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济公全传 >> 第二十一回 遭速报得长大头瓮 荐圣僧秦相请济公

第二十一回 遭速报得长大头瓮 荐圣僧秦相请济公

时间:2013/8/3 15:33:13  点击:2757 次
  话说赵斌抬头一看,见王兴夫妻在这里吊着,身受重伤,不由大吃一惊。书中交代:这一所花园,乃是秦丞相的二公子秦桓的花园。平日秦桓就不安本分,他倚仗着他父亲是当朝的宰相,他哥哥已死,就剩了他一个。他任意胡为,手下养活着许多的打手,时常在外面抢夺人家少妇幼女,抢了来就要霸占了。如其本家找来,他叫手下的打手一阵乱棍打死。到府县告去,衙门不敢接呈子,都知道他是宰相的公子。因此大家给他起了个绰号,叫迫命鬼。今天是他在花园内看书,看书也不瞧正书,也无非是滢书邪说,正瞧的是唐明皇信宠杨贵妃。瞧到得意之处,自己便乃拍案惊奇。旁边有管家秦玉,平常显得脸的人。说道;“公子爷为何这样喜悦?有何得意之处?”秦植说:“你不知道,怪不得唐诗有云,貌国夫人承主思,平明骑马入宫门,却嫌脂粉污颜色,谈扫峨眉朝至尊。这个杨贵妃果然是生的好。”秦玉道:“公子爷,是你亲自所见么?”秦桓说:“这奴才竟说浑蛋话。那是唐朝,此是宋朝,我如何能亲眼得见?”秦玉说;“目今有一个人,比杨贵妃生的好,真是天下少有,世上所无。我自出生以来,就瞧见这样一个美人,身材不高不矮,模样不疲不胖,眉毛眼睛,都是生得好看。秦桓本不是好人,一听此言,眼就直了,连忙说:“秦玉,你在哪瞧见的?”秦玉说:“咱们府门口有一个摆果摊的王兴,他家就住在木头市。那一天小人买了两张榆木椅子,想要雇一个人替我挑到我家去,偏巧没有相当人,我就上王兴家找他去了。一叫门,正赶上他的妻子出外。小人一见,果然长得是国色天香,天下少有,第一等美人。打那一天我瞧见,我就要告公子爷,只因未得其便。”秦桓道:“不行呀?好与不好,在王兴家里,还能算的是我的人吗?你可有什么主意?想法把美人给我弄来,我必定多赏你银子。”秦玉说:“公子要这个美人不难,你能花二百银子,奴才有一条妙计,保管今天美人到手。只要公子爷舍得赏我二百两银子,我就替你出个主意。”秦桓说:“去至帐房给拿。”二百银子到手,就在秦桓耳旁说道:“只须如此如此。”秦桓一听,哈哈大笑说:“你就去叫他去。”秦玉到了外面一瞧,见王兴正把果摊摆好,说:“王兴,公子爷呼我来叫你。”王兴赶忙托付看街的郭四照应果摊,跟着秦玉往里走。王兴笑嘻嘻,只打算是要卖几两银子,必是公子要什么好果子。来到花园里丹桂轩,一瞧迫命鬼秦植正在那廊子下坐着,两旁站着有几个家丁。王兴连忙过去行礼说:“公子爷呼唤小的来,有什么事情?”秦桓说:“王兴,你家里有什么人?你多大年纪?照实说。”王兴不知是什么一段事情,赶忙说:“公子爷要问,我家里就是小人,我母亲今年五十岁,我今年二十二岁,我妻子十九岁。家中就是三口子度日。”秦桓一听,这小子一阵狂笑,说:“王兴,我听说你女人长得不错,我给你二百银子,再娶一个,把你女人接来给我罢。”王兴一听此言,打了个冷战,心想:“我若一说不答应,必然一顿乱棍把我打死。”心中一忖度。王兴说:“公子爷在上,小人有下情上告。我娶妻并不为别的,为的服侍我老娘。待我老母死了,我把妻子送与公子爷,我也不敢领二百银子赏。”秦桓听王兴之言,正要说你去罢。那旁秦玉过来说:“公于爷,你休听他此话,明明是搪塞你,他母亲今年才五十岁,再活三十,他媳妇已五十岁了,岂不送了来养老吗?”秦桓一听勃然大怒道;“好一个狗头!你敢在你家公子爷面前搪塞,实在可恼,来!把他替我吊起来!”众恶奴就把王兴吊起来。秦植说:“秦玉,你有什么主意?把他女人给我诓来。我叫他看着跟他女人成亲。”秦玉这小子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到了外面,把跟他的三小子叫过来,交代了几句话,雇了一乘二人轿子,这个三爷跟着来到王兴的住家的门首。一叫门,王兴的母亲由里面出来,说:“什么人叫门?”这个三爷说:“老太太,你不认得我了。姓张,在秦相府花园子有二分小差事,跟我王大哥至相好。今天早起我王大哥刚摆上果摊,他摔了一个跟头,口吐白沫,不知人事。我等把他搭到花园子去,请个先生给瞧。先生说他的病太利害,要有他的亲近人在旁边看着,才给治病呢。我王大哥叫我来接我嫂嫂。”老太太说:“也好,我去看着。”那人说:“老太太,你老人家这样年纪,如到那里见事则迷。再者留下小妇女看家,尤不方便。”老太太一听此话甚为有理,到家中合儿媳吴氏一商议,那吴氏也是知三从四德之人,听说丈夫病了,心内乱了,忙换衣服说:“孩儿去看来。”到外面说了几句客气话,上了轿子,抬起来竟奔相府而来。到了花园之内,放下轿儿,把帘子一掀,吴氏看见上房廊檐之下,端坐一位公子,他丈夫王兴在旁绑着,吴氏不知所为何因。因那公子打扮的整齐,怎见得?有诗为证:但只见——

