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杨乃武与小白菜 >> 第八回 苦口婆心种成功德 甜言蜜语喜见祥和

第八回 苦口婆心种成功德 甜言蜜语喜见祥和

时间:2013/7/25 14:17:34  点击:2849 次
   话说小白菜生姑,听得喻氏说起要把自己同小大圆房,心中很不愿意,一心想同小大悔婚,嫁给乃武,这天乘着小大同三姑到舅舅喻敬天家中去了,便到杨家,暗暗示意给乃武。恰巧乃武的妹妹叶氏,同了妻子詹氏也一同出门,乃武即悄悄的到生姑房中,却见生姑独自一人,睡在床上哭泣,忙追问生姑,因何这般悲哀?生姑一面流泪,一面向乃武呜咽道:“我生就的命苦,自幼丧了父亲,只剩了一个也是生就命苦的娘,把我弄到了这个所在来,朝夕同两个三分像人、七分如鬼的人在一处,怎不叫人悲伤,并时常亏的二少爷垂怜照应,又承二少爷这般的怜爱,我满想就此过了一生,也是罢了。虽是每天瞧见那一对傻头傻脑的呆子,却有时还为安慰一些。不想如今连这些些的快乐,也要没有的了,怎不使我哀痛自己这般的昔命呢!”说毕,又哀哀的痛哭起来,把一个布枕,湿了半边。乃武听了生姑的言语,依旧不甚明白,又见生姑哭的如带雨的梨花,心中早怜惜非凡,忙一把把生姑扶起,一面温存道:“生姑,究竟是什么事情,值得这般哭泣?且说将出来,待我细细思忖。有我杨乃武在这里,好歹总可以帮助着你,且别悲泣,快说给我知道是什么大事呢?”生姑即一壁试泪,一壁把前天喻氏到来,要选吉日同小大自己圆房,自己心中不愿嫁给小大,意欲悔婚的话,细细的向乃武说了一遍。又向乃武道:“二少爷,你瞧小大这般的相貌,说是同他共床合枕,便是我每天同他同桌饮食,也一百个不乐意哩。不因了二少爷这般怜爱,我早要脱离这地的了。如今越发要圆起房来,叫我怎生过日子呢?而且小大倘是圆房之后,说不定得常常回来,你我的事情,便有些碍手碍脚,我那里受的下呢?好歹请二少爷同我想个法子,同他们一刀两截,割断了牵制方能……”。说到这里,禁不住粉面通红,渐渐的低下头去。

  乃武瞧了,岂有不知之理。知道生姑嫌小大相貌丑陋,不愿成婚,要同小大悔婚,嫁给自己,只是自己一则已是有了妻子,万万不能再娶生姑。二则自己同生姑的事情,终是私事,若是暗中往来,原无不可,倘说是要正式娶到家中,便是作为小妾,外间难保无人谈论,说是自己因了勾搭生姑,逼散小大姻缘,岂不是夺了小大的妻子。自己在仓前名誉向来很好,这一来岂不受万人唾骂,就此名誉扫地,竟得无颜见人。因此这事,万万的使不得的。便是如今,虽没人敢说自己同生姑有什么暧昧事情,可是都知道小白菜同葛小大还未圆房。小白菜生的这般的标志,小大如此的丑陋,当然不是美满姻缘。住在自己家中,难免没人捕风捉影的猜测。而看小大、生姑这般的年纪,何以住在一处,却不圆房,又是使人可疑,倒不如趁此机会,助生姑同小大圆房,一则可以免了外人的闲话,二则倒可以同自己常久相爱,不致使小大、喻氏、敬天、自己姊姊。妻子等发生疑心,岂不是一得而俩便。又加着小大这般贫困,讨一房妻子,也不是容易事情,若是自己趋势怂恿了生姑,帮助生姑悔婚,与自己并没有多大利益,在小大却一生把他一家人家拆散,于自己陰骘上,也不甚佳妙。自己已占了小大的妻子,何忍再去拆散他的人家呢,不如相助生姑,把这条悔婚心念去掉,在自己名誉上既好,在实际上也比较有益一些,陰骘上越发的不亏了,可以把自己勾搭生姑的罪恶消灭,岂不是好。

