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童话故事 >> 寻找眼泪的公主

寻找眼泪的公主

时间:2012/5/29 9:55:27  点击:3474 次
上一篇:新厕选所长
下一篇:漂亮的代价
    花儿公主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座被群山环绕的城堡,那座城堡有着绿油油的围墙,站在围墙外是无法看到墙内的景色的,即使站在城堡对面的高山上,人们也是无法看清城堡真正的模样的,那些站在城堡对面高山最高处的人们看到的只是红艳艳一片,人们往往会以为那座城堡不是朝阳就是夕阳,凡是真的有机会站在高山顶上的人他们是绝不会相信那一片红艳艳的景色会是一座城堡的。可是毋庸置疑那的的确确是一座城堡。
    这座在人们眼里是朝阳或者是夕阳的城堡里,没有幸福的国王与王后,没有英俊的王子,也没有整齐的士兵。这座城堡里住着一位美丽的公主和一群有着翅膀只有拇指大的小精灵们。小精灵们叫那个美丽的公主为花儿公主。花儿公主是这座城堡的主人,拥有着听得懂动物们说话的法力。城堡里有着无数的房子,那些房子里摆满了无数的宝物。城堡的外面开满了红艳艳的玫瑰,玫瑰终年开放,无论围墙外面有多冷或者有多热。花儿公主坐在城堡里,而那些小精灵们则住在玫瑰里。
    在小精灵们的眼里花儿公主应该是最富有也是最幸福的人了,可是它们不知道花儿公主为什么老是在太阳还未升起的时候飞到尖尖的城堡顶上。难道王子真的有那么好吗?花儿公主拥有着城堡,可是她并不快乐,曾经她也试图过跟小精灵们述说自己的不快乐的感觉,可是那些小精灵们常常在自己未能讲完自己的感觉时就会不安分的东张西望。一个展翅飞向别处。花儿公主只能把不快乐放在自己的心里了。不快乐积压在心里,慢慢的就变成了一种寂寞,花儿公主蓦然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寂寞。小精灵们有着精灵们的世界,而自己并不是它们的一份子。花儿公主开始期盼能有人从自己的城堡路过,那么自己就能有一个伴了,有了伴,那么自己就不会寂寞了。花儿公主开始在每一天的凌晨时飞到城堡里尖顶上,怔怔的望着远方。她相信那没有尽头的远方一定会有人缓缓的朝着自己的城堡走来的。
    小精灵们在多次劝说无效之后,便对花儿公主的失去了耐心,它们可没那么好的毅力喋喋不休的阐述着一个道理,相比而言它们还是喜欢与邻家的精灵在花丛里玩耍。偶尔心情好时,精灵们还会陪着花儿公主一起眺望远方,虽然见不到人,可太阳升起的模样也还是很美的。如果不是太阳隔自己太远,小精灵们相信那太阳的味道也会和玫瑰花一样甜美的。
    一天一天,太阳一次,一次没有任何厌倦的从同一个地方升起,而花儿公主亦如那太阳一样没有丝毫厌倦的眺望着远方。小精灵们嘻嘻哈哈的在花丛里没有疲倦的玩着古老的游戏,当花儿公主快快乐乐的朝着城墙飞去,小精灵们亦飞上了城墙,那远方一个骑着打扫脏东西的扫帚朝着城堡迅速飞来。小精灵们一哄而散,花儿公主微笑着并不觉得来客有什么不好的。
    当来客在城堡里住的很开心时,花儿公主开始询问有关自己想知道的问题了。来客不费吹灰之力的把花儿公主的问题回答的清清楚楚了,当花儿公主打着哈欠对她的话有点不理解时,来客简单的解释着,她说,,你只需要和以前一样站在城堡的顶尖上,等一个王子路过你的城堡就可以了。她说,当然,你还需要爱情,因为有了爱情王子就会带你离开的。花儿公主为这个简单的解释感到非常的开心,她礼貌的与自称为巫婆的来客道晚安,然后走进了自己的睡房。这些日子的早起可把她累坏了啊。巫婆可不瞌睡啊,要知道巫婆是在白天才睡的。小精灵们亦不瞌睡,它们纠缠着眼前的巫婆,非要她讲点什么。巫婆虽然并不喜欢眼前这些多嘴吵闹的小东西,可她还是挺乐意给没听过什么的人讲点有意思的东西的。
    花儿公主去跟来客问早安时,才发现来客竟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花儿公主问精灵们,小精灵们嘻嘻的笑着嚷着‘那个巫婆说被我们给弄晕了。”花儿公主笑笑,她可无法理解这是什么意思,花儿公主朝着城堡顶尖飞去,王子,若有一个王子路过那可该多好啊。 

   小精灵们聚在一起,看着城堡顶上的公主,议论纷纷。他们嚷道‘这可怎么是好啊?’小精灵们在争论了整整一个月之后总算有了一个明确的答案了,他们决定跟花儿公主说清楚王子并不是好人,并不能给她幸福。当然,如果花儿公主不听劝的话,那么久只能靠别的办法了。精灵们打定主意,便朝着花儿公主一拥而上。
