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薛家将 >> 第六回 尽忠尽义三赴法场 排难解纷军师还朝

第六回 尽忠尽义三赴法场 排难解纷军师还朝

时间:2013/8/2 21:50:07  点击:3546 次
    秦怀玉在京城外大战周青,两个人假打假战二十几个回合,秦怀玉不是对手,拨马便走,周青大刀一晃代替军令,八镇军兵如潮水般扑向城关。秦怀玉赶紧吩咐掩门,扯起吊桥,落下千斤闸。

    秦怀玉到了金殿见皇上交旨。皇上见他满头大汗,盔歪甲斜,就知道不好:“怀玉,战场之事怎么样啊!”“陛下,臣罪该万死。那周青甚是厉害,臣不是对手,败回来了,请陛下发落。”“恕你无罪,站过一旁。众位爱卿,哪个愿为朕分忧解难?”问了几声,还是没人答应。李世民没法,便挨个点名,指定要罗通出马。扫北王没有办法,点兵带队出去会周青。假打假战二十个回合,败回来了。第三路,派尉迟宝林出去迎敌,十几个回合又大败而回。李世民心里一琢磨,恍然大悟。心里说,他们都是一家人,捏好了窝窝,耍我这个光杆皇帝,就想叫我折服。我只要说把薛仁贵放了,大概云彩就散了。李世民又一想,我妹子白死了,无缘无故就把薛仁贵放了,我这个皇上威信扫地,往后谁还能听我的?我宁愿江山不要,也不能做这糊涂事。怎么办呢?他低着脑袋想了半天,突然眼睛一亮,计上心头。“各位爱卿,既然你们都不能退兵,朕又不能出战,我有个主意,来人!传朕的旨意,从天牢之中把薛仁贵带来见我。”

    大伙一听就一愣,皇上什么意思,噢,要放薛仁贵,看来周青这一顿打,也打对了,这顿刀就算劈出理来了。人们心里头高兴。

    有人到天牢把薛仁贵提出来见皇上。薛仁贵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等来到偏殿一看,文武百官俱在。往上边一瞅,皇上在那儿坐着。薛礼的心酸甜苦辣,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赶紧双膝跪倒:“罪臣薛礼,参见陛下。”

    李世民往下看了看,心里头也不好受。再看薛仁贵,都脱了相了,就是把他放了,走在街上打对面,也认不出来是薛仁贵。当初多精神,看现在发髻蓬松,也显得老多了。李世民看了半天,这才说:“薛仁贵。”“罪臣在。”“朕且问你,你的把兄弟周青等人私离防地,兵围长安,你可知晓?”薛仁贵一愣:“陛下,罪臣坐在天牢,此事一字不知。”“也许你不知道。他们称兵造反,就是为的你薛仁贵。周青说得明白,朕要把你放了,他一笔勾销没有话说,要不放你,他们要闯进京城,一把火把长安化为焦土,还说什么要把朕的全家个个斩尽,人人诛绝。朕派将出战,俱都败回,你看此事应该怎么办呢?朕怀疑是你在狱中给他们私通书信,指示他们造反,对也不对?”薛仁贵连连叩头:“万岁,罪臣冤枉,我从来没给任何人写过一个字呀。”“那也可能。你看此事怎么办呢?你能不能给朕退兵?如果你是真心,觉着我对你不错,你口口声声说你是我大唐朝的忠臣,那我就命你捉拿周青等八人,你看怎样?”皇上眼睛盯着他。薛仁贵往上叩头:“罪臣遵旨。”“好,来呀,把刑具扯掉。”刑具扯掉了,薛仁贵从地下站起来。皇上又传旨:给他找来马匹和大戟。薛仁贵的意思犹犹豫豫,皇上看出来了:“薛仁贵,兵刃马匹我都给你了,你看着办。你要乐意推倒朕的江山,你随便。你见着周青他们八个人,你领头杀进来,你放心,朕脱袍让位。你看好不好?如果你不想这么做,打算跑,你也随便,现在你自由了。你爱怎么的就怎么的。你要觉着是忠臣,还乐意回来服法,那就更好了,你看着办吧。”“罪臣遵旨。”薛礼退下去了。别看李世民嘴那么说,也是不放心,让程咬金等文武百官陪着,登上东城楼亲自观战。他要看看怎么回事。