  头上戴,如意巾,绣带儿飘,羊脂玉,吐光豪。身披一件达子袍,团花朵朵金线统。粉底靴,足登着。看相貌,甚难眠,贲拉头,下巴梢,瓯口眼,双睛暴,伸看脖子似仙毫,活巴巴的一块料。愿当初,做成时节手执潮。

  吴氏看罢说:“公子,你是什么人?因何把我男人绑上了?”旁边家人说;“这是我公子,乃是秦相爷之子,还不过来叩头。”那吴氏尚未回言,只听秦植说:“娘子,你休要害怕。我本是一举两得,三全其美,不料王兴这个狗头反不愿意起来。我已久仰小娘子这一分芳容,真乃倾国倾城之貌。我想你跟着王兴,无非吃些粗茶淡饭,穿的粗布衣衫。我才把王兴叫进来跟他商酌,打算给他二百两银子,再娶一房。岂不是一举两得,三全其美?二百银子他再娶一个也使不了,又可以发点财,又省得你跟他受罪。把你接来服侍我,我也有一个得意的人。同他一商议,他倒好大的不愿意。因此我把他捆上。”吴氏一听此言,蛾眉倒竖,杏眼圆睁,说:“公子爷,依我之见,趁此把我夫妻放回,万事皆休。你乃是当朝宰相之子,宦门之后,家中姬妾满堂,何必与我等作对?公子理直行善积福修德,这件事要被御史言官知道,连尊大人都要被参。”王兴在那里也说:“公子爷,我在你府门口做买卖,没有得罪你老人家。你开恩把我夫妻放了罢!”秦桓听此言,反冲冲大怒,吩咐一干恶奴:“把他二人替我吊起来打!”手下人就把这小夫妻两个吊起来,用鞭子一怞,这夫妻是把心横了,就让他打死,也不想从他。这件事直到晚间,他只摆着酒喝着,又拷打二人,忽听东院相府闹鬼,手下人回报道:“公子爷快瞧瞧去罢。”秦桓一听,急忙吩咐家人:“前面提灯,快去看看。”家人也要去看闹鬼,众人一同走了,这里一个人也没有。王兴夫妻在此忍痛。王兴说:“娘子,你同我受这般委曲。”吴氏说:“该是我二人死在这里,但是死后再到阎王爷面前告他便了。”正说之间,外面来了一人。王兴睁眼一看,原来是探囊取物赵斌。王兴说:“哎呀,赵大哥救命罢!”赵斌见王兴夫妻周身是伤,走过去先把王兴由上面放下来,然后把吴氏放下来。赵斌伸手解王兴的绳扣,解不开。捆的太紧,正是着急。后面有一人抱住赵斌。赵斌要使脱袍式把那人捺个跟头,自己好逃走。那知道用尽平生之力,后面那人如泰山一般,把赵斌抱住不能转动。是这样的英雄,今天都会被获遭擒。不知究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水浒中被推向断头台的三个美少妇
青蛙王子4
1女巫扫帚排排坐
苏武牧羊
弟子规
萧观音是辽钦哀皇后
史上最风流的寡妇 死了十个老公还有人抢
奶牛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