    小精灵们给花儿公主讲了一个美丽忧伤的故事,这个故事是说一条住在水里的人鱼公主爱上了一个王子,她为了能在王子用自己的声音跟水巫婆换了一双美丽的腿。人鱼公主在王子的身边默默地爱着王子可王子还是娶了别的公主,最后,人鱼公主伤心的死了。小精灵愤愤不平的嚷道:“花儿公主,你看王子是多么的无情啊。”花儿公主忧伤的垂下了眼“不是的,王子并不知道人鱼公主爱着自己。小精灵大叫“谁说的啊,王子就是个坏东西。”花儿公主眨眨眼“好吧,这个王子的确实是个坏王子。”小精灵们快乐的笑了起来,一哄而散。留下一个望着远方的花儿公主。
    当新的一天小精灵们醒来时,他们才发现花儿公主并没有如他们所想的那样离开了城堡顶上。精灵们不高兴的飞上了城堡,“花儿公主,你怎么还在这啊,不是说了,王子不是好的吗。你忘了昨天的故事吗?”花儿公主委屈的看着精灵们,小声的解释着“我承认人鱼公主爱的那个王子是一个坏王子,可是我能说话,我能告诉我爱的王子我爱他。”小精灵嚷道“王子都是一样的,都是坏的。”花儿公主争辩到“不是的啊,比如说有的花是白的,有的花是黄的,还有的花是红的。那么王子也应该是一样的,我想我一定会等到一个好王子的,因为我不是美人鱼我有腿,而且我是一个拥有着巨大财富的公主。小精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无法说出比公主更有说服力的语言了。精灵们闷闷不乐,断断续续的离开花儿公主,寻找着自己想要的办法。
    一个又一个的朝阳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方一次又一次老样子升起,花儿公主毫不厌倦的看着守着。精灵们到坐不住总是不停的问着花儿公主可有看到了什么。花儿公主笑,摇头,并不介意精灵们幸灾乐祸的眼神。花儿公主也无法说清楚自己心里真正的感觉,那个自称女巫的客人,可真的见过王子,那王子可真的会带自己离开。女巫口中的爱情究竟是什么。朝阳每一次都是那么慵懒,似乎这世界没有什么可让它担忧或者焦急的。花儿公主安然的享受着太阳的慵懒,并不因王子的姗姗来迟而伤悲。悲伤,我想花儿是理解不了的,如那玫瑰不凋谢,就不会知道开的快乐与美丽的。
    很多的日子在一天一天的日期里不紧不慢的的走着,滴滴答答,如那暮春的雨。当外面的世界从严冬醒来,一切都是嫩绿,鲜艳,欣欣向荣的时候,精灵们却在玫瑰丛里毛躁的溜达。他们从围城外多嘴的鸟儿那里得知王子正从山的那头走来。如果王子不改变路线的话,那么在某一天的早晨,花儿公主就一定会看到王子的,那么这座城堡就定会被花儿公主遗弃的。那也是说花儿公主将不再理会自己。精灵们是绝不会允许花儿公主遗弃自己的。 

    绝望的王子
    王子无法掌握好未知的战争,看着另一个王子的英姿。王子忽而觉得自己是那么猥琐。王子惭愧的走进大殿,年迈的国王倚着宝座,看着双目紧锁的王子。忍不住轻声的叹息。“王儿,如果你害怕,那么就去见你的母后。在她那儿你能得到偷生的道路,那儿的尽头有着一座金色的玫瑰城堡。那儿你能得到永生的富贵与平静的生活。王子看着年迈的父亲,落下了的眼泪,自己多么的没用,连父亲也知道自己年轻的身体比不过他那年迈的英气。王子垂着泪,从侧门而入。华丽的城堡里听不到城外的号角声。
    王子站在母后的面前,年老的妇人把手中的包袱递给年轻的儿子。垂泪道别,细细叮嘱。王子落荒而逃,原来自己的无能并不是错觉,连母后都知道自己无法赢得战争。王子的背影在春天的道路里如残冬最后的脚步,慌慌张张,无比的萧索。年迈的国王王后相依在城堡的最高的地方,看着自己的保护了二十年的王子在一场虚骄的战争里落荒而逃。眼泪从眼角滑下,滚进了深深的皱纹里。暖和的春风拂在他们的脸上,却不暖那闪闪的泪痕。
    王子顺着母后说的路落荒而逃,无法预知那父王所说的玫瑰城堡是否真的存在。这一辈子父王母后从未骗过自己,那玫瑰城堡定然存在的,只是玫瑰城堡的主人会怎么安置于自己、想到这王子有些后怕,可是回去面对的确是战争,赤裸裸的战争。失败了便会死在那血色的战场,被乌鸦啄食。王子伫足,看着满眼的嫩绿,放声大哭。
    一面写着酒子的旗子,在吐出点点嫩芽的树梢半飘半坠的,如一个害羞的女子躲在门口,羞涩的看着来客一般。淅沥沥的雨飘在身上,有点寒有点暖。王子朝着旗子跑去,蛛丝一般的雨黏在脸上,说不出的落魄。树枝上停留着细小黑色的鸟儿,叮铃铃的叫着,偶尔会一跃而下。
    简单的房子,搭着一个大大的空间,三三两两的人热恋的聊着,王子在角落里捡了一个有阴影的位置,为自己未知的将来而伤悲。酒店的老板殷勤的走到王子的身边,王子随意的要了一壶酒。开盖,到处的酒有着浓烈的刺鼻味,王子用嘴唇沾了一点。这酒不甜不香,既苦又辣。王子放下了酒杯,沉浸在未知的国度里。
