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神话故事 >> 长篇神话故事:竹取物语

长篇神话故事:竹取物语

时间:2012/10/31 22:10:05  点击:6534 次
  一、光华公主的诞生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名伐竹老翁,寄居深林,伐竹制成各种工具维生,他的名字叫做“赞歧造麻吕”。有一天,他在竹林中,发现一棵神竹,根部闪闪发光。他半信半疑地凑上前去,发现竹内瑞气千条,定睛一看,里面有一三寸小人端坐其内,面貌姣好。老翁说道:“我朝夕以竹维生,而你竟姑隐其中,分明是注定要给我当孩子的。”说完便把小女孩捧在掌心带回家,交给妻子抚养。再也没有比这孩子更天真可爱的了,因为她实在太小,便暂时放在竹笼里。
  
  伐竹老翁自从发现了这名小女孩之后,屡屡在砍竹时,发现竹节内藏有黄金。如此不久以后,他的生活便渐渐宽裕了,而这名小女孩也渐渐出落得亭亭玉立。才三个月的光景,已是少女模样。老婆婆给她梳上美丽的发髻,穿上整洁的衣裳,百般呵护,不让她出大门一步。这名女子有沉鱼落雁之姿,世间无人能比,由于她的亮丽,屋内阴暗的角落也变得光可鉴人。老翁愁闷时只要见着这孩子一眼,烦恼便烟消云散。怒不可遏时见了她顿时也怒气全消。
  
  老翁继续伐竹,也经常发现黄金,不久成了一名家财万贯的有钱人,孩子也长大成人,命名为“三室户(地名)斋部(姓)秋田(名)”,又名“清竹光华公主”纪念她的出身。为了庆祝她的弱冠之礼,大宴宾客三天三夜,笙歌妙舞不绝于耳,四方男子也都齐聚一堂。
  
  二、求亲
  
  世间男子不论贵贱贫富均想一亲芳泽,只要听说其它人也有此念头的莫不捶胸顿足。甚或有人干脆就近窥视,然而不管攀墙倚门均未能一睹庐山真面目。有人夜不成眠,便在墙边挖一小洞偷看,这些人被后人称为“夜窥香”。
  
  他们在人迹罕见之处徘徊不去,可惜徒劳无功。至少和其家人打打招呼也好,对方也是相应不理。许多人就这样守在光华公主附近不肯离去,直到天明。有些不是真心求爱的公子哥儿,终于忍不住说道:“像这样无意义的等待真是无聊。”说完后便没有再来过了。
  
  其中当然也有坚持到底,真心真意的男士五人,从不间断地日夜守候。他们分别是石作皇子、车持皇子、右大臣阿倍、大纳言大伴御行及中纳言石上麻吕。这些人只要听到哪里姑娘稍有姿色便想缔造连理,听到光华公主如此风华绝代,更是茶不思、饭不想,终日在附近流连忘返,可是仍然没有任何进展。寄了情书石沉大海,写了情诗,也是有去无回。明知希望渺茫,却依旧风雨无阻日夜等候,无论是冱寒的风雪天亦或艳阳高帜的炎炎夏日,从未缺席过。
  
  有时候他们把老翁请出来央求他说:“小女嫁给我吧!”对他双手膜拜,一个个摩拳擦掌振振有词。老翁说:“这不是我亲生的孩子,我不能勉强她做任何事。”说完又过了数月,这些人回到家中,终日相思,求神拜佛,发愿祈福,依然死心,想“就算再不愿意,女大当嫁也是天经地义之事。”于是准备卷土重来,强烈表达自己爱慕之情。
  
  老翁看到这般光景便对光华公主说:“我宝贝的孩子呀,你虽不是凡俗之辈,好歹我也把你抚育成人,我的心情你应该了解,我的话你也好好听一次吧!”光华公主说:“父亲的话女儿何时违抗过呢?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来历,但我一直都把父亲当作亲生父亲一样看待。”老翁说:“这样我就放心了。”又说:“我今年都七十有余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驾鹤西归,世间本来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传宗接代光宗耀祖,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呢?”
  
  光华公主回答说:“为什么一定要结婚呢?”
  
  老翁接着说:“尽管你不是凡俗之人,毕竟也是女儿之身,爸爸在的时候可以照顾你,可是万一哪天爸爸不在了呢?那些男孩们不分昼夜痴心等待,你也该好好想想,就挑一个结婚吧!”
  
  光华公主说:“我自认没有倾城之姿,又不了解他们到底怎么想,我担心委身之后他们万一又对其他人动情,那我就后悔莫及了。不管他们身分多么尊贵,不了解是否真心真意之前我是不会考虑的。”
  
  老翁说:“我也是这么想。你说要选一个真心对你的人,可是我看他们似乎都对你用情很深呢!”
  
  光华公主说:“谁用情深光看表面是看不出来的,他们五个人这样看起来好象也难分轩轾。这样吧!要他们五个人各自取一样我想要的东西来,用这个来试试他们好了。麻烦爸爸去告诉他们吧!”
  
