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七剑十三侠 >> 第一百三十七回 赶路程二义士御风 具杯酒两盟嫂设馔

第一百三十七回 赶路程二义士御风 具杯酒两盟嫂设馔

时间:2013/7/31 17:17:27  点击:2932 次
   话说狄洪道、焦大鹏二人下得酒楼,便望狄洪道说道:“贤弟,今日天色尚早,愚兄与贤弟尚可趱赶一程,贤弟尚不畏辛苦么?”狄洪道道:“小弟却不畏辛苦,但虑前途无止宿之所,那就大不便了。”焦大鹏道:“这怕什么。随着愚兄前行,还怕没有止宿之处么?”狄洪道听说,也就答应,即刻与焦大鹏起程。那知焦大鹏行走如飞,狄洪道万赶不上。焦大鹏是个脱胎之人,又兼他剑术高超,狄洪道怎能比得?

  焦大鹏见狄洪道不良于行,也知道他断赶不上自己,因立住脚向狄洪道说道:“贤弟,你走得太慢,何不赶快儿走呢?”狄洪道道:“小弟已是赶得上气不接下气,两条腿一些不敢停留。兄长不说自己走得太快,偏说小弟太慢,未免不近人情,不知小弟的艰苦了。”焦大鹏笑道:“愚兄也知贤弟赶不及,前言特有以戏之耳。贤弟不必作恼,愚兄当思良法,使贤弟既不费力,又跟得上愚兄,而又使贤弟不走一步何如呢?”狄洪道道:“兄长勿自取笑,天下岂有不走一步,便能登山涉水、趱赶路程的道理?”焦大鹏道:“贤弟不必疑惑,姑且试之,以验愚兄之言何如?”狄洪道道:“兄长虽如此说,小弟终不敢相信。”焦大鹏道:“你且过来,伏在愚兄背上。愚兄若教你闭目,你切切不可睁开;等我教你睁开,那就到了安息之处了。”狄洪道道;“兄长,这不是又来取笑吗?小弟偌大年纪,又不是个小孩子,怎能劳兄长背我?就使兄长不弃,小弟在背上一伏,兄长便多一累赘,还能行走如飞吗?那可不是要快,倒反更慢么?兄长不要取笑罢!”焦大鹏正色道:“贤弟,你勿要噜嗦疑惑,尽管伏上背来。愚兄若无神通,也不敢令贤弟如此。”狄洪道见他正色相告,心中暗想:“或者他有此膂力,有此神通,且姑试之。设若不然,再作计议也可。”于是就将两只手伏在焦大鹏两肩,然后将两只脚盘绕到焦大鹏前腹。只听焦大鹏说道:“就如此好了。”又道:“贤弟快闭眼罢!”狄洪道不敢怠慢,即将双眼一闭,耳畔只听呼呼风响,真是行走如飞,却也不敢睁眼下望,一任他登山涉水,只牢牢抱定焦大鹏的肩头。

  约走了有两三个时辰,耳畔住了风声,正在疑惑,暗自笑道:“难道不走了么?”还不敢睁眼。只听焦大鹏一声招呼道:“贤弟,你睁眼罢了,到了。”狄洪道才将双眼睁开,望下一望,见在一所屋内,着实羡道:“兄长如此神通,那得不令小弟佩服倒地!”

  正自说着,忽见后面走出两个妇人,齐声喊道:“叔叔久违了,叔叔可好么?愚嫂这旁万福了。”狄洪道一见,却原来是焦大鹏的妻子孙大娘、王凤姑二人。狄洪道当下也就一面答礼,一面说道:“嫂嫂安好?小弟托庇,不过是平庸罢了。今日小弟却有累兄长,背走了不知多少路。兄长的神通,小弟真是倒头百拜!”王凤姑道:“这是他的惯技,也不算什么。”孙大娘道:“叔叔还不知道,他平时没有事,便出去各处游玩,说不定一日尽管走三四千里,也不知道这腿劲从那里来的。”焦大鹏道:“你们那里知道?我本来善走,从前一日可走三四百里。自从傀儡老师传授了我御风的法了,我便可以乘风而行了,走来毫不费力,但凭着风而行,所以每日可行三四千里。不然,如遇大江大海,又怎么能过去呢?”狄洪道道:“原来兄长有此神术,所以走得这般快。”

  当下又向王凤姑、孙大娘说道;“闻得兄长说及二位嫂嫂已生有两个侄儿,请嫂嫂抱出来,与小弟见见。”王凤姑道:“丑小孩子,要讨叔叔见笑呢。”孙大娘道:“不管他丑不丑,好在叔叔是自家人,又怕什么见笑?但是初见面,叔叔曾带得什么见面仪儿,来与两个小孩子呢?”狄洪道道:“这是有的,不过菲些罢了。”焦大鹏道:“你们也太老实了,人家还不曾见着小孩子,就要人家见面礼。幸狄贤弟是自家人,若是别人,岂不被人家笑话?”王凤姑道:“正为叔叔是自家人,不然我们也不说这话了。”