    一个人提着一只沾满血迹的狐狸走进店里,店里的人三三两两围过去。那人提着狐狸道,谁要买,不过一壶酒的价钱。”围观的人并未说话,只是每个人伸手在动物的背上捏来捏去,那狐狸呦呦的叫着,满是恐惧。王子走过去,那是一只狐狸,灰色的狐狸,血把狐狸的毛粘成一团团的。狐狸乌黑的眼珠里渗满了恐惧。王子伸手搂过狐狸,轻言到“这狐狸给我吧,我的包袱里有你喝一杯子酒的钱。如果可以你还是不要捕获动物类,他们也会害怕死亡的。王子抱着狐狸走出酒楼,雨还未停,还是那样淅沥沥的下着。酒楼的人看着雨中的王子哈哈的笑了起来,道;“你今天可得请客啊。”抱着包袱的豪爽的点着头,一叠声的吆喝声在雨里细零零的飘荡。酒楼旁的小鸟吓得风一样的飞走。

   夜色从山的那头慢吞吞的遮下来,王子开始为自己的住宿着急,可这荒野的地方会不会有人家?住宿需要多少钱、怀中狐狸已经不在战栗了,只是偶尔抬头看看抱着自己的王子。当夜幕遮盖了王子,王子颓废的捡了一棵比较的大树,暂且躲躲那淅沥沥的雨。
    王子站在树下,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王子在别人的摇晃中醒来,站在王子面前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他和善的说道“我家就在不远的地方,那里可以遮雨。”王子不停地道谢,正要跟着小伙子走,却发现自己怀里丢了那只受了伤的狐狸。王子在周围寻找着,年轻人困惑的问着“你在找什么?需要我帮忙吗?”王子直起身子,摇摇头“没什么,那我们现在走吧。”
    年轻的房子及其的简单,不过一个厨房一个睡房。王子站在厨房里,看着年轻人忙碌,鼻子里闻到的是很好闻的香味。王子疑惑的问“你这房子里怎么有这这么香的味道啊?年轻人笑笑,从燃烧的木柴里抽了一根没有烧蛮多的木柴,递给王子“你闻闻”王子接过来,认真的闻了闻,讶异的问“这是檀木?”年轻人笑着“是啊,我们这里的檀木极多。所以并不看重。”王子点头,开始为自己的浅薄而感到羞愧了。人家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百姓,而自己身为一个王子还如此的大惊小怪。
    王子睡在檀木做的床上,心里暖洋洋的,旁边的年轻人早已熟睡,轻轻的呼吸声如窗外的虫鸣,王子闭上眼,用心的倾听着。窗外的雨轻轻的落在地上,惹起一片和鸣。
    当王子睡醒待要看身边的人有没有醒时,才发现不过是一个梦,自己还是站在那树下。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鲜艳艳的朝阳在山的那头,灿灿的笑着。怀中的狐狸在脚下半卧着。王子轻轻的蹲下抱起了狐狸。怜惜的抚摸着狐狸的后背“可怜的东西,你的家在哪,我不过是失去了家,而你却不仅仅是失去了家,连生命也差点失去了。”狐狸仰起头,看着王子,乌黑的眼睛里泛着半丝灿烂的光芒。
    王子踏上了路途,怀着对未来的恐惧。可当接二连三的在路旁找到结了香甜的水果的大树时,王子才一扫脸上的恐惧。恐惧没有了,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困惑,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这水果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成熟的。可是吃到嘴里的水果的确是香甜而且能填饱肚子的。
    当夜色在一次袭来,当王子再一次在树下站着睡得时候,那个年轻人再一次唤醒王子时,王子迷惑的问“这是梦吗?为什么上次我明明是睡在床上,可醒来却是睡在树下?”年轻人笑着“怎么会呢?这荒原可只有我一个人住。”王子说“上次我就是住在你的家啊?”年轻人诧异的叫了起来“怎么可能呢?我可是第一次见到你啊。”王子不说话了。年轻人看着王子“你走不走啊,不走我可要走了。”王子点头,这一次又没有见到狐狸,王子还是四处找了一下,和上次一样,并没有找到。
    年轻的房子还是一个厨房一个睡房,燃烧的还是檀木。王子无法得知真正的解释,只是王子想,不过是不是梦,这也也并没有什么不好。
    重复着,路上有着吃不尽的水果,梦里有着燃烧的檀木。身边有着狐狸陪着自己。这路再怎么长也没有什么好忧虑的。其实就这样一辈子走下去也没有什么不好。只是那城堡里面对战争的父王母后可好? 