  想定主义,便向生姑道:“生姑似你这般的花样的容貌,真所谓秋水为神玉为骨,便是古时的王嫱、西施、飞燕、玉环,也未必再胜如了你。不要说仓前镇上,找不出第二个,便在杭州府内,浙江全省,也找不出如你一般的来,真可说天下无二,世上无双,若是处于深闺之内,怕不是个艳名双全国内兰闺淑女,应该匹配个如玉树临风,似宋玉潘安般的王孙公子,总算得一对壁人,闺房之乐,可以胜于画眉。如今配了小大,生得这般的丑陋,浑如个丑八怪短命丁似的,无怪你心中要悲哀痛哭了,你的言语,我都明白,可是话不是这般说的,大凡一个女子,最重名节,所谓一夫不受两家茶礼,烈女不嫁二夫,便是这个意思。你我的事情,究竟不能上张晓谕的宣布出来,只可暗暗相会。你我虽是恩爱非常,总是私情,倘是说你如今同小大悔婚,再来嫁我,不是我说句薄幸的话,一则我已有了妻子,在我这种门庭,怎能无缘无故把妻子休掉,我妻子又没犯七出之条,便是我要休她,也是个不可能之事。再把她休了,来娶你家中,别说是我的名誉上,必定从此扫地,为镇上人所不齿,就是你的声名,也不好听,而且你的一方面,凭空说一声悔婚,也谈乎容易,内中阻难正多,若是悔婚不应,岂不是画虎不成,反类其犬,为人讥笑,二则你我住在一个门庭之中,你生就这般的容貌,小大又这般丑怪,难保早有人在背地谈论你我有了不正当的事情,若是你一悔婚之后,当不是坐实了这事,如何再能见人。如今这般情形,那一个敢道你我一言半语。你悔婚之后,再来嫁我,越发被人家说你的悔婚,是我调唆出来的,那时我还能在镇上立足不成,我既不能在镇上立足,你又如何办法呢?再有小大听得你要悔婚,岂肯甘休,说不定要步到衙门之中。这一来,越发使得你我二人颜面扫尽,所以你说要同小大悔婚,再来嫁我,这事万万不能。生姑,你是个聪明剔透的人,总能想到这一层,并不是我的变心和忍心,不肯同你设法向葛家悔婚,实是倘若实行悔婚之后,倒有许多不便,受人家闲话,这又何苦呢?生姑,你想对也不对?”

  生姑仍睡在床上,一言不发,听乃武说毕,方呜咽道:“如你这般说来,我决不能同小大悔婚的了,任我在苦海之中,同这不像鬼又不如人的东西一生度日,尽被他蹂躏,你我的事情,就此了结不成?瞧你不出这般文质彬彬,一表非凡,肚子内又很通远的人,这般的狠心,竟把我送入了地狱,一些不肯救援,从此之后,你也不必再来瞧我,你我的事情,就算完了。便是昔日你同我的山盟海誓,万般温存,也都是假的,如今不必再去提起,并且不同小大悔婚,你我自然也难以相会的了,何况你是个薄幸人呢。我不怨你,只怨自己,生成的这般苦命,落在这地狱之中,永无脱离之日了。”说着又呜呜痛哭起来。

  乃武听得,忙也伏下身去,拍着生姑的香肩道:“哟呀,生姑,你差会了我的心了,你以为我乘此机会,和你断绝了吗?这却是你大大的误会了我的意思。不叫你悔婚,就固了我不愿离开着你,你想倘是悔婚之后,我既不能娶你,你难道就不嫁人不成,嫁一个人,又怎能如小大这般的呆子,那时我再欲与你相叙,方真的是难了,不如不分开了,而且如今你的年纪,已是二十多了,住在这里,若再不同小大圆房,外间造谣生非的人多,怕不说你因了小大貌丑,不肯圆房,说不定同我有了一手,岂不是你我二人的名誉,又将扫地,所以我想正好借着同小大圆房,一则可以免除外间之闲话,二则小大这般的傻子,我们要骗他,也还容易。况且从此之后,免了喻氏等的疑心,不致命小大搬到别地居住,你便能常住在我的家中,相会自然比较了外面容易,又不会出岔子,被人知晓。小大既在豆腐店内做伙计,少不得要在店中,回来的日子,决不能多,你可以借着同小大同床共枕,与三姑分床,睡在小大的房中。小大不回来的时候,我尽可放大了胆子前来,岂不是一举而两得,比了如今的偷偷摸摸,好到万倍。所以我劝你不要悔婚,完全是因了我不愿离开着你,暗中图一个一生恩爱,你竟误会了我的意思,以为要断绝你了,岂不是大大的辜负了我的好意。我又不傻,放着你这的天仙般相貌的人,还肯丢掉不成?”说着,一手勾住了生姑香颈,在生姑的娇颜之上,亲了一口道:“生姑,你细细的恩忖一会,我的话差也不差,薄幸人可是这般计算的?”说着,便伏在生姑香肩之侧,低低的道:“好妹妹,你是个聪明剔透,生成了玻璃心肝的人,如何连这些些意思,也想不出来,只图了一时的忿气,不把以后的事情如何,细细的思忖一回呢?”

