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汉书 >> 汉书 传 张陈王周传第十

汉书 传 张陈王周传第十

时间:2013/4/15 21:09:15  点击:5445 次
  【说明】本传叙述汉初勋臣张良、陈平、王陵、周勃及其子亚夫的为人处世及从政事迹。张良是一位不平凡的传奇人物。他曾狙击秦始皇,参加反秦运动;在楚汉相争中运筹帷幄,为刘邦解危困、用贤才、慎分封出谋划策;在巩固汉政权事业中又深谋远虑,为论功行赏、支持迁都、谋迎四皓贡献心力;晚年淡于功名,“强忍”退隐,可谓大智大勇。陈平是刘邦部下仅次于张良的高级参谋,在楚汉相争中,用反间计离间项羽与范增,使楚内部分裂,又用计使刘邦解脱荥阳被围之险;在巩固汉政权过程中,用计擒韩信、解平城之围、平诸吕之乱,确是“奇谋之士”。王陵反秦佐汉,为右丞相时,反对吕后封王诸吕。为人任气、刚直。周勃出身下层,是刘邦的老部下,立有战功,又平诸吕之乱以安刘氏,可谓是汉朝的忠节大臣,然竟遭狱囚。周亚夫颇有将才,曾平定吴楚七国之乱,又坚持无功不候之约,反对景帝封外戚王信为侯,竟至饿死。《史记》将张良、陈平、周勃等分列于世家,并附王陵、周亚夫事;对他们功绩给予充分的肯定,寄予深深的敬意;评周亚夫“足己而不学,守节不逊”,乃表面批评,而实是颂扬刚直不阿。《汉书》合张、陈、王、周为一传;大致袭取《史记》文字,略有删改;评语多取于《史记》,但对周勃父子所受不公正的待遇,未置一词。  

  张良字子房,其先韩人也(1)。大父开地(2),相韩昭侯、宣惠王、襄哀王(3)。父平,相釐王、悼惠王(4)。悼惠王二十三年,平卒。卒二十岁(5),秦灭韩。良少,未宦事韩(6)。韩破,良家僮三百人(7),弟死不葬,悉以家财求客刺秦王(8),为韩报仇,以五世相韩故(9)。

  (1)韩:国名。战国七雄之一。(2)大父:祖父。开地:张良的祖父之名。(3)韩昭侯:名武。在位二十六年(前358——前333)。宣惠王:在位二十一年(前332——前312)。襄哀王:名仓。在位十六年(前311——前296)。(4)釐王:名咎。在位二十三年(前295——前273)。悼惠王:在位三十四年(前272——前239)。(5)卒二十岁:指张平死后二十年,即前230年。(6)宦事:做官。(7)家僮:奴婢。(8)客:这里指刺客。(9)五世相韩:谓相韩五世(五君)。

  良尝学礼淮阳(1),东见仓海君(2),得力士,为铁椎重百二十斤。秦皇帝东游(3),至博浪沙中(4),良与客狙击秦皇帝,误中副车(5)。秦皇帝大怒,大索天下(6),求贼急甚。良乃更名姓,亡匿下邳(7)。

  (1)淮阳:郡国名。治陈(今河南淮阳县)。(2)仓海君:当时一位隐士之号。(3)秦皇帝:秦始皇。(4)博浪沙:地名。在今河南原阳县东南。(5)副车:即属车,护从皇帝的车。(6)索:搜索。(7)亡匿:逃避,躲藏。下邳:县名。在今江苏沛县南。

  良尝闲从容步游下邳圯上(1),有一老父,衣褐(2),至良所,直堕其履圯下(3),顾谓良曰:“孺子(4),下取履!”良愕然,欲欧(殴)之。为其老,乃强忍,下取履,因跪进,父以足受之,笑去,良殊大惊。父去里所(5),复还,曰:“孺子可教矣。后五日平明,与我期此(6)。”良因怪,跪曰:“诺。”五日平明,良往,父已先在,怒曰:“与老人期,后,何也?去,后五日早会。”五日,鸡鸣往。父又先在,复怒曰:“后,何也?去,后五日复早来。”五日,良夜半往。有顷(7),父亦来,喜曰:“当如是。”出一编书(8),曰:“读是则为王者师。后十年兴。十三年,孺子见我,济北谷城山下黄石即我已(9)。”遂去不见。旦日视其书,乃《太公兵法》(10)。良因异之,常习读诵。

  (1)圯(yí):桥。(2)衣褐:穿着粗布短衣。(3)直:特意。履:鞋子。(4)孺子:小孩子。不客气的称呼。(5)里所:一里来地。(6)期:约会。(7)有顷:过了一会。(8)一编书:一册书。(9)济北:郡名。治博阳(在今山东泰安市东南)。谷城山:在今山东东阿县东南。已:语终之辞。(10)《太公兵法》:相传为姜太公所著兵书。

  居下邳,为任侠(1)。项伯尝杀人(2),从良匿。

  (1)任侠:讲义气,好打抱不平。(2)项伯:项羽的叔父。

  后十年,陈涉等起,良亦聚少年百余人。景驹自立为楚假王(1),在留(2)。良欲往从之,行道遇沛公。沛公将数千人略地下邳,遂属焉。沛公拜良为厩将(3)。良数以《太公兵法》说沛公,沛公喜,常用其策。良为它人言,皆不省(4)。良曰:“沛公殆天授(5)。”故遂从不去。

  (1)景驹:楚国贵族的后裔。假王:暂时代理之王。(2)留:县名。在今江苏沛县东南。(3)厩(jiù)将:主管马匹的军官。(4)省:领悟。(5)殆:几乎。天授:天才之意。

  沛公之薛(1),见项梁,共立楚怀王。良乃说项梁曰:“君已立楚后,韩诸公子横阳君成贤(2),可立为王,益树党(3)。”项梁使良求韩成,立为韩王。以良为韩司徒(4),与韩王将千余人西略韩地,得数城,秦辄复取之,往来为游兵颖川。

  (1)薛:县名。在今山东滕县东南。(2)韩:国名。战国七雄之一。横阳君成:韩成,横阳君是封号。(3)益树党:多建各派势力,共同反秦。这是张良当时的指导思想。(4)司徒:官名。等于丞相。(5)颍川:郡名。治阳翟(在今河南禹县)。

  沛公之从洛阳南出辕(1),良引兵从沛公,下韩十余城,击杨熊军(2)。沛公乃令韩王成留守阳翟(3),与良俱南,攻下宛(4),西入武关(5)。沛公欲以二万人击秦峣关下军(6),良曰:“秦兵尚强,未可轻。臣闻其将屠者子,贾竖易动以利(7)。愿沛公且留壁(8),使人先行,为五万人具食,益张旗帜诸山上,为疑兵,令郦食其持重宝啖秦将(9)。”秦将果欲连和俱西袭咸阳(10),沛公欲听之。良曰:“此独其将欲叛,士卒恐不从,不从必危,不如因其解(懈)击之,”沛公乃引兵击秦军,大破之。逐北至蓝田(11),再战,秦兵竟败。遂至咸阳,秦王子婴降沛公。

  (1)洛阳:县名。在今河南洛阳市东北。辕:山名。在今河南偃师县东南。(2)杨熊:秦将。(3)阳翟:县名。在今河南禹县。(4)宛:县名。在今河南南阳市。(5)武关:在今陕西商南县东南。(6)峣关:在今陕西蓝田县东南。(7)贾竖:犹言跑买卖的小人。对商人轻蔑的称呼。(8)留壁:安营扎寨。(9)郦食其(yìjī):刘邦的谋士。本书有其传。啖(dàn):吃。这里是引诱之意。(10)咸阳:秦朝的国都,在今陕西咸阳市东北。(11)逐北:迫击败军。蓝田:在今陕西蓝田县西。

  沛公入秦(1),宫室帷帐狗马重宝妇女以千数,意欲留居之。樊啥谏(2),沛公不听。良曰:“夫秦为无道,故沛公得至此。为天下除残去贼,宜缟素为资(3)。今始入秦,即安其乐,此所谓‘助桀为虐’。且‘忠言逆耳利于行,毒药苦口利于病(4)’,愿沛公听樊哙言。”沛公乃还军霸上(5)。

  (1)入秦:《史记》作“入秦宫”,是也。(2)樊哙:刘邦部将。本书有其传。(3)缟素为资:犹言以俭朴为本。缟素:白色的衣服。这里是朴素之意。(4)“忠言逆耳利于行”:这是当时的俗语。(5)霸上:地名。在今陕西西安市东。

  项羽至鸿门(1),欲击沛公,项伯夜驰至沛公军,私见良,欲与俱去。良曰:“臣为韩王送沛公,今事有急,亡去不义。”乃具语沛公。沛公大惊,曰:“为之奈何?”良曰:“沛公诚欲背项王邪?”沛公曰:“鲰生说我距(拒)关毋内(纳)诸侯(2),秦地可王也,故听之。”良曰:“沛公自度能却项王乎?”沛公默然,曰:“今为奈何?”良因要项伯见沛公。沛公与伯饮,为寿(3),结婚,令伯具言沛公不敢背项王,所以距(拒)关者,备它盗也。项羽后解,语在《羽传》。

  (1)鸿门:地名。在今陕西临潼县东,今称项王营。(2)鲰(zōu)生:犹言小子。骂人语。(3)为寿:敬酒以祝健康长寿。

  汉元年,沛公为汉王,王巴蜀(1),赐良金百溢(镒)(2),珠二斗,良具以献项伯。汉王亦因令良厚遗项伯,使请汉中地(3)。项王许之。汉王之国,良送至褒中(4),遣良归韩。良因说汉王烧绝栈道(5),示天下无远心,以固项王意。乃使良还。行,烧绝栈道。