  老翁说:“这是个好主意。”便答应下来。
  
  黄昏时他们五个人又来了,有的吹笛奏乐,有的引吭高歌,有的献唱一曲,有的轻唱低吟,有的击扇打拍。老翁走出来对他们说:“你们经年累月不辞辛劳光临寒舍,实感惶恐。”开场白说完后切入正题说:“小女曾对我说‘爹年纪大了,不知何时撒手人寰,希望在各位之中选择一人托付终身。’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她又说‘为了分辨优劣,试探各位的诚意,想出了一个方法来裁定。’不知在座各位有没有异议。”五人均异口同声说:“可以。”于是老翁进去告诉光华公主此计可行之事。
  
  不久光华公主开出条件说:“石作皇子,请你找一件御石佛钵来。”
  
  “车持皇子,东海有一座蓬莱山,上有一棵神树,白银为根,黄金为茎,白玉为果,请你折一枝来。”
  
  “阿倍右大臣请你至唐土取烧不破的火鼠裘衣来。大伴大纳言请你取九龙渊内蛟龙头上的五色彩珠。石上中纳言,请你取燕子的子安贝来。”
  
  老翁说:“这些都是大难题,国内找不到的,太难了吧!”
  
  光华公主说:“没什么难的。”老翁只好说:“反正我出去告诉他们就是了。”
  
  皇子们听了老翁的传达之后说:“公主倒是干脆,开出这样的条件。请告诉她先不要走远了,我们考虑一下。”说完大伙儿便悻悻然地回去了。

  三、御石佛钵
  
  石作皇子回到家中以后,觉得如果不能与光华公主结成连理的话,有生不如死之感,所以便想:“还是去天竺取那佛钵吧!”但他是一个颇富心机的人,又想:“天竺的佛钵天下无双,纵使千山万水跋涉,要用什么法子才能入手呢?”总之他先到光华公主住处对她说:“我现在就要去天竺取御石佛钵了。”说完便启身而行。
  
  三年之后,他在大和国十市郡的一个山寺里,取得宾头卢尊者前一个漆黑的石钵,放入锦囊中,结上假花,拿给光华公主看。光华公主觉得有异,仔细一看,钵里有一张纸条,,打开后上面写着:
  
  千山万水费心机,石钵感应血泪滴
  
  光华公主认为如果是真的佛钵的话,应该会闪闪发光才对,可是连丝毫萤光也没有。于是她吟道:
  
  不见露光现真由,小仓山上何物求
  
  说完便把佛钵还给皇子。皇子把石钵放在门前,响应道:
  
  佳人华容掩钵光,他日必再现芬芳
  
  但是光华公主却置之不理,也不听石作皇子的辩解。皇子见大势已去便打道回府,把假石钵丢在一旁,公主也未再加以责备,于是后人便把“丢面子”比喻为“丢钵”之意。
  
  四、蓬莱玉枝
  
  车持皇子也是一深谋远虑之人,他对朝廷谎称:“欲前往筑紫国温泉地疗养。”因而取得休假,随即转往光华公主住处,派使者对她说:“立即动身取得玉枝。”他出发之日,部下均到难波港送行。皇子交待说:“务请守密。”并未带领很多侍从,只带了几名亲信便启程了。送行的人回去之后对外宣称:“皇子到筑紫国去了。”并说三年后就会回来。
  
  皇子事前早有计划,他召集了全国一流的锻冶名师六人,建造了一个外人不易亲近的屋舍,外围有三层灶墙,命六人搬进去工作。皇子也建了一个给自己住,利用皇子名下各地庄园征收的金银财宝,开始倾力打造玉枝。他依光华公主所述的样子制作,打造得假以乱真,做好之后便秘密回航登上难波港。
  
  “坐船回来了。”
  
  他派使者回府通报,自己装着一副长途跋涉、精疲力尽的样子。来迎船的人挤得水泄不通,他把玉枝放在一长匣中,上面盖着布。大家口口相传说:“皇子要献优昙花给京城。”光华公主听这传言便说:“我真是输给他了。”显得有些震惊与悲伤。
  
  不久车持皇子叩门求见:“车持皇子求见!”
  
  老翁出门相迎说:“您还是一副旅行的打扮。”皇子便说:“我冒着生命危险把玉枝取回来了。”
  
  “快点请公主出来。”
  
  于是老翁把玉枝拿进屋里,结着一个纸条写道:
  
  身折玉不折,终将宝物得
  
  诗中道尽车持皇子取玉枝的艰难。老翁对光华公主说:“你交待这位皇子摘取的玉枝已经拿来了,和你所要求的分毫不差,而且也亲自送来了。他的装扮还是旅行的模样,你快点出去见他,答应了吧!”
  
  光华公主听了沈默不语,只发出一声无奈的长叹。
  
  喜孜孜的皇子说道:“现在应该无话可说了吧!”说着边上楼。老翁心想这也无可厚非,对光华公主说:“这玉枝国内难求,这次没理由辞退对方了,况且对方人品也属上乘。”公主回道:“父亲说的没错,再拒绝父亲的意思就太伤您心了。”对于好不容易取来的宝物反而有一种厌恶感。而老翁却不以为杵的忙着整理闺房。
  