    单说薛仁贵,可没给他五千军兵,就给他二百人,其实这二百人也是监视薛仁贵的。薛礼心里明白,飞身上马,手里掌着方天画戟,仰面看看太空,眼泪就掉下来了。心里说:“我薛礼还有今天吗?我是活着呢,还是死了?我是人还是鬼?我的命怎么这样不好,思前想后,几十年的事情,像波涛一样在心中翻滚。老干爹为自己碰死了,八个兄弟又来了,官司还没有个了结,眼前该怎么办呢?”走着想着,已到城门。守城的放下吊桥,薛仁贵双脚一点飞虎-,战马长鸣一声,来到两军阵。二百军兵往左右一分,薛仁贵立马横朝,往对面观瞧。就见扑棱棱大旗飘摆,旗角下一字排开八员上将,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薛仁贵心里头一热,眼泪掉下来了。薛仁贵高声喊喝:“对面是周贤弟吗?”

    周青的眼珠子都急红了。刚才他跟那几个人都商量好了,今天救不出薛大哥来,咱们连夜攻城。说怎么干就怎么干,劫监反狱,先把金銮殿烧了。可是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薛礼能出阵。当城门一开,他们发现出来很少一部分人,左右一分,正中央有匹白龙马,马鞍鞒上端坐一人,身穿罪衣,下边是罪裙,发绺披散,手中端着大戟,他们没看出是薛仁贵。刚才说了,薛仁贵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折磨,都脱了相了,走到对面都认不出来。只有这么一张口,周青才听出来。“啊。”瞪着环眼仔细一看,不是我大哥是谁。再看周青,“-啷啷”,把锯齿飞镰刀往马下一扔,滚鞍跳下坐骑,撒脚如飞,“噔噔噔噔”,来到薛仁贵的马前,把薛仁贵的大腿抱住:“哥哥,小弟来迟了,哥哥你受苦了。”不但周青,那几个人全都滚鞍跳下坐骑,跑到薛仁贵的马前,呼啦全都跪倒在地。这叫什么?叫感情啊!他们这九个人当年一同投军,在战场上同生共死,互相支援,是刀枪林中滚出来的呀!西域平定之后,他们八人镇守边关,与薛礼就没再见过面。如今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大哥成了囚犯,能不伤心吗?周青哭罢多时,把眼泪擦了擦:“哥哥,你都变样了。我听说你遭了不白之冤,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别说你没有罪,就是有罪能怎么的?功大于过,死个公主,就死个王爷,能值几何?这混蛋皇上,龙颜无恩,转脸无情,非杀哥哥不可。”那几个人也说:“哥哥,你来得正好,干脆咱们反了得了。杀进城里您当皇上,我们保您坐天下。”薛仁贵把脸往下一沉:“兄弟们,你们是大错特错呀,别人不知道我薛仁贵,你们不知道吗?咱从来都没有反心哪,要有反心能从军入伍吗?这么些年的功劳,如果说一个反字,岂不前功尽弃。另外,兄弟们,你们身负重任,镇守边关,你知道什么时候敌军打来?私高防地,领兵进京,更是错误。为了我,你们值得吗?类似这样的话,往后不要再讲。”周青一听:“大哥,您这人太老实,太忠厚了,忠厚得简直有点窝囊。我们回来就为哥哥您。什么私离防地,什么外寇入侵,爱怎么的怎么的,这无道的昏君保他干什么?别的话你就别说了,干脆给我个快刀斩乱麻,你怎么办吧?”“周青贤弟,大哥落到这步田地,我问你们一句话:哥哥说话,你们还听不听?”“听。哥哥你就讲吧。”“要拿哥哥还当个人,还能听我的话,你们干脆放兵刃,跟我赶进城中前去见驾,该什么罪,你们领什么罪。能不能行?”“这这——!”八个人愣住了。没想到薛仁贵能说出这话来。周青一扑棱脑袋:“哥哥,那我们不等于自投罗网吗?要落到昏君手里还能好得了吗?”“对。贤弟呀,我们尽忠就要尽到底,决不能反悔。你们跟我进城见皇上,才证明你们没有反心;另外,知错必改乃为俊杰,才能洗刷你们这一段的耻辱。不然的话,就是千古的罪人哪。另外哥哥跟你们说,我薛仁贵宁愿掉脑袋,也保住这个忠字,决不能落下反臣之名。你们要是我的好兄弟,就陪伴我到底,我想皇上决不能怪罪你们,如果将你们官复原职,既往不咎,你们赶快回太原,不要管我了。这才是我的好兄弟,如果你们不听,你来看——!”薛仁贵说到这儿,把掌中大戟颤三颤,摇三摇,一转个,把戟尖对准自己的前心:“周青你们看见没有,我一使劲,就死在你们面前。”