  (1)巴、蜀:二郡名。巴郡治江州(在今四川重庆市嘉陵江北岸),蜀郡治成都(今四川成都市)。(2)镒:重量单位,二十两为一镒。有说二十四两为一镒。(3)汉中:郡名。治南郑(在今陕西汉中市)。(4)褒中:邑名。在今陕西汉中市西北。(5)栈道:又称阁道,山谷间以竹木构筑的通道。

  良归至韩,闻项羽以良从汉王故,不遣韩王成之国,与俱东,至彭城杀之(1)。时汉王还定三秦,良乃遗项羽书曰:“汉王失职,欲得关中,如约即止,不敢复东。”又以齐反书遗羽,曰:“齐与赵欲并灭楚。”项羽以故北击齐。

  (1)彭城:县名。在今江苏徐州市。

  良乃间行归汉(1)。汉王以良为成信侯,从东击楚。至彭城,汉王兵败而还。至下邑(2),汉王下马踞鞍而问曰(3):“吾欲捐关已(以)东等弃之(4),谁可与共功者(5)?”良曰:“九江王布(6),楚枭将(7),与项王有隙,彭越与齐王田荣反梁地(8),此两人可急使。而汉王之将独韩信可属大事,当一面。即欲捐之,捐此三人,楚可破也。”汉王乃遣随何说九江王布(9),而使人连彭越。及魏王豹反,使韩信特将北击之(10),因举燕、代、齐、赵(11)。然卒破楚者,此三人力也。

  (1)间行:走小道。(2)下邑:县名。在今安徽砀山县。(3)踞鞍:坐在马鞅上。古时行军中休息,常解下马鞍作坐卧之用。(4)捐:放弃,这里是分出之意。(5)共功:谓共立破楚之功。(6)九江王布:即黥布。(7)枭将:勇猛之将。(8)梁地:指战国时魏都大梁(今河南开封市)一带。(9)随何:刘邦之谋臣。(10)特将:独当一面之将,犹今方面军司令。(11)(韩信)举燕、代、齐、赵:详见本书《韩信传》。

  良多病,未尝特将兵,常为画策臣(1),时时从。

  (1)画策臣:出谋划策之臣。

  汉三年,项羽急围汉王于荥阳(1),汉王忧恐,与郦食其谋桡楚权(2)。郦生曰:“昔汤伐桀(3),封其后妃(4);武王诛纣(5),封其后宋(6)。今秦无道,伐灭六国(7),无立锥之地(8)。陛下诚复立六国后,此皆争戴陛下德义,愿为臣妾。德义已行,南面称伯(霸),楚必敛衽而朝(9)。”汉王曰:“善。趣(促)刻印,先生因行佩之(10)。”

  (1)荥阳:县名。在今河南荥阳县东北。(2)桡(náo):阻止。这里是削弱之意。(3)汤:商汤王。桀:夏桀王。(4)杞:古国名。在今河南杞县。(5)武王:周武王。纣:商纣上。(6)宋:古国名。都于今河南商丘。(7)六国:战国时的齐、楚、燕、赵、韩、魏。(8)无立锥之地:言秦不分封六国之后裔。(9)敛衽:摄其裳际,准备朝拜之态。(10)佩:佩带,这里是授予之意。

  郦生未行,良从外来谒汉王。汉王方食,曰:“客有为我计桡楚权者。”具以郦生计告良,曰:“于子房何如?”良曰:“谁为陛下画此计者?陛下事去矣。”汉王曰:“何哉?”良曰:“臣请借前箸以筹之(1)。昔汤武伐桀纣封其后者,度能制其死命也。今陛下能制项籍死命乎?其不可一矣。武王入殷(2),表商容闾(3),式箕子门(4),封比干墓(5),今陛下能乎?其不可二矣。发钜(巨)桥之粟(6),散鹿台之财(7),以赐贫穷,今陛下能乎?其不可三矣。殷事已毕,偃革为轩(8),倒载干戈,示不复用,今陛下能乎?其不可四矣。休马华山之阳(9),示无所为,今陛下能乎?其不可五矣。息牛桃林之野(10),天下不复输积,今陛下能乎?其不可六矣。且夫天下游士,离亲戚,弃坟墓,去故旧,从陛下者,但日夜望咫尺之地(11)。今乃立六国后,唯无复立者(12),游士各归事其主,从亲戚,反故旧,陛下谁与取天下乎?其不可七矣。且楚唯毋(无)强(13),六国复挠而从之,陛下焉得而臣之?其不可八矣。诚用此谋,陛下事去矣。”汉王辍食吐哺(14),骂曰:“竖儒(15),几败乃公事(16)!”令趣(促)销印。

  (1)前箸:面前的筷子。筹:筹划。(2)殷:商都。在今河南安阳小屯村。(3)表商容闾:在商容的里门立表以表彰之。商容:商末贤人,因谏纣不听而退隐。闾:里门。(4)式箕子门:在箕子门前伏式以示尊敬。式:古人乘车过长者或尊者之门时,伏于车前横木,以示尊敬,称为“式”。箕子:商纣王之叔,官为太师,因谏纣王而被囚禁,后武王灭商而获释。(5)封比干墓:为比干修墓。比干:商纣王之叔,官为少师,因屡谏纣王而被挖心而死。(6)巨桥:指巨桥仓。商在巨桥(在今河北曲周县东北衡漳水上)附近修建的粮仓。(7)鹿台:商纣王储存金钱之处,故址在今河南淇县。(8)偃革为轩:谓改兵车为轩车(普通的乘用车),意谓偃武修文。革:指兵车。(9)休马:言让战马休息。华山:在今陕西华阴县南。阳:山的南面。(10)息牛:言让运输军事物资的牛休息。桃林:也称桃林塞,地区名,大约在今河南灵宝与陕西临潼之间。(11)望咫尺之地:言希望分封到一片土地。(12)无复立:言再无土地可分封。(13)楚唯无强:只有楚无敌于天下之意。无强:无有强过之。(14)辍(chuò)食:中止吃饭。吐哺:吐出口中的食物。(15)竖儒:犹言儒生小子,今则曰“臭老九”。(16)乃公:你老子。

  后韩信破齐欲自立为齐王,汉王怒。良说汉王,汉王使良授齐王信印。语在《信传》(1)。

  (1)《信传》:即本书《韩信传》。

  五年冬,汉王追楚至阳夏南(1),战不利,壁固陵(2),诸侯期不至(3),良说汉王,汉王用其计,诸侯皆至。语在《高纪》(4)。

  (1)阳夏(jiǎ):县名。在今河南太康县。(2)壁:安营扎寨。固陵:邑名。在今河南太康县南。(3)期:言约会的日期。(4)《高纪》:即本书《高帝纪》。

  汉六年,封功臣。良未尝有战斗功,高帝曰:“运筹策帷幄中,决胜千里外,子房功也。自择齐三万户。”良曰:“始臣起下邳,与上会留,此天以臣授陛下。陛下用臣计,幸而时中,臣愿封留足矣,不敢当三万户(1)。”乃封良为留侯,与萧何等俱封。

  (1)良曰等句:此是张良表示谦让,不像韩信辈恃功争封,实为明哲保身。

  上已封大功臣二十余人,其余日夜争功而不决,未得行封。上居洛阳南宫,从复道望见诸将往往数人偶语(1)。上曰:“此何语?”良曰:“陛下不知乎?此谋反耳。”上曰:“天下属安定(2),何故而反?”良曰:“陛下起布衣(3),与此属取天下,今陛下已为天子,而所封皆萧、曹故人所亲爱,而所诛者皆平生仇怨。今军吏计功,天下不足以遍封,此属畏陛下不能尽封(4),又恐见疑过失及诛,故相聚而谋反耳。”上乃忧曰:“为将奈何?”良曰:“上平生所憎,群臣所共知,谁最甚者?”上曰:“雍齿与我有故怨(5),数窘辱我,我欲杀之,为功多,不忍。”良曰:“今急先封雍齿,以示群臣,群臣见雍齿先封,则人人自坚矣(6)。”于是上置酒,封雍齿为什方侯(7),而急趣(促)丞相御史定功行封。群臣罢酒,皆喜曰:“雍齿且侯,我属无患矣。”

  (1)复道:楼阁间上下两层通道。这里是指复道上层。偶语:相对私语。(2)属(zhú):适值,方才。(3)起布衣:由平民起事。(4)此属:此辈。(5)雍齿:沛县人,曾有过叛刘降魏的行为。怨:王念孙以为是衍文。(6)自坚:言内心安定。(7)什方:陈直以为作“汁邡”为是。县名。在今四川什邡县。

  刘敬说上都关中(1),上疑之。左右大臣皆山东人(2),多劝上都洛阳:“洛阳东有成皋(3),酉有殽邑(崤渑)(4),背河乡(向)洛(5),其固亦足恃。”良曰:“洛阳虽有此固,其中小,不过数百里,田地薄,四面受敌,此非用武之国。夫关中左殽(崤)函(6),右陇蜀(7),沃野千里,南有巴蜀之饶,北有胡苑之利(8),阻三面而固守,独以一面东制诸侯。诸侯安定,河、渭漕挽天下(9),西给京师;诸侯有变,顺流而下,足以委输(10)。此所谓金城千里(11),天府之国(12)。刘敬说是也。”于是上即日驾,西都关中。