  老翁对皇子说:“这玉枝究竟长在何处?真是太美了。”皇子答道:“前年二月十日左右,我从难波港出航渡海,茫茫大海,我也不知往哪走好,可是只想着有志者事竟成,就任风吹到哪里行到哪。如果万一真的不幸葬身鱼腹,当然一切就枉然了;可是只要有一口气在,或许就有见到蓬莱山的机会。我随波逐流,离开国内越来越远,有些迷路了。有时巨浪滔天,差点葬身海底;有时被吹到不知名的国度,碰到一些妖魔鬼怪侵扰;有时完全乱了方向,就在海中央打转;有时粮尽弹绝,以草为生;有时碰到牛鬼蛇神前来讨东西吃;有时采取海中贝类赖以保命。出门在外,没有人能伸援手,染上了各种怪病,最后也不记得走到哪儿,就任船在海上随处飘流。大概过了五百多天,一天早上八点左右,乍然海面出现一座神山。我在船上拚命想看个清楚,靠近之后才发现山奇大无比,而且灵异非常。我在心里暗忖:这就是我要找寻的蓬莱山吗?最后还是有些害怕,在山的四周绕了好久,经过二、三天光景,有一位仙女模样的女性从山中出来,手持银碗汲水。我看到之后便下船问她:‘这座山叫做什么名字?’她答道:‘此乃蓬莱山。’我听了以后欢喜莫名,便再问:‘不知您尊姓大名?’她说:‘我叫宝汉琉璃。’说完便倏地隐入山林。我仔细端详那座山,发现登山比登天还难,于是便绕到山侧观察,只见奇花异果林立,金、银、琉璃色的泉水四处可汲,河上架着各式玉桥。正好在那边有一棵树闪闪发光,想折一枝回来似乎有些不当,可是因为和公主所说的一模一样,便狠下心肠摘下一截玉枝回来。蓬莱山上美景无限,世间俗景无与比拟,可是我已得到玉枝便无心观赏,想早一日回程。不料途中遇到狂风,经过四百昼夜才安然返国,真是神明保佑,离开难波港仿佛才是昨天的事,今天就抵达都城了,你看我被海水淋湿的衣裳都还没换下来,就直接来这了。”
  
  老翁听了,感动之余,轻叹了一声说:
  
  伐竹固辛劳,不抵此竹皎
  
  皇子听了说:“我长年所悬挂的事,今日终于可以尘埃落定了。”又吟道:
  
  泪湿衣袖今可干,万般辛苦方始安
  
  正在一往一答之际,有六名男子在庭中求见。其中一名献上文纸并说:“我是作物司工匠,名为汉部内麻吕,为了制作玉枝,忍饥挨饿,耗费千日不敢稍有怠慢,可是至今未曾领功,请赐俸禄,好让我对下面的人也有所交待。”说完便把文纸呈上。老翁说:“这名工匠究竟说的是什么事?”不解地侧着头问皇子。皇子张惶失措,非常紧张。
  
  光华公主得知此事后,便说:“把他们呈上的文状收下吧!”纸上写着:“皇子殿下,千日以来与吾辈低贱工匠共隐一处,制作世间珍宝玉枝,理当赐吾等一官半职。今日特此恳求皇子未来侧室光华公主,尚请裁夺。”
  
  工匠们异口同声地说:“应给予赏赐的。”光华公主一扫整日的阴霾,破啼为笑,连忙唤老翁说:“您以为这真的是蓬莱玉枝吗?没想到他们撒了天大的谎,快把这还给他们吧!”
  
  老翁答道:“的确是膺品的话,要还就容易多了。”并点头应允。光华公主如释重负,遂做了一首答诗:
  
  粉言虚话疑是真,险把玉枝当作珍
  
  同时也把玉枝还给他们。竹取老翁想到先前还和皇子谈得不亦乐乎,不仅有些尴尬,便闭上眼睛假寐起来。皇子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到了日落黄昏之时,便悄悄地离开了。
  
  前去诉苦的工匠被光华公主叫进去说:“你们应该高兴了。”说完赐给他们丰富的俸禄。工匠们欣喜若狂,齐声谢道:“果然如我们所愿。”之后便启身打道回府,不料途中遇上车持皇子的座车,被打得头破血流,刚到手的俸禄也被抢得一乾二净,个个落荒而逃。
  
  皇子说:“这是我毕生莫大的耻辱,不仅仅是没赢得佳人归而已,而是让全天下人笑话。”从此隐居山林。他的随身侍从及家丁均分头四处探访其下落,可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可能是真的与世隔绝了,后世的人便把此段轶事隐喻为“离魂”一词。

 五、火鼠裘衣
  
  右大臣阿倍是一位家有恒产,满门荣庆之人。这年正好中国来了一名王姓船商,阿倍写了一封信给他说:“我想向您订购火鼠皮衣。”并选了一名心腹,名叫“小野房守”,带着信和巨款,到中国交给王姓商人。王商看了信便立刻回信说:火鼠皮衣本国没有,至今我也仅止耳闻,未曾亲眼目睹。若世上真有此物,应会在中国出现吧!您的要求太困难了。不过,若是渡海到天竺,求于富豪之家或许能出现奇迹也不一定。如果仍找不到,就请来使悉数带回订金吧!
  
  不久,小野房守随着中国商船回国,才刚入港,阿倍便派快马前去迎接。小野房守坐上主子准备的坐骑,马不停蹄地花了七天工夫便从筑紫国进入京城。献上文纸说:曾向各方人士订购火鼠皮衣,此物乃稀世珍宝,据说以前天竺圣僧曾带到中国,放在西山寺中。吾向朝廷申请订购此物。然而所带之钱稍嫌不足,因此托王姓商人暂先垫上,共短五十两金。回程时顺便取返,如果不愿支付的话,便以皮衣为偿。
  
  阿倍看了信后说:“什么话,才少这么点钱。终于找到了,太好了。”说完并向唐土伏首膜拜。
  
  盛放裘衣的箱子,装点着各色光彩夺目的琉璃珠玉,打开之后,看到炫目耀眼的皮衣闪着金光,大体是藏青色的,美轮美奂令人目不转睛。虽说珍贵在其不怕火烧,不如说其亮眼璀璨才是动人之处,右大臣说道:“原来这就是光华公主想要的东西。”“别糟蹋了。”说完赶紧把皮衣收进箱里,装饰上花叶,自己也修容沐浴,心想“终于可以在她家过夜了吧!”并咏了一首诗:
  