  哭泣的精灵
    精灵们在花儿公主飞上了城堡的顶端之后,在城堡的一个角落里秘密开会。它们责备那些无能的野兽们。野兽的代表野猫委屈的叫了起来“怎么能说是我们不出力呢?我们怎么会不乐意让一个英俊的王子做我们的午餐或者晚餐?可是那个王子的旁边有着一只千年的狐狸。你们说这能怪我们野兽吗?我们躲都躲不及,哪还敢吃王子啊。”精灵们气恼的挥动着自己的翅膀“那只狐狸有没有搞错啊,可这狐狸也还是你们野兽的一伙啊。这就叫内奸。精灵们齐声的叫了起来“内奸,内奸。”野猫委屈的看着串通一气的精灵们,忍不住哭了起来。精灵们只顾沉浸在自己未来的悲伤里,并没有看到野猫的眼泪。它们大声的叫着,为自己可能到来的悲伤而提前发泄。野猫稀里哗啦的哭了起来,当精灵们再一次朝着野猫嚷着不满时,野猫凄厉的叫了起来“我们野兽再也不理会你们的事了。”野猫翻过围墙,迅速消失。精灵们呆住了,当花儿公主从城堡的顶上飞到精灵们身边时,精灵们正愣在那。花儿公主吃惊的问“天啊,你们怎么了?”精灵们在花儿公主的询问下才回过神来。野兽们不帮自己了,自己又不能出这个城堡,那么谁还能阻止王子的到来?精灵们想到这放声的哭了起来,绿色的液里从精灵们的眼里流出。落到地上,成了一粒粒绿莹莹的宝石。花儿公主诧异的看着精灵们,她不知道从精灵们眼中流出的绿色的液里叫眼泪。
    王子并没有在花儿公主的视线里出现,当夜色来临时,花儿公主在城堡里费尽心思的安慰着自己的精灵们,而王子则安安乐乐的来到城堡外敲响了大门。花儿公主打开了门,抱着狐狸的王子看着给自己开门的花儿公主礼貌的问好、花儿公主上下打量着王子,欢喜的问“你是王子吗?你会带我走吗?你为什么有一只千年的狐狸?你的城堡远吗?”王子没有办法回答这一连串的问题。他只能回答自己是王子,然后问花儿公主的称呼,又问花儿公主可不可以让自己留宿,知不知道一座叫做玫瑰城堡的城堡。
    当花儿公主与王子互相问清所有的问题时,精灵们已经在城堡里弄好了一个非常舒适的房子,那房子里的床恐怕是连神仙也住得的。王子用过晚饭,跟花儿公主与精灵们聊过一个钟头的天的时候,礼貌的到过晚安去睡了。精灵们殷勤的把王子带到布置好的房间,看着王子香甜的睡了过去,开开心心的关好门走了。
    床是多么的舒适暖和啊,这床是自己睡过最好的床了,自己城堡里舒服的床也无法跟现在的床相比了、王子带着快乐快快活活的睡着。王子想今夜是看不见那个在梦里陪自己睡了一路的年轻的人了。可王子还是梦见了那个年轻人,年轻人坐在王子的身边,笑着“这床舒服吧。”王子点点头“是啊,你怎么也在这啊?”年轻人并不回答,只是笑着说“这床的第二十三层有片玫瑰花瓣,那是花儿公主明天问你的问题。你如果说你睡得不舒服,那么你就能得到花儿公主与这座玫瑰城堡了,要不你就只能继续流浪了。”王子诧异的问道“这是为什么啊?你是谁,你怎么知道?”年轻人笑笑,凭空消失了。
    精灵们缠着花儿公主,耐心详细的给花儿公主讲述着一个叫豌豆公主的故事。花儿公主很仔细很仔细的听着,不时惊叹,精灵们讲完了,快乐的笑着“我们在王子的床下也放了一件东西,如果他能感觉出来,那么他就是真正的王子。要不他就是假的了。”花儿公主摇摇头,说;“这大概不太可能吧,我就不能和豌豆里的公主一样感觉的到那床下的豆子,那么不就是说我也不是真的公主吗?”精灵们并不听取花儿公主的话,它们嘻嘻哈哈的说着“我们可不管,要是那个房子里的人通不过,那他就不是王子,是个骗子。”花儿公主迟疑的点点头,终于还是妥协了“好吧,不过要是他不是王子,你们也不许赶他走。这样的话城堡里就不会只有我一个人没有翅膀了。”精灵们快快乐乐的点点头,离开了花儿公主,朝自己的玫瑰飞去。累了这么久,是该好好地休息了。 

    当太阳升的老高的时候,精灵们才姗姗来迟。花儿公主与王子站在花园里欣赏着艳丽的玫瑰,王子看着从玫瑰花里飞出的精灵们问好,精灵们嘻哈的笑着,亦同王子问好。精灵们围着花儿公主怂恿着花儿公主,半响,花儿公主才开口“你昨晚睡得可还好?”王子笑笑,“还好,只是被子下总有东西让人觉得不舒服。”精灵们的笑在脸上止住,不甘心的问着“是什么东西?