  (1)刘敬:刘邦的谋臣。本书有其传。(2)山东:指崤山或华山以东的地区。(3)成皋:邑名。今河南荥阳县西北的记水镇。(4)崤:崤山。在今河南洛宁县西北。渑:渑池水。在河南省境内,源于熊耳山,经宜阳县,向东南流入洛水。(5)河:黄河。洛:洛水,今河南省洛河。(6)左:指东面;下文“右”,指西面。崤:崤山。函:函谷关。(7)陇:陇山。在今陕西陇县西北。蜀:指岷山,在今四川和甘肃两省接界处。陇山与岷山相连。(8)胡苑之利:指关中北部与匈奴等族毗邻的牧场的畜牧业。陈直以为“胡苑”是指上林苑及其中的湖沼,“胡”即湖。(9)河:黄河。渭:渭水。漕挽:以船水路运输。(10)委输:输送供应。(11)金城:言城池坚固(犹如金铸之城)。(12)天府:言府库充实(犹如天赐之府)。

  良从入关,性多疾(1),即道(导)引不食谷(2),闭门不出岁余。

  (1)性:这里指体质。(2)导引:古时的一种气功健身运动。不食谷:也称辟谷,即所谓不吃烟火食。导引与辟谷乃古时道家提倡的养身之术。

  上欲废太子(1),立戚夫人子赵王如意(2)。大臣多争,未能得坚决也(3)。吕后恐,不知所为。或谓吕后曰:“留侯善画计,上信用之。”吕后乃使建成侯吕泽劫良(4),曰:“君常为上谋臣,今上日欲易太子,君安得高枕而卧?”良曰:“始上数在急困之中,幸用臣策;今天下安定,以爱欲易太子,骨肉之间,虽臣等百人何益!”吕泽强要曰:“为我画计。”良曰:“此难以口舌争也。顾上有所不能致者四人(5)。四人年老矣,皆以上嫚(慢)侮士,故逃匿山中,义不为汉臣。然上高此四人。今公诚能毋爱金玉壁帛,令太子为书,卑辞安车(6),因使辨(辩)士固请,宜来(7)。来,以为客,时从入朝,令上见之,则一助也。”于是吕后令吕泽使人奉太子书,卑辞厚礼,迎此四人。四人至,客建成侯所。

  (1)太子:指吕后所生的刘盈。(2)戚夫人:刘邦的宠妃。赵王如意,戚夫人所生,刘邦之第三子。(3)坚决:最后决定之意。(4)吕泽:据《外戚恩泽侯表》,当作吕释之。此误,下文亦误。劫:强制。(5)致:招致。四人:据《史记》所载四人是东园公、角里先生、绮里季、夏黄公。(6)安车:古时一种较为安稳舒适的小车。(7)宜来:会来之意。

  汉十一年,黥布反,上疾,欲使太子往击之。四人相谓曰:“凡来者,将以存太子。太子将兵,事危矣。”乃说建成侯曰:“太子将兵,有功即位不益(1),无功则从此受祸。且太子所与俱诸将,皆与上定天下枭将也,今乃使太子将之,此无异使羊将狼,皆不肯为用,其无功必矣。臣闻‘母爱者子抱(2)’,今戚夫人日夜侍御,赵王常居前,上曰‘终不使不肖子居爱子上’明其代太子位必矣。君何不急请吕后承间为上泣言(3):‘黥布,天下猛将,善用兵,今诸将皆陛下故等夷(4),乃令太子将,此属莫肯为用,且布闻之,鼓行而西耳(5)。上虽疾,强载辎车(6),卧而护之,诸将不敢不尽力,上虽苦,强为妻子计。“于是吕泽夜见吕后。吕后承间为上泣而言,如四人意。上曰:“吾惟之,竖子固不足遣,乃公自行耳。”于是上自将而东,群臣居守,皆送至霸上。良疾,强起至曲邮(7),见上曰:“臣宜从,疾甚。楚人剽疾(8),愿上慎毋与楚争锋。”因说上令太子为将军监关中兵。上谓“子房虽疾,强卧傅太子”。是时叔孙通已为太傅(9),良行少傅事(10)。

  (1)有功即位不益:言有功对于太子之位无所增益。(2)母爱者子抱:当时的成语。言其母受宠,其子则为父所抱(喜爱)。(3)承间:利用时机。(4)故等夷:旧日平辈。(5)鼓行:谓进军。古时用兵,击鼓而进,鸣金收兵。(6)强:打起精神之意。辎车:占时一种有惟盖的可供坐卧休息的车子。(7)曲邮:地名。在今陕西临潼县南。(8)剽疾:勇猛迅捷。(9)叔孙通:薛县人,本书有其传。太傅:太子太傅,辅导太子之官。(10)少傅:太子少傅,也是辅导太子之官,位次于太傅。

  汉十二年,上从破布归,疾益甚,愈欲易太子。良谏不听,因疾不视事。叔孙太傅称说引古(1),以死争太子。上阳(佯)许之,犹欲易之。及宴,置酒,太子侍。四人者从太子,年皆八十有余,须眉皓白,衣冠甚伟。上怪,问曰:“何为者?”四人前对,各言其姓名。上乃惊曰:“吾求公,避逃我,今公何自从吾儿游乎?”四人曰:“陛下轻士善骂,臣等义不辱,故恐而亡匿。今闻太子仁孝,恭敬爱士,天下莫不延颈愿为太子死者,故臣等来。”上曰:“烦公幸卒调护太子(2)。”

  (1)引古:《史记》作“引古今”,是也。(2)调护:调理,护持。调,有调和矛盾、纠正过失之义。

  四人为寿已毕,趋去。上目送之,召戚夫人指视(示)曰:“我欲易之,彼四人为之辅,羽翼已成(1),难动矣。吕氏真乃主矣(2)。”戚夫人泣涕,上曰:“为我楚舞,吾为若楚歌(3)。”歌曰:“鸿鹄高飞(4),一举千里,羽翼以就,横绝四海(5)。横绝四海,又可奈何!虽有缴缴(6),尚安所施!”歌数阕(7),戚夫人歔欷流涕。上起去,罢酒。竟不易太子者,良本招此四人之力也。

  (1)羽翼:比喻左右辅佑。(2)乃主:你的主。乃:你。(3)若:你。(4)鸿鹄(hú):天鹅。(5)横绝:横超。(6)矰缴(zēngzhuó):泛指射击工具。矰:一种射鸟之箭。缴:系于箭尾的丝绳。(7)阕(què):乐曲终了,称“阕”。唱了几遍,称“歌数阕”。

  良从上击伐(1),出奇计下马邑(2),及立萧相国(3),所与从容言天下事甚众,非天下所以存亡,故不著(4)。良乃称曰:“家世相韩,及韩灭,不爱万金之资,为韩报仇强秦,天下震动。今以三寸舌为帝者师,封万户,位列侯,此布衣之极,于良足矣。愿弃人间事,欲从赤松子游耳(5)。”乃学道(6),欲轻举(7)。高帝崩,吕后德良,乃强食之,曰:“人生一世间,如白驹之过隙(8),何自苦如此!”良不得已,强听食。后六岁薨(9),谥曰文成侯。

  (1)击伐:指汉高帝十年秋讨伐自称代王而叛汉的陈豨。(2)马邑:县名。今山西朔县。豨出奇计:可能是出了以金收买陈豨部将之计。(3)立萧相国;以萧何为相国,是张良的主张。(4)著:记述。(5)赤松子:相传为古代仙人之号。(6)道:谓仙道,即辟谷、导引之术。(7)轻举:升化之意。(8)白驹过隙:古代成语,形容时光流逝之速。(9)后六岁:《史记》作“后八年’。汉高帝死于十二年(前195)。张良死于高后二年(前186),当作“后九年”。据《功臣侯表》,张良以高帝六年(前201)正月受封,十六年薨,其死当在高后二年。

  良始听见下邳圯上老父与书者,后十三岁从高帝过济北,果得谷城山下黄石,取而宝祠之(1)。及良死,并葬黄石(2)。每上冢伏腊祠黄石(3)。

  (1)宝祠:珍重地供祭。(2)并葬黄石:谓将黄石并葬于张良冢。(3)伏腊:两种祭祀之名,夏季伏天之祭曰“伏”,冬季腊月之祭曰“腊”。

  子不疑嗣侯,孝文三年坐不敬(1),国除。

  (1)孝文三年坐不敬:《功臣侯表》作“孝文五年坐与门大夫谋杀故楚内史,赎为城旦”。《史》表略同。

  陈平,阳武户牖乡人也(1)。少时家贫,好读书,治黄帝、老子之术。有田三十亩,与兄伯居(2)。伯常耕田,纵平使游学。平为人长大美色,人或谓平:“贫何食而肥若是?”其嫂疾平之不亲家生产(3),曰:“亦食糠覈耳(4)。有叔如此,不如无有!”伯闻之,逐其妇弃之。

  (1)阳武:县名。在今河南原阳县东南。户牖(yǒu)乡:乡名。在今河南兰考县北。(2)伯:犹老大。(3)亲家:顾家之意。(4)覈:粗糠。

  及平长,可取(娶)妇,富人莫与者,贫者平亦愧之。久之,户牖 富人张负有女孙(1),五嫁夫辄死,人莫敢取(娶),平欲得之。邑中有大丧,平家贫侍丧(2),以先往后罢为助(3)。张负既见之丧所,独视伟平(4),平亦以故后去。负随平至其家,家乃负郭穷巷(5),以席为门,然门外多长者车辙。张负归,谓其子仲曰(6):“吾欲以女孙子陈平。”仲曰:“平贫不事事(7),一县中尽笑其所为,独柰何予之女?”负曰:“固有美如陈平长贫者乎?”卒与女,为平贫,乃假贷市以聘(8),予酒肉之资以内(纳)妇。负戒其孙曰:“毋以贫故,事人不谨。事兄伯如事乃父,事嫂如事乃母。”平既娶张氏女,资用益饶,游道日广(9)。

  (1)张负:张家老妇。女孙:孙女。(2)侍丧:协助料理丧事。(3)先往后罢:早去晚走。(4)视伟平:看重陈平。(5)负郭:倚着城郭。(6)仲:犹老二。(7)不事事:言不从事生产。(8)假货币以聘:贷给陈平钱,让其行聘。(9)游道:交游之道。

  里中社(1),平为宰(2),分肉甚均,里父老曰:“善,陈孺子之为宰!”平曰:“嗟乎,使平得宰天下,亦如此肉矣!”

