍豪杰 杨雷陈又遇淫贼

第七十四回 施佛法戏耍豪杰 杨雷陈又遇淫贼

时间:2013/8/3 18:42:16  点击:3327 次
  话说济公叫杨明、雷鸣、陈亮跟着往北走了不远。三位英雄一瞧,济公没有了。再一看,眼前树林子,华云龙同一个人在那里站着。三英雄一瞧,这人身长一丈,头加麦斗。头戴皂级色六瓣壮士巾,身穿县缎色箭袖饱,腰系丝驾带。单村袄,薄底靴子。面似黑锅底,粗眉大眼,直鼻阔口。扛着一条四楞缤铁锏。杨明细细一看,不是别人,就是绛丰县的原籍、姓陆名通。这个人天生的一条大汉。父早丧,母王氏。家中也是寒苦,全仗王老太太做针尚度日。陆通长到一十六岁,人情世故一概不懂。这天王老太太说:“儿呀,你也这么大了,肩不能挑担,手不能提篮。为娘的也老了,你有什么能为找饭吃?”陆通说:“不要紧,我找去。”说着话就出去了。少时陆通拿回二斤饼来,说;“娘呀,吃罢。”老太太一瞧,说:“你哪里拿来的?”陆通说:“我方才出去。见有一小子拿着饼。我过去打他一个嘴巴,把饼就抢来了。”老太太一听,说:“你这孩子,怎么这样浑!国有王法,律有明条。你在街上打抢,叫人家拿着,就了不得了!明天不准抢了。”陆通本是个浑人,出去抢惯了,不管是谁,瞧见了便抢。人都不敢惹他,因他天生来的力气大,再也打他不过。这天本地有一位吴孝廉,家里是财主,最好行善。开着许多的店铺。见陆通在他铺子门口抢东西,吴孝廉就问:“什么人?好大胆!竟敢白昼打抢。把他揪住,拿片于送在衙门里治罪!”旁有一位老者是好人,说:“吴大爷,你老人家不认得他。他叫陆通,是个浑人。他家中孤儿老母,没有养活。这个人虽然太浑,最孝母,抢了东西给他母亲吃。你老人家可以周济他,也是德行。”吴孝廉本是个善人。一听陆通是个孝子,人人可敬。叫陆通过来,说:“你姓什么?”陆通说:“我姓陆叫通。”孝廉说;“你别抢了。每天到德裕粮店取一吊钱,给你母子度日,好不好?”陆通说:“你一天给一吊钱,好小子!”吴孝廉一听,这倒不错。施舍一吊钱,落一个好小子,倒不错。知道陆通是个挥人,也不怪他。陆通就每天拿一吊钱,买了吃的,先给母亲吃,剩下的他全吃了。这天他吃完了饭,把家里一条铁棍,拿出山里去游玩。正赶上有二十一家猎户打围,赶下许多的獐猫野鹿。陆通瞧见,他过去拿棍全给打死,挑起来就走。众猎户赶到。大众说:“我们撒下围赶下来的野兽,黑汉你别给拿了走。”陆通说:“不许爷爷拿去,你们抢罢,谁抢了去是谁的。”猪户过来跟他动手,不是他的对手。大众无法,不要了。陆通把野兽挑着一卖。他不知值多少钱,给钱就卖。把钱拿回家去,就不上粮店要那一吊钱。天天到山里去打野兽,众猎人都不敢惹他。大众一商量说:“陆通天天搅咱们。咱们跟他商量,每天给他一吊钱,叫他帮咱们打猎,省得他抢我们。”这天又碰见陆通,跟他商量。一天给他一吊钱,叫他帮着打野兽,给众猎户分。陆通也愿意。一天拿一吊钱到家里,给老母买吃的。这天他老娘死了,陆通回来,他也不懂。见老娘在炕上躺着,也不说话。陆通就叫:“娘呀,吃饭罢。”街坊上过来一瞧,说:“你老娘死了!”陆通说:“什么叫死了?”街坊说:“死了,就不说话了,不吃东西啦。你买一口棺材埋了。不然,搁两天就臭了。”陆通说:“这叫做死了?也不说话,也不吃东西。买一口棺材埋去,不然搁两天就臭了。”街坊说:“对了。”陆通过去,把老娘背起来,往外就走。街坊说:“你上哪去?”陆通说;“上棺材铺,瞧哪口棺材好,搁里头就得了。”街坊说:“你真是个浑子!没有背着死尸满街跑的。你搁下,你去找猎户,叫他们买一口棺材埋了。”陆通答应,到猎户家去。大众问:“你做什么来了?”陆通说:“老娘死了,也不说话,也不吃东西了。买一口棺材埋了。要不然,过两天就臭了。我找你们给买棺材。”大众一想;“这倒不错,他是个孝子。”内中就有好人说:“这是好事,咱们大家凑着买一口棺材,把他老娘给理了。”陆通剩自己一个人,仍然帮众人打猎。一天要一吊钱,这二十一家猎户,都不愿意,又不敢不给他。