    这哥儿八个傻眼了。周青想了想:“好吧,哥哥,谁叫咱是好朋友呢,我有一百个不乐意,也得听哥哥你的,就是陪你掉脑袋,我死而无怨。你们哥儿七个说呢?”“我们也是这样。”“那我们就进城吧。”八位总兵把军队留在城外,放下兵刃,薛仁贵命人把八人捆了,赶奔城里去见皇上。薛仁贵想着把他们交给皇上,认个错,皇上也不可能怪罪,让他们八人返回太原也就完事了。实则不然。李世民一听周青等八人伏法了,精神马上又来了,当时升殿,吩咐带薛仁贵、周青等九人上殿。周青等来到殿上,给皇上磕头已毕,李世民厉声问道:“周青!”“罪臣在。”“你们几个因何称兵谋反,攻打京城?”“万岁,臣不隐瞒,是这么回事。听说我薛大哥遭人陷害,要掉脑袋,为了解救他,我们才领兵到此。”“-,你是国家的命宫,堂堂的总兵。朕相信你等,才让你等掌握兵权。现在一无旨意宣召,二无元帅令箭,竟敢引兵带队,私离防地,该当何罪?尔等不以君臣为重,为一个薛仁贵便起兵造反,国法何在?”“陛下,臣是一个粗人,只知道薛仁贵不会犯法,我这才领兵到此,为的是救他出狱,只要您把他放了,我们还为国守边,疆场效力;要说我等想推翻您的江山,并没那个意思,薛大哥让我们受绑,这不是都来了吗?您就看着办吧。您要能放了薛仁贵,我们感恩不尽,您要想杀我们,就随便吧。”那七个人也跟着喊:“万岁,您随便吧。”

    李世民气得直翻白眼:“金殿之上竟敢如此无理,吵吵嚷嚷,目无君王。冯世刚!”“臣在。”“你是掌法的官员,朕且问你,这私离防地,引兵谋反,有意弑君,该当何罪?”“启奏陛下,大逆不道,为不赦之罪。”“怎么处置?”“按法应该凌迟处死,户灭九族。”“周青,你们听见了吗?你们犯下不赦之罪,应当凌迟处死,户灭九族。朕念你等当年有功,而且也相信你们是为了薛仁贵,不是真心谋反,朕法外开恩,将尔等法场问斩,家属不究,尔等有何话说?”“没什么说的,您随便吧!”“好,把他们九个统统绑赴午门,开刀问斩!”

    薛仁贵、周青等人被推到了法场。周青摇头顿足,看看薛仁贵:“大哥,怎么样?我就知道李世民变了。我要不扔兵刃,不伏法,您就得生气,结果我们自投罗网,这一下可别想活了。”薛显图说:“你也别埋怨薛大哥,他也是一片好心,谁知道皇上能变成这样?再说咱陪着薛大哥一块儿死,也实现了咱结拜时的誓言,有什么不好?”众人也说:“对,没什么可说的。”薛仁贵听见他们的对话,心如刀割,觉得对不起他们,但是又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安慰大家,只好低头不语。李世民这会儿也不再听追魂炮了,马上传旨,立即斩首。