  (1)里:指库上里,当时属户牖乡。参考《太平御览》五三二引蔡邕《陈留东昏库上里社碑》。社:古时祭祀土神曰“社”。春日祭祀以祈年丰曰“春社”,秋日祭祀以谢丰年曰“秋社”。(2)宰:主持割肉分配。

  陈涉起王,使周市略地(1),立魏咎为魏王(2),与秦军相攻于临济(3)。平已前谢兄伯(4),从少年往事魏王咎,为太仆(5),说魏王,王不听。人或谗之,平亡去。

  (1)周市:陈胜部将,见本书《陈胜传》。(2)魏咎:战国时魏贵族的后裔,秦末为魏王,见本书《陈胜传》。(3)临济:邑名,在今河南封丘县东。(4)谢:告辞。(5)太仆:专管车马的官。

  项羽略地至河上,平往归之,从之破秦,赐爵卿(1)。项羽之东王彭城也,汉王还定三秦而东。殷王反楚(2),项羽乃以平为信武君,将魏王客在楚者往击,殷降而还。项王使项悍拜平为都尉(3),赐金二十溢(镒)。居无何(4),汉攻下殷,项王怒,将诛定殷者。平惧诛,乃封其金与印,使使归项王,而平身间行杖剑亡。渡河,船人见其美丈夫,独行,疑其亡将,要(腰)下当有宝器金玉,目之,欲杀平,平心恐,乃解衣裸而佐刺船(5)。船人知其无有,乃止。

  (1)爵卿:爵位如卿,然不冶事。(2)殷王:司马卬,被项羽封为殷王。(3)都尉:位低于将军的武官。(4)居无何:没过多久。(5)刺船:撑船。

  平遂至修武降汉(1),因魏无知求见汉王(2),汉王召人。是时,万石君石奋为中涓(3),受平谒(4)。平等十人俱进(5),赐食。王曰:“罢,就舍矣。”平曰:“臣为事来,所言不可以过今日。”于是汉王与语而说(悦)之,问曰:“子居楚何官?”平曰:“为都尉。”是日拜平为都尉,使参乘(6),典护军(7)。诸将尽喧,曰:“大王一日得楚之亡卒,未知高下,而即与共载,使临护长者!”汉王闻之,愈益幸平,遂与东伐项王。至彭城为楚所败,引师而还。收散兵至荣阳,以平为亚将(8),属韩王信,军广武(9)。

  (1)修武:县名。在今河南获嘉县。(2)魏无知:名情,见本书《张敞传》。(3)石奋:号称万石君,本书有其传。中涓:主管王宫清扫诸事,后来专指侍臣。(4)谒:名片。(5)十人:可能“七人”之误,《史记》作“七人”。(6)参乘:亦称陪乘,与帝王同车的警卫人员;有时使臣参乘以示宠信。(7)典护军:掌管督察诸军将士。(8)亚将:仅次于主将之将。(9)广武:城名。筑于广武山上,在今河南荣阳县北。

  绛、灌等或谗平曰(1):“平虽美丈夫,如冠玉耳,其中未必有也(2)。闻平居家时盗其嫂(3);事魏王不容,亡而归楚;归楚不中,又亡归汉。今大王尊官之,令护军。臣闻平使诸将,金多者得善处,金少者得恶处。平,反覆乱臣也,愿王察之。”汉王疑之,以让无知,问曰:“有之乎?”无知曰:“有”汉王曰:“公言其贤人何也?”对曰:“臣之所言者,能也;陛下所问者,行也。今有尾生、孝已之行(4),而无益于胜败之数,陛下何暇用之乎?今楚汉相距(拒),臣进奇谋之士,顾其计诚足以利国家耳(5)。盗嫂受金又安足疑乎?”汉王召平而问曰:“吾闻先生事魏不遂(6),事楚而去,今又从吾游,信者固多心乎(7)?”平曰:“臣事魏王,魏王不能用臣说,故去事项王。项王不信人,其所任爱,非诸项即妻之昆弟,虽有奇士不能用。臣居楚闻汉王之能用人,故归大王。裸身来,不受金无以为资。诚臣计划有可采者,愿大王用之;使无可用者,大王所赐金具在,请封输官(8),得请骸骨(9)。”汉王乃谢(10),厚赐,拜以为护军中尉(11),尽护诸将,诸将乃不敢复言。

  (1)绎:绛侯周勃。灌:灌婴。本书有周勃、灌婴传。(2)如冠玉,其中未必有:犹言金玉其外,未必中用。(3)盗:私通之意。(4)尾生:相传古时最守信之士。孝已:商高宗武丁之子,最有孝行。(5)顾:持也。“国家”下夺一“否”字,《史记》有“不(否)”。(6)不遂:不达之意。(7)多心:谓三心二意。(8)封输官:原封不动地交还官府。(9)请骸骨:辞官引退的客套语。(10)谢:道歉。(11)护军中尉:官名,掌管督察与调度诸将。

  其后,楚急击,绝汉甬道(1),围汉王于荥阳城。汉王患之,请割荥阳以西和。项王弗听。汉王谓平曰:“天下纷纷,何时定乎?”平曰:“项王为人,恭敬爱人,士之廉节好礼者多归之。至于行功赏爵邑,重之(2),士亦以此不附。今大王嫚(慢)而少礼,士之廉节者不来,然大王能饶人以爵邑(3),士之顽顿眷利无耻者亦多归汉(4)。诚各去两短,集两长,天下指麾(挥)即定矣(5)。然大王资侮人(6),不能得廉节之士,顾楚有可乱者,彼项王骨鲠之臣亚父、钟离眛、龙且、周殷之属(7),不过数人耳。大王能出捐数万斤金,行反间(8),间其君臣(9),以疑其心,项王为人意忌信谗(10),必内相诛。汉因举兵而攻之,破楚必矣。”汉王以为然,乃出黄金万斤予平,恣所为,不问出入。

  (1)甬道:两侧筑有墙壁的遁道,以便运输粮草。(2)重:这里是吝啬之意。(3)饶:这里是厚赐之意。(4)顽顿者:不顾廉耻、没有气节之人。(5)指麾:同“指挥”。指麾(挥)即定:谓挥手即定。(6)资:谓天性。(7)骨鲠(gěng)之臣:忠直敢谏之臣,这里意谓骨干重臣。亚父:指范增。钟离眛:项羽部将。后投靠韩信,被迫自杀。龙且(jū):项羽部将,后被韩信所杀。周殷:楚将,后叛楚归汉。(8)反间:指离间敌人,使其内讧。(9)间:离间,挑拨。(10)意忌:疑忌。

  平即多以金纵反间于楚军,宣言诸将钟离眛等为项王将,功多矣,然终不得列地而王,欲与汉为一,以灭项氏,分王其地。项王果疑之,使使至汉,汉为太牢之具(1),举进,见楚使,即阳(佯)惊曰:“以为亚父使,乃项王使也!”复持去,以恶草具进楚使(2)。使归,具以报项王,果大疑亚父。亚父欲急击下荥阳城,项王不信,不肯听亚父。亚父闻项王疑之,乃大怒曰:“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为之!愿乞骸骨归!”归未至彭城,疽发背而死(3)。

  (1)太牢:古时祭祀与宴会,牛、羊、猪三牲俱全称“太牢”,缺牛称“少年”。太牢在这里是丰盛之意。具:食品。(2)恶草具:粗劣的食品。(3)疽(jū):痛疮。

  平乃夜出女子二千人荥阳东门,楚因击之。平乃与汉王从城西门出去。遂入关,收聚兵而复东。

  明年,淮阴侯信破齐,自立为假齐王,使使言之汉王。汉王怒而骂,平蹑汉王(1)。汉王悟,乃厚遇齐使,使张良往立信为齐王。于是封平以户牖乡。用其计策,卒灭楚。

  (1)蹑(niè)汉王:言踩汉王之足。

  汉六年,人有上书告楚王韩信反,高帝问诸将,诸将曰:“亟发兵坑竖子耳(1)。”高帝默然。以问平,平固辞谢,曰:“诸将云何?”上具告之。平曰:“人之上书言信反,人有闻知者乎(2)?”曰:“未有。”曰:“信知之乎?”曰:“弗知。”平曰:“陛下兵精孰与楚(3)?”上曰:“不能过也。”平曰:“陛下将用兵有能敌韩信者乎?”上曰:“莫及也。”平曰:“今兵不如楚精,将弗及,而举兵击之,是趣(促)之战也,窃为陛下危之。”上曰:“为之奈何?”平曰:“古者天子巡狩,会诸侯。南方有云梦(4),陛下弟出伪游云梦(5),会诸侯于陈(6)。陈,楚之西界,信闻天子以好出游,其势必郊迎谒。而陛下因禽(擒)之,特一力士之事耳。”高帝以为然,乃发使告诸侯会陈,“吾将南游云梦”。上因随以行(7)。行至陈,楚王信果郊迎道中。高帝豫(预)具武士(8),见信,即执缚之。语在《信传》。

