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童话故事 >> 别惹食人鱼

别惹食人鱼

时间:2012/10/14 19:56:17  点击:3629 次
    今年暑假,小凯每天把自己关在家中的空调房,尽情的在电脑世界里遨游。小凯在实验学校读六年级了,个子高高的。
    “咚咚咚”,爸爸来到小凯房间,小凯打开门,神情有些恍惚。“别只顾玩游戏,人都玩傻了!”爸爸的眼神中有些担忧。
    “爸,我没玩游戏,我在看电视。”小凯顺了顺额前油油的头发,他都几天没洗过头发了。
    “去水府庙钓鱼,你看怎么样?”爸爸微笑着按了一下小凯的头。
    “真的啊?怎么不早点说!”小凯眼睛一亮,兴奋得快跳起来。
    “你妈妈单位临时有事就不跟我们去了,这次由我全权指挥。”
    “是!长官!”小凯兴奋的行了个军礼,小凯最怕跟妈妈一起旅游,牢牢管住自己,很不自由。
    第二天清早,爸爸带着小凯驾车跑了近2个小时,终于来到了水府庙风景区。进入大门左侧是一座大型的停车场,再往前就到了音乐喷泉广场,在广场的右侧是临湖柳树小道。这里的餐馆、旅馆店等外形富有创意,与水府庙大自然的灵秀交融在一起,是人们度假散心的难得之地。
    水府庙原本是有着几十个山头的丘陵地,后来筑坝修建了人工湖,烟雾袅绕的湖面上错落着许多岛屿。岛屿上的白鹭煽动洁白的翅膀翱翔在湖面上空。
    小凯和爸爸从旅馆走了出来,背着钓具径直来到湖边柳树底下,抛出鱼饵架好钓竿,他们静静的看着湖面上的浮标。可是等到太阳都快下山了,浮标根本没有动过,哪怕被只虫子撞动下也是份惊喜呀。父子俩满心的疑惑四处张望着水面,鱼哪去了呢?
    突然,小凯看到湖中心一团黑影快速闪过。当爸爸抬头看湖面时什么也没看到。
    爸爸整理好钓具朝小凯喊了声:“儿子别傻看了,鱼肯定是有的,只是变精明了。”
    “爸爸,你说鱼变得聪明了,知道钩不能吃了啊?”小凯觉得这么大片水域钓不到鱼怪怪的。
    “没错,你想想看,这么多人天天围着湖钓鱼,鱼儿也进化出本领了,知道是钩,才不上当呢!”小凯觉得也有道理,半信半疑的跟着爸爸往旅馆走去。
    晚餐的时间到了,爸爸带着小凯来到了一家临湖而建的船型餐馆,正门上“渔家厨房”几个字闪着霓虹光,船型餐馆上挂满了渔具,还真像户打渔人家。停靠餐馆旁的捕鱼船上栓着几个网箱,里面养着湖中捕来的鱼。
    几道美味鱼上桌,早已经饿得不行的小凯埋头开吃,一口一个味道好。可爸爸坐在那边吃边皱眉,感觉味道不对。 