    再说文武百官,一个个急得团团转。程咬金一看,这是彻底完了,薛仁贵命该如此,还搭上八个总兵,这可怎么办呢?正在这紧要关头,忽然听到街上有人喊:“军师还朝——军师还朝——”紧跟着就听见铜锣开道的声音:哐!哐哐哐!嗒嗒嗒嗒,一阵马蹄声,把法场给震动了。文武百官呼啦往两旁一闪,定睛瞧看,就见从大街上赶奔午门来了一支队伍,在前面有二百匹对子马,对子马的后面是八班人役,亲兵卫队,正中央有、乘八抬大轿,轿帘撩着,往里一看,真真切切,来者非是别人,正是英国公、镇国军师徐懋功,当时人们就乐开了花。盼星星,盼月亮,把军师给盼回来了。程咬金一看,眼泪都落下来了,老头子就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像个小孩似地,伸开两只大手,噔噔噔,一直跑到徐军师的轿前,一伸手,把徐懋功的前心给抓住了。“老哥呃,你怎么才回来。”他这一高兴不要紧,把徐军师从大轿里给揪出来了,像夹小孩似地夹到外面了。徐军师六七十岁的人了,架得住这一夹吗?“哎呀,四弟撒手,四弟撒手。哥哥我受不了!”“哦——”程咬金把徐军师轻轻地放下了,这才给三哥磕头。文武百官围了过来,给徐军师见礼。

    书中暗表。徐军师奉旨到河南一带赈济灾民,安抚流亡,突然接到了程咬金的告急文书,知道京城发生了变故,不由大吃一惊,本想立即还朝,偏巧黄河决堤,淹没不少村庄,无数难民流离失所。军师心中着急,这里又放不下,一边派人进京打探,一边安排治河之事,因此回来晚了一点,不过流星探马一天数报,他对京城的事情洞察甚详,途中已想好了解决的办法,这就是徐懋功高人之处。

    程咬金抱住他把京里的事一讲,徐军师摆了摆手:“四弟弟,愚兄全都知道。”“是吗?都说你能掐会算,你都算出来了。”“四弟,不要大惊小怪,薛仁贵他死不了。”“是吗?三哥呀,我再给你说点事,大老黑尉迟恭为救薛礼,一头碰死在紫禁城,太惨了。三哥,你别把这牛吹得太大了,到时候救不了,我看你怎么办。”“我想不会。各位大人都不必惊慌,容我到法场观看。”说着,徐军师在众人的前呼后拥之下,来到断头台。

    程咬金就喊:“仁贵呀,周青,李庆先,李庆洪,你们九个人把头抬起来,救命星来啦,你们死不了啦!”

    薛仁贵把发绺往后一甩,一看是徐军师。他对徐军师既尊敬,又亲近,一看徐军师出现在眼前,薛礼也觉着有了希望了,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下来了:“军师——”“仁贵呀,不必难过,在路上我就听说了,光听说还不行,你把经过如实地给我讲一遍,究竟是怎么回事,一不准扩大,二不准缩小,三不准隐讳,是就是是,非就是非。”薛仁贵抹掉了眼泪,就把进京的前后经过说了一遍。徐军师点点头,又问周青:“你们几个人是怎么回事?”

    周青把大嘴一咧:“军师,我们造反了,皇上一怒之下要杀我们,我们就为了救我薛大哥。”“罢了罢了,你们九个人都不必惊慌,容我赶奔八宝金殿面见天子,一定想方设法救你们不死。”

    徐军师说完了转身要走,被程咬金一把给拦住了:“三哥你等等,都说你最细心,我看你有时候也粗。我问你,你转身一走,倘若皇上传下圣旨,嘁哩喀喳脑袋都掉了,你保什么本?咱得保险点儿,你有没有胆,干脆你就传话把这九个人放了就得了。”“嗳,四弟,你我这大年纪,怎么净说孩子话哩。天大地大君王为大,皇上不传旨,我们随便放人,这就是造反,懂吗?目无君主犯不赦之罪呀。”“三哥,你老讲大道理谁受得了啊,你要这么讲,你还真讲不过皇上。你不知道哇,他现在是抱着橛子拉屎,蹬上劲了,六亲不认。三哥,你真得有点防备。”“是吗?”徐军师点点头,“四弟你等着,我已派人回我的府里取一件东西,一会儿就能送来。”正说着话,就见一匹快马如飞似箭,“嗒嗒嗒嗒,吁——”马鞍鞒上,下来两名亲兵,手里捧着个包袱,大步流星来到徐军师面前。“回军师,您所用之物我们请来了。”“拿过来。”再看徐军师,往旁边一闪,对这个包袱是毕恭毕敬,拿过来面南背北,把它摆好了,大拜了几拜。文武百官一看,这是什么毛病,对包袱磕什么头哩。一瞅军师,满面严肃,磕完了头,施完了礼,把包袱往空中一举,又拜了三拜,然后把它打开,众人才看明白,闹了半天是一领龙袍。这领龙袍是明黄色的,上面能工巧匠绣了九条金龙。这袍子究竟哪儿来的,大伙不明白,就见徐军师把这领龙袍请出来,轻轻地往薛仁贵身上一披。这回多好,薛仁贵身穿罪衣罪裙,外边披一件龙袍,看着真叫人可笑。

