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心雕龙 >> 文心雕龙 诸子第十七

文心雕龙 诸子第十七

时间:2013/4/16 21:34:26  点击:3611 次
【原文】
诸子者,入道见志之书。太上立德,其次立言①。百姓之群居,苦纷杂而莫显;君子②之处世,疾名德之不章。唯英才特达③,则炳曜垂文,腾其姓氏,悬诸日月焉。昔风后力牧伊尹④,咸⑤其流也。篇述者,盖上古遗语,而战代所记者也。至鬻熊⑥知道,而文王咨询,余文遗事,录为鬻子。子目肇始,莫先于兹。及伯阳⑦识礼,而仲尼访问,爰序道德⑧,以冠百氏⑨。然则鬻惟文友,李实孔师,圣贤并世,而经子异流矣。

【注释】
①立德,立言:《左传·襄公二十四年》载:“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太上,最上等。
②君子:有道德、智慧的人物,主要指封建士大夫。
③特:不同寻常。达:显名。
④风后、力牧:传说中黄帝的臣子。伊尹:商朝的开国功臣。
⑤咸:都、皆。
⑥鬻熊:周文王时人,楚国的祖先。
⑦伯阳:老子者,姓李氏,名耳,字伯阳。
⑧道德:指《道德经》。
⑨百氏:诸子百家。

【译文】
《诸子》是对道有很多认识,又表现自己志趣的书。古人认为,人第一位的是树立德行,其次是著书立说。老百姓们群集居住,在纷杂的人群中难以显露出名;有教养的君子的立身处世,所怕的是声名德行不能彰明昭著。只有才华出众之人,才能才华照耀,文章留世,使其声名传布,如同日月高悬。从前黄帝的臣子风后、力牧,商汤的臣子伊尹,都是这一流的人物。风后、力牧、伊尹等人作品,大概是上古遗留下来的话语,经战国时代人的记述而成篇的。到了后来鬻熊通晓道,周文王向他请教,传下来的文辞事迹,经记录下来,成为《鬻子》这部著作。子的名目就是从此开始的,没有比这更早的了。及至春秋时代,老聃精通礼仪,孔子知道后便去访问请教,于是作了《道德经》,成为百家中的开端。那么鬻熊是周文王的朋友,李耳是孔子的老师,在圣人和贤者同一时代的时候,他们的著作已经分成经书和子书不同的流派了。

【原文】
逮及七国力政,俊乂①蜂起。孟轲膺儒以磬折,庄周述道以翱翔②;墨翟执俭确之教,尹文课名实之符③;野老治国于地利,驺子养④政于天文;申商刀锯⑤以制理,鬼谷唇吻⑥以策勋;尸佼兼总于杂术,青史曲缀⑦以街谈。承流而枝附者,不可胜⑧算,并飞辩以驰术,餍⑨禄而余荣矣。暨于暴秦烈火,势炎昆冈⑩,而烟燎之毒,不及诸子。逮汉成留思11,子政雠校,于是七略12芬菲,九流鳞萃13,杀青所编,百有八十余家14矣。迄至魏晋,作者间出,谰言15兼存,琐语必录,类聚而求,亦充箱照轸矣。

【注释】
①俊乂(yì):俊杰。
②庄周:即庄子,战国道家代表。翱翔:飞翔,指庄子追求逍遥自在的生活。是空想。
③尹文:即尹文子,战国时期名家代表,主张名和实要相符合。课:核对。名实:名称和实际。
④驺(zōu)子:阴阳家驺衍,战国时期齐国人,通过讲自然界的阴阳变化来讲政治。养:治,教。
⑤申:申不害,战国韩昭侯的相,法家。商:商鞅,战国秦孝公的相,法家。刀锯:刑具。
⑥鬼谷:即鬼谷子,纵横家。相传是纵横家苏秦、张仪的老师,他们两人都靠口舌游说取得功名。唇吻:嘴唇,指纵横家的口才。
⑦青史:相传是春秋时晋国史官董狐的后代,小说家。曲缀:详记。
⑧胜:尽。
⑨餍(yàn):满足。
⑩势炎昆冈:有玉石俱焚之意。炎,焚烧。昆,昆仑山,昆仑山盛产玉。冈,山脊。
11汉成:西汉成帝,曾派陈农到各地搜求书籍。留思:关心。
12《七略》:刘向父子编的图书分类著作,有《辑略》《六艺略》《诸子略》《诗赋略》《术数略》《兵书略》《方技略》。芬菲:花草茂盛,指好作品。
13九流:九家,即儒、道、阴阳、法、名、墨、纵横、杂、农。萃:聚集。
14百有八十余家:依据《七略》写的《汉书·艺文志》说“凡诸子百八十九家”。实际是一百九十家。
15谰言:虚妄的话。

