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汉书 >> 汉书 传 季布栾布田叔传第七

汉书 传 季布栾布田叔传第七

时间:2013/4/15 21:07:56  点击:2966 次
  【说明】本传叙述季布、栾布、田叔三人的事迹。这是一篇善于处死者的类传。季布,初为项羽将兵,屡次窘迫刘邦。刘邦灭项羽后,悬赏捉之,他匿于朱家处为农奴,后经朱家帮助得以赦免,任为郎中,文帝时宫至河东守。栾布,初事彭越。汉诛彭越悬首示众,发令收捕同情者,他前去哭祭,为刘邦所赦免,任为都尉,后因平吴楚之乱有功封为鄃侯。田叔,好任侠,为赵王张敖的郎中,当汉诏捕张敖及打击同情者之时,他与孟舒等十余人自愿随至长安,为刘邦赏识,任为郡守,为地方长吏数十年,颇有名声。《史记》以季布、栾布合传,盛称二人善于处死;另传田叔的侠义行为。《汉书》将田叔与季布、奕布合于一传,因都善于处死。《汉书》袭用了《史记》的材料,然删去文中一些对话,顿使情节稍欠生动。  

  季布,楚人也,为任侠有名(1),项籍使将兵,数窘汉王,项籍灭,高祖购求布千金,敢有舍匿(2),罪三族(3)。布匿濮阳周氏,周氏曰:“汉求将军急,迹且至臣家(4),能听臣,臣敢进计;即否,愿先自刭。”布许之。乃钳布(5),衣褐,置广柳车中(6),并与其家僮数十人(7),之鲁朱家所卖之(8)。朱家心知其季布也,买置田舍。乃之洛阳见汝阴侯滕公(9),说曰:“季布何罪?臣各为其主用,职耳(10)。项氏臣岂可尽诛邪?今上始得天下,而以私怨求一人,何示不广也(11)!且以季布之贤,汉求之急如此,此不北走胡,南走越耳。夫忌壮士以资敌国,此伍子肯所以鞭荆平之墓也(12)。君何不从容为上言之?”滕公心知朱家大侠,意布匿其所,乃许诺。侍间(13),果言如朱家指(旨)(14)。上乃赦布。当是时,诸公皆多布能摧刚为柔(15),朱家亦以此名闻当世,布召见,谢,拜郎中。

  (1)任侠:以侠义自任。(2)舍匿:犹窝藏。(3)罪三族:言罪重以至于诛及三族。(4)迹:言追踪。(5)钳:剃去头发,以铁箍束颈,扮作囚徒。(6)广柳车:有篷的大车。一说是装棺柩的丧车。(7)家僮:私人家的奴隶。(8)朱家:鲁人,见本书《游侠传》。(9)汝阴侯滕公:夏侯婴,本书有其传。(10)职:职责,应分。(11)何示不广:言何必显示出狭隘的气度。(12)伍子胥:春秋时吴国大夫,名员。因父伍奢被害,自楚至吴,以吴兵攻楚,鞭楚平王之尸。荆平:楚平王。(13)侍间:犹相机。(14)果言如朱家旨:言果然按朱家所说向汉高帝进言。(15)摧:折也。

  孝惠时,为中郎将(1)。单于尝为书嫚吕太后(2),太后怒,召诸将议之。上将军樊哙曰:“臣愿得十万众,横行匈奴中。”诸将皆阿吕太后(3),以哙言为然。布曰:“樊哙可斩也。夫以高帝兵三十余万,困于平城,哙时亦在其中。今哙奈何以十万众横行匈奴中,面谩(4)!且秦以事胡,陈胜等起。今疮痍未瘳(5),哙又面谀,欲摇动天下。”是时殿上皆恐,太后罢朝,遂不复议击匈奴事。

  (1)中郎将:西汉时中郎分五官、左、右三署,各置中郎将以统领之。(2)嫚:秽亵,侮辱。(3)阿:附和,曲从。(4)面谩:当面欺诳。(5)疮痍未廖(chōu):言战争的创伤尚未治愈。