    程咬金一看,问道:“三哥,这是怎么回事,你从哪儿弄这么个袍子,你给他披这个是什么意思?”“唉,四弟将来你就明白了。就这领龙袍,我往薛仁贵身上一披,我看他们哪个敢杀,哪个敢动,就包括当今天子在内,我看他敢杀还是不敢杀。”“是吗?这袍子有这么大用处,怎么连皇上都不敢杀呀?”徐军师说:“现在没时间给你解释,将来你就清楚了。”原来这领龙袍是唐高祖李渊登基大典时穿的,以后再没用过。后来李渊脱袍让位,传位李世民,在他临死前把李世民和徐懋功都叫进内宫,当面告诫李世民,以后军国大事要多征求军师的意见,并把这领龙袍赐于徐懋功。李世民和徐懋功一道征战多年,对他本来就十分敬重,又有高皇帝的遗言,徐军师的身份就更高了。但他是个有教养的人,平时把龙袍供在府中,从未动用,今天是第一次。他把龙袍披在薛仁贵身上,这才赶奔八宝金殿。

    朝房内众大臣正在愁眉苦脸,一听说军师还朝,霎时间精神大振,人人眉头舒展。军师来到殿外,众人无不投以希望的目光。殿头官一启奏英国公见驾,李世民又惊又喜,他也希望徐军师早日还朝,帮助他料理朝政。皇上一边传旨宣军师上殿,一边起身离坐降阶相迎。徐懋功赶紧跪倒给皇上见礼。李世民拉着徐军师的手走上八宝金殿,皇上归坐,给军师赐坐。徐懋功坐在龙书案旁,眯缝着眼睛,捋着胡须,稳如泰山。程咬金众人站在他背后。皇上问道:“请问军师,河南灾情怎么样了?”“我主放心,一切都治理好了。”“多亏军师,要换个旁人,岂能立此大功。这么大年纪,也够辛苦的了,这次还朝,要好好休息才是。”“臣谢恩。万岁,刚才我路过午门,看见刑场上绑着几个人,其中还有薛仁贵,不知这薛礼身犯何律?万岁因何将他问斩?”“唉,要说这话真是太气人了,是这么这么回事。”书不重叙,李世民又把经过讲了一遍。

