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传奇故事 >> 仇殇

仇殇

时间:2012/1/30 17:30:15  点击:4176 次
上一篇:黑犬
下一篇:白鼠案


郭员外的府中彩灯高挂鼓乐喧天,今日是郭员外大喜的日子,新娘子原是郭员外的义女。一年前郭夫人临终之时将自己的丈夫和义女孟秋花的手拉在一起,并且对着郭员外艰难的说了一句“老爷,说孟秋花!”,然后盍然长逝。家里的用人们对这位中年早逝宽厚仁慈的郭夫人无不悲痛欲绝,更为这对举案齐眉的夫妇的生离死别感到深深的惋惜。
郭员外是富甲本地的大财主,是十年以前从外地搬来居住的,至于他以前是做什么的便无人知晓,现在他则做着茶叶和药材生意。新娘子孟秋花今年十九岁,她是五年前的冬天郭夫人在去上清观上香回来的路上,见她昏倒在雪地里将她救回家的。郭员外夫妇也着实喜欢这个聪明伶俐的孩子,孟秋花也对郭氏夫妇的救命之恩深表感激,两相情愿,没有女孩的郭氏夫妇便认下了这干女儿。
今日,郭府可谓是高朋满座。华灯初上,跳动的烛光晃映着满堂的红色,欢声笑语伴着酒肉的香气飞出了郭府高高的院墙。“郭大哥,能否让新嫂子出来,大伙也好敬她碗酒喝?”坐在右边首席的金利源何掌柜的高声问到,“是吗!让嫂子出来跟大家乐一乐吗”,“对,以前虽然经常见面,但今日的身份却与从前大不一样了呀,哈哈……”,郭员外禁不住大家的怂恿,吩咐丫鬟将新娘子请了出来。今日的孟秋花,并没有满身的珠光宝气,上身穿着粉色的夹袄,下面穿着粉色的罗裙,在烛光的映衬下更显的妩媚动人。众人见到今日的孟秋花唏嘘声一片。孟秋花稳稳地端起一杯酒,“秋花是个命苦之人,夫人老爷对我天高地厚,就是做牛做马也报答不完他们的恩德!”,眼里闪动着泪花,说完一饮而尽。“嫂子,今天是您大喜的日子,还提那些不愉快的事干什么呢?”,“是呀!还客气什么!”,郭员外听完哈哈大笑,他刚要说什么,却见秋花浑身一颤,杯子摔碎在地上。“哈哈,嫂子累了,还是赶紧回洞房休息吧!”,郭员外也关心地说道:“秋花,这几天你也受累了还是休息去吧”,早有丫鬟搀扶着她往回走,孟秋花向大家深表歉意而又不是风范的向回走去。众人非但没有因此扫兴,反而对秋花的知恩图报深表敬重,大家继续畅饮。酒席上的空气又活跃起来。
很快,年轻的郭夫人以她的精明仁慈,赢得了郭府上上下下的敬重,郭员外也将家里的事情交给孟氏,将外边的买卖交给儿子,自己则整日下棋会友好不惬意!
时光荏苒,一年后的中秋,原本早就应该回来的儿子却杳无音信,郭员外便整日的派人打听,孟氏也整日陪伴在员外身边,好生安慰。这一天,外出打听消息的人回来了。郭员外迫不及待的问:“怎么样?”,孟秋花也关切地看着回来的人,“少爷的船在芜湖被当地的钢刀会截了,少爷生死不明,只有跟随少爷的李瘤子逃了出来,一路上讨饭回来的”,郭员外听罢老泪纵横,“作孽!作孽!”连声说道,孟秋花连忙劝慰,让来人退下。
第二天的晚上,孟秋花让人在内房摆下一桌酒席,然后吩咐道:“今天晚上我有事要跟老爷商议,任何人没有我的吩咐不得进入房间”。郭员外与孟秋花对坐,孟氏今天穿着一身素装,如带雨梨花楚楚动人,郭员外还沉寂在丧子之痛中,人也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毕竟晚年丧子是人生中的一大不幸!
“老爷,这么多年,您不想知道我的身世?”,孟秋花问道,“有什么可问的”郭员外低头说道说完便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孟秋花从容说道:“老爷不必为连儿的事情难过,兴许他的命大没有死!”,郭员外瞪大了眼睛看着妻子,仿佛眼前坐着的就是自己朝四暮想的儿子,问到:“你知道连儿的消息?”,“不知道,不过老爷可以静下心来听一个故事,或许能够猜测道连儿的处境?”,“秋花,今天你是怎么了,怎么转着圈子跟我说话?