   “爸,你怎么啦?”小凯好奇的问。
    爸爸没吭声,扭头叫了声老板。
    店老板远远的应了声,满脸微笑一路小跑过来,慌忙中左手往口袋里掏烟,右手递上槟榔。
    “老板,这鱼不是以往的味了,调了包的吧?”爸爸发现今天吃的不是野生鱼。
    小凯吃着正香,哪分得出家养的还是野生的,觉得爸爸没必要太较真。
    “绝对没有。”老板开始一愣,而后忙推开双手说绝对是野生鱼。
    “第一,这鱼太肥,油腻。”爸爸显得特自信的竖起了一根指头,“第二,这鱼太嫩,明显是没有正常的生长周期,用饲料催肥的。”
    “今日遇见高人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店老板连连叹气致歉。
    小凯倒觉得事情还真的蹊跷了,马上追问店老板其中的原因。
    店老板指了指远处的湖面:“现在水府庙真是怪得很,今年夏季开始这湖里根本没有鱼可捕捞了,没有野鱼我也着急,只好去市场购买些鱼回来!”
    小凯连说“哦”,原来这水中没有鱼啊!我今天还看到一群鱼影呢?
    “要说鱼肯定有,每年光游客往湖里放生的鱼类就多得不得了,还有些宗教信徒到这里放生许愿的。”店老板肯定的说。
    老爸后来也没多说了,拉着小凯的手说:“走,岸边去吃烧烤去。”
    他们穿过热闹的广场,来到了浓烟袅袅的露天烧烤场。这里灯火通明,三五人群围着灶台,烤茄子、烤鸡翅的香味扑鼻。
    一阵晚风吹动着岸边柳条,小凯爸爸已经两瓶冰啤酒下肚;小凯也一口一个鸡翅,这鸡翅真香啊,感觉的这个炎炎夏日这刻才是最舒心的。
    突然从湖边传出吵闹的声音,小凯仔细一听,岸边一个男人在大声叫喊:“这天杀的毒蛇,我刘瘸子真是命苦啊,可怜了我的白龙马啊!”
    大家从广场围了过来,小凯他们也迅速凑了过去。橘黄的路灯下,白龙马嘴部、前足好几处伤口正在淌血。刘瘸子左手牵着马绳,右手不停抚摸着白龙马,佝偻的背瘦的像个破风车,挺可怜的。
    有人拿着手机报了警,有人指指点点在说什么。原来单身汉刘瘸子得到政府的照顾,凑钱买了匹草原白马,景区免费让他在广场上把马祖给旅客用,好让他创点收入。
    小凯看到这场面心里也害怕,咀咒这该千刀的毒蛇。今天刚来时,看到刘瘸子牵着马在广场上给游客们照相呢,还乐呵呵的给白龙马梳理毛发。
    正说着,景区来了几位管理人员,其中一位医生走了过去,刘瘸子赶紧提起了精神,提起马绳让医生用药棉清洗伤口,白龙马显得疼痛耐受,仰着头瞪着眼,双腿不停的踢打地面。
    医生简单的处理完伤口上了些药,转身收拾工具箱。刘瘸子俯下身正想问医生,医生告诉他没有什么事,让马好好休息几天,定时安排换药。 

    刘瘸子眼神马上露出了光泽,冲着大伙傻笑着说:“看它这精神气也不像中了蛇毒。”
    医生回头接过话:“这不是蛇咬的伤口,是用锋利的牙齿撕咬过留下的伤口。”
    “也真不知道哪个天杀的,我正在草地上整理口袋里的钱,白龙马在柳树下歇息饮水,突然慌了神往我这边退,我赶紧跳过去,一瞅才知道出了事。”
    围观的游客纷纷议论起来,有人说应该是野猫袭击的,有位大叔接着说:“野猫袭击擅长爪抓,没有爪痕。”大家也都点头说是,目光都转向了湖面,觉得这水里有问题。
    小凯一怔,脑海里又浮现出那团黑色的鱼影,直往爸爸的怀里靠。爸爸正打了个饱嗝,自言自语:“水里的鱼没这个胆,也没这本事敢往岸边蹿,这不是找死吗?”
    正当大伙在湖边围着看刘瘸子的白龙马伤势时,景区的领导连夜召开会议。湖鱼消失已经引起景区领导警惕,感觉到事情变化得有些不寻常。今晚刘瘸子的马岸边受到不明物攻击是个不好的兆头,湖鱼消失专家调研后的结论是捕捞过度,现在看来这个结论有些站不住脚。
    大家都没有吭声,眼睛直直的盯着监视屏幕上,正在回放广场路右侧监控录像。昏暗的画面中白龙马来到在湖边,领导赶紧示意工作人员慢放画面,只见画面中出现几个瓦片大小的黑影蹿出水面袭击白龙马,再打近看时画面像素已不清晰了。领导专家们研究最后得出了结论,是一种土生土长的水老鼠袭击了白龙马。虽然也有专家质疑水老鼠的撕咬力还不够咬破马皮。
    小凯和爸爸回到旅馆时已经到凌晨二点了,小凯却没有一点睡意,爸爸早已鼾声阵阵。他翻来覆去在琢磨着水中一定有蹊跷,慢慢的也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天刚亮,水府庙景区响起了广播,播音员宣读了景区就刘瘸子白马被袭击一事景区管理的道歉,并把昨晚调取的录像结果宣读,告诫游客谨慎下水,小心受到湖区水老鼠的攻击。
    小凯听完广播后马上从床上跳起来,简单洗漱后看着爸爸正在睡熟,只好一个人跑到公告栏,只见公告栏上张贴几张黑白的图片和文字说明,白马嘴边那一串黑色的物体不是很清晰,黑影和马嘴同比例对比,也不像水老鼠啊,因为水老鼠没有马嘴那么大的身影。
    带着疑惑和好奇,小凯沿着湖边一路走去,这湖里的秘密已经像一块石头压在他的胸口,不弄明白内心纠结得慌。
    小凯边走边看,一路绕过几个湾后,离旅馆广场越来越远,他越过了旅游景区,错落的小路突然没有了路牌指示,小凯才发现自己迷路了。
    正打算从兜里拿出手机打电话求援时又放下了,小凯想通过自己努力不仅要走回旅馆,更要找到湖中搞怪事情的缘由,他感觉有股奇妙的力量在内心涌动,可能是好奇心吧。
    “嘿,你是从省城来的吧?”小凯正在发愣时,身边不知觉划来一只小船,划船的是个十一二岁的男孩,乌黑的眼睛跟他乌黑的皮肤一样显目。他用力的撑了一竹镐,船快速的驶到岸边。
    小凯看了眼突然出现的陌生人,不知道说什么好,看着他娴熟的靠船动作挺羡慕的。
    “我是这周边渔村的人,叫我小乐吧,我经常和爸爸在这带捕鱼,地形我最熟悉。我可以带你回到旅馆广场。”小乐显得很自豪。
    “我叫小凯,你怎么知道我来自省城?”小凯好奇的问。 