    徐军师听完后笑着问道:“陛下,您就认为薛仁贵真干了这个事吗?”“军师,人证、物证、口供俱在,还能假得了吗?”“陛下,您哪儿料得都对,但有一处您没有料到。臣认为薛仁贵是为人所害,其中必有隐情。”“军师,此话怎讲?”“万岁请听。成亲王是您皇叔,他与薛仁贵无冤无仇,这事不假。但您想到没有,成亲王的九王妃张美人她是何人?她是张士贵的女儿呀,那张士贵蒙君作弊,为国挡贤,陷害薛礼十多年,最后被万岁知道了真情,将张士贵全家一百多口全部抄斩,惟独张美人被成亲王保下来了,她能不恨薛礼吗?她会不会在成亲王面前煽动是非,陷害薛礼,为她们张家报仇?”“嗯,军师所言有理。不过,猜测不能当事实啊,万一张美人奉公守法,与此案无关,我们又无凭据,岂能血口喷人?”“万岁说的也对,臣只是这么分析。另外,万岁您与薛礼相处已经多年,您可记得当年打下楼兰关,您一时高兴,挑选美女十名,奖赏薛礼,被薛礼拒绝了。从这事可以看出,薛礼并非酒色之徒,他又怎能变化如此之大?平日与翠云公主素不相识,一见面就强行无礼,谁会相信呀!因此,臣认为这里边定有隐情。”“依军师之见,薛仁贵是不该杀了?”“对呀,您是不该杀他。况且早在五年之前,您就亲笔为薛礼写下赦旨,金口玉言,怎好更改?臣认为,慢说薛礼一案尚未弄清,即便他真犯死罪,您也不该杀他。”“军师,此话从何说起?孤什么时候赦他无罪?”“万岁,您可记得薛礼楼兰城救驾?”“朕怎会忘记,不过这赦旨——”“陛下想不起来了,请看这个。”徐懋功说着话,从怀中拿出个檀木盒来,接着掏出一把金钥匙,打开金锁,从盒里取出一件东西。李世民、程咬金等人都伸着脖子,屏着呼吸,瞪着眼睛观瞧,不知军师在变什么戏法。只见他把手中之物-地一展,原来是一道皇王圣旨,徐懋功递在龙书案上:“陛下请看,这道圣旨是陛下亲笔所写,还是巨的伪造?”李世民一看僵那儿了,正是自己亲笔所写,主要是:不论薛礼以后身犯何罪,一概赦免。下面有签名、日期,盖有皇王御印。

    书中代言:这个赦旨确实是李世民的亲笔。当年与西域开仗,李世民君臣被困楼兰城,几乎被敌军捉去,在这危急关头,薛仁贵单人独骑杀入重围,救出了皇上。后来在庆功宴上,李世民想起此事还十分感动,就对军师说:“薛仁贵的功劳太大了,朕终生难忘。”徐军师就说:“万岁呀,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现在薛仁贵救驾,大退敌兵,为国家立了功,您看着他怎么都顺眼,怎么都对,将来要有个不好,怎么办?您给我个答复。”李世民一高兴,就说:“军师,还有什么不好,薛仁贵立了这么大的功劳,这是忠臣,朕要封他王位,子孙后代世袭罔替。”“万岁,假若以后薛礼犯了罪怎么办?”“慢说他不会犯罪,就是犯了罪,朕一概赦免。”“君无戏言,万岁您说话可不能更改呀。”“哎,我愿立字为证。”李世民说到这儿,-,把龙袍一翻个,把龙袍的里子撕下一块,提笔刷刷点点,就写了这么道圣旨,挺高兴地把玉玺盖上了,然后交给徐懋功。这件事李世民早就忘了,徐军师是有心人,把这道圣旨好好地保存起来了。现在把圣旨往龙书案上一铺,你说什么吧!李世民是张口结舌呀。

    “哈哈哈,万岁,您说话算数不?五年前您就赦免他无罪了,当然,也不能强人所难,说薛仁贵干出这样道事,还得饶他,于情理也交待不下去,臣也没那个意思。我只要求万岁说话算数,大丈夫生在天地之间,无信而不立,当一个普通人说话没信用,威信扫地,没人理你,当一个君主说话没信用,就会国破家亡,您说话得算数,这是一;二,我要求陛下容期缓限,重新审理此案,究竟谁是谁非把它查清了,咱也别冤枉了好人,也别放过歹人。万岁,您可愿意吗?”徐懋功这么说话,李世民没词儿了。

    “这,军师,此案还要重新审问?”“对,决不能草菅人命。”“军师,你看何人审问合适?”“陛下,如果您相信的话,臣愿意领旨,我亲自审问此案。”“太好了。军师,我怕你年纪大,太累了。”“没关系。为国尽忠,是我应尽职责,而且我也愿问此案。”

    皇上马上传旨,命徐军师全权处理此案。但是徐懋功要求:“陛下,叫我审问得有个条件,不能分什么皇亲哪,外臣哪,这不行,案子都有原告有被告,我要审,是原告被告一齐审。不管是谁,我叫谁上堂谁就得上堂,他要咆哮公堂,我就得打他,这个权力我得有。”皇上点头:“你是全权大臣,你就看着办吧,不管是谁,圣旨传下,不能更改。”