  布为河东守(1)。孝文时,人有言其贤,召欲以为御史大夫。人又言其勇,使酒难近(2)。至(3),留邸一月(4),见罢(5)。布进曰:“臣待罪河东(6),陛下无故召臣,此人必有以臣欺陛下者(7)。今臣至,无所受事,罢去,此人必有毁臣者。夫陛下以一人誉召臣,一人毁去臣,臣恐天下有识者闻之,有以窥陛下。”上默然,惭曰:“河东吾股肱郡,故特召君耳。”布之官。

  (1)河东:郡名。治安邑(在今山西夏县西北)。(2)使酒:酗酒,发酒疯。难近:难以亲近。(3)至:言到了京师。(4)邸:客馆。(5)见罢:引见即罢去。指没有新任命。(6)待罪:臣对君的谦辞。(7)此:如此之意。欺:妄誉之意。(8)窥:意谓窥测深浅。

  辩士曹丘生数招权顾(雇)金钱(1),事贵人赵谈等(2),与窦长君善(3)。布闻,寄书谏长君曰:“吾闻曹丘生非长者,勿与通(4)。”及曹丘生归,欲得书请布(5)。窦长君曰:“季将军不说(悦)足下,足下无往。”固请书,遂行。使人先发书(6),布果大怒,待曹丘。曹丘至,则揖布曰:“楚人谚曰‘得黄金百,不如得季布诺’,足下何以得此声梁楚之间哉?且仆与足下俱楚人,使仆游扬足下名于天下(7),顾不美乎(8)?何足下距(拒)仆之深也!”布乃大说(悦)。引入,留数月,为上客,厚送之。布名所以益闻者,曹丘扬之也。

  (1)曹丘生:犹言曹丘先生。招权:谓借重权势而招摇过市。雇金钱:谓受人雇用而取利。(2)赵谈:即宦音赵谈。见本书《爰盎传》。(3)窦长君:文帝窦后之兄,景帝之母舅。(4)通:言交往。(5)欲得书请布:言要窦长君给封介绍信,以谒见季布。(6)先发书:言先送去介绍信。(7)游扬:宣传。(8)顾:犹岂。难道。

  布弟季心气盖关中(1),遇人恭谨,为任侠,方数千里,士争为死。尝杀人,亡吴(2),从爱丝匿(3),长事爰丝(4),弟畜灌夫、籍福之属(5)。尝为中司马(6),中尉那都不敢加(7)。少年多时时窃借其名以行(8)。当是时,季心以勇,布以诺,闻关中。

  (1)气盖关中:侠气之名声胜过关中所有的人。(2)亡吴:逃亡到吴王国。(3)袁丝:即爰盎(字丝),时为吴相。本书有其传。(4)长事:言事以长辈之礼。(5)弟畜:言以弟辈对待。灌夫、籍福:见本书《灌夫传》。(6)中司马:如淳说是中尉之司马。陈直疑似中骑司马。(7)郅都:见本书《酷吏传》。不敢加:《史记》作“不敢不加礼”,文义较明。(8)窃借其名:盗用其名义。

  布母弟丁公(1),为项羽将,逐窘高祖彭城西。短兵接,汉王急,顾谓丁公曰:“两贤岂相厄哉(2)!”丁公引兵而还。及项王灭,丁公谒见高祖,以下公徇军中(3),曰:“丁公为项王臣不忠,使项王失天下者也。”遂斩之,曰:“使后为人臣无效丁公也!”