这天内中有一个姓殷的,外号叫殷到底,说:“咱们每天给陆通一吊钱,冤不冤?”大众说:“没法子。”殷到底说:“你们众位每人交给我一吊钱,我能把他发出去。”大众说:“你能办的了,我们二十家,交你二十吊钱。”殷到底允了。大众给了他的钱。这天请陆通吃饭。陆通本是浑人,请吃就吃,股到底说:“陆通,你跟着我们这些猎户在一处,一天一吊钱,你也发不了财。你发财愿意不愿意?”陆通说:“怎么发财?”殷到底说:“你到常山县去,找南路镖头追云燕子黄云。你把他捉住,跟他要二百银子。就凭你这个脑袋,这个身量,他就有得给你,你算是人物字号。”陆通说:“我就去。”段到底说:“我给你两吊钱盘费,你拿了去。”陆通本是挥人,拿了棒锤认真,拿着两吊钱就起身。来到常山县,他不知道打听人要说句谦恭话。过去把过路的人一把揪住,这个人吓的不知道为什么。陆通说:“小子,你告诉我,追云燕子黄云在哪里住?”这人说:“就在这路北店里。”陆通说:“你要冤我,我把你脑袋砍下来。”挟着这人到店门首。那人说:“把我放开罢。就是这店里。”陆通这才把人家放开。那人瞧陆通这个样,也不敢惹他,自己竟自去了。陆通站在店门口,喊嚷:“姓黄的给银子!”追云燕子黄云,正在店里。听外面叫姓黄的给银子。黄云一想:“我并不欠人的银子。”自己来到外面一瞧,站着一个大汉,并不认识。黄云说:“你找谁呀?”陆通说:“我找姓黄的。”黄云说:“做什么?”陆通说:“要二百银子。”黄云说:“该你的?”陆通说:“不该。”黄云说:“你认识姓黄的么?”陆通说:“不认识。”黄云说:“你不认识,为什么找他要银子?”陆通说:“姓殷的叫我找姓黄的,要二百银子。说我就长了人物,立了字号。就凭我这个脑袋,这个身量,不给不行。”黄云一听,心中明白,知他是个浑人,必是有人叫他来的。黄云一想:“这个人倒很雄壮。莫如我把他支到杨明兄处,叫杨明兄长调理来。入在镖行里,倒是个膀臂。”想罢,说:“你进来。”陆通就跟着来里面。黄云问:“你姓什么?”陆通说:“我姓陆,叫通。你姓什么?”黄云说:“我姓黄。”陆通说:“你是黄云?给我二百银子。”黄云说:“你别忙,我告诉你一个人。你找他跟他要四百银,你去不去?”陆通说:“去。”黄云写了一封信,拿出十两银子说:“你到玉山县,去找威镇八方杨明。见了他,和他要四百两银子。”陆通答应,拿了书信银子出来。他不认得玉山县。要打探人,见了人问一声:“顺,站着!”吓的人家就跑。问了好多人,一顺就跑。陆通想出主意。见村头站着两个人说话,陆通绕在人家身后,伸手把那人脖子一捏。陆通说:“你小子别跑!”吓得旁边那人拔脚就跑。这个跑不了了,他问:“怎么了?”陆通说:“我问你上玉山县往哪里去?”这人说:“往北。”陆通一放手,把那人跌在地上,腿也折了。从此不敢再在外头蹉着。陆通他也这样问人,遇见坏人,明是往北说往南。遇见好人,才告诉他正道。走了八天,才到玉山县。好容易遇见好人,告诉他杨明的门口。陆通两天没吃饭,有银子也不知换钱。来到门口,用铁棍一打门。管家出来开门。问:“找谁?”陆通说:“你姓杨?”管家说:“是。”陆通说:“给我四百银子。”管家到里面回禀。杨明出来一瞧不认识,问:“找谁?”陆通说:“找姓杨的要四百银子。”杨明一愣,说:“你找姓杨的要银子,可该你的?”陆通说:“不该。”杨明说:“不该,要什么银子?”陆通说:“是保镖姓黄的叫我来的。”连十两银子一封书信,同拿出来,交给杨明。杨明拆书一看,心中这才明白。不知信上写着何话,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二十传 三百载 梁灭之 国乃改73
忘川河2
爱因斯坦
迨至隋 一土宇 不再传 失统绪71
曹操为何要杀死第一秘书杨修
出塞
中国第一“女宰相”私生活揭秘
隋炀帝不可公开的性怪癖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