    徐懋功接旨在手,马上站起身形,当着文武百官宣布:“来呀!把罪犯薛仁贵、周青等九人,马上松绑,降入天牢。成亲王何在?”李道宗也在旁边,一看他侄子答应了,把圣旨给了徐懋功,李道宗就一哆嗦,一听说这案子还要重新审理,心里就凉了半截了。徐军师一叫他的名字,李道宗没有办法,这才过来:“军师。”“现在你放下王爷的架子,你也在受审之内。不准再回成亲王府,马上让人给你准备东西,赶奔天牢。”“这,万岁,这……”李世民一看,把我皇叔给押起来了,但这个权力给了徐懋功了,不能再收回来呀,只好低头不语。

    军师命人把成亲王的行李、应用之物取来,把他暂时押进天牢,并且传令,派卫队把成亲王府包围起来,禁止与外界接触。另外,原来审问此案的三法司正堂冯世刚,暂时革职留用,软禁起来,听候传讯。

    徐懋功在这三天当中,按现在的话说,经过内查外调,在了解情况的基础上,又把许多情况进行了落实,而且秘密地传了一道命令,把张美人和成亲王府的总管、太监张仁,秘密逮捕,投入三法司。徐懋功是铁面无私啊!就在这一天的晚上,徐军师亲自升堂审讯,正中央供着圣旨,两旁边摆着刑具,把张美人给提上来了。这可是个关键。你问成亲王不好问,问张美人就好问,这就叫官断十条路,这条路走不通就走那条道。

    张美人现在是堂堂的王妃夫人,而且这个王是国家的太上皇,她跟一国的小娘娘一样,吃尽穿绝,娇生惯养,多咱打过官司,上三法司这是头一次。等她往大堂上一走,往两旁看了看,吓得她魂不附体,两条腿哆嗦成一个了。什么原因,她心里有鬼呀,她没想到能把她提溜来。她往正堂上一看,徐军师身着便装,面沉似水,二目放光,胡须散满前胸,再加上大堂的威势,真亚如五殿阎罗一般。张美人腿一软就跪下了。

    “参见军师。”“下跪何人?”“张美人。”“噢。我且问你,张士贵是你什么人?”“那是我爹。”“你别害怕,不必紧张,本军师奉旨审理此案,谁是谁非必须审清查明。你要没罪,决不冤枉你,问完之后派人把你送回王府,明白吗?”“我懂。”“懂就好。但是得说真的。要说实话,一笔勾销没有话讲,要说瞎话,胡弄本大臣,你可要皮肉受苦,懂吗?”“我懂。”“那你就说说吧,你们究竟用什么办法,用什么主意,陷害的平西王,说。”徐军师说话声不大,当差的声可大:“说呀!快讲,快招!”连跺脚带拍桌子。

    张美人吓得忙说:“是,我说,回军师的话,我虽然贵为王妃,宫里的事是概不过问。你要问我这件事情究竟是为什么,我是一字不知,半字不晓。”“哦?一点都不知道?”“我不清楚。闹事的那一天,我正在宫里闲坐,就听门外又哭又喊,吓得我心里直跳,带着官娥彩女出去一看,说翠云宫出事了,当我赶到翠云宫,就见翠云公主已死多时,花红脑子流了满地。再往床上一看,平西王醉得跟泥人一样,在那儿躺着,我们王爷急得又跺脚又哭,外边乱作一团,我就知道这些。之后,我听说皇上率领值班大臣前去验尸,以后又把薛仁贵交给三法司,薛仁贵招供了他怎么吃酒带醉、因奸不允,逼死的公主。我就知道这些,别的我全不知道。”

    徐懋功一看,这个女人有主意,害怕是害怕,但是你叫她说实话,不那么容易,这也在自己预料之中。徐军师心说:我指挥千军万马都如同儿戏,我要从你嘴里都问不出实话,我还叫什么军师!徐懋功他要定巧计审问真情。
 

 
分享到:
成吉思汗不可告人的秘密:行房时被咬掉生殖器
吴三桂令儿媳守寡三十年隐情
小灰兔的智慧1
狼和七只小山羊
幼儿园的故事
江南逢李龟年·歧王宅里寻常见 (唐)杜甫
猫和老鼠合伙1
小青蛙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