  裘衣不惧恋火烧,今日泪干求亲好
  
  亲自把皮衣带到老翁家门口。老翁出来把皮衣拿进去给光华公主看,公主看了以后说道:“好美的皮衣呀!不知是不是真的。”老翁说:“反正先请他们进来吧!看这皮衣世间难得一见,应该是真的吧!别太给人难堪了。”说完便招呼右大臣等人入座。
  
  把他们请进来以后,老翁夫妇心想:“这次应该能成了吧!”老翁对光华公主始终不肯委身的态度感到相当苦恼。“找个好人家把她嫁了”虽然这么想,但是光华公主每次都不可置否,也不好太勉强她。
  
  光华公主对老翁说:“这件皮衣用火烧烧看,如果烧不破就是真的,我也不会毁约的。您说这皮衣世间难寻应是真品,那就烧烧看吧!”老翁说:“好,就依你的意思吧。”然后对大臣说:“公主是如此打算。”大臣回答说:“这件皮衣连中国都没有,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还有什么好怀疑的。”老翁说:“我也是这么想,但是还是烧烧看吧!”说把皮衣丢入火中,只见熊熊烈火中,皮衣顿时化为灰烬。老翁说:“果然是假的。”大臣看到这般光景,个个面色如土,无话可说。光华公主欢喜的说:“太好了。”于是咏了一首答歌,放在皮衣的箱子里,歌曰:
  
  早知皮裘付一炬,不该真火炼心绪
  
  世上的人争相询问:“阿倍大臣带火鼠裘衣去求亲,成功了没有?是不是结为连理了。”有人回答:“皮衣烧光了,光华公主根本没有答应。”于是后世的人把没有成功的事情比喻为:“无阿倍。”
  
  六、龙头彩珠
  
  大纳言大伴御行把家中所有仆役全部找来,对他们宣布说:“龙头上有一颗五彩明珠,谁要是能取来,任何条件我都可以答应。”
  
  仆役们听了便对主子说:“您说的话不敢不从,但是这彩珠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得到,敢问如何去取那龙首彩珠呢?”
  
  大纳言接着说:“身为别人的臣仆就当赴汤蹈火完成主子的愿望。宝珠国内没有,天竺唐土也没有,那龙上天下海,神出鬼没,怎么,你们莫非是在推辞?”
  
  家丁们赶紧说:“您既然开口,我们岂敢不从,就算比登天还难,我们也要去找上一找了。”
  
  听到臣仆们这么说了以后,大纳言好不容易才稍稍展颜说:“你们身为吾家臣仆,天下无人不知,岂有违抗之理?”“快去取龙头彩珠。”命令一出,便把府内尽有的绢绸绵布及金银分给他们当作盘缠,令他们立即出发,并说:“在你们回来之前,我愿斋戒净身,你们如果不能完成任务,也不必再回来了。”
  
  家仆们一一告别后,大纳言重申:“拿不到彩珠就别回来。”说完之后,仆人们各自准备分头去找。大家嘴上不停咒骂着:“怎么会喜欢上这玩意儿?”把主子赏赐的金银财宝分了以后便做鸟兽散。有人在自己家里隐居足不出户,有人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即使是君臣的关系,也不该如此强人所难,大家都感到莫名其妙,对大纳言颇有微词。
  
  另一方面大纳言认为:“要给光华公主住的地方,怎么可以破破烂烂。”于是大兴土木,建造一座豪华的宫殿,涂上金漆,画上名画,屋顶上覆满各色华丽的丝线,屋内设备极尽奢华,在每一名贵的丝绸上画上画,装饰于各个角落;把原来的元配赶出家门,一心一意为迎娶光华公主做准备,一个人细数着晨昏以待。
  
  如此日以继夜地等待着家丁回航,孰知一点音讯也没有。焦虑的大纳言,非常秘密地召来两名侍从打扮成一般家丁模样,自己微服到难波港口附近探个究竟。他们问船家说:“有没有听说大纳言大伴家的人乘船杀龙,取得彩珠的事?”船家的人回答说:“真是怪事哩!”并笑着继续说道:“没有船去干这种事的。”
  
  大纳言心想:“这些没知识的船夫,有眼不识泰山才会如此口不择言。”并说道:“我要亲自用我的手取那龙首彩珠,不再等那群没用的奴才们。”于是驾船出征,四处寻找,不知不觉中竟驶到遥远的筑紫附近海面。
  
  这时一阵狂风袭来,顿时天昏地暗,大船摇摇欲坠,乱了方位。船在海中不停回转,大浪滔天,落雷隆隆,大纳言有点慌乱的说:“从来没碰过这种情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船头答道:“我驾船这些年,也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就算不翻船,恐怕也会被落雷击中,如果神明保佑的话,或许可以漂到南海附近。真是跟了坏主子,也都得死于非命哟!”说着便哭了起来。
  
  大纳言听了以后说:“既然上了船,生死都操在船头身上,为什么说这种没志气的话?”边说边吐着。船头回答说:“我又不是神,我能有什么办法。你看巨浪滔天,狂风暴雨,雷雨交加,你如果要斩龙,也会遇上这样的状况。这风搞不好是龙神搞的,快点祈祷吧!”
  