    “好像是一片花瓣吧。”王子看着精灵们的表情,知道昨晚那个年轻人并没有骗自己。王子从自己的手指上取下了一枚露珠般美丽的钻石戒指;“花儿公主,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花儿公主看着王子,精灵们掩面而去。花儿公主无暇去照顾那些躲在角落里留绿色宝石的精灵们。妻子,眼前的王子在请求自己做他的妻子。那么美人鱼如果做了王子的妻子,那她就不会化为泡沫了。花儿公主使劲的点着头,一种叫幸福的感觉把她紧紧的包围着。王子替花儿公主戴上了戒指,轻声的说“花儿,等我们回到了我的国家,我的父母会为我们举行盛大的婚礼的。”花儿公主笑着,在王子的肩膀上她闻到了故事中的幸福的味道。
    花儿公主找到精灵们宣布这个喜讯时,找遍城堡也没有找到。王子同着花儿公主把整个城堡都仔仔细细的找上了四五遍,除了在角落里找到大把大把的绿宝石之外,就一无所获了。花儿公主不知所措,精灵们离开了自己吗?他们丢弃了自己的玫瑰吗?”王子看着花园里呆呆站着的花儿公主亦不知所措,一直跟在王子身边的狐狸跑到公主的脚下,咬着花儿公主的裙子。花儿公主弯腰抱起了狐狸,回头看着不知所措的王子,微微一笑。“你怎么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家?”
    王子带着花儿公主和狐狸,走出了玫瑰城堡。花儿公主不时回过头来看看城堡,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不知道,王子不知道,自己也不知道。王子耐心的陪着花儿公主走走停停,狐狸在公主的怀抱里不安的看着花儿公主。当花儿公主再一次回头时已经看不到了城堡,王子从花儿公主的怀里接过狐狸。拉着花儿公主的手,轻声的安慰着她。自己曾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只是自己是为了活着而离开了自己的家,而花儿公主是为了自己才离开的。
    玫瑰城堡在花儿公主离开后,如一朵花一样,开始凋谢,只是花儿公主没有看到。当花儿公主回头的时候,那花园里的玫瑰正一朵一朵的凋谢。精灵们躲在围墙的大树中,看着自己的玫瑰凋零。当花儿公主无法再看见城堡的时候,那城堡正如一棵腐朽了的大树一样,轰然倒下。精灵们朝着花儿公主离开的路,一路追去。一路落下了无数的宝石。 

  飞走的蝴蝶
    王子和花儿公主回到自己的城堡时,并未见到战后的萧条。当王子带着花儿公主出现在父王的面前时,年迈的国王不敢相信眼前的年轻人就是自己的儿子,那个胆小,把战争留给年迈父亲的儿子。老国王颤栗的站了起来,走近自己的儿子“是你吗?我的孩子?”王子跪在父王的脚下,痛哭流涕。花儿公主跟着王子跪下,不知所措。国王扶起自己的孩子,花儿公主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站起来。王子把手递给花儿公主,“这是我的父亲。”花儿公主站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是不是改叫父亲,还是国王陛下?老国王看着美丽的花儿公主,微笑着“你可以叫我国王陛下”花儿公主点头,温顺的叫了一声。老国王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你快去看看你的母后吧。”
    老国王把花儿公主安排在贵宾的房子里,以贵宾的排场照顾着花儿公主。花儿公主挺喜欢自己住的地方,小巧华丽的房子弯弯曲曲,花园里开着五彩的花,一口池塘泛着绿色的涟漪。高大的梧桐树下有着绿色的秋千。燕子呢喃的在屋檐下做窝,蝴蝶在还未完全开放的花丛里悠闲地的飞着,淡绿嫩黄艳红的衣服在大厨里透着春的气息。
    王子常常在自己空闲的时候来陪花儿公主,教她下棋读书画画。花儿公主学起来极快,只是并不太放在心上。王子不知道花儿公主有没有生气,会不会忧伤。王子没有料到父亲会这样对待花儿公主。纵然心有不甘自己又怎么能逆父亲的意思?王子怕花儿公主躲着哭泣,时常抽空陪着她。