    “我妈妈在省城打工,她说省城的孩子夏天都穿着袜子,而我们都光着脚丫子。”小乐腼腆的左脚掌搓了下右脚。
    “哦,我爸爸说在野外旅行必须穿上长筒袜,可以防范虫蛇。”小凯认真的说。
    “对了,你刚才说在这捕鱼,有鱼吗?”小凯突然转移了话题。
    “自从5月水温回暖后鱼越来越少,现在基本上碰不到半条鱼了。”小乐显得有些伤感,“我爸爸靠捕鱼养家,现在只好跟着村里建筑队去工地揽活。”
    “那你现在天天在这捕鱼是吧?”小凯又接着问。
    “捕鱼游泳我最爱来这里,像撒罩网、放钓索、灯笼网、电鱼等捕鱼手段样样会。”小乐自豪的说。
    “最近你捕到过鱼吗?”小凯问道。
    “有一天早晨我去温泉洞穴里找乌龟,温泉里有一条受伤的怪鱼,满嘴锋利的牙齿,我的竹篙上还有它的牙印呢。”小乐朝小凯做了个鬼脸,“不过我把它熏干挂在家里。”
    “你可以带我到你家看看嘛!”小凯显得很好奇。
    这有什么难的,我们走吧。小乐从船上跳下来,把手一挥,带着小凯往鱼村方向走去。
    小乐、小凯刚到村口,就被好伙伴们迎接住了,说家里来了位城里的教授呢。小乐摸了摸头,教授找我做什么呢?心里满是疑惑的往家里赶。
    小乐的爷爷和那位教授正坐在门口话家常,介绍这里曾经鱼种群多样,数量非常多,妇女洗衣都能抓到大鲤鱼,而今湖里没有了鱼,政府说是我们捕捞过度引起的。
    “爷爷,不是捕捞过度,而是湖中来了怪鱼群,吃光了所有的鱼!“小乐跑到爷爷身旁。
    “怪鱼群,听起来很新鲜哦!”那位教授笑呵呵的打量着小乐,“你就是小乐吧,我是省城来这做生物物种研究,我姓雷。”
    “雷教授,我是小乐的朋友小凯,我看到过湖里有群奇怪的黑影。”小凯介绍着自己。
    “真是勇敢的孩子。我此次来正是调查湖中一连串怪事的。”雷教授笑着问小乐,“今天特地看看你抓的怪鱼。”
    小乐很快从屋里取出已经熏干的怪鱼,雷教授看到后非常惊讶:“是食人鱼!”
    食人鱼!小凯、小乐第一次听说这么可怕鱼名。