  大纳言说:“好吧!”又说:“船神呀!我幼稚无知才会想要斩龙取珠,从今以后我绝不会想再动蛟龙一根寒毛。”大纳言大声地向神祈求,又跪又拜,涕泪纵横地说了好几百遍。好不容易雷才停止,仍有少许闪电,风也很强劲。船头又说话了:“这一定是龙神干的好事,不过现在的风势不错,方向好。”大纳言似乎没听到船头的话,可能是惊吓过度吧!如此吹了三、四天的顺风,终于看到了岸边,是播磨的明石海岸。大纳言松了一口气说:“果然吹到南方的海边了。”说完便倒了下去。
  
  同船的随从通报当地播磨国官员,国司前来探望,可是大纳言却爬不起来,倒在船舱喘气。官员在松原铺下垫席请他下船。那时大纳言才发现“这里不是南海呀!”勉强撑了起来,由于身染风热病,腹大如鼓,双眼红肿。看到大纳言这么狼狈,国司也只有苦笑。
  
  以前被大纳言派出去寻宝的家丁们,听国司说大纳言坐着手轿,一边呻吟,一边抵达府中,于是前往禀报说:“取得彩珠一事困难重重,现在殿下也领略了其中辛苦才对,应当不会过分责怪我们吧!”
  
  大纳言坐起身子道:“你们还好没取彩珠来,那蛟龙一定和雷神同伙的,人们为了抢夺彩珠,不知牺牲了多少宝贵生命,就算真的逮到蛟龙,我看我也是难逃活口。还好没去抓,那光华公主根本是个大坏蛋,想置我于死地才出这等难题,从今以后别再去她家了,你们通通不准去。”最后把府中剩下的一些财物,分赠给没去斩龙的手下们。
  
  听到这些经过,已经离开的元配夫人乐不可支。而大纳言为光华公主营建的华屋,因为屋顶覆满彩丝,被鸟儿们衔走拿去做巢了。后来世间的人问说:“大纳言大伴有取得龙头彩珠吗?”有人就回答:“没有,两个眼睛肿得跟圆杏那么大。”“像杏子那么大,那可难看了。”因此后世也把不称心的事比喻为“难堪。”

 七、燕子的子安贝
  
  石上中纳言对家中大大小小的侍男说:“要是看到燕子筑巢的话就赶紧通知我。”家丁们说:“做什么用呢?”中纳言说:“为了要取燕子的子安贝。”大家回答说:“我们杀了好多燕子都找不到这东西。但是听说燕子在生产时会出现,它会紧紧怀抱着,若是见有人接近,立刻就消失了。”又有人说:“做大锅饭的厨房屋顶上常有燕子来筑巢,可以叫几个忠仆,做梯子爬上去守着,有那么多只燕子,总会碰上一只生产吧!这样不就能取得子安贝了。”
  
  中纳言欢喜的说:“这是个好主意,我怎么没想到,提案提得好。”于是派了二十名忠仆爬上梯子守株待“燕”。
  
  中纳言不时派人去问:“子安贝取来了吗?”可是因为太多人上去,燕子反而忌惮不敢来筑巢,据实相告后,中纳言忧烦地问:“这可怎么办?”负责炊事的人员中有一名名叫燕鸟麻吕的老头说:“要取子安贝的话,我来想想办法吧!”
  
  中纳言把他召进密商。那老头说:“这燕子的子安贝不好取,方法错误的话根本得不到。二十多个壮丁爬在梯子上等,当然会把燕儿们吓跑,先把那些人辞退,派一名忠实家丁即可,一个人躲在不起眼的破笼子里,用绳子吊着,等到燕子生产的时候,吊上去出其不意地取走子安贝,不就可以了吗?”中纳言听了说:“太好了。”于是把梯子毁了,叫大家都回来。
  
  中纳言对燕鸟麻吕说:“燕子什么时候生,怎样知道呢?什么时候派人上去较好?”对方回答说:“燕子生产时,尾巴会上翘,在上面绕七次圈子,趁它绕圈子的当儿去取子安贝就可以了。”
  
  中纳言非常高兴,不敢惊动太多人,只是偷偷地混入炊寮中夹杂在众人之中,不分昼夜地等待着。并对燕鸟麻吕说:“你虽然不是我手下却这么尽心,看你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同时脱了长袍给他披上,说:“晚上再到这炊寮来。”说完便叫他先回去。
  
  日落西山后,中纳言又到炊寮观察,果然看到燕子筑巢了,如燕鸟麻吕所说,燕儿们翘着尾巴不停回旋,于是派人躲在笼子里吊上去探个究竟。上去的人说:“什么都没有。”中纳言说:“是不是方法不对。”生气地咆哮说:“没有一个人行的。我自己上去。”便自个儿坐上笼子观看。正当燕子扬着尾巴回旋时,中纳言伸手进去,好似摸到平滑的东西,便说:“我摸到什么东西了,放我下去,那老头说的没错。”家丁们很快地放下中纳言,可是因为绳子吊太久了,竟然中途断了。中纳言掉在煮饭的八岛鼎上,摔了个四脚朝天。
  
  大家慌成一团,急忙上前扶他,只见中纳言两眼翻白已经昏厥过去,于是大伙儿又忙着打水给他喝,好不容易才见他又回过神来,便帮他从鼎上抬下来,并问他说:“您现在觉得怎样?”中纳言面带痛苦地说:“稍稍有点清醒,可是腰部动弹不得,不过总算摸到子安贝了真高兴,把松脂蜡烛拿来,让我仔细瞧瞧。”说完便扬起头,张开手摸了一下,可是只摸到像燕子排泄物的东西,看了之后说:“一点用都没有。”因此世人把事与愿违比喻为“无用”。
  
  没有看到真正的子安贝,中纳言心情糟透了,本来准备了一个唐柜要装子安贝,现在却派不上用场,不仅如此还折了腰。中纳言一再交待不准把他这件糗事及受伤的事张扬出去,可是因此他自己却更虚弱了。没有拿到子安贝事小,他日夜担心人们知道会嘲笑他,与其最后会病死,不如说是因为羞愤填膺而无法自持。光华公主耳闻了这事之后,便做了一首慰问的和歌:
  