  (1)亟:急速。(2)人:指其他人。(3)与:如也。(4)云梦:云梦泽,柱今洞庭湖、洪湖一带。(5)弟:但也。(6)陈:县名。在今河南淮阳县。(7)随:随即。(8)预具:言事先准备。

  遂会诸侯于陈。还至洛阳,与功臣剖符定封,封平为户牖侯,世世勿绝,平辞曰:“此非臣之功也。”上曰:“吾用先生计谋,战胜克敌,非功而何?”平曰:“非魏无知臣安得进?”上曰:“若子可谓不背本矣(1)!”乃复赏魏无知。

  (1)若:如也。子:尊称。

  其明年,平从击韩王信于代(1)。至平城(2),为匈奴围,七日不得食。高帝用平奇计,使单于阏氏解(3),围以得开。高帝既出,其计秘,世莫得闻。高帝南过曲逆(4),上其城,望室屋甚大,曰:“壮哉县!吾行天下,独见洛阳与是耳。”顾问御史(5):“曲逆户口几何?”对曰:“始秦时三万余户,间者兵数起(6),多亡匿,今见五千余户。”于是诏御史(7),更封平为曲逆侯,尽食之(8),除前所食户牖。

  (1)代:指当时的代国。(2)平城:县名。在今山西大同市东。(3)阏氏(yānzhī):单于夫人之号,如汉帝之后。(4)曲逆:县名。在今河北完县东南。(5)御史:指掌管图书档案的御史,属御史大夫。(6)间者:犹言近期。(7)御史:指御史大夫。(8)尽食之:谓以全县为食邑。

  平自初从,至天下定后,常(尝)以护军中尉从击臧茶、陈稀、黥布(1)。凡六出奇计,辄益邑封。奇计或颇秘,世莫得闻也。

  (1)常:同“尝”。

  高帝从击布军还,病创,徐行至长安。燕王卢绾反(1),上使樊哙以相国将兵击之。既行,人有短恶哙者(2),高帝怒曰:“哙见吾病,乃几(冀)我死也(3)!”用平计,召绛侯周勃受诏床下:曰“陈平乘驰传载勃代哙将(4),平至军中即斩哙头!”二人既受诏,驰传未至军。行计曰(5):“樊哙,帝之故人,功多,又吕后女弟吕须夫(6),有亲且贵,帝以忿怒故欲斩之,即恐后悔。宁囚而致上,令上自诛之。”未至军,为坛,以节召樊哙(7)。哙受诏,即反接(8),载槛车诣长安(9),而令周勃代将兵定燕(10)。

  (1)卢绾反:其事见本书《卢绾传》。(2)短恶:谓谗毁。(3)冀:希望。(4)驰传:马拉的传车。传车为古代传送公文与接送官吏之用。(5)行计:且行且计(考虑)。(6)女弟:妹。吕须:吕后(雉)之妹,樊哙之妻。(7)节:使者所持的信物。(8)反接:反绑两手。(9)槛车:囚车。(10)燕:指燕王国。

  平行闻高帝崩,平恐吕后及吕须怒,乃驰传先去。逢使者诏平与灌婴屯于荣阳。平受诏,立复驰至宫,哭殊悲,因奏事丧前。吕后哀之,曰:“君出休矣!”平畏谗之就(1),因固请之,得宿卫中。太后乃以为郎中令(2),日傅教帝。是后吕须谗乃不得行。樊哙至,即赦复爵邑。

  (1)就:成也。(2)郎中令:官名,掌管守卫宫殿门户。

  惠帝六年,相国曹参薨,安国侯王陵为右丞相,平为左丞相。  

  王陵,沛人也。始为县豪,高祖微时兄事陵。及高祖起沛,入咸阳,陵亦聚党数千人,居南阳(1),不肯从沛公。及汉王之还击项籍,陵乃以兵属汉。项羽取陵母置军中,陵使至,则东乡(向)坐陵母,欲以招陵。陵母既私送使者,泣曰:“愿为老妾语陵,善事汉王。汉王长者,毋以老妾故持二心,妾以死送使者。”遂伏剑而死。项王怒,亨(烹)陵母。陵卒从汉王定天下。以善雍齿。雍齿,高祖之仇。陵又本无从汉之意,以故后封陵,为安国侯(2)。

  (1)南阳:郡名。治宛县(在今河南南阳市)。(2)安国:县名。在今河北安国县东南。

  陵为人少文任气(1),好直言。为右丞相二岁,惠帝崩。高后欲立诸吕为王,问陵。陵曰:“高皇帝刑白马而盟曰:‘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击之。’今王吕氏,非约也。”太后不说(悦)。问左丞相平及绛侯周勃等,皆曰:“高帝定天下,王子弟;今太后称制,欲王昆弟诸吕,无所不可。”太后喜。罢朝,陵让平、勃曰:“始与高帝唼血而盟(2),诸君不在邪?今高帝崩,太后女主,欲王吕氏,诸君纵欲阿意背约,何面目见高帝于地下乎!”平曰:“于面折廷争(3),臣不如君;全社稷,定刘氏后,君亦不如臣。”陵无以应之。于是吕太后欲废陵,乃阳(佯)迁陵为帝太傅(4),实夺之相权。陵怒,谢病免,杜门竟不朝请(5),十年而薨。

  (1)少文任气:少文学而使性子。(2)唼(shà)血:同“歃血”。(3)面折:当面批评。廷争:当朝谏诤。(4)太傅:辅导太子之官。(5) 朝请:朝见天子。汉制,诸侯朝见天子,春曰朝,秋曰请。

  陵之免,吕太后徙平为右丞相,以辟阳侯审食其为左丞相(1)。食其亦沛人也。汉王之败彭城西,楚取太上皇、吕后为质,食其以舍人侍吕后。其后从破项籍为侯,幸于吕太后(2)。及为相,不治(3),监宫中,如郎中令,公卿百官皆因决事。

  (1)审食其(yìjí):沛县人,吕后之宠臣。(2)杨树达以为,自“以辟阳侯审食其为左丞相”,至“幸于吕太后”,乃文中自注。(3)不治:谓不理本职之事。

  吕须常以平前为高帝谋执樊哙,数谗平曰:“为丞相不治事,日饮醇酒戏妇人。”平闻,日益甚。吕太后闻之,私喜(1)。面质吕须于平前(2),曰:“鄙语曰‘儿妇人口不可用(3)’,顾君与我何如耳,无畏吕须之谮。”

  (1)私喜:谓暗自高兴。吕后因陈平耽于逸乐,不顾国事,正方便于自己专权谋私,故而私喜。(2)质:询问。(3)儿妇人口不可用:谓小儿妇人之言不可听。

  吕太后多立诸吕为王,平伪听之。及吕太后崩,平与太尉勃合谋,卒诛诸吕,立文帝,平本谋也。审食其免相,文帝立,举以为相(1)。

  (1)举:选拔之意。

  太尉勃亲以兵诛吕氏,功多;平欲让勃位,乃谢病(1)。文帝初立,怪平病,问之。平曰:“高帝时,勃功不如臣;及诛诸吕,臣功亦不如勃。愿以相让勃。”于是乃以太尉勃为右丞相,位第一;平徙为左丞相,位第二。赐平金千斤,益封三千户。

  (1)谢病:声称有病而辞职。

  居顷之,上益明习国家事,朝而问右丞相勃曰:“天下一岁决狱几何(1)?”勃谢不知。问“天下钱谷一岁出入几何?”勃又谢不知。汗出洽背,愧不能对。上亦问左丞相平。平曰:“有主者(2)。”上曰:“主者为谁乎?”平曰:“陛下即问决狱,责廷尉(3);问钱谷,责治粟内史(4)。”上曰:“苟各有主者,而君所主何事也?”平谢曰:“主臣(5)!陛下不知其驾下(6),使待罪宰相(7)。宰相者,上佐天子理阴阳,顺四时,下遂万物之宜,外填(镇)抚四夷诸侯,内亲附百姓,使卿大夫各得任其职也(8)。”上称善。勃大惭,出而让平曰:“君独不素教我乎!”平笑曰:“君居其位,独不知其任邪?且陛下即问长安盗贼数,又欲强对耶?”于是绦侯自知其能弗如平远矣。居顷之,勃谢免相,而平颛(专)为丞相。

  (1)决狱:判决的案件。(2)主者:指专职官吏。(3)廷尉:掌管刑狱的长官。 (4)治粟内史:掌管钱粮、盐铁和国家财政收支的长官。(5)主臣:惶恐之意。(6)驽:劣马。驽下:自谦之词。犹言不才。(7)待罪:供职的谦词。(8)卿、大夫:泛指朝廷各级官吏。

  孝文二年,平薨,谥曰献侯。传子至曾孙何,坐略人妻弃市(1)。王陵亦至玄孙,坐酎金国除(2)。辟阳侯食其免后三岁而为淮南王听杀,文帝令其子平嗣侯。淄川王反,辟阳近淄川(3).平降之(4),国除。