  (1)母弟:母亲之弟。丁公:名固,薛人。季布的母舅。(2)两贤:指丁公与刘邦自己。相厄:互相困辱。(3)徇:示众。

  奕布,梁人也。彭越为家人时(1),尝与布游,穷困,卖庸(佣)于齐,为酒家保(2)。数岁别去,而布为人所略卖(3),为奴于燕。为其主家报仇,燕将臧茶举以为都尉(4)。荼为燕王,布为将。及茶反,汉击燕,虏布,梁王彭越闻之,乃言上,请赎布为梁大夫。使于齐,未反(5),汉召彭越责以谋反,夷三族,枭首洛阳,下诏有收视者辄捕之(6)。布还,奏事彭越头下,祠而哭之(7)。吏捕以闻。上召布骂曰:“若与彭越反邪(8)?吾禁人勿收,若独祠而哭之,与反明矣。趣(促)亨(烹)之。”方提趋汤(9),顾曰:“愿一言而死。”上曰:“何言?”布曰:“方上之困彭城,败荥阳、成皋间,项王所以不能遂西,徒以彭王居梁地(10),与汉合从(纵)苦楚也。当是之时,彭王壹顾(11),与楚则汉破,与汉则楚破。且垓下之会,微彭王(12),项氏不亡(13)。天下已定,彭王剖符受封,欲传之万世。今帝一征兵于梁,彭王病不行,而疑以为反。反形未见,以苛细诛之,臣恐功臣人人自危也。今彭王已死,臣生不如死,请就亨(烹)。”上乃释布,拜为都尉。

  (1)家人:平民。(2)保:佣工。(3)略:劫掠。(4)举:推荐。都尉:指燕王国的都尉。(5)反:还也。(6)收视:指收殓与吊丧。(7)祠:祭祀。(8)若:你。(9)方提趋汤:言正在提着奕布走向汤镬之时。(10)徒:但,只。(11)壹顾:意谓倾向一边。(12)微:非也。(13)不亡:不会灭亡。

  孝文时,为燕相,至将军。布称曰(1):“穷困不能辱身,非人也;富贵不能快意,非贤也。”于是尝有德,厚报之;有怨,必以法灭之。吴楚反时,以功封为鄃侯(2),复为燕相。燕齐之间皆为立社(3),号曰栾公社。

  (1)称曰:扬言。(2)鄃:县名。在今山东平原县西南。(3)立社:建祠,犹后世建造生祠。

  布薨,子贲嗣侯,孝武时坐为太常牺牲不如令(1),国除。

  (1)太常:官名。掌宗庙礼仪。牺牲不如令:言祭宗庙时所用的牺牲未达到法定的标准。

  田叔(1),赵陉城人也(2)。其先,齐田氏也(3)。叔好剑,学黄老术于乐巨公(4)。为人廉直,喜任侠。游诸公(5),赵人举之赵相赵午,言之赵王张敖(6),以为郎中。数岁,赵王贤之,未及迁。

  (1)田叔:字少卿。(2)赵:赵王国,都邯郸(在今河北邯郸市西南)。陉(xíng)城:西汉无陉城县,可能是苦陉之误。苦陉,西汉时属中山国,在今河北无极县东北。(3)齐田氏:指战国时齐国田氏贵族。(4)黄老术:黄老学派的学说。乐巨公:汉初人,姓乐,名巨公。(5)游:交游。(6)言之:《史记》作“午言之”,此‘午”字不可省。

  会赵午、贯高等谋弑上,事发觉,汉下诏捕赵王及群臣反者。赵有敢随王,罪三族(1)。唯田叔、孟舒等十余人储衣自髠钳,随王至长安。赵王敖事白(2),得出,废王为宣平侯,乃进言叔等十人。上召见,与语,汉廷臣无能出其右者(3)。上说(悦),尽拜为郡守、诸侯相。叔为汉中守十余年(4)。

  (1)赵王张敖获罪事,详见本书《张耳传》附张敖传。(2)白:明也。(3)无能出其右:言没有人能超过他。(4)汉中:郡名。治西城(在今陕西安康西北)。

  孝文帝初立,召叔问曰:“公知天下长者乎(1)?”对曰:“臣何足以知之!”上曰:“公长者,宜知之。”叔顿首曰:“故云中守孟舒(2),长者也。”是时孟舒坐虏大入云中免。上曰:“先帝置盂舒云中十余年矣,虏常一入,孟舒不能坚守,无故士卒战死者数百人。长者固杀人乎?”叔叩头曰:“夫贯高等谋反,天子下明诏,赵有敢随张王者罪三族,然孟舒自髠钳,随张王,以身死亡,岂自知为云中守哉!汉与楚相距(拒),士卒罢(疲)敝,而匈奴冒顿新服北夷,来为边寇,孟舒知士卒疲敝,不忍出言,士争临城死敌,如子为父,以故死者数百人,孟舒岂驱之哉!是乃孟舒所以为长者。”于是上曰:“贤哉孟舒!”复召以为云中守。