  生姑听乃武滔滔的说了一回,究竟也是个聪明极顶的人,不是似三姑这般的愚鲁,觉得乃武所说的言语,一些不差,倘是自己同小大悔婚之后,如何能再住在这里,除非是嫁给乃武。如今既不能嫁给乃武,悔婚之后,非嫁别人,便只能回家乡去。若是嫁一个丈夫,总不能再比小大蠢鲁的人,自己同乃武的事情,便有些难了。若是回家乡南京去,更不必说了,同乃武不会再行见面,岂不是弄巧成拙了呢。”想到这里不禁娇颜飞红,一语不发。乃武见生姑不再言语,知道生姑心中已渐渐的明白过来,便又笑道:“生姑,你说的言语,可是一些不差,如今请你把悔婚的念头丢开,任他们怎样办法,定了日期圆房也好不圆房也好,只要你能照常住在这里,你我二人,便能永久会面相叙。我看小大这人,虽则粗鲁,待你却还不差,你可知道似小大这般的人,要娶妻子,很不容易,你悔婚之后,小大再要定一家亲事,不知在何年何日,岂不把小大一家好端端的一家人家,拆一个四散分离。又绝了葛家香烟,这陰骘可丧得不小了。非唯是你要丧骘受万人唾骂。便是我也成了个狼心狗肺的恶人了。倒不如你同小大圆了房,一则成就了葛家香烟,二则你我可常常一起,岂不是一得而两便呢。好得你如今也惯了,怕什么呢?”生姑听了不禁卟哧一笑,向乃武白了一眼道:“你这人真是可恼,人家心中正觉得不舒服,你还取笑我什么怕不怕啊!”乃武见生姑这般神色,似嗔似笑,越发添了几分美丽,忍不住心中怦怦的乱动,便趁势把生姑一搂,笑道:“哟呀,我说的是句句好话呢,即是你圆房时的不怕,也是我的大功呢。”生姑听了,忍不住娇啐连连,伸手把乃武拍了一下,乃武乘了这一拍之势,顿时房中不再听得谈话,只有些娇喘之声。好半晌,方见乃武整着衣服,出了生姑房门。生姑却颜如朝露,倦眼惺松的横在床上。自此之后,生姑方暂时把悔婚的心丢开,不再向乃武提起。

  这天晚上,小大同了三姑回来。生姑因听了乃武的一番相劝,倒把平日厌恶小大心思,去了一半,愿意同小大圆房,可以常住在杨家,表面上同小大成为夫妇,晴中却与乃武白头到老,便满面春风的同小大、三姑二人闲谈,暗暗探听今天小大、三姑到了喻家之后,可曾选好吉期?果然在小大口中,探听得很是明白。原来小大同三姑二人,今天依了喻氏的言语,到舅舅喻敬天家中,一则拜年,二则商议小大合婚的事情,小大、三姑到了喻家,敬天又见了喻氏,一同坐下,喻氏便同敬天商议小大圆房的事情,敬天听了笑道:“正是。这事我也想到了很久的了,只为了小大一则还未满师,不能多赚些钱,开支家用。二则圆房之时,也得一注费用,从哪里来呢?所以一向没有提起。如今小大已是满师,好歹能够多赚一些了,常时命他们小夫妻俩,住在一处,名份不定,究竟终有些不便。而且生姑这孩子,既生就了这付花一般的容貌,年纪也不小了,不要做出什么事来,反为不美,不如先同他们圆了房再说,我也本来要同姊姊来说了,如今姊姊既是也有这个意思,那自然再好也没有的事了,只是圆房之后,可不能如现在了,每天开门七件事,件件要钱,如何办法?又加看圆房时的一笔费用,出在那里?这却都得先预备一下,姊姊你瞧对不对呢?”喻氏笑道:“我也因这个缘由,不敢提起,现在却知道小大的家计,一半仗着生姑做活计下来,那就不妨事了。圆房之时,便越发愿意做了,小大也可多赚一些。家用便可以不用愁了,圆房时的费用,我稍稍有二十几块的私蓄,弟弟你也帮他几块,不足时向杨家二少爷借一些,将来加利还他。这也是一件大事,我瞧杨家同小大、生姑都好,平时常是周济,这般的大事,终不致于拒绝。有了几十块洋钱,也可以将就的了。”敬天笑道:“如此很好。事不宜迟,我今天便去找合婚的拣一吉日,下了吉期,可以大家安心预备喜事。”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吉祥经1
关羽唯一缺点贪恋美色 为抢女人险杀曹操
森林中的圣约瑟
1948年12月,北平,右侧的是晚清皇宫里的太监
尼泊尔“活女神”的私密生活3
松鼠的暖房子2
人生三要素决定我们的成就1
大乌龟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