  (1)弃市:处死。古时常于闹市处死罪犯,并抛尸于市.故曰“弃市”。(2)酎金:汉律,诸侯于宗庙祭祀时献金助祭,曰“耐金”。献金的质与量达不到标准,则要治罪。(3)辟阳近淄川:辟阳在今河北冀县东南,淄川王国剧县在今山东寿光县东南,两地相近。(4)平:审平,审食其之子。

  始平曰(1):“我多阴谋(2);道家之所禁。吾世即废(3),亦已矣,终不能复起,以吾多阴祸也(1)。”其后曾孙陈掌以卫氏亲戚贵(5),愿得续封,然终不得也。

  (1)平:陈平。(2)阴谋:指诡秘用计。(3)世:嗣也。即:犹若。(4)阴祸:古人有的迷信,干好事则积阴功,干坏事则积阴祸,终究会得到报应。(5)陈掌:卫青的女婿,卫少儿(卫青之姐)的情夫。

  周勃,沛人(1)。其先卷人也(2),徙沛。勃以织薄曲为生(3),常以吹萧给丧事(4),材官引强(5)。

  (1)沛:县名。今江苏沛县。(2)卷(quān):县名。在今河南原阳县西。(3)薄曲:蚕箔(hě)。用芦苇或竹片编成的养蚕器具,如席子与筛子。(4)吹萧给丧事:指在治丧者哀乐队中吹萧。(5)材官:汉代内郡的正卒。引强:拉强弓。

  高祖为沛公初起,勃以中涓从攻胡陵(1),下方与(2)。方与反,与战,却敌。攻丰(3),击秦军砀东(4)。还军留及萧(5)。复攻砀,破之。下下邑(6),先登(7)。赐爵五大夫(8)。攻蒙、虞(9),取之。击章邯车骑殿(10)。略定魏地(11)。攻辕戚、东缗(12),以往至栗(13),取之。攻啮桑(14),先登。击秦军阿下(15)。破之,追至濮阳(16),下蕲城(17)。攻都关、定陶(18),袭取宛朐(19),得单父令(20)。夜袭取临济(21),攻寿张(22),以前至卷,破李由雍丘下(23)。攻开封(24),先至,城下,为多(25)。后章邯破项梁,沛公与项羽引兵东如砀。自初起沛还至砀,一岁二月。楚怀王封沛公号武安侯。为砀郡长。沛公拜勃为襄贲令(26)。从沛公定魏地,攻东郡尉于成武(27),破之。攻长社(28),先登。攻颖阳、缑氏(29),绝河津(30)。击赵贲军尸北(31)。南攻南阳守(32),破武关、峣关(33)。攻秦军于蓝田(34)。至咸阳(35),灭秦。

  (1)胡陵:县名。在今山东鱼台县东南。(2)方与(fàngyù):县名。在今山东鱼台县北。(3)丰:邑名。在今江苏丰县。(4)砀(dàng):秦郡名。治砀县(在今河南永城北)。(5)留:县名。在今江苏沛县东南。萧:县名。在今安徽萧县西北。(6)下邑:县名。在今安徽砀山县。(7)先登:先攻上城墙。(8)五大夫:爵名,第九级。(9)蒙:县名。在今河南商丘县东北。虔:县名。在今河南虞城北。(10)殿:后续部队。(11)魏地:指战国时魏国之地,今河南东部地区。(12)辕戚:县名。在今山东嘉祥西南。东缗(mín):县名。在今山东金乡县东北。(13)栗:县名。在今河南夏邑县。(14)啮(niè)桑:亭名。在今江苏沛县西南。(15)阿下:东阿(在今山东东阿西南)城下。(16)濮阳:县名。在今河南濮阳县西南。(17)蕲(qí):当作“甄”(参考《史记·绛侯周勃世家》)。甄城,邑名。在今山东鄄城北,与东阿、濮阳相近。蕲城,在今安徽宿县,距东阿、濮阳甚远。(18)都兰:县名。在今山东鄄城东北。定陶:县名。在今山东定陶西北。(19)宛朐(yuān qú):即寃句,县名。在今山东菏泽市西南。(20)单父(shànfǔ):县名。在今山东单县。令:县令。(21)临济:邑名。在今河南封丘东。(22)寿张:县名。在今山东东平县西。(23)李由:秦三川郡守,李斯之子。雍丘:县名。在今河南杞县。(24)开封:县名。在今河南开封市南。(25)为多:指战功多。(26)襄贲令:襄贲(在今江苏东海县)县令。(27)东郡:东郡的军事长官。成武:县名。今山东成武。(28)长社:邑名。在今河南长葛县西。(29)颓阳:县名。在今河南许昌西。缑(gōu)氏:县名。在今河南偃师东南。(30)绝:阻断。河津:黄河的渡口。这里指平阴津,在今河南孟津东北。(31)赵贲:秦将。尸:尸乡,在今河南偃师西南。(32)南阳:郡名。治宛县(今河南南阳市)。守(jì):秦南阳郡守吕。(33)武关:在今陕西商南县东南。峣(yáo)关:又名蓝田关,在今陕西蓝田东南。(34)蓝田:县名。在今陕西蓝田西南。(35)咸阳:秦国都。在今陕西咸阳市东北。

  项羽至,以沛公为汉王。汉王赐勃爵为威武侯。从入汉中(1),拜为将军。还定三秦(2),赐食邑怀德(3)。攻槐里、好峙(4),最(5)。北击赵贲、内史保于咸阳(6),最。北救漆(7)。击章平、姚卬军(8)。西定(9)。还下郿、频阳(10)。围章邯废丘(11),破之。西击益已军(12),破之。攻上(13)。东守峣关。击项籍,攻曲遇(14),最。还守敖仓(15),追籍。籍已死,因东定楚地泗水、东海郡(16),凡得二十二县。还守洛阳、栎阳(17)赐与颍阴侯共食钟离(18)。以将军从高祖击燕王臧荼(19),破之易下(20)。所将卒当驰道为多(21)。赐爵列侯,剖符世世不绝。食绛八千二百八十户(22)。

  (1)汉中:郡名。治南郑(在今陕西汉中市东)。(2)三秦:指关中地区。项羽将军关中分封给三个秦将,即雍王章邯、塞王司马欣、翟王董翳,故名三秦。(3)怀德:县名。在今陕西大荔县东南。(4)槐里:县名。在今陕西兴平县东南。好畤(zhì):县名。在今陕西乾县东。(5)最:军功第一。(6)内史:秦京城的行政长官。保:内史之名。(7)漆:县名。在今陕西彬县。(8)章平、姚卬(áng):章邯部将。章平,章邯之弟。(9)(qiān):县名。在今陕西陇县南。(10)湄:县名。在今陕西眉县东。频阳:县名。在今陕西富平县东北。(11)废丘:即槐里(汉改名)。(12)益已:章邯部将。(13)上邽(guī):县名。在令甘肃天水市。(14)曲遇:小邑名。在今河南中牟县。(15)敖仓:秦在敖山上修建的粮仓,在今河南荥阳北。(16)泗水:郡名。汉改名沛郡,治相县(在今安徽淮北市西北)。东海:郡名。治郯县(在今山东郯城西北)。(17)洛阳:在今洛阳市东北。栎(yuè)阳:县名。在今陕西临渔东北。(18)颍阳侯:灌婴。共食:共享租税。钟离:县名。在今安徽凤阳东。(19)臧荼(tú):封为燕王,后叛汉,被俘。(20)易:县名。在今河北保定市东北。(21)当驰道:指在驰道上守卫与阻击。(22)绛:县名。在今山西侯马市东北。

  以将军从高帝击韩王信于代(1),降下霍人(2)。以前至武泉(3),击胡骑,破之武泉北。转攻韩信军铜鞮(4),破之。还,降太原六城(5)。击韩信胡骑晋阳下(6),破之,下晋阳。后击韩信军于硰石(7),破之,追北八十里(8)。还攻楼烦三城(9),因击胡骑平城下(10),所将卒当驰道为多。勃迁为太尉。

  (1)代:汉初代王国,后改为代郡,治代,在今河北蔚县东北。(2)霍人:邑名。在今山西繁峙县西南。(3)武泉:邑名。在今山西左玉县西北。胡骑:指匈奴的骑兵。(4)铜鞮(di):县名。在今山西沁县两南。(5)太原:郡名。治晋阳。(6)晋阳:县名。在今山西太原市西南。(7)硰(shā)石:邑名。在今山西静乐县东北。(8)追北:追击败兵。(9)楼烦:县名。在今山西武宁县。(10)平城:县名。在今山西大同市东北。

  击陈豨,屠马邑(1),所将卒斩稀将军乘马降(2)。转击韩信、陈豨、赵利军于楼烦(3),破之。得稀将宋最、雁门守圂(4)。因转攻得云中守遫、丞相箕肄、将军博(5)。定雁门郡十七县,云中郡十二县。因复击稀灵丘(6),破之,斩豨丞相程纵、将军陈武、都尉高肄。定代郡九县。

  (1)马邑:县名。在今山西朔县。(2)乘马降:姓乘马,名降。(3)赵利:陈豨部将。(4)雁门:郡名。治善无(在今山西左玉东南)。圂(hùn):雁门郡守之名。(5)云中:郡名。治云中(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西南)。遫(sù):云中郡守之名。(6)灵丘:县名。在今山西灵丘东。