  (1)长者:旧指性情谨厚的人。(2)云中:郡名。治云中(在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西南)。

  后数岁,叔坐法失官。梁孝王使人杀汉议臣爱盎(1),景帝召叔案梁(2),具得其事。还报,上曰:“梁有之乎?”对曰:“有之。”“事安在(3)?”叔曰:“上无以梁事为问也。今梁王不伏诛,是废汉法也;如其伏诛,太后食不甘味,卧不安席,此忧在陛下。”于是上大贤之,以为鲁相(4)。

  (1)梁孝王使人杀爱盎事,见本书《文三王传》。(2)案:审问。(3)事:指事状。(4)鲁相:鲁王国之相。

  相初至官,民以王取其财物自言者百余人。叔取其渠率(帅)二十人笞(1),怒之曰:“王非汝主邪?何敢自言主!”鲁王闻之(1),大惭,发中府钱(3),使相偿之。相曰:“王自使人偿之,不尔,是王为恶而相为善也。”

  (1)渠率:同“渠帅”,首领。(2)鲁王:鲁共王刘余,景帝之子。(3)中府:王国藏财物之府。

  鲁王好猎,相常从入苑中(1),王辄休相就馆(2)。相常暴坐苑外(3),终不休,曰:“吾王暴露,独何为舍?”王以故不大出游。

  (1)苑:园林。(2)休相就馆:让相到馆中休息。(3)暴(pù):暴露。(4)舍:入舍休息。

  数年以官卒,鲁以百金祠(1),少子仁不受,曰:“义不伤先人名。”

  (1)百金:一百斤黄金。汉以黄金一斤为一金。

  仁以壮勇为卫将军舍人(1),数从击匈奴。卫将军进言仁为郎中,至二千石、丞相长史,失官。后使刺三河(2),还,奏事称意,拜为京辅都尉(3)。月余,迁司直(4)。数岁,戾太子举兵(5),仁部闭城门,令太子得亡(6),坐纵反者族。

  (1)卫将军:卫青。本书有其传。舍人:王公贵族亲近的属官。(2)使刺:使其刺探举发。三河:指河南、河内、河东三郡。(3)京辅:即京畿。国都所在地及京辅行政长官所辖地区。京辅都尉:掌管京辅军事的武官。(4)司直:官名,属丞相。(5)戾太子举兵事,详见本书《武五子传》。(6)亡:逃亡。

  赞曰:以项羽之气,而季布以勇显名楚,身履军搴旗者数矣(1),可谓壮士。及至困厄奴戮(2),苟活而不变,何也。彼自负其材,受辱不羞,欲有所用其未足也,故终为汉名将。贤者诚重其死。夫婢妾贱人,感概(慨)而自杀,非能勇也,其画无俚之至耳。(3)奕布哭彭越,田叔随张敖,赴死如归,彼诚知所处(4),虽古烈士,何以加哉!

  (1)履军搴旗:谓战胜敌军拔取其旗。(2)奴戮:谓戮钳而出卖为奴。(3)画:计画。俚:聊赖。(4)所处:如何对待,这里言如何对待死。犹今言怎样过生死关。
 

 
分享到:
中国什么时候结束兄妹通婚的恶俗
山羊与狐狸的饮食店1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二十三幅
石榴
后排高个为与婉容皇后通奸的李越亭
古代女性的悲剧“转房婚” 大唐公主历嫁祖孙三代
在井旁边有一堵残缺的石墙2
PO朝霆创始人谢霆锋的艰苦创业故事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