   雷教授马上掏出手机拨打电话,但电话一个也没打通。坏了,昨晚景区领导连夜开会,今天可能在休息。“小乐、小凯你们得马上去旅馆广场,通知游客赶快离开水面游泳,我得亲自带着鱼请示市领导,化解这场生态危机。”
    生态危机,小凯似乎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突然觉得有副担子压在肩上,心里变得很踏实。
    爷爷叮嘱小乐:“你们快去快回,遇到事情千万不能逞强任性,要多听大人的。”
    说着雷教授与小凯他们兵分两路快速离开了渔村。小乐带着小凯沿着湖边飞快的跑去。
    当赶到旅馆广场时,小凯看到爸爸正着急的来回踱步,看到小凯满头大汗,又急又气的说:“小兔崽子你去哪里了啊?把爸爸担心死了。”
    小凯说出了追踪怪鱼的经过,当老爸问他为什么不开手机时,他才发现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关机了。
    “老爸担心你掉到湖里了,无奈之下只好报了警,警察一会儿就到。”爸爸的眼中闪出了泪花。
    “警察?”小凯马上对小乐说:“我们把雷教授交代的正事忘了,快通知大家从游泳区撤离。”
    两人头也不回往游泳区跑去,小凯爸爸赶紧也跟了过去。
    烈日当空,小乐、小凯踩着滚烫的沙滩,沙滩上有人在打排球,有人在太阳伞下躺着纳凉,湖里聚集许多游客,人人肩膀上斜拉着个救生圈,场面好不热闹。
    小乐、小凯齐声对着大家喊:“水里有食人鱼,大家快快离开!”
    旅游区嬉戏依旧,根本就没人理会两个孩子的呼喊。小乐告诉小凯得用扬声器,指了指坐在高台上的观察员,屁股上正挂着个扬声器。
    “叔叔,我们可以借你的扬声器用下吗?”小凯仰着头请求。
    “哦,这个不能给你们玩的呢。”叔叔摘下了太阳镜认真的说。
    “现在水中有危险,有种凶猛的鱼群要攻击游客,是雷教授要我过来通知的。”小凯认真的说。
    “雷教授?”高台叔叔看了看两个孩子,利索的取出扬声器朝着泳区喊话:“游客们请注意,现在接到专家最新通知,水中有危险,请大家赶快上岸。”
    “不是专家刚刚论证了吗?有图有真相,几只水老鼠胆再大也不敢攻击这么多人吧?”一个游客站起来理论起来。
    “在浅水区应该没有危险吧,大家都有救生圈,还敢来拖人不成!”一位大叔说完又尽情的仰泳起来。
    有些胆小的游客赶紧上岸,觉得站在沙滩上踏实。小凯、小乐望着这晒得让人睁不开眼的太阳,清凉的水中诱惑力很难阻挡啊,小凯无奈只好拿起手机查看食人鱼的资料。
    突然,有两个游客走向泳区边上的水草区开始摸鱼,时不时的抓到两个河螺,朝岸边上他们的朋友招手炫耀,抓到只螃蟹,在乐颠颠的在湖里直跑。 

  小乐笑着说:“那也算鱼,真是城里人在野外看到只蚂蚁也稀罕。”
    小凯突然说:“赶快远离水草区,那是食人鱼产卵的区域,这下真的惹恼了食人鱼。”
    他们再次央求高台叔叔喊话,可那几个游客根本不理会。有个游客傲慢的说:“浅水区就是鲨鱼来了,老子立马把它掀翻,别说食人鱼,正愁它们不来呢。”
    突然,湖水水草周边水波涌动,一团黑影靠向游客。人群一时尖叫声四起,惊呼食人鱼来了,水中的游客一个个都在水里跳起来了,哭喊着嗖嗖的箭一般的冲向岸边沙滩。每个人身上多处受伤,伤口正往外冒血。
    高台叔叔们赶紧向上级报告,并向医院求救,恰好赶来的警察医护人员和景区的医护人员紧急为受伤游客处理好伤口,伤口和昨晚刘瘸子的白龙马的伤口一致,伤口为利牙撕开。游客们惊魂未定,幸亏跑得快,如果被它们拖到水中,现在可能只有一副白骨架了。
    医院紧急派车把受伤的游客接走后,原本热闹的湖区突然变得寂静空旷,警察们把各个去湖边的路都围了起来,并派人执勤。
    此时,湖边聚集了大量警察和武警官兵,雷教授和市里官员及电视台记者们在那里指指点点,现场调度各方力量聚集水府庙。
    雷教授向市领导建议,7月大暴雨一来,湖中的食人鱼将大量逃出。从生态平衡来讲,周边的湖区河流将跟水府庙一样遭受灾难;从水域安全来说,以后耕牛下水、渔民捕鱼和市民游泳,也将受到攻击伤害。
    市领导听后看了看清澈的湖面,嘀咕了声:“这么大的水域只有食人鱼吗?”
    雷教授说:“我来这调查一周了,和渔民一道散网、放钓索、灯笼网,一无所获,有一位小渔民抓到的这条食人鱼。它们在湖中没有天敌,又喜欢结群猎取食物,一条30斤重的大鲤鱼只要被他们围住,3分钟被吃得只会剩下一堆骨头。”
    市领导忧心的说:“没有天敌制衡,那本土的生态链将破坏,没有了小鱼,岛上的白鹭也会饿死。”
    景区负责人接过话:“请领导放心,景区的白鹭近几个月有专人管理,防止周边小孩上树掏鸟蛋、抓捕幼鸟,我们将加大投食力度。”
    有一位专家向市领导提议:“我们不能等到洪水来临再去讨论食人鱼的危害,眼下要果断采取措施,把潜在危机解决掉。”
    “其一,立即研究解决方案报上市里;其二,这鱼都说在亚马逊,怎么来的水府庙呢?要找出源头。”市领导忧心的说。
    景区主任听了后接过话:“是游客放生食人鱼,还有宗教信仰者放生食人鱼是源头。”
    大家听后一致点头,有位当地的气候专家接着说:“食人鱼放生也有些年头了,今夏食人鱼繁殖频繁终成灾害,与去年暖冬气候不无关系。”
    当天下午,市里组织周边鱼村几十条船,采用撒网等传统捕鱼手段一无所获,又把市里查封的前些年鱼民用的电鱼船调了出来,也无所获。 