  良久不见君影踪,苦等燕贝一阵空
  
  有人读给中纳言听了以后,他勉强撑着孱弱的身躯,抬起头,吩咐家丁拿纸笔来,以沉痛的心情写下回诗:
  
  贝空万事俱无用,萧索病身待卿援
  
  写完以后便气绝身亡。光华公主知道了便说:“真是可怜。”后人便把稍有希望的事喻为“有用”。
  
  八、御驾出猎
  
  光华公主沉鱼若雁之姿传进皇帝耳里,有一天皇帝对内侍中臣说:“许多人牺牲生命都未能一亲芳泽,这光华公主到底是何等美姿,我要去看个究竟。”内付中臣领了御旨来到伐竹老翁家里,老翁夫妇俩诚惶诚恐的迎接他。他对老婆婆说:“皇上说欲一睹光华公主倾国倾城之姿。”老婆婆说:“老身这就进去通报。”
  
  老婆婆进到屋里对光华公主说:“快出去见驾吧!”光华公主回答说:“我又不是什么风华绝代,为什么要见我?”老婆婆面带急色的说:“别这么失礼,可不能怠慢了御使。”光华公主又说:“皇帝下的御旨,我才不怕。”谈完连看也不看那御使一眼。
  
  老婆婆向来视如己出的光华公主,竟然事不关己似的说出这么冷淡的话,可是老婆婆也是不忍多加责备,又回到内侍身旁说:“非常抱歉,我这孩子任性得很,就是不肯出来。”
  
  内侍说:“皇上交待一定要把人带到,否则我无法回去交差,皇帝说的话,全国百姓岂有不从之理,未免太大胆了。”内侍的语气非常强硬,使得光华公主更为恼愠,说:“如果我违抗圣意有罪的话,那就把我杀了好了。”
  
  内侍回去之后据实以告,皇帝听了便说:“她害死那么多人,果然真无情。”一度想要就此罢休,但是又想戏弄她一下:“绝寺不能中了她的计。”便召来老翁说:“快把你的女儿交出来,我听说她美若天仙,特派御使去请她,谁知道白跑了一趟,如此傲慢岂能纵容?”
  
  老翁惶恐的回答说:“小女不曾进过宫,我也拿她没办法,这样好了,请让我再回去跟她说一说吧!”
  
  皇帝听了便说:“她是你一手带大的,为什么不听你的话?你如果能把她带来,我立刻赐禄封官。”
  
  老翁欢喜地回了家对光华公主说:“皇上已经亲口答应了,你还不去吗?”光华公主回答说:“我不愿进宫见皇上,如果强迫我去的话,可能就再也见不到我了。爹爹您若要高官厚禄,那我只有死路一条。”
  
  老翁答道:“别这么说,高官厚禄怎么比得上自己的骨肉,我不要做官没关系,可是孩子呀!你为什么这么坚持不入宫呢?有什么非死不可的理由吗?”
  
  光华公主接着说:“要我进宫能不能保命就听说端详。以前那么多能人士志为我上山下海,最后都无疾而终。现在我要是从了皇上旨意,世人岂不笑话我?”
  
  老翁说:“天下的事本来就难以预料,可是孩子你的性命却是我最担心的事,那我还是去拒绝他们吧!”说完便上殿去奏道:“我照了您所说的去劝她进宫,可是她却回道:‘进宫只有死路一条。’其实这孩子并不是我的亲生骨肉,是以前我在山里捡到的,所以她的想法也和一般孩子不太一样。”
  
  皇帝听了说:“伐竹老翁的家离山麓很近,我可以趁打猎之便去瞧一瞧。”
  
  老翁接着说:“这是可行之计,趁打猎之际去看一看吧!”
  
  于是皇上急忙选好日子出去巡猎,靠近光华公主家时偷看了一下。只见一位光芒四射的美人,心想“就是她了。”才要靠近,对方却逃入屋内;想要拉住她的衣袖,她却以袖掩面,只第一眼稍为瞥见而已。虽是惊鸿一瞥,却是无与伦比的大美人,“绝不能放了她”,皇上要光华公主随他进宫,光华公主回答说:“我若是本国之人,我可随行,然而可惜我不是,故万难从命。”
  
  皇帝听了,仍坚持道:“这是什么话,还是跟我走吧!”然而准备轿子迎请光华公主时,公主突然倏地一声消失了踪影,皇帝欲抓不着,以遗憾的口吻说:“果然不是凡人。”并说:“我不带你走了,但是你至少恢复原来面貌,让我一睹芳容,我才肯回去。”光华公主才又现身。
  
  皇帝对光华公主的美貌依旧念念不忘,对伐竹老翁的几番苦心也感到欣喜,于是便设宴款待文武百官及老翁夫妇。
  
  同时对无法带走光华公主一事,感到无限怅恨,自己的灵魂似乎正心系佳人,失魂落魄地离去,临上轿前对光华公主说:
  
  欲走还留不忍行,只为佳人悖我心
  
  光华公主也做了一首诗回赠:
  
  寒舍旧居早经惯,不敢随居玉台攀
  
  皇帝看了之后更觉依依不舍,心里面更想留下来,可是没有理由在这过夜,最后还是怅然而归。
  
  回到宫中之后,看到后宫美女们,都觉黯然失色,无法与光华公主相提并论;正常人眼中的闭月羞花之姿,现在都只是平庸之姿。一心只想着光华公主,每天一个人落寞地过日,也不去找后妃女嫔们,只是忙着写信给光华公主。光华公主虽然拒绝过皇上,但仍然礼尚往来地覆信,皇上有时寄情山水咏诗相赠。

  九、天羽霓裳
  
  如此互相鱼雁往返,不知不觉过了三年。某年初春,光华公主面对着皎洁的月儿,显得比平常郁闷。有人在旁说着:“看月亮是一件不吉利的事”而阻止她。不久之后,她趁着四下无人之时又偷偷的赏月,而且暗自低泣。
  
  七月十五的月夜,光华公主在屋里沉思,身旁的侍女们告诉伐竹老翁说:“光华公主本来就喜欢观赏明月,可是最近似乎有点不寻常,经常对月长叹,还是注意一下比较好。”
  
  听了这话,老翁对光华公主说:“怎么了呢?为什么看见月亮心情如此沉重,这世上不是安祥和乐吗?”
  