【译文】
到了战国,凭借武力征伐,豪俊杰出的人才纷纷涌现。孟轲信奉儒家学说,对它非常尊崇,庄周阐述道家学说,墨翟执行勤俭刻苦的生活教义,尹文子考核名和实是否相互符合,农家主张治理国家要强调地利,驺子主张养治国政要结合自然变化,申不害、商鞅主张用刑名法术来治理国家,鬼谷子又主张以口舌辩论建立勋业,尸佼则总括各种学术学说,青史子琐细的连缀起各种街谈巷议。诸子百家继承他们的流派,像枝条附着于主干上一样,多的数不清,都是飞扬雄辩、纵横驰骋的发挥各自的学术,满足于饱食俸禄而又能留下光荣的名声。到了暴虐的秦始皇焚书,火势像要焚毁昆仑山那样玉石俱焚了,可是这火并没有殃及诸子的著作。到了西汉成帝关心古籍,令刘向整理校对,于是总括群书的《七略》便出现了,十家九流的著作像鱼鳞一样汇集在一起,编订的书目共有一百八十余家。到了魏晋时代,作者轮替出现,虚妄不可信的话兼而存之,琐碎语言也必记录,如把这类书籍分类聚集起来,也可以装满几个车厢了。

【原文】
然繁辞虽积,而本体易总,述道言治,枝条五经。其纯粹者入矩,踳驳①者出规。礼记月令,取乎吕氏之纪;三年问丧,写乎荀子之书:此纯粹之类也。若乃汤之问棘,云蚊睫有雷霆之声②;惠施对梁王,云蜗角有伏尸之战;列子③有移山跨海之谈,淮南有倾天折地之说:此踳驳之类也。是以世疾诸,混洞虚诞④。按《归藏》⑤之经,大明迂怪,乃称羿毙十日⑥,嫦娥奔月。殷汤如兹,况诸子乎?至如商韩⑦,六虱五蠹,弃孝废仁,轘药⑧之祸,非虚至也。公孙之白马孤犊⑨,辞巧理拙,魏牟比之鸮鸟,非妄贬也。昔东平⑩求诸子史记,而汉朝不与;盖以史记多兵谋,而诸子杂诡术也。然洽闻之士,宜撮纲要,览华而食实,弃邪而采正,极睇参差11,亦学家之壮观也。

【注释】
①踳(chuǎn)驳:错乱。踳,错;驳,色杂。
②“汤之问棘”二句:《列子·汤问篇》载殷汤问夏革:远古时候有生物吗?夏革回答说小虫焦螟住在蚊子的眼睫毛上,耳朵最灵的师旷夜晚也听不见它们的声音。只有黄帝和容成子在崆峒山上斋戒三月后,才能看见它们的形状像嵩山的山坡,听见它们的声音如雷鸣。棘,传说殷汤时贤人,亦名夏革。
③列子:其书讲到“愚公移山”的寓言和“龙伯国巨人跨海”的故事。
④混:杂。洞:空。虚:不实。诞:怪涎。
⑤《归藏》:殷商时代的《易经》。
⑥羿毙十曰:羿,古代传说中的神射手,传说他曾射下十个太阳。
⑦商韩:指战国商鞅的《商君书》和韩非的《韩非子》。《汉书·艺文志》中将二书列入法家。
⑧轘(huàn):用几辆车子把人分裂的刑法,商鞅被车裂而死。药:毒死,韩非被囚禁后,李斯赐给毒药,逼他自杀而死。
⑨公孙:公孙龙,战国时赵国诡辩家。《列子·仲尼》载其诡辩的命题是“白马非马”、“孤犊未尝有母”。孤犊:无母的小牛。
⑩东平:东平王刘宇,汉宣帝第四个儿子。他曾向汉成帝求书,成帝问王凤,王凤主张不给。
11睇(dì):注视。参差:指诸子中的各不相同的观点。