    当花园里的花一次比一次开的灿烂的时候,王子开始忙碌了起来。老国王一个国一个国的探访,找来许多公主的画像,一张一张的给王子挑选,王子一张一张的看过去,却无法选出某一个,他只是在老国王的心情有点好的时候,试探的说着自己喜欢的人是花儿公主。老国王哈哈一笑,并不接过话题。
    花儿公主每一天等着王子来,当王子说他很忙的时候,花儿公主便不再等候了,她让人在秋千的旁边摆着一张大大的桌子,不停地画画。画嘴角粘着花瓣的燕子,画被风吹起涟漪的池塘,画双飞的蝶,画秋千上的自己,画来去匆匆的王子。画身边的千年狐狸。偶尔觉得寂寞,花儿公主便看着狐狸乌黑的眼睛,跟狐狸说话。可狐狸从不说话,一点也不像一只有了千年修行的狐狸。
    花园的花开了便落起花瓣,一大把一大把的,美得很。王子很少来看花儿公主了。那些丫鬟们也开始对花儿公主害怕了起来,花儿公主没有她们的侍候,也一样过的好好的,没有瘦,也没有脏,不骂人也不悲伤,如果这个世界到了某日,看来她也不会有什么变化的。丫鬟们在纷纷避之不及,能够走的差不多都走了。那些走不了的,提心吊胆的侍候着。花儿公主安静的过着自己的日子。
    当老国王把日期定好,要王子去赢取新娘的时候,王子毅然的拒绝了。佳期错过,那头的国王勃然大怒,百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开来,据说那统帅正是那公主。王子丝毫不为自己国家的处境着想,面对着老国王的一把眼泪的王子亦不动摇。王子说“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我说过我爱的是花儿。我不害怕战争,更不会害怕死亡的。这个国家是我的,我有义务保护我的子民,但我不绝不会让我的子民靠我的认输而苟且的存活着。同是国王,他岂可欺人太甚。就算我们有错在先,也应听听我们道歉的理由。”老国王无法反驳王子的话,他看着王子的背影,没来由的恨起自己来了。老国王悔恨的哭了起来,卷缩在自己的宝座里,如一个做错了事被母亲责备了的孩子一样,哭的极其的悲伤。

    王子来到花儿公主的身边时,花儿公主正在画一对追逐的蝶,花瓣在蝶的身边悠扬的坠落着,风吹偏了蝶的触角。王子伸手握住了花儿公主的画画的手“花儿,我要出一趟很远的门,不能带你同行。”花儿公主微微一笑,看着王子“哦,不要紧的,国王陛下会照顾我的。”王子爱怜的看着花儿公主,郑重的说“花儿,等我远行回来,我们就结婚。”花儿公主笑着,再一次使劲的点着头。
    王子率着大军,在自己国家的交界线等着敌军的到来,敌军姗姗来迟。王子一边等着敌军一边与周边的国家结为了朋友,不过几万的大军,在朋友的帮助下,当敌军到了的时候已是三十万大军了。敌军并没有王子想象里的杀气腾腾,反而是载歌载舞。华丽的军队根本不可能是用来打仗的,王子目瞪口呆,不知道敌军的真正用意。
    当王子宴请敌军的统帅时,所有的人不由为公主美貌而倾倒。公主落落大方,看着王子讶异的问“是你推掉我们的婚礼吗?王子羞涩的点头,公主微微一笑“是我不够美丽吗?”王子摇头,公主说“你有了喜欢的人吗?”王子点头。公主问“她比我漂亮吗?”王子摇头,公主问“我漂亮吗?”王子点头。公主又问“那你现在愿意娶我吗?”王子摇头。宴席上的人看着漂亮的公主不停地问着,王子不停地摇头,点头。不由得笑了起来。公主与王子也笑了起来。这一笑所有的干戈就烟消云散了。
    当王子带着浩浩荡荡的大军返回自己的城堡的时候,夹道的百姓既为他们新国王的英姿欢呼亦为那漂亮华丽的公主而欢叫。老国王带着花儿公主站在城堡的门口等着王子的到来。
    当公主看到王子走向花儿时,好斗的心便被暮春的风吹的干干净净。花儿公主微笑的朝着美丽的公主问好,王子看着她们的融洽欢乐的笑了起来。
    当战争不在,接连的便是换乐了。礼服已经做好,只是谁是新娘?花儿是一个真正的公主吗?她的国家有多少良田,她的子民大约有多少,还有她的财富是多少?花儿公主是美丽温和的,可那公主确是华丽富贵的。