    市领导和专家们看到不能抓捕食人鱼,都焦虑的不停往湖区张望。
    小乐的爷爷也在警戒线看热闹的人群中,他倒想出个好办法,在那里招手,小乐告诉雷教授,雷教授赶紧把小乐的爷爷请了上来。
    小乐的爷爷对着大家说:“这里水深、岛山多,岛山下多有洞穴,拉网、电击都不能凑效,因为船一开动这般鱼就钻进了洞穴。”
    市领导和专家都互相交流,市领导点头请老人家继续说下去。
    “九十年代我们这里流行用炸药炸鱼,后来被政府禁止。”小乐的爷爷看看各位领导都沉默不语接着说:“可以把一些猪肉之类的诱饵投放到某个水域,上面留船等待鱼群集结,鱼群出现即可投放炸弹。”
    市领导低头征询了大家的意见,大家议论开了,大多数表示同意,但雷教授表示使用炸弹会震坏水库大坝的稳固性,将是千秋之罪。市领导听取了雷教授的建议,此事得重新寻找解决方案。
    由于雷教授的挽留,小乐、小凯、小凯的爸爸都留在景区旅馆,小凯爸爸送的智能手机这次帮上大忙,在网上可以轻松的查阅食人鱼详细的资料。
    突然,小凯想起了石壁下有个洞穴的温泉连着湖面,而小乐清早抓到受伤的食人鱼,说明晚上一定还有鱼群,解决的方法就在这里。
    第二天的会议上雷教授继续反对使用炸药,大家僵持不下,小凯突然站起来说自己有办法对付食人鱼。
    小凯说:“去年冬天是暖冬主要保证了食人鱼的食物来源。而以往的冬天由于天气寒冷,湖区食人鱼是被饿死的,只有少数能侥幸活过来。”
    雷教授分析说:“这么说食人鱼除了食物,低温抗寒问题也进化了咯!”
    小凯接着说:“食人鱼害怕低温,但这湖中有一处温泉,可以帮助它们度过寒冬。”
    大家受小凯启发最后得出了结论:湖区的温泉,加上去年的暖冬带来的营养物质等因素,的确为食人鱼连续排卵繁殖创造了条件,最终短时间内爆发成灾。
    小凯补充说:“食人鱼晚上习惯性结群进入温泉歇息,因为那里水温晚上要高,只要把饵料投放到温泉中,然后在下半夜在洞穴口收网,就可以把它们全部捕获。”
    大家相互一笑,都说这个方法可行。雷教授骄傲的说:“兴趣是事件解决的一把钥匙。没想到是两位英雄少年起了关键作用啊。”
    “雷叔叔,这还得感谢我的朋友小乐,这些都是他发现的。”小凯高兴的说。
    小乐的脸一下子红得像个苹果似的,赶紧说:“要说我有功劳,就是没有吃掉那条熏鱼干。”
    “好好好,等完成了这次任务,你们两个都有功劳。”市领导舒心的一笑,事情终于有了解决的方案。
    接下来几天,工作人员全都聚集在湖区北面洞穴附近拉网,共捕获了上万条食人鱼,基本上解除了水府庙食人鱼之灾。
    小凯告别了小乐和雷教授,和爸爸赶回家时,家里电视正在播放关于水府庙食人鱼事件新闻,劝诫市民不要把食人鱼当宠物鱼,招惹食人鱼将危害本土鱼类的生存,带来生态危机……
 

 
分享到:
1小魔怪的树
2公主与乞丐
1公主与乞丐
2一棵神奇的树
1一棵神奇的树
2热心的小蚂蚁
1热心的小蚂蚁
2小黄鹂与大树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