【译文】
虽然著作积累的很多,但是它们的内容却是容易掌握的;它们阐述道理和议论治理国事,都是“五经”的旁枝。其中道理纯正的便符合“五经”的规矩,道理错杂的便违背“五经”的法度。《礼记·月令》篇,是从《吕氏春秋·十二月纪》的首章里借来的。《礼记·三年问》篇,写在《荀子·礼论》的后半篇之中。这些就是属于合乎“五经”的一类作品。至于殷汤问夏革,夏革回答他说:蚊虫的睫毛上有小虫在飞鸣,黄帝和容成子听起来如雷霆之声。戴晋人对梁王说:蜗牛触角上的两个国家交战,死亡几万;《列子·汤问》篇中愚公移山的故事和龙伯巨人一步跨过大海的奇谈;《淮南子·天文训》里有共工怒触不周山,使天倾地拆的怪说。这些就是事实错乱违背“五经”的。因此世人批评诸子的内容混杂、空洞荒诞。不过《归藏经》也大书荒诞神怪的故事,像后羿射下十个太阳呀,嫦娥吃了不死之药而奔月宫呀,《殷商》的经书尚且这样,何况后来的诸子呢!至于像商鞅、韩非,把儒家的礼乐诗书骂为“六种虱子”、“五种蛀虫”,抛弃了孝悌,废除了仁义,可见商鞅被车裂而死,韩非被赐药而亡,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公孙龙的“白马非马”,“孤犊未曾有母”的辩说,文辞虽然巧妙,但论理却是说不通的。所以魏公子牟比之为使人厌恶的猫头鹰的鸣声,并不是随便贬斥的。从前东平王刘宇曾经向汉成帝求取《诸子》和《史记》,但是汉朝朝廷不给。大概是因为《史记》记载了很多用兵的策略,而《诸子》又夹杂了很多诡谲多变的手段的缘故吧。然而知识丰富的人,应当抓住它的纲领,欣赏它的华彩而嚼食它的果实,抛弃其中的邪说,采纳其中的正论。注意看到这种不一致的地方,那也是呈现在学者面前的一片壮观的景象。

【原文】
研夫孟、荀所述,理懿①而辞雅;管、晏属篇,事核而言练;列御寇之书②,气伟而采奇;邹子之说,心③奢而辞壮;墨翟、随巢,意显而语质;尸佼、尉缭④,术通而文钝;鹖冠绵绵⑤,亟⑥发深言;鬼谷眇眇,每环⑦奥义;情辨以泽,文子⑧擅其能;辞约而精,尹文得其要;慎到⑨析密理之巧,韩非著博喻之富;吕氏鉴远而体周,淮南子⑩泛采而文丽:斯则得百氏之华采,而辞气之大略也。

【注释】
①懿:美。
②列御寇之书:指《列子》。
③心:作者内心的思考情志,指内容。
④尉缭:战国时尉氏人,有《尉缭子》二十九篇。
⑤鹖(hé)冠:周代楚人,爱戴鹖鸟羽毛做的冠帽,故名。有《鹖冠子》一篇,属道家。绵绵:遥远。
⑥亟(qì):屡次。
⑦环:围绕。
⑧文子:老子的学生,有《文子》。
⑨慎到:战国时赵国人,法家,有《慎子》。
⑩淮南子:《淮南子》因属杂家,所以是泛采。泛采:采集广泛。

【译文】
研究《孟子》《荀子》的论述,理论精美而文辞雅丽;《管子》《晏子》的文篇,事实可靠,语言精练;《列子》的论述,气魄宏伟而辞采奇丽;《邹子》的书内容奢夸而文辞有力;《墨子》和《随巢子》,意义深远而语言朴质;《尸子》和《尉缭子》,道理通畅但是文辞拙钝;《鹖冠子》屡屡发出含义深刻的言论;《鬼谷子》玄虚渺远,含义深奥;语言简练而精当,是《文子》的特长;文辞简约而说理精当,《尹文子》掌握了这一要领;《慎子》巧于分析理论细密;《韩非子》寓言比喻丰富;《吕氏春秋》鉴识深远而文体周密;《淮南子》广泛的采集各种内容而文辞瑰丽。上述这些不仅是我们所探究得到的诸子百家的精华,而且是它们的文辞风格大略的特点。