    王子对公主说“你会是我婚礼上最美丽,最尊贵的客人。”公主笑了起来,两串晶莹的泪如小股的瀑布一样,急速流下。
    王子对花儿公主说“我能收回我的戒指吗?”花儿公主一愣,带着戒指的手指似被蜜蜂蛰了一下。花儿公主说“你说什么?”王子说;“请你把戒指给我好吗?你会是我永远的贵宾。”花儿公主看着王子,王子的眼睛干净明亮,没有笑意。花儿公主平静的想了一下,把手递给了王子“好吧,你给我戴上的,现在你取回去吧。”王子取下戒指,花儿公主还是平静的看着他,王子把戒指握在手心里,恨不得把戒指握成粉末。王子转身离开,路过花园的池塘时,狠狠的把戒指甩进了池塘里,戒指在水里惹起一池的涟漪之后,便失去了踪影,也许被螃蟹的钳子钳住,也许被鱼儿吞吃,也许被水中的虫子做了窝。王子头也不回,大声的喊着“花儿,等你找到了眼泪,我就会来见你。”花儿公主走到池塘的旁边,看着池塘,绿色的池水没有厌倦的听着风的话泛着细小的涟漪。花儿公主伸手摸过自己的眼睛,眼泪,眼泪,是从眼睛里流出的水吗?眼睛又不是存水的地方,怎么会有水呢?王子为什么要自己流眼泪呢?精灵们流下的绿色液里可就是眼泪?
    当王子为自己的行为后悔而匆匆跑到花儿公主住的贵宾馆时,花儿公主已经不在了,那跟着她的狐狸亦没有了踪影。跪了一地的丫鬟们不知所措。
    花儿公主的画像贴满了每个地方,凡是见到的人都可以得到王子的奖赏。贴了许久,只有几个孩子来城堡里见王子,孩子们唧唧喳咋的吵着,王子耐心的听着,最中听出了个大概,原来花儿公主骑着蝴蝶飞走了,王子问道,那蝴蝶很大吗?”孩子们摇头,嚷道“不大,不过是一只普通的蝴蝶,而且那只蝴蝶还被我们捉住了,那个骑蝴蝶的仙子也被我们捉住了,可她没有生气,她从蝴蝶的背上一下来,马上就长高了,她从手指上取下了一个戒指,说是让我们交给你,你就会给我们很多的我们想要的东西的。当一个大点的孩子把戒指拿出来时,王子抢了过来,那戒指正是他送给花儿的,王子放声大哭,孩子们看着恸哭的王子,同情的安慰着“王子,你别这么伤心,那个仙子说等她找到了眼泪她就会回来找你的,她说你要记得等她。” 

    花儿公主的眼泪
    老国王与王后在某一个春天的早上双双死去,王子成了新的国王。那个漂亮的公主随着她的富贵嫁给了一个英俊的年轻人,那个年轻人并不是王子,可是漂亮的公主说那个年轻人很好,更重要的是那个年轻人爱她。王子带着大批的礼物去祝贺,漂亮的公主感谢他的祝贺,亦询问他可有花儿公主的下落。王子只是笑笑,摇摇头。
    当国家开始繁华,而成了国王的王子已经开始衰老,皱纹在王子的脸上不知疲倦的滋长着。王子每一天都站在城堡的顶上向远方眺望,王子到处寻找着蝴蝶,生怕哪一天花儿公主骑着蝴蝶而自己没有及时看到。王子一天一天,一月一月,一年一年的等着。
    某一天,当王子在花儿公主住过的贵宾馆四处走动时,在一面镜子里,他看到了自己,多少年了,镜子里的自己已经是一个年迈的老人了。也许过不了多久,自己也会死去。王子看着镜子里的老人,怔怔的失去了直觉。
    王子把国家的大事都处理好,然后挑了一个年轻有能力的人作为自己的王子,并把国家交给他打理。王子带着几个跟随自己多年的仆人踏上了那条往日逃生的小路。路还是那条路,也还是这个春季,飘着淅沥沥的雨。那面酒旗亦依旧挂在那树梢处半飘半坠。
    这条路了很长很长,即使是坐着马车的,可那条路还是漫无尽头。王子时常探出头来,在自己曾经摘过水果的地方寻找,那里根本没有果树。
    当王子的马车到达玫瑰城堡时,看到的只是一所简易的房子,散发着浓厚的檀木的香味。一个年轻人从房子里走出来,看到王子,手里燃烧的木头便落在了地上。王子看着年轻人,满眼的不敢相信。几十年前梦里的人此刻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而且还是那么的年轻。王子讶异的开口“是你吗?”年轻人看着王子,微笑“是我,你怎么来了。”王子苦笑着“我是来找一个人的。”年轻人一笑“你走错了,你应该顺着那条路走。”王子看着曾经是梦里人的伙伴,知道他没有留宿的意思,王子道谢,返回马车。