以前你可不是这样!”,郭员外不满的说道,“是的,以前的我不是这样!”,孟秋花仿佛是在自言自语,慢慢地抬起头来盯着郭员外的眼睛说道:“老爷,还是让我把这个故事说下去吧!”,她也没有理会郭员外的意思便说了起来,“有个女孩她的父亲是原来的柳州知府,在她十岁那年,父亲被提升为刑部侍郎,他们全家高高兴兴地乘船北上随父亲上任,就在芜湖碰上了当地的水贼船阎王,父母被杀”,秋花看了看郭员外,问到:“老爷听说过这件是吗?”,郭员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说道:“听说过,只是当时还有个女孩因为是个瞎子,所以那些水寇没有杀她!”,“是的”,孟秋花说道,“那个女孩后来,被一个打渔人救起,问明了女孩的来由便说孩子的命真苦,好在孩子的眼睛是岭南瘴气所伤是能够治好的,果然经过一年多的调养,女孩的眼睛好了”,“那后来呢?”郭员外显然对这个故事有着浓厚的兴趣!,“后来,女孩没有在渔民家住下,因为她要拜师学艺,给死去的父母报仇!”,“但是,她没有看见那个水贼的面目,怎么找到他呢?”郭员外问到,“他的笑声,我记住了他的笑声!在母亲向他哀求是他那悚人的笑声!”,“单凭那笑声你就能找到凶手?”郭员外显然还沉寂在故事中,孟秋花并不回答郭员外的问题“后来,女孩饥寒交迫晕倒在雪地里,被一对好心的夫妇救起,这对夫妇带她如同自己的亲女儿,女孩又重新找回了那份亲情,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也不再去想给父母报仇的事情!并且打算用自己的一生来报答这对好心的夫妇!”“那个女孩就是你?”郭员外将嘴张得大大地,眼睛透出无限的惊奇!“是的,郭员外,那个船阎王就是你!”孟秋花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眼睛紧紧地盯着对方,刹那间郭员外仿佛得到了某种解脱,平静地问到:“你怎么判断那个水贼就是我”,“拜堂那天你的笑声,还记得吗?你的大笑让我惊掉了手中的杯子!”,“记得!”郭员外若有所思,“我说过那悚人的笑声我是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郭员外仿佛是在跟妻子谈论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很有兴致:“仅凭这一点就断定我是你的杀父仇人未免太过草率了吧!”,“是的,还有一个关键的证据就是你自己承认你就是船阎王!”孟秋花说道,“我自己说过!?”,郭员外原本平静的面孔上露出惊讶的神情,“不可能!我什么时候说过?”,“是你昨天晚上说梦话时说的!”,“这怎么能作为证据呢?”,郭员外嗤之以鼻,孟秋花冷冷地说道:“当然可以作为证据,第一连儿遇难恰巧是在芜湖,这给你了一定刺激,这些年来你不远千里来到这里,企图洗心革面,但往日的种种罪恶行径仍然时时在谴责你的良心!这也正是你在得到连儿出事的消息说‘作孽’的原因!正可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晚上你在睡梦中说你船阎王不该如何如何,可谓是恶贯满盈!”,“那第二呢?”郭员外问到,“第二就是,夫人去世时曾经双手紧握着你的手说了一句‘老爷,说孟秋花’,当时,你我都认为夫人有意让我做你的小妾,其实,知夫莫若妻,夫人是在告戒你‘老爷,说梦话’,可是我们都听错了!”,“说完了吗?”郭员外问到,“酒里用的是鹤顶红吗?”,“老爷不愧是江湖众人。我要感谢老爷对我的救命之恩,可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所以,今天我完成了作为女儿给父母报仇的使命,我又要作为您的妻子与您共赴黄泉!”孟秋花早已泪眼婆娑,“在与您相处的日子里,我觉得你确实是一位宽厚的长者,为什么我的命会如此的苦!”,郭员外也潸然泪下:“秋花,天做孽犹可违,人作孽不可活,十几年来,凭心而论,我确实在自责,但这样又有什么用呢?能死在仇人的手下对我到是解脱,可是你为什么也喝下毒酒?”,郭员外的手紧紧握住孟秋花已经有些冰凉的手。
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对平日举案齐眉的老夫少妻为何双双饮毒酒而亡。
 

 
分享到:
上一篇:黑犬
下一篇:白鼠案
1小魔怪的树
2公主与乞丐
1公主与乞丐
2一棵神奇的树
1一棵神奇的树
2热心的小蚂蚁
1热心的小蚂蚁
2小黄鹂与大树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