  光华公主答说:“我看见月亮,就觉得世事令人心惮,我为何如此忧心呢?”
  
  另外一个月圆之夜,光华公主在房间内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老翁看了她这般模样便说:“爱儿呀!你究竟在想些什么呢?到底什么事如此令你心烦呢?”光华公主答道:“我没有在想什么,只是心中有点害怕。”老翁接着说:“那就不要再赏月了,你每次看了月亮,就这样面色凝重。”光华公主说:“为什么不能看?”仍然每次月明星稀时,自己在屋外对月兴叹。若是月亮迟出,天色黝黑的话,并没什么异样,只要是皓月当空的夜晚,必定饮声而泣。侍女们看到这个情形都互相低语:“一定有心事。”
  
  可是包括父母,没有人知道是什么原因。
  
  将近八月十五的一个月夜,光华公主照例又坐在屋外哭泣了起来,这次竟然不顾旁人地号啕大哭。看到这种光景,夫妇忍不住地问:“到底怎么回事?”光华公主边哭边说道:“老早就想说,可是怕你们担心,现在不说也不行了。我不能老是瞒着你们,应该说明比较好。我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是月宫之人,因前世有约定,来到人间,如今已到分手时刻。本月十五,国人就要来迎接我回宫,我无法逃避,想到将与父母分别才忍不住伤心起来,所以今春开始,我就一直心事重重的样子。”说完便哭得更厉害了。
  
  老翁听了说:“你说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虽然是我在竹林中发现的,可是当初抱回来时才一丁点儿大,现在已经亭亭玉立。把你养育成人,谁敢把你带走,我绝不容许。”又说:“除非我死。”
  
  说完也伤心地哭泣起来,一副肝肠寸断的模样。光华公主接着说:“我在月宫也有亲生父母,来到凡间对月宫的人而言只是须臾时间,但是在人世却有数十寒暑。我长久在此过日几乎要忘了他们,已经很习惯而且很喜欢这里,现在我要走了,一点欢欣的心情也没有,可是这不是我的意思,我也无可奈何。”越说越难过的光华公主也和伐竹老翁抱头痛哭了起来。
  
  长年在侧服侍光华公主的侍者们,知道她要离去的消息都非常难过。对于光华公主光可鉴人的仪表气质均折服不已,如果她一旦离开,日后必定更加怀念,于是大家饭也吃不下去,和伐竹老翁夫妇一同悲伤地叹息着。
  
  皇帝听到此事便派使者到伐竹老翁家中与他晤面,可是老翁只是一个劲儿的哭着,因为伤心过度,头发也白了,腰也弯了,眼睛也近乎失明。算算年纪,老翁今年不过五十初头,现在一夕之间却忽然苍老了许多。
  
  皇帝派来的使者对老翁说:“听说你伤心欲绝,真有这回事?”
  
  伐竹老翁哭着说:“这个月的十五号,月宫就会有人来接光华公主回去,我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麻烦你回去问一声,多派些武士来,如果月宫的人来了就把他们抓起来。”
  
  御使回去后把一切情形参奏圣上,并把老翁所提出的要求也一并奏上。皇帝听了说:“我只对她惊鸿一瞥便久久无法忘怀,更何况是朝夕相处的老翁夫妇们呢?”
  
  这个月十五日,派遣六卫府勒使高野少将,率领二千精兵到伐竹老翁家中守候。地上千人,屋顶千人,再加上本来家中的小厮,把整个地方包围得水泄不通,不留丝毫空隙。不只是武士,连家丁们也披弓戴箭,全副武装。寝屋内女侍们轮流看守,老婆婆则紧紧抱着光华公主躲在土屋内。老翁紧闭门窗说:“防守得这么严密,就是神仙也进不来。”并对屋顶上的战士们说:“要是有什么东西飞过的话,通通把它射下来。”防守的人说“我们防守得这么严密,要是有一只蝙蝠想要硬闯,我们就先把它杀了晾在外头。”老翁听了也觉宽心不少。
  
  听到这些对话,光华公主说:“你们这样摩拳擦掌严阵以待,其实对月宫的人来讲,是一点用也没有的。就算有弓箭到时也射不出来,关得这么牢固,他们来的话,也都自动会门户大开,再骁勇善战的人也是徒称奈何的。”
  
  老翁说:“来迎接你的人到的话,我就用长爪先把他的眼睛挖出来,再抓住他的头发甩他,剥光他的衣服,露出大屁股给大家看,让他无地自容。”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光华公主说:“别说这么大声,要是给屋顶上的武士听了,真要让人笑话。您对我恩重如山我无以回报,回月宫之事我也感到非常抱歉。我们无缘再长聚,不久我也必须回月宫,真是令人痛惜。对于父母的养育之恩,我尚未反哺,要走也是觉得难以心安。从以前到最近我常在屋外轻叹,是因为我求他们至少再让我留一年也好,可是没有获得同意,所以我才那么难过的。让你们担心使我心中更不好受。月宫里的人个个眉清目秀,不见老态,也没有烦恼,就算是这么好的地方,要回去我却一点也不觉得高兴;看到你们为了我日益衰老,也不能报答你们,心中真是无比难受。”老翁说:“别再说这些伤心事了,不管是多俊的使节来带你,我都不会被迷惑的。”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就这样过了初夜,进入子夜时分。老翁家居四周突然光亮如昼,比满月的光明还要灿烂十倍以上,在场的人连毛孔都看得一清二楚。
  