  说着,二人走入后面,不一刻各人抱一个小孩子出来,向狄洪道说道:“狄叔叔在上,侄儿见礼了。”说着,抱了小孩子点了两点头。狄洪道便走过来抚摩一回,只见一个面目恰似焦大鹏,那一个酷似王凤姑。因道:“这两个侄儿倒也罢了,一个像父,一个像母,真是可爱之至!”又问道:“那个大些呢?”王凤姑指着自己的说道:“这一个大一个月,是去年正月廿四生的。”又指孙大娘抱着的那个道:“他是二月廿五生的。”狄洪道又问:“这两个叫什么名字呢?”王凤姑道:“我这个唤世昌。”孙大娘接着道:“他唤世荣,侞名唤寿儿。”王凤姑道:“他侞名唤喜儿。”狄洪道便望焦大鹏道:“兄长真好福,有此两个侄儿,后半世也可享福了。”焦大鹏道:“说什么享福不享福,不过因‘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有此两个小畜生,可以告父母于无罪罢了。”狄洪道此时便在腰间摸出两锭银子,每锭约五两重光景,喜儿、寿儿各给一锭,说道:“此不过些须薄物,聊为两性添寿,随后再补便了。”王凤姑、孙大娘齐道:“我等不过是句笑话,难道真要叔叔的见面仪么?”焦大鹏道:“都是你们说,人家未曾见着小孩子,你们就向人家讨,现在人家拿出来给小孩子,你们又说是取笑,当真要见面仪么,这不是都由你们说么?在我看来,在先既托老实,向人家讨,此时人家给小孩子,爽性老实到底收下来,不要学这两张婆婆妈妈的嘴了。”王凤姑、孙大娘听说,齐笑道:“既这么说,就多谢叔叔厚赐了。”又将两个小孩子抱过来给狄洪道,拜谢了一回,然后才把小孩子送进去,便到厨房内做饭。

  一会儿,将饭做好,拿出两副杯著,在堂前桌上东西摆定,又复进去取出两壶酒来,接着搬了五六样菜,一齐摆在桌上。焦大鹏邀狄洪道西向坐定,自己东向相陪,二人便对饮起来。王凤姑、孙大娘在旁说道:“我等不知叔叔惠临,匆忙间也不曾备得一两件菜,多多简慢,只好请多用两杯酒罢!”狄洪道谢道:“有累嫂嫂费事,实在过意不去。”焦大鹏道:“我看你们都不要说客气话。没菜已经没菜,说了这闲话,还是就算好菜不成?费事已经费事,说了这话,还是就不费事不成?”说得狄洪道及王凤姑、孙大娘皆大笑起来。王凤姑、孙大娘又带笑说道:“总像你一句客气话儿都不会说,只知道有酒吃酒,有菜吃菜,吃过了高起兴来,便出去溜腿劲,动辄走三四千里;只要人家说你走得快,你便得意非常。”焦大鹏道:“天下事总要心口相应。我看现在世上的人,皆是嘴里说得如花如锦,叫人耐听,其实心里不是如此。就如你们,今日做了这两件出来,在你们心里已觉得很费事,很过得去,嘴里偏说是没有菜,很简慢,这就是心口不相应。狄贤弟心里未尝不以这两件菜不好,又实在太菲,且明知你们并不曾费事,偏要说你们费事,他自过意不去,对不起你们两人,也算是心口不相应。在我看来,嘴上又何必说得好听呢?”

  王凤姑、孙大娘、狄洪道三人听了这番话,复又大笑起来。狄洪道当下又道:“焦大哥,小弟有一句话,倒要驳你:你说小弟心口不相应,两位嫂嫂心口不相应,我们的口,姑作隐藏不起来,难道你看得见我们的心么?倒要请教请教,我的心倒底是什么样儿?还得大哥演说一遍,方使我们佩服。不然又何以知道我们是心口不相应呢?”王凤姑在旁说道:“狄叔叔,你这句话说得真痛快!偏要问他,我们的心是个什么样儿。”焦大鹏道:“你们的心我皆看见,都是外面光明,其实中间皆是空的;而且你们两人,不但空,还有些黑点子,我这话可说得对么?”当下王凤姑将焦大鹏啐了一口道:“我看你不要嚼舌头了,只管饮酒吃饱了饭,好与狄叔叔安歇一宵,赶紧到吉安去罢。”不知焦大鹏尚说出什么来,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芙蓉楼送辛渐
几种坏习惯阻碍成功1
古代哪些妓女生活过得像女明星
酸苦甘 及辛咸 此五味 口所含26
蚕是被自己的丝裹住的,人生也是1
西门庆最想强奸的女人是谁
揭秘古代女性如何使用卫生带
兔子新娘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