【原文】
若夫陆贾新语,贾谊①新书,扬雄法言,刘向②说苑,王符潜夫,崔寔③政论,仲长昌言,杜夷④幽求,咸⑤叙经典,或明政术,虽标论名,归乎诸子。何者?博明万事为子,适⑥辨一理为论,彼皆蔓延杂说,故入诸子之流。夫自六国以前,去圣未远⑦,故能越世高谈,自开户牖⑧。两汉以后,体势浸⑨弱,虽明乎坦途,而类多依采:此远近之渐变也。嗟夫!身与时舛⑩,志共道申,标心于万古之上,而送怀于千载之下,金石靡11矣,声其销乎!

【注释】
①贾谊:西汉初期作家。其《新书》讲秦汉政治,也崇仁义。
②刘向:西汉时期学者,著有《说苑》《新序》,记录可为借鉴的遗闻故事。
③崔寔:东汉末期学者,《政论》是其评论当时政治的著作。
④杜夷:东晋初期学者,其先辈都尊崇儒学,本人崇尚道家,其《幽求子》讲道家学说。
⑤咸:当作“或”。
⑥适:主。
⑦去圣未远:古代儒家认为尧、舜、禹、汤、周文王、周武王、周公、孔子是圣人,以后便没有圣人了,刘勰也是这个观点。战国时代和后代相比,离圣人的时代特别是孔子的时代不远。
⑧牖(yǒu):窗。
⑨浸:渐渐。
⑩舛(chuǎn):违反,不合。
11靡:消灭。

【译文】
至于陆贾的《新语》,贾谊的《新书》,扬雄的《法言》,刘向的《说苑》,王符的《潜夫论》,崔寔的《政论》,仲长统的《昌言》,杜夷的《幽求子》,它们有的叙述先圣的经典,有的阐明政见治术。虽然这些著作中许多都标立了论的名称,也是属于诸子的。为什么呢?广泛阐明万事万物的道理的属于诸子,只辨析某一道理的是论,而上述著作的内容都牵涉到各种内容,所以归入诸子的范围。在战国以前的时代,离开圣人在世还不远,所以诸子眼光能够跳出当世,超脱地高谈阔论,自成一家。两汉以后,诸子文体的势头渐渐衰弱,诸子虽然认识到儒家学说这一平坦的大路,但大多属于依傍儒学加以采选:这就是诸子由远到近的逐渐变化。唉!一个人的身世理想与所处的时代不符合,他的志向和理论只有从他的著作中才能得到申述。他们的立论高出于万古之上,他们的心怀寄托在千载之后。就是金石靡烂消灭了,他们的声名难道会消亡吗?

【原文】
赞曰:丈夫处世,怀宝挺秀。辨①雕万物,智周宇宙。立德何隐,含道必授。条流殊述②,若有区囿③。

【注释】
①辨:作“辩”。辩:本指辩论口才,这是兼指写作的才能。
②述:作“术”。术:道路。
③区囿(yòu):区分。囿,园林。

【译文】
总结:
堂堂的男子汉立身处世,
超人的才德便会挺然秀出。
雄辩的才华能论述万物,
周全的智慧能遍观古今。
立德立功立言何必隐藏?
体会到了道就一定传授。
诸子各有流派百家学术殊异,
如同各有它们的区域苑囿。

【评析】
“诸子”指先秦及汉魏晋的诸子散文,它们是我国古代散文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后来历代散文的发展也有重要的影响。本篇着重讲先秦诸子散文,兼及汉魏以后的发展变化情况,对诸子散文的特点做了初步的总结。
全篇分三部分:一、叙述子书的性质、起源及子书与经书的区别。二、主要评论先秦诸子散文的内容方面不同的特点,归结为两大类,一类纯粹的,一类是驳杂的,以是否符合儒家经典为准则。三、讲诸子散文的写作特点和汉魏以后的诸子散文,指出汉以后的子书渐不如前。
刘勰从学术内容和写作风格特点两方面研究了诸子著作。他认为诸子书是“入道见志”之书,这“道”就是“自然之道”。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