  这时突然空中有人驾云而下,离地五尺左右的距离站定。看到这般光景,家中里里外外的人似乎都被吓住了,一点也没有开战的打算。好不容易过了一会才又想起什么似的,拾起弓箭,严阵以待。可是却四肢无力,身体也麻木不动,其中意志力较强的人,勉强开弓射箭,也是乱射一通,不足为战,大家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互相对望着。
  
  从天而降的人,他们的打扮清丽脱俗,无与伦比。还有辆飞车,以薄绢覆顶,其中坐了一位国王似的人物,对屋内说:“造麻吕,请出来吧!”
  
  原本意气风发的造麻吕,此时犹如喝醉酒似的,跪在地上。国王说:“因为你过去曾积过些许功德,光华公主为了报答你特地下凡助你,虽然为时不长,但在人间也有一段时间,赐给你金银财宝,使你大富大贵判若两人。光华公主在月宫犯了罪,所以委身在你卑贱之家,暂时栖身。可是现在罪限已满,我特地来迎接她回去,你不必难过,这不是你能力所及之事,快点带她出来吧!”老翁答道:“我养育光华公主二十余年,你怎么会说为时不长,一定是别处的光华公主,你搞错了吧!”又说:“这里的这位光华公主现在身染重病,不能出来。”
  
  对方没有回答,飞车更靠近了些:“光华公主,你还要在这浊世待多久呢?”
  
  话刚说完,紧闭的土屋砰然巨响,门户大开,老婆婆抱着光华公主走出屋外,老婆婆身不由己地只是仰望天空哭泣着。
  
  老翁心乱如麻趴在地上,光华公主走向他说:“这也不是我的本意,我非走不可了,至少送我升天吧!”老翁说:“为什么这样哭哭啼啼的送你,你怎么忍心抛下我一个人走,我该怎么办,你把我也一起带走吧!”说完又跪在地上痛哭,使得光华公主也不知如何是好,对他说:“那你把纸笔拿来吧,当你想念我时便把它拿出来看一看。”说完边哭边写道:我若生于凡间,便能长侍在侧,如今返回天庭也并非出自本心。请把我留下的衣物当作纪念吧!每逢月出时便出来看一下月亮。现在我就要离你们而去,离情依依寄予空中。
  
  仙人当中有一人带了一只箱子,里面是天羽霓裳,还有一只箱子放着不死仙丹,一名仙人说:“快服下罐里的仙丹吧!你吃那么多凡间秽物,一定很不舒服吧!”说完便把罐子拿过来,光华公主浅尝了一下,脱下衣服把它包起来,想当作纪念品相赠时,仙人阻止了她,并且取出天羽霓裳叫她穿上。此时光华公主开口道:“请等一下。”并在纸上写下:“穿上这霓裳便会脱胎换骨,我必须再交待一事不可。”仙人说:“太迟了。”有些等得不耐的样子。光华公主说:“真是不懂人情世故。”于是便很安静地提笔写信给皇帝。神态从容不迫,写道:您曾经派那么多人来请我入宫,虽没有成功,但我终究是无法在人世久待,必须要回天庭,感到非常悲伤。我没有进宫服侍,又是一身是非之人,您一定认为我有意违抗圣命,是一名又任性又狂妄、无礼的女子吧!这件事情一直让我挂心着。
  
  写完之后又吟了一首诗:
  
  人世今日无时分霓裳着身更思君
  
  把罐中仙丹添满,叫中将首领带进宫中。一名仙人接过罐子交给中将,中将一接到手,光华公主便穿上霓裳。对老翁恋恋不舍,悲伤的心情顿时消失无踪,穿上仙衣的光华公主一切烦恼皆褪,乘上车子与百名仙人一同登天而去。
  
  后来伐竹夫妇血泪交织但丝毫于事无补,把光华公主留下的书信展开阅读说:“我们到底为了什么还这么惜命如金,为了谁,一切都没有用了。”
  
  说完药也不吃,便从此一病不起。
  
  另一方面,中将率领众人回到朝中,把不战而败的经过一五十一地奏上,也把光华公主留的仙丹与诗笺呈上。皇帝看过之后,如同身受十分感动,从此饮食无味,歌舞管弦也觉无趣。他召来王公大臣们问:“什么山离天界最近?”有一个人回答道:“听说骏河国有座山,离京都不远,离天界也近。”皇上听了以后便咏了一首诗说:
  
  不见卿面心浮沈,长生仙丹又何能
  
  于是把光华公主留下的长生不死仙丹,连同书信、罐子一起交给一名名叫调岩嵩的勒使,派他把这些东西带到骏河国的那座山,并告诉他到了山上以后必须做哪些事:首先把信、罐子都排好,点上火烧掉。勒使接了命令,便率兵登山,那座山后来被命名为“不死山”(富士山),燃烧的烟火至今仍不断袅袅升空。
 

 
分享到:
3小鸟布丁
2小鸟布丁
1小鸟布丁
2会长的蛋糕
1会长的蛋糕
2鸟儿被迫离巢
1鸟儿被迫离巢
2两只狼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