    一只蝴蝶从王子的眼前飞过,在年轻人的眼前停下,跳下一个拇指般大小的女孩子。女孩一落地便迅速长大。女孩笑着,欢喜的嚷着;“哥哥,你看我找到了一粒绿色的宝石,这是不是你说的眼泪啊。?”年轻人焦急的站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王子走进女孩的身边,年轻的美丽的女孩笑的格外的艳丽。花儿,你是花儿?”女孩看着王子,疑惑的问“伯伯你怎么认识我啊?”王子一愣,回过神“你哥哥说的,他说他有一个可爱的妹妹,所以我一猜就是你。”女孩粲然一笑“你真聪明。伯伯进去歇歇?”王子摆手“不了,我要走了。”年轻人感激的看着王子,王子苦苦一笑,坐上马车。待马车走了许久,揭起帘子,那女孩正在跳跃着,也许是她的哥哥讲了什么好玩的笑话给她听吧。”
    春去秋来,王子每一天只是住在贵宾馆里,看着花园里的花儿绽开,花儿凋零,有时眼泪湿了一脸都不知道。人们看着王子都禁不住为他感到了悲伤。有时候人们便会觉得那个花儿公主太不近人情了,可是花儿公主又是为什么而离开呢? 

   王子太老了,已经等不起一个又一个得年华了,他已经没有力气走出房子了。他只能由着别人把自己背到花园里的竹椅上了。
    第几个春天了?当王子看到盛开的鲜花时,忽而疑惑自己有多大的年纪了,又等了多少个春天。一只只彩蝶从王子的眼前飞过,甚至有时还会有蝶而停歇王子的手边。
    一只彩蝶从围墙外翻进来,停歇在王子的鼻尖上,睡着了的王子并没有感觉到。等王子苏醒时,彩蝶已经没有了踪影,只是秋千上坐着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子。王子已经无法看清那秋千上的人是谁了。他慵懒的看了一眼,然后仰起头,看着暖暖的太阳,享受着阳光带给自己的温度。女子走近王子,在王子的身边弯下腰,轻声的呼唤着。王子诧异惊喜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是你,是你吗?花儿,你回来了?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啊?”
    花儿公主紧紧的搂着王子的手,王子已不是从前那个年轻的王子了,此刻的他只是一个年迈的快要离开人间的老人了。王子看着花儿公主,眼泪便溢出来了“我不是真要赶你走的,我只是想要你为我伤心。可你怎么能就那样走了呢?”花儿公主看着年迈的王子不知该从何说起。王子哭着,如一个被家人抛弃又被家人追回来的孩子一般的哭泣。花儿公主看着王子想起从前种种的时光,眼泪便落了下来,打在王子的手上,冰凉凉的,滚到地上变成了一粒粒晶莹的钻石。王子欢笑的嚷“当我需要你的眼泪的时候,你不会懂怎么哭泣,现在你找到了眼泪,可我去无法给你擦眼泪了。”王子在花儿公主的额头轻轻的吻了一下,花儿公主的额头如水一般清凉,散发着花儿的芬芳。王子闭上眼“万幸的是你还有一个哥哥。”花儿公主哭着“我的哥哥就是那年你身边的那只狐狸。他说了他会帮我找到眼泪的,可是他却用他的法力让我失忆了,我不是故意这么久不来见你的,你不要生气,好吗?”“哦,原来如此”王子深深的吸进春天的空气,多香啊,草儿的清香,花的芬芳,甚至虫子的味道。”
    花儿公主伏在王子的身上,失声恸哭,当人们赶来时,看到的只是满地的钻石和一张空了的竹椅。
 

 
分享到:
上一篇:新厕选所长
下一篇:漂亮的代价
老上海三大娼妓业花榜揭秘
玉真公主画像
小和尚怎样成为学霸,老师父这3
弟子规
名妓李师师与皇帝赵佶的风流韵事
聪明的农夫女儿6
兔子新娘3
了不起的兔子1
用户评论
第1楼:  ip:118.72.64.*  时间:2014/3/31 20:58:57
真好看呀!
第2楼:  ip:118.72.64.*  时间:2014/3/31 20:58:57
真好看呀!
第3楼:  ip:124.163.179.*  时间:2014/3/28 13:49:36
非常经典的童话故事,我喜欢读。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