  燕王卢绾反,勃以相国代樊哙将,击下蓟(1),得绾大将抵、丞相偃、守陉、太尉弱、御史大夫施,屠浑都(2)。破绾军上兰(3),后击缩军沮阳(4)。追至长城,定上谷十二县(5),右北平十六县(6),辽东二十九县(7),渔阳二十二县(8)。最从高帝得相国一人(9),丞相二人,将军、二千石各三入(10);别破军二(11),下城三,定郡五,县七十九,得丞相、大将各一人。

  (1)蓟(jì):县名。在今北京市西南。(2)浑都:县名。又名军都,在今北京市昌平县东。(3)上兰:疑即马兰溪。在今河北怀来东北。(4)沮阳:县名。在今河北怀来东南。(5)上谷:郡名。治沮阳。(6)右北平:郡名。治无终(在今河北蓟县)。(7)辽东:郡名。治襄平(今辽宁辽阳市)。(8)渔阳:郡名。治渔阳(在今北京市密云西南)。(9)最:总计。从高帝:指跟从刘邦作战。(10)二千石:这里是指郡守。(11)别:另外,指单独作战。

  勃为人木强敦厚(1),高帝以为可属(嘱)大事。勃不好文学,每召诸生说士(2),东乡(向)坐责之(3):“趣(促)为我语。”其椎少文如此(4)。

  (1)木强:质朴刚直。敦厚:忠厚稳重。(2)士:当作“事”。(3)东向坐:面朝东坐。当时以东向坐为尊。责:命令。(4)椎:直率。文:修饰,客套。

  勃既定燕而归,高帝已崩矣,以列侯事惠帝。惠帝六年,置太尉官,以勃为太尉。十年(1),高后崩。吕禄以赵王为汉上将军,吕产以吕王为相国,秉权,欲危刘氏。勃与丞相平、朱虚侯章共诛诸吕。语在《高后纪》。

  (1)十年:指周勃重任太尉之第十年(前180)。

  于是阴谋以为“少帝及济川、淮阳、恒山王皆非惠帝子(1),吕太 后以计诈名它人子,杀其母,养之后宫,令孝惠之子,立以为后,用强吕氏。今已灭诸吕,少帝即长用事,吾属无类矣(2),不如视请侯贤者立之。”遂迎立代王,是为孝文皇帝。

  (1)阴谋:这里指秘密商量。少帝:刘泓,为吕后所立。济川:济川王刘大。淮阳:淮阳王刘武。恒山:恒山王刘朝。这四人皆非惠帝之子。(2)吾属:我们。无类:指遭受族诛。

  东牟侯兴居,朱虚侯章弟也,曰:“诛诸吕,臣无功,请得除宫(1),乃与太仆汝阴滕公入宫(2),滕公前谓少帝曰:“足下非刘氏(3),不当立。”乃顾麾(挥)左右执戟(4),皆仆兵罢(5)。有数人不肯去,宦者令张释谕告(6),亦去。滕公召乘舆车载少帝出。少帝曰:“欲持我安之乎(7)?”滕公曰:“就舍少府(8)。”乃奉天子法驾(9),迎皇帝代邪(10),报曰:“宫谨除(11)。”皇帝入未央宫,有谒者十人持敦卫端门(12),曰:“天子在也,足下何为者?”不得入。太尉往喻,乃引兵去,皇帝遂入。是夜,有司分部诛济川、淮阳、常山王及少帝于邪(13)。

  (1)除宫:清宫,扫除宫廷异己势力。(2)太仆:官名。掌管皇帝所乘车马,汝阴滕公:即夏侯婴,曾为滕令,封为汝阴侯。(3)足下:古代对人的敬称。(4)顾:以目示意。麾:同“挥”,指示。(5)仆兵:放下兵器。罢:离去。(6)宦者令:宦者的长官。(7)安之:往哪儿去?(7)少府:这里指少府的官署,(8)法驾:皇帝的乘舆。(10)代邸:代王在京的公馆。(11)宫谨除:已清宫之意。(12)端门:宫殿的正门。(13)有司:指主管部门与官吏。

  文帝即位,以勃为右丞相(1),赐金五千斤,邑万户,居十余月,人或说勃曰:“君既诛诸吕,立代王,威震天下,而君受厚赏处尊位以厌(餍)之(2),则祸及身矣。”勃惧,亦自危,乃谢请归相印(3)。上许之。岁余,陈丞相平卒,上复用勃为相。十余月,上曰:“前日吾诏列侯就国(4),或颇未能行,丞相朕所重,其为朕率列侯之国(5)。”乃免相就国。

  (1)右丞相:汉有时设左右丞相,以右相为尊。(2)厌(yàn):满足;当之不让之意。(3)谢:这里指辞官。(4)就国:回到封地,不在京都任职。(5)率:表率;带头之意。

  岁余,每河东守尉行县至终(1),绛侯勃自畏恐诛,常被甲,令家人持兵以见(2)。其后人有上书告勃欲反,下廷尉,逮捕勃治之。勃恐,不知置辞(3)。吏稍侵辱之。勃以千金与狱吏,狱吏乃书牍背示之(4),曰:“以公主为证”。公主者,孝文帝女也,勃太子胜之尚之(5),故狱吏教引为证。初,勃之益封,尽以予薄昭(6)。及系急,薄昭为言薄太后(7),太后亦以为无反事。文帝朝,太后以冒絮提文帝(8),曰:“绦侯绾皇帝玺(9),将兵于北军(10),不以此时反,今居一小县,顾欲反邪(11)!”文帝既见勃狱辞(12),乃谢曰(13):“吏方验而出之。”于是使使持节赦勃,复爵邑。勃既出,曰:“吾尝将百万军,安知狱吏之贵也(14)!”

  (1)河东:郡名。治安邑(在今山西夏县西北)。守尉:郡守、郡尉。行县:到所属各县巡视。(2)持兵:拿着武器。(3)置辞:措辞。(4)犊(dú):书写公文的木犊。(5)勃太子:周勃的长子周胜之。尚:古代臣民娶皇帝的女儿叫尚。(6)薄昭:薄太后之弟,文帝之舅。(7)以言薄太后:在薄太后前为周勃说情。(8)冒絮:覆额的头巾。提:掷击。(9)绾(wǎn):系着。玺:皇帝之印。(10)北军:守卫京城的卫戍部队之一。(11)顾:反而。(12)狱辞:有关案件的书面材料。(13)谢:表示歉意。(14)贵:这里指威风。

  勃复就国,孝文十一年亮,谥曰武侯。子胜之嗣,尚公主不相中(1),坐杀人,死,国绝。一年,文帝乃择勃子贤者河内太守亚夫复为侯。

  (1)不相中:不合意。

  亚夫为河内守时(1),许负相之(2):“君后三岁而侯。侯八岁,为将相,持国秉(柄),贵重矣,于人臣无二。后九年而饿死。”亚夫笑曰:“臣之兄以代父侯矣,有如卒,子当代,我何说侯乎?然既已贵如负言,又何说饿死?指视(示)我。”负指其口曰:“从(纵)理人口(3),此饿死法也。”居三岁,兄绛侯胜之有罪,文帝择勃子贤者,皆推亚夫,乃封为条侯(4)。

  (1)河内:郡名。治怀县(在今河南武涉西南)。(2)许负:汉代善于看相的许老太婆。(3)从理:竖纹。(4)条:县名。在今河北景县南。

  文帝后六年,匈奴大入边。以宗正刘礼为将军军霸上(1)。祝兹侯徐厉为将军军棘门(2),以河内守亚夫为将军军细柳(3),以备胡。上自劳军(4),至霸上及棘门军,直驰入,将以下骑出入送迎。已而之细柳军,军士吏被(披)甲,锐兵刃,彀弓弩(5),持满(6)。天子先驱至(7),不得入。先驱曰:“天子且至!”军门都尉曰(8):“军中闻将军之令,不闻天子之诏。”有顷,上至,又不得人。于是上使使持节诏将军曰:“吾欲劳军。”亚夫乃传言开壁门。壁门士请车骑曰(9):“将军约,军中不得驱驰(10)。”于是天子乃按辔徐行(11)。至中营,将军亚夫揖(12),曰:“介胄之士不拜(13),请以军礼也。”大子为动,改容式(轼)车(14)。使人称谢(15):“皇帝敬劳将军。”成礼而去。既出军门,群臣皆惊。文帝曰:“嗟乎,此真将军矣!乡(向)者霸上、棘门如儿戏耳,其将固可袭而虏也。至于亚夫,可得而犯邪!”称善者久之。月余,三军皆罢。乃拜亚夫为中尉(16)。

  (1)宗正:官名。掌管皇族事务的长官。霸上:地名。在今陕西西安市东。(2)棘(jí)门:地名。在今陕西咸阳市东北。(3)细柳:地名。在今陕西咸阳市西南,渭河北岸。(4)劳军:慰问军队。(5)彀(gòu):弓弩上弦。(6)持满:张足了弓。(7)先驱:先导队。(8)军门都尉:守卫宫门的武官。(9)请车骑:对皇帝的卫队提出要求。(10)驱驰:驱马疾驰。(11)按辔(pèi)徐行:拉着缰绳慢行。(12)揖(yī):拱手行礼。(13)介胄(zhòu)之上:穿甲戴盔的军士。拜:跪下行礼。(14)改容:表情变得严肃。轼车:俯身凭轼,表示敬意。(15)称谢:宣示之意。(16)中尉:官名。掌管京师治安的武官。

  文帝且崩时,戒太子曰(1):“即有缓急(2),周亚夫真可任将兵。”文帝崩,亚夫为车骑将军。

  (1)戒:告诫。太子:指刘启,后为帝(景帝)。(2)缓急:偏义复词。急难。指危急之事。

  孝景帝三年,吴楚反(1)。亚夫以中尉为太尉,东击吴楚。因自请上曰:“楚兵剽轻(2),难与争锋。愿以梁委之(3),绝其食道(4),乃可制也。”上许之。

  (1)吴楚反:指吴楚七国之乱。(2)剽(piào)轻:凶悍轻捷。(3)梁:指梁王国。委:放弃;付与。(4)食道:粮道;运输补给线。

  亚夫既发,至霸上,赵涉遮说亚夫曰(1):“将军东诛吴楚,胜则宗庙安,不胜则天下危,能用臣之言乎?”亚夫下车,礼而问之。涉曰:“吴王素富,怀辑死上久矣(2)。此知将军且行,必置间人于柏殽(崤)邑(渑)厄狭之间(3),且兵事上(尚)神密,将军何不从此右去,走蓝田,出武关,抵洛阳,间不过差一二日,直入武库,击鸣鼓。诸侯闻之,以为将军从天而下也。”太尉如其计。至洛阳,使吏搜殽虽间, 果得吴伏兵,乃请涉为护军。

  (1)遮说:拦路进言。(2)怀辑:笼络之意。(3)间人:间谍。殽(崤):崤山。黾:渑池。

  亚夫至,会兵荥阳(1)。吴方攻梁,梁急,请救。亚夫引兵东北走昌邑(2),深壁而守(3)。梁王使使请亚夫,亚夫守便宜(4),不往。梁上书言景帝,景帝诏使救梁。亚夫不奉诏,坚壁不出,而使轻骑兵弓高侯等绝吴楚兵后食道(5)。吴楚兵乏粮,饥,欲退,数挑战,终不出。夜,军中惊,内相攻击扰乱,至于帐下(6)。亚夫坚卧不起(7)。顷之,复定。吴奔壁东南陬(8),亚夫使备西北。已而其精兵果奔西北,不得入。吴楚既饿,乃引而去。亚夫出精兵追击,大破吴王濞。吴王濞弃其军,与壮士数干人亡走,保于江南丹徒(9)。汉兵因乘胜,遂尽虏之,降其县,购吴王千金(10)。月余,越人斩吴王头以告。凡相守攻三月,而吴楚破平。于是诸将乃以太尉计谋为是。由此梁孝王与亚夫有隙。

  (1)荥阳:县名。在今河南荥阳县东北。(2)昌邑:县名。在今山东金乡县西北。(3)深壁:深沟高垒。(4)守便宜:坚持有利的原则。(5)弓高侯:韩颓当的封号。(6)帐下:指主帅的中军帐下。(7)坚卧:安睡。(8)陬(zōu):角。(9)丹徒:县名。今江苏丹徒。(10)购:悬赏。

  归,复置太尉官。五岁,迁为丞相,景帝甚重之。上废栗太子(1),亚夫固争之,不得。上由此疏之。而梁孝王每朝,常与太后言亚夫之短(2)。

  (1)栗太子:景帝第二子刘荣,栗姬所生。(2)太后:指窦太后,短:短处,缺点。

  窦太后曰:“皇后兄王信可侯山(1)。”上让曰(2):“始南皮及章武先帝不侯(3),及臣即位,乃侯之,信未得封也(4)。”窦太后曰:“人生各以时行耳(5)。窦长君在时,竟不得封侯,死后,乃其子彭祖顾得侯(6)。吾甚恨之(7)。帝趣(促)侯信也(8)!”上曰:“请得与丞相计之。”亚夫曰:“高帝约‘非刘氏不得王,非有功不得侯。不如约,天下共击之’。今信虽皇后兄,无功,侯之,非约也。”上默然而沮(9)。

  (1)皇后:指王皇后。可侯:可以封侯。(2)让:推辞。(3)南皮:指窦太后兄窦长君之子南皮侯窦彭祖。章武:指窦太后之弟章武侯窦广国。(4)未得:不能。(5)以时行:抓住时机行事。(6)顾:反而。(7)甚恨之:对此颇为遗憾。(8)侯信:封王信为侯。(9)沮:止。

  其后匈奴王徐卢等五人降汉(1),上欲侯之以劝后(2)。亚夫曰:“彼背其主降陛下,陛下侯之,即何以责人臣不守节者乎(3)?”上曰:“丞相议不可用。”乃悉封徐卢等为列侯。亚夫因谢病免相。

  (1)徐卢:于景帝中三年封为容城侯。徐卢等降汉事。参考《景武昭宣元成功臣表》。(2)劝后:鼓励后来者。(3)即:则。责:处治;谴责。

  顷之,上居禁中,召亚夫赐食。独置大胾(1),无切肉,又不置著(2)。亚夫心不平,顾谓尚席(3):“取箸!”上视而笑曰:“此非不足君所乎(4)?”亚夫免冠谢上。上曰:“起。”亚夫因趋出。上目送之,曰:“此鞅鞅(5),非少主臣也(6)!”

  (1)大胾(zì):大块的肉。(2)箸(zhù):筷子。 (3)尚席:主管筵席者。(4)此非不足君所乎:莫非君意有不足吗?所:犹“意”。(5)鞅鞅:同“怏怏(yàng)”,心中不满的神情。(6)非少主臣:不是将来新帝之顺臣,即担心将来太子即位制伏不住此人。

  居无何(1),亚夫子为父买工官尚方甲楯五百被可以葬者(2)。取庸(佣)苦之(3),不与钱。庸知其盗买县官器(4),怨而上变告子(5),事连汗(污)亚夫(6)。书既闻,上下吏(7)。吏簿责亚夫(8),亚夫不对。上骂之曰:“吾不用也(9)。”召诣廷尉。廷尉责问曰:“君侯欲反何?”亚夫曰:“臣所买器,乃葬器也,何谓反乎?”吏曰:“君纵不欲反地上,即欲反地下耳。”吏侵之益急。初,吏捕亚夫,亚夫欲自杀,其夫人止之,以故不得死,遂入廷尉,因不食五日,欧(呕)血而死(10),国绝。

  (1)居无何:过了没多久。(2)工官:主管制造器物的官。尚方:主管制造皇家所用武器的官署。甲楯:铠甲和盾牌。五百被:五百具(或件)。可以葬去:可作殉葬品的。(3)取(cu):催促,督促。佣:佣工。(4)县官:指皇帝。(5)上变告子:上书告发周亚夫之子谋变。(6)连污:牵连,沾污。(7)上下吏:皇帝命令将案件交给有司处治。(8)簿责:根据文书所记进行审讯。(9)“吾不用也”:此是帝骂吏之语。(10)死:周亚夫死在景帝后元元年(前143)。

  一岁,上乃更封绛侯勃它子坚为平曲侯,续绦侯后。传子建德,为太子太傅(1),坐酎金免官。后有罪,国除。

  (1)太子太傅:官名,负责辅导太子。

  亚夫果饿死,死后,上乃封王信为盖侯(1)。至平帝元始二年,继绝世(2),复封勃玄孙之子恭为绛侯(3),千户(4)。

  (1)上乃封王信为盖侯:此句是史家微间。(2)继绝世:将已绝了的封国恢复。(3)勃玄孙之于恭:《平帝纪》及《功臣侯表》皆云勃玄孙共(恭)。千户:依邑一千户。

  赞曰:闻张良之智勇,以为其貌魁梧奇伟(1),反若妇人女子。故孔子称“以貌取人,失之子羽(2)”。学者多疑于鬼神,如良受书老父,亦异矣。高祖数离困厄(3),良常有力,岂可谓非天乎!陈平之志,见于社下,倾侧扰攘楚、魏之间(4),卒归于汉,而为谋臣。及吕后时,事多故矣,平竟自免,以智终。王陵廷争,杜门自绝,亦各其志也。周勃为布衣时,鄙朴庸人(5),至登辅佐,匡国家难,诛诸吕,立孝文,为汉伊周(6),何其盛也!始吕后问宰相,高祖曰:“陈平智有余,王陵少戆,可以佐之;安刘氏者必勃也。”又问其次,云“过此以后,非乃所及”。终皆如言,圣矣夫(7)!

  (1)魁梧:高大貌。(2)子羽:孔子弟子澹台灭明之字。据说子羽貌恶而行善。(3)离:遭逢。(4)扰攘:纷乱。(5)鄙朴庸人:犹今所谓大老粗。(6)伊周:指伊尹、周公。伊、周二人是商、周二代开创与安定政权的功臣。(7)矣夫:表示赞美的语尾助词。
 

 
分享到:
猫和老鼠合伙3
晚清第一牛人纳外国公主为妾
虬龙,拼音 qiú lóng ,解释 1.古代传说中的有角无须的小龙。屈原《天问》:“虬龙负熊”。宋《瑞应图》:“龙马神马,河水之精也,高八尺五寸,长颈骼,上有翼,修垂毛,鸣声九音。有明王则见。”虬龙则是传说中的瑞兽,“神马”,“马八尺以上为龙”,“两角者虬”
宋徽宗夜访李师师
大禹治水4
40年不近女色的中国唯一和尚皇帝
非洲部落美女为何必须赤裸上身1
塞下曲(1)·林暗草